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回来吧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白令岛,数个身影跃入天空,急扑空间之门。

    身影分三批,第一批是我和晴,加上天王拽着小汉堡。因为我们的速度最快。

    第二批是曹轩王行健和艾伦李,第三批是周谷谕带着林莫瑞他们。

    冰王和海妖留下了,因为他们要照顾那些军人和孩子,作为第四批在后面慢慢跟着。

    还有高桥旭

    “快,空间之门!”最终,他只对我们说了五个字,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高桥旭没有死,只是枯萎的已仿佛百岁老人,面孔没变,身躯却因为力量的透支和生命的烧尽。布满了一条条皱纹,甚至裂痕。

    “我来照顾他,你们快赶过去!”奥菲如是说道。

    林莫瑞本能想阻止她,奥菲却已先一步抱住了高桥旭,那温柔一吻,直到高桥旭稳稳的睡着,女孩才展露出一抹笑颜。

    林莫瑞扭回了头,几乎不敢看他们,无论是奥菲还是高桥旭。

    他们都燃烧过生命,他们都所剩无几了。甚至这一刻的奥菲,还将自己本就没有多少的生命力,又分了一半给高桥旭。

    还剩多少?或许两个人都不足一年了,甚至两个人加起来,恐怕都不足一年了。

    那一刻的空中,天王问了我一句话。

    “这就是你所说的团队?伙伴?”

    是的,这就是我所说的,仅凭我一个人,哪怕强到无可匹敌,都绝不可能战胜敌人,必须依靠身边的伙伴,哪怕他们的实力远不如我,但!

    在这场逐渐接近尾声的战争中,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无论是高桥旭。还是徐博

    “你这家伙!”龙的面孔扭曲了,他足足派出了上百批僵尸,才敢确定徐博只是在诓他,但这又能怪得了谁?

    一个背叛了全世界的家伙,最怕别人背叛他,这就是他自身的可悲。

    只是下一秒,龙的愤怒完全爆发了,目标直指徐博。

    他终于还是跨过去了,那座空间之门,但被徐博拖延了多久?甚至那空间之门另一端的小山坡,龙都懵了,这就叫出师未捷身先死么?

    那座尸山,最终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那座尸山在摇晃。仿佛随时都会崩塌将他掩埋,龙气的浑身发颤,利爪猛地轰进了徐博的心口。

    “无所谓,反正老子不会死!”徐博狞笑道,甚至抱住了龙的胳膊,企图自爆?

    “你不会死?”龙却在狞笑。

    看看龙的身后吧,那些王级和帅级,或许这并不算死亡,但也绝不算活着。

    徐博只要死一次,就会回归那片星空,天启还会让他重启任务么?背叛者,全部抹煞,无论是生命还是记忆!

    徐博怔住了,这太讽刺,他进入那片星空。就是为了变强,就是为了不死,最终却只有他没变强,最终却只有他要死了。

    后悔么?或许吧,但徐博始终没有放弃。

    哪怕,龙刺穿了他的身体,甚至,龙轰碎了他的身躯,徐博跪坐在了地上,手却始终牢牢的抓着龙,哪怕再多拖延一分钟,一秒钟!

    “很好,很有种!”龙怒极反笑,既然徐博这么想拖时间,他就帮帮徐博好了。

    那只利爪,猛地刺进了徐博的胸腔,不断的撕扯,不断的挖掘,那一颗颗内核被强行扯出来,又直接捏碎。

    龙的心态是扭曲的,所以他突然不想直接杀死徐博了,某种折磨?

    当所有的内核粉碎,如灰尘般飘落在地,徐博已连动都无法动弹了,他并没有直接死掉,只是在化为灰烬,速度很慢的灰化。

    “慢慢体会吧,这是我们对付叛徒,最残酷的手段,你连自我了断的力量都没有了,你会足足灰化几小时才会真正死去,回归那片星空。”

    “那种在痛苦中等待死亡的感觉,很爽哟!”龙狞笑道,迈步走过了徐博的身边。

    在痛苦中等待死亡么?徐博不理解,同时他很想说一句,龙才是真正的叛徒吧?

    徐博从没有背叛谁,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混蛋了,他投靠天启,只为了对抗强敌,只为了保护那些孩子,何来背叛?

    可徐博倒在地上,已连开口的力量都消失了,痴痴的望着天空。

    一只只僵尸从他身侧走过,徐博的心在下沉,直到这一刻,他所考虑的依旧不是自己会不会死,而是天启军团进入现实世界后。

    会有多少人死掉?会有多少个孩子因此丧生?或是失去父母?

    徐博真的变了,而且他这种改变是最最难得的。

    一个人从好变坏,很简单,从善良变成残酷,简直太容易,随便杀个人就行了!

    但一个人想要回归善良,却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

    徐博做到了,这或许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那一刻的脑海中,再没有权力,再没有欲望,只是在呢喃着一句话。

    “陈萧,你什么时候赶来?”

    我来了,就快来了,这一刻的我速度比天王更快,那具现化的羽翼已超过四五百米,几乎每一次在空中扇动,都仿佛一股风暴的形成。

    所以别死,等着我,哪怕只是最后一次告别!

    可徐博太虚弱了,也太疲惫了,那小山般的尸堆

    徐博似乎睡着了,躺在血泊中,直到最后一刻,他都死死盯着空间之门,希望下一个过来的是我,哪怕他的眼皮已逐渐垂下。

    龙说,要让徐博体会很久的痛苦再死,但他却错了,徐博连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只是心中的希望在不断攀升,直到,他面前突然浮现出了一抹淡金!

    那一刻,也是徐博灰化的极限,他的身躯已变淡了,仿佛透明了,所以哪怕他本能伸手,我也本能张开了怀抱,最终却谁也没触摸到谁。

    我的手,从徐博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我怔住了。

    “他们,才刚刚过去,还追得上”

    那是徐博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天王和小汉堡立刻去追了,我却呆立场中半晌不动,痴痴望着那越来越淡的身影。

    终归还是要告别了么?最后的伙伴,下一秒,他是会被抹煞,还是会被剥夺记忆变成行尸走肉?我几乎不敢去想,只是俯身跪地,双手维持着环抱他的姿态。

    许久,许久

    那天,我枯坐了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失去了秒速思维后,我仿佛又变回了曾经天真版的陈萧,每一个伙伴的离去,都让我痛不欲生。

    如果不是晴扶着我,我或许都无法再站起,如果不是背后突然有一只手出现!叼亩叼扛。

    啪,他给了我一巴掌,暴怒道:“我靠!你特么还在这傻哭?老子拖了这么久时间,你特么还不快抓紧?”

    我懵了,我本能扭头,身后站着只正在蜕变中的丧尸兽,啥情况?

    他是徐博?虽然我已完全认不出来了,甚至他的体形,只是豹子?

    他为何没有死?他为何任务重启了?

    “不知道啊,我刚刚进入那片空间,就被弹出来了,似乎某个家伙很忙,根本没空搭理我。”豹子尴尬挠头道。

    是的,天启此刻很忙,连龙都懒得搭理,何况徐博?

    所以,之前那么多生死离别的感叹,全特么白费了?老子坐在那哭了半天,算是啥?

    又或许并没有白费,豹子痴痴看着我眼中的晶莹,哪怕是具现化,竟依旧有泪水?

    豹子叹息了一声,紧紧抱住了我。

    “回来吧?”我哀求道:“无论你现在的立场算什么,都回来吧?”

    “可能快要决战了,无论我们最终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一起去面对吧?”

    豹子深深的低着头,其实他始终没有来找我们,并非是不愿回来,而是他之前所做的决定,在这一刻看来着实太愚蠢,太傻缺,也太讽刺了。

    但不管怎么说

    “好,我回来!”徐博挤出了一抹灿烂微笑。

    同时,又一件事让我们疑惑,天启究竟在忙啥?

    那一刻,我正抱着徐博,天启则抱着一个尚未发育健全的小婴儿。

    那婴儿的身躯好软,简直让它心疼到了骨子里,那婴儿尚未出生,只是在母体中,同时那婴儿的生长速度简直!

    好快,就仿佛是被力量催化着,几乎每一分每一秒,婴儿都在变大,因为天启不间断的给他注入着力量,只是当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后。

    小婴儿发出了一声悲鸣,他感觉到了痛,那是身躯无法接受过多力量的表现,那是他正在被天启改造的表现,天启不会让他死掉的,只是那痛苦有点

    可谁也想不到的,天启突然停下了动作,仅因为那声悲鸣?

    第一次,天启开始犹豫,它真要将自己融入这婴儿的身体中么?那样,婴儿的本身意识就会消失的,那样,某张呆滞懵懂的小脸,就再不会出现了。

    所以?

    那是一种善意,连龙都不明白的善意,天启却突然懂得了,改造中,它突然放开了小婴儿,只是枯坐在一旁的星空中望着。

    所以?

    此刻,我们已回归了放逐世界,但我们的敌人并不是天启,仅仅是龙和罗宁。

    天启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了,只是望着那个小婴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