第两百八十一章:继承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陈萧,加油啊!"

    身侧,有声音响起,好温柔,似乎想将半梦半醒的我强行从地上拽起来。【w ww.】

    只是好难。仅剩一点点思维的我,其实就算夺回了身体的主导权,也有些难以自控,更何况秒速思维也剩下了一点点,但!

    "我相信,你能够做到的,对么?"晴微笑道。

    是的,哪怕只是为了她也好。哪怕只是为了爬起来,能再次吻吻她的小脸也好。

    地下宫殿中,我突然发出了一声咆吼,哪怕很微弱。

    那烂泥般的身躯开始蠕动,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自己控制具现化,好困难,似乎要将思维笼罩到全身的所有部位,包括四肢和面孔。

    那并非一种力量的运行,而是思维的运行,就好比你在关注自己双手的时候。还要同时兼顾双腿,就好比你在关心自己长相的同时。还要关心自己的小屁屁。

    太难了,然而

    如果没有兼顾好四肢,哪怕我具现化成功了,那身形也七歪八扭的,如果没有兼顾好面孔,那我甚至无法拟化出人类的模样。

    那我会变成啥?恐怖电影里的无面人?

    曾经,具现化对我很简单,因为秒速思维太强了,可如今他完全反叛后,甚至给我的具现化带来了更大困难,因为我在想办法控制,他反而在干扰我。

    那并非是另一个思维,只是相当于思维中有一丝杂质?

    所以我的羽翼已消失了,尾刺和鳞统统消失了,我竭尽所能,也不过将手脚具现化了出来。却依旧连站起都做不到。

    晴哭了,因为那份艰难和痛苦,她仅仅望着都有些吃不消。

    那就像是一个残疾人,第一次装上义肢,第一次企图站起,那义肢和断腿处的骨骼摩擦,其痛苦究竟是有多强烈?甚至那站起的过程,究竟需要多强大的力量?

    天王说的没错,这个过程只能依靠我自己,不单纯是力量。还有那份意志力。

    所以我爬到了墙角,呼呼喘息,又双手抠住那沸金属墙面,企图一点点的蹭起来,哪怕区区一厘米的挣扎,我都要消耗无法想象的力量。

    晴扶住了我,可我连给她一抹感激的微笑都做不到,晴不断的鼓励着我,可我连点头答应一声都做不到,只是将全身心专注在具现化的过程中。

    其实,我的痛苦比残疾人装上义肢更大,我的艰辛也比王行健学会具现化更难。

    王行健只需要具现化出鳞甲就行了,他只是铠皇。

    我呢?羽翼,尾刺,鳞甲,甚至我此刻的每一寸身躯都要具现化!

    仅仅几分钟的坚持,我就软下去了,晴本能抱住了我,似乎想要背负我那沉重的负担,甚至此刻我的负担,已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重量,更是某种力量的沉重。

    我此刻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晴怎么可能扛得住,那小脸很快就涨红了,那额角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看得我心中一阵凄苦。

    但,我终归稳住了身形,因为不止是晴,还有另一双小手从背后抱住了我。

    "我也来帮忙!"小阮微笑道。

    她醒了?是,她恢复了?是,但也未必是,女孩已经变了,她似乎再一次变回了单纯版小阮,而且是无限单纯,连一点点杂质都没有的那种。

    因为杂质,全部被关在了那座漆黑的小屋中,所以这一刻的小阮

    孩子,她就是个孩子,甚至像个小婴儿,无忧无虑到了某种无法想象的程度。

    她抱住我时,甚至在吮手指,她看向我的目光,纯到无法形容。

    并且,小阮没有力量了,至少那种撕裂人思维的力量消失了,因为同样被关进了小黑屋之中?咳咳,原来小黑屋还有这种妙用。

    虽然,这并不值得高兴,女孩以后该怎么战斗?又该怎么自保?

    小阮不会再战斗了,这一刻的她,就仿佛一个初生婴儿般,谁会让初生婴儿去战斗?

    所以,由爸爸妈妈去守护,又或者由哥哥姐姐去守护,而我,就是小阮的哥哥!

    所以,我又多了一个必须站起来的理由,哪怕,我此刻只是趴在她们的肩上。

    "扶着我,走几步。"我涩声道。

    晴怔住了,惊喜到眼泪夺眶而出,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开口说话。

    先走几步,先熟悉下身体,先熟悉下双手和双足,至少能灵活运用四肢了,再去想其他的具现化控制好了。

    而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力量太强大了,之前那场秒速思维的疯狂厮杀,给我增幅了无法想象的力量,虽依旧算不上海洋,但至少是一条小河了?豆贞估亡。

    更何况,我依旧能不断的补充力量,因为晴将小手伸进兜里,摸出了一大把内核。

    "哪来的?"我本能问道。

    因为那一战结束后,满地尸骸,也因为哪怕那些内核吃完了,我们此刻依旧很容易得到,因为地下宫殿的外面,正发生着一场匪夷所思的战斗。

    "累了?力量耗尽了?那就吃颗内核好了。"洛迦如是说。

    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我表情突然变得无比古怪,立刻让小阮和晴将我扶了出去。

    而外面的那一幕,完全惊呆了我

    已不止是贝尔蒂娜和洛迦了,又有一些将级重启完成了,密密麻麻的围聚在通天塔下方,而场中在战斗着的,始终只有艾伦李和洛迦。

    "啧啧,这家伙的实力还不行嘛,不如让帅先下来?换我上去玩玩。"

    "切,你个连精锐都不算的渣货,玩个屁,被人玩才对吧?"

    "滚,老子就算不是精锐,但好歹也入侵过千次了,终归有点东西能让他继承吧!"

    继承什么?我无法理解,我目瞪口呆。

    一只汪汪跳向了我,那一刻我甚至以为是定夏二号出现了,定秋还是定春?

    可我想不到的,那只汪汪居然是贝尔蒂娜,还是只母汪汪,甚至还在舔毛!

    "陈萧?"汪汪眯了眯眼,又啧了啧嘴,天知道我那一刻的心情有多古怪,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汪汪啧嘴和说话。

    "你就是被天王视为希望的家伙么?虽然我并没有和你直接交手过,虽然你曾毁掉了我无数部下,甚至毁掉了我的王城!"贝尔蒂娜的表情很古怪,当然,汪汪本身就够古怪了。

    "但"贝尔蒂娜突然笑了笑,她想说什么?又或者她什么都不需要说。

    "你的身体怎么了?因为伤势还是因为力量不足?"贝尔蒂娜又问道,问完竟直接摸出了两颗内核塞给了我,我却连该不该伸手接都不知道。

    "快点恢复吧,我们的时间不会有很多的。"贝尔蒂娜又道。

    我或许明白了什么,我痴痴的看着贝尔蒂娜,这个曾被我视为绝对强敌的家伙,半晌,我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算是化敌为友了么?

    不,他们和我们始终是敌人,但至少,在他们彻底丧失自控权之前

    这依旧是某种时间段,却并非是任务重启的时间段,而是他们还能自我控制的时间。

    "天启如果知道的话,绝不会允许你们这样做的。"那一刻,天王在叹息。

    同时,天王猛地朝天空中挥出了拳头,那拳头的威势如海如潮。

    又同时,骨皇还击,那浑身骨骼扭曲,数根骨刺如狂风暴雨般反轰了下来。

    "无所谓。"骨皇笑道:"我们能自控的时间不会太多,所以我们能帮你的可能很少,但最起码我会竭尽全力!"

    "为什么?"天王本能问道。

    "因为,我和你做了一辈子的宿敌,我太了解你。"

    "天王,绝不是个会用谎言欺骗大家的人,天王说我们曾经是人,那我们就是人!"

    "那个真相,我不知道你隐藏了多久,也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对付天启,但!"

    "我愿意信你一次,因为你是天王。"

    是的,就因为是天王,如果没有天王的话,主神空间里此刻连一个幸存者都不会有,什么王级,什么帅级,什么将级,早就死掉几千上万年了。

    虽然,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残酷,但对骨皇来说,却是一种极大的恩惠。

    虽然,骨皇还并不知道这个恩惠,因为第二病毒的事,天王不能说出来。

    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天王,那是一种对宿敌的绝对尊敬。

    不仅是他,很多人都愿意相信天王,所以贝尔蒂娜出现在了我面前,所以莱因哈特正在指点林莫瑞,甚至小汉堡也遇到了一个家伙,因陀罗!

    "你的本事是跟天王学的?很不错,但还不够,所以,来试试继承我的力量吧。"

    因陀罗如是说,小汉堡却早已吓傻了。

    因陀罗绝对是他见过最可怕的家伙,曾经就身高三米,魁梧到根本不像人,任务重启后这货居然因陀罗直接用了只巨熊的躯壳。

    就是那只熊,将小汉堡扛在肩上,走向了荒野深处。

    "我们的自控时间并不会太多,所以,你能够继承多少,就看你的本事了。"

    继承,他们那一千次入侵,所获得的力量和战斗经验。

    哪怕,我们和他们的立场截然不同,但至少,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战胜天启。

    天王为他们换取了生存的机会,但他们始终无法脱困,所以?

    不如让我们,继承他们所有的力量,所以骨皇在竭尽全力的拼斗,却始终不下杀手,他要让他们中唯一脱困的天王,尽快熟悉身体,尽快变得更强。

    然而这个时间段,同样不会太久的,天启不会允许的,所以?

    主神空间中,又两名将级回归了,他们把自己的内核全部挖了出来,然后送给了立花訚千雪,还不等女人反应过来,他俩就自爆回归了那片星空。

    反正任务可以重启,所以他们连恢复再生都懒得做了?

    可他们没想到,就在他们踏入那片星空的同时,龙阴恻恻的目光就扫了过来。

    "你们是不是觉得,戏耍这片星空,是件很有趣的事?"

    星空中,一颗水球开始蔓延,极快的裹住了那两名将级,直接吸入了其中!

    抹煞,杀鸡儆猴!

    可那两名将级竟毫不在意,就仿佛在进行一场游戏。

    或许这本身就是游戏,一场永远不结束的游戏,游戏中的我们和他们,谁是角色?又谁是npc?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大家都曾经是人,都在用生命进行这场游戏。

    同时,这警告也是毫无意义的,从那些王级做出某个决定后,甚至当所有王级都不谋而合的做出了同一个决定后,那份反抗就早已开启了。

    "那就,将你们的记忆再抹去一次吧!"那一刻的天启,语气森然道。

    那一刻,骨皇深深叹息,包括贝尔蒂娜,叹息后又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一刻,天王甚至有些羞愧,因为他原本想利用任务重启的时间段,尽可能的屠戮这些王级和帅级,却没想到他们再次踏出那片星空后,做出的选择竟会是

    但或许,这就是天王竭尽全力保住他们的原因,哪怕他们曾经都只是一些啃老族,御宅族,都是些麻木和贪图享受的家伙,但这一千次的入侵后,他们已完全蜕变了。

    那是一个个叱咤风云的王,帅,将!

    天王真应该后悔么?留下那剩余两成的人类,或许吧,因为他为了保留他们,足足祸祸了一千个世界,但最终,他们也给了他足够的回报。

    "快点变强哦,我们的时间真不多了,赶紧想办法继承"

    "我们这一千次的入侵,为人类积累的这些力量。"

    ps:

    (很快,这世上就不会有王级帅级和将级了,所以在最后一刻,狐狸想将他们的名字留下来,将那份力量继承下来,所以多花了一点笔墨交代。)

    (很快,放逐世界就只剩下一个王了,会是谁?)

    (是那个唯一没有背叛天启的家伙,某条咬主人的狗。)

    (骨皇,因陀罗,贝尔蒂娜,这些曾经的王级啊,哎……)

    (明天,天启军团建立,一群完全失去了思维和记忆的棋子。)

    (明天,也是这些王级的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本文中。)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