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生命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其实今天,龙并没有搞清楚一件事,整场战斗的局势。

    其实曾经的龙,哪怕只是帅级力量,和曹轩硬拼也是稳赢的。甚至硬撞?那龙绝对可以瞬杀曹轩,艾伦李连救的机会都没有,王行健连帮忙的时间都没有。

    可今天,龙五星了,却依旧没有秒掉曹轩,甚至当艾伦李和王行健扑上来帮忙时,龙不仅没有杀掉任何一个人,反而身形微微摇晃。稍许踉跄。

    为什么?

    龙太自信了,因为那五星的力量,所以龙并没有发现此刻,所有人的增强速度都无法想象,他倒也没想错,毕竟五星太强,他的提升太快,但!

    龙的提升,是有限的提升,是天启施舍的力量。那力量反而是某种枷锁。

    而我们的提升,却是无限的。特别是天王!

    龙飞出的刹那就怔住了,他的力量不占上风?虽然天王同样倒飞了出去,实力均衡?

    但天王的战斗技巧远远强于龙,那骨骼长鞭的横扫,拽住龙的同时,自身的后退就本能停止了,龙尚未反应过来,天王就反扑了上去。

    第二击的时候,龙甚至没有时间聚集起全部力量。

    第三击的时候,龙甚至有些头晕眼花,看不清天王的少女模样。

    这几乎就是一种压轧,哪怕龙的五星实力丝毫不落下风,但天王依旧在技巧上压轧他。

    "这不可能!"龙发狂咆吼,他知道自己的技巧略逊于天王,比如天王曾经用触手,制造出一公里范围内的寸草不生。龙就根本做不到,想都不敢想。

    而他感觉不可能的是,天王的力量竟然持平他?

    "我是五星!我是巅峰!你怎么可能有和我同等的力量?"龙的眼眶都在滴血了。

    "因为这一刻的我,已经是天王和骨皇了。"天王说了句龙根本听不懂的话。

    在龙看来,骨皇顶多把内核给天王罢了,吃几颗王级内核能增强多少?

    但他想不到的,那并非是简单的吞噬,而是继承,当一方想将自己的力量传输给对方,甚至帮助对方。甚至一心教导对方!和挖出内核再吞噬掉,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

    龙很快就体会到这种截然不同了,更知道当天王继承了骨皇后!

    轰,龙坠落在了地上,前一秒他还想拼命摆脱那骨鞭的束缚,后一秒天王却自己放开了,任由龙像颗炮弹般射进了荒野中,这依旧是一种技巧的压轧。【w ww.】

    龙尚未爬起来,天王就落下了,那少女的小胳膊,竟猛地揪住了龙的头发,甚至抠进了头皮,将他的脸孔按在地面上,整个人发狂般朝远处奔去。

    龙没有脸了,仅五秒,那无法想像的恐怖摩擦力,竟让他的脸孔完全被磨平了。

    龙痛的发狂挣扎,力量上他并不吃亏,所以数根触手想要反卷住天王,扭倒!

    那一刻,是骨鞭和触手的彼此纠缠,甚至撕扯,可龙再一次懵了,他的触手断了。

    骨鞭完好无损,触手根根折断,因为那是骨皇的骨鞭,因为骨皇的身躯在王级中,永远是最最坚不可摧的。

    五星又如何?当天王刚刚扑上天空时,林莫瑞本能想示警一句,但此刻,女人硬生生把那句小心咽回了肚子里,甚至她茫然反问了一句:"五星为何这么渣?"

    龙听到了,龙几乎想死,龙羞愧的险些把头埋在了地里不敢抬起。

    但紧随其后,他就不用抬起头了,因为一双小脚丫踩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噗,那本就被磨平到没有面孔的脑袋,仿佛西瓜般裂开了。

    "爸爸说,让小薯条你不要和他玩太久,敌人始终有点多。"小汉堡如是说,踩在龙的后脑勺上,还蹦跶了几下,西瓜彻底烂了。

    等等,小薯条是个什么鬼?天王磨牙!

    再等等,小汉堡也敢跑来欺负龙?龙几乎崩溃。

    又等等,什么叫不要玩太久?

    龙很快就知道答案了,当天空中,一股风暴开始蔓延,那是压迫感,如海如潮的压迫感。

    场中,距离最近的那些僵尸,几乎本能刹住了身形,他们没有记忆也没有思维,但他们却能感觉到本能的恐惧,生物最最纯粹的恐惧。

    场中,天王放开了龙,没好气的扭头走了。

    "那让你爸爸来搞定他吧,另外,再不许叫我小薯条!"

    "要不,小可乐?小奶茶?小鸡翅膀?小"

    接下来的话,龙听不到了,因为小汉堡被天王给揍了,更因为一个身影落在了他身边。

    我将龙从地里拽了出来,尚未等他看清我的模样,轰!我一拳砸在了龙的心口上。

    龙的记忆,就是从这一击开始完全消失的,甚至导致他之前和天王的战斗,记忆反向消失,因为他根本不明白那一拳是什么。

    龙只知道自己飞了出去,很远很远,龙只知道下一刻很诡异,那是一枚拳头镶嵌在他的心口,似乎某人轰出那一拳后,直接将自己的手腕给切断了。

    无敌飞拳?那是具现化的拳头,那拳头又突然!

    啪,我打了个响指,远处的龙发出了一声凄厉到极致的惨嚎,轰然爆炸。

    "不要浪费太多的力量,不值得。"我扭头对天王道,那切断手腕的举动,就像是舍弃了几滴水那么简单,拳头很快就重新具现化了。

    至于那爆炸,反正水是我的,力量都是我的,怎么操控还不是随我心意?

    不仅是力量,不仅是极限,甚至我连技巧都蜕变了,这一刻的我几乎没有战斗技巧可言,又几乎举手投足都带着无可匹敌的战斗技巧。

    天王有些郁闷,哪怕我是他一手培养的,但此刻被我夺走了最强地位后哎!

    而那天,战场中最郁闷的就是no1杨阳洋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出手,战斗就结束了?

    是的,战斗结束了,从开启到现在,只过了区区几分钟时间而已,龙已经回归天启了。

    龙待在那片星空里,半晌都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同时龙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此刻的天启军团全都没有记忆,没有思维,所以此刻的天启军团完全是听他的命令在行事,他死了以后

    这就像曾经的金属种,一旦主人消失,就会茫然站在荒野中不知所措,天启军团同样!

    天启原本想的是,将所有强者都改造成行尸走肉,然后赋予一个攻击所有敌人的本能意识,可因为龙自告奋勇要做军团长,所以天启就放弃了注入那个本能的攻击意识。

    结果

    这问题真心太严重了,场中,那几千几万个行尸走肉,突然傻呆呆的站在了我们面前,动也不动,龙郁闷到一口血喷出老远。

    这就是他号称能轻易扫平我们所有的战争?几分钟就结束了?

    那一刻,王行健呆呆的碰了碰一只僵尸,那货没反应,王行健伸出长矛挖出了其几颗内核,那货依旧没反应,王行健蛋疼了。

    "这些家伙究竟是来和我们开战的?还是来给我们送内核的?"

    这个问题,或许就连龙都无法回答,所以不管了,大家挖内核吧

    于是那天,龙几乎没有伤到我们,却又一次增幅了我们,水滴越汇聚越多了。

    "不对,这情况不对!"龙抱头嘶吼,又噗通一声跪在了那水球面前。

    "别惩罚我,我只是大意了,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能扭转局面。"

    是的,他大意了,但再给他一百次,都未必能扭转局面,因为此刻的我已经豆团木亡。

    "天启什么时候会出来找我?它不出现的话,我已经不会败了。"荒野中,我扭头望了望天王,又傲然而立,那句不败的宣言。

    龙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再次祈求天启,再多给他一些力量,一些水滴。

    可龙始终不明白,他和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最大的奢求依旧是水滴,我却早已化为了湖泊,江河,已在往海洋成长了。

    甚至更大的区别是,我们是狼,他是狗。

    狼饿了,会瞪着那血红色的眼睛,在荒野中拼搏厮杀,狗饿了,却只会朝着主人摇尾乞怜,主人给不给他吃的还要看心情。

    如果无聊了,就丢块骨头逗逗他咯,但如果很忙的话,一脚踹飞?

    所以那天,无论龙怎么哀求,天启都置之不理,因为它此刻很忙!

    孕育已经开始了,那星空中的某台无形电脑,正拼命的运算着什么,哪怕龙叫破喉咙都没有人理睬他。

    然而孕育,是另一个天启在操控的?其实不然,其实无论是这里的天启,还是2016的天启,都是它一个,只是那片星空的操控面之大,同时覆盖了两个平行空间。

    天启并不是人,它绝不会出现艾伦李那种两个一模一样的双子星情况,因为硬盘就一个,cpu也就一个,硬盘中数据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两个天启,就等同于一个天启,所以2016那边开启孕育的同时,在运算那细胞成长的,就是整个天启,那运算之复杂,它再没空搭理龙了。

    它只是,全身心的沉浸在其中,因为那过程太奇妙了,甚至!

    "这就是,生命的孕育?"天启喃喃自语道,不仅奇妙,它甚至感觉美妙。

    那一颗小豆豆在它的力量注入下,深根发芽,茁壮成长,它突然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它有心的话,它甚至每一丝力量的注入,都小心翼翼,甚至不敢去碰触。

    哪怕一点不小心,仿佛都会伤害到那颗小豆豆,所以它颤抖着,轻轻的,又竭尽全力的,那一丝力量波纹的掌控。

    它甚至不敢伤害到母体,无论是母亲还是孩子,对于这一刻的天启来说,都比龙重要几千几万倍,它并不太懂那过程是什么,就仿佛

    一个男人,看到妻子怀孕了,趴在妻子的肚子上,听着那颗小豆豆的一举一动。

    那一刻天启如果有面孔的话,或许,那面孔上都会浮现出一抹温柔!

    一丝力量的注入罢了,一滴水的流入罢了,那一刻的天启,花费了整整一天时间,就仿佛,它是在制造某种艺术品。

    甚至当那片星空中

    "别伤害我,这里究竟是哪?我为何会出现在这?"

    "不管你是谁,请别伤害我,更别伤害我的孩子。"

    那是一个被天启引诱,说出了那句我愿意,从而踏入那片星空中的女人。

    女人在哭嚎,女人又本能挣扎,天启吓得手足无措。

    "别乱动,别挣扎,我不会伤害你的。"天启如是说。

    可说完后,就连它自己都感觉奇怪,因为那是天启,第一次对于区区一个生命,珍惜到这种程度,它曾经抹煞过多少生命?

    它竟从不知道,生命是需要呵护的。

    同时那天,我身边也发生了一件事。

    啪嗒,一颗球状物掉落在我的身边,因为我带着星空之匙。

    这一刻之后,星空之匙对我来说就毫无意义了,甚至我都将它抛在荒野中懒得捡起来了,只是皱眉望着那球状物,还有上面粘着的一张小纸条。

    "速归!高桥"

    最后那个旭字,甚至来不及写上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