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好大一块蛋糕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没事的,我在,一定能想到怎么救你。"小萝莉喃喃道。

    她抱着小汉堡冲出了战场,冲进了一座农家小院,那一刻的她

    天王记得。自己曾经在一些战斗中,也这么抱过龙,当然再不会了,她说过自己以后只在意小汉堡,但连她都没想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在意有多大。

    孩子很痛苦,就仿佛连她的心也在痛,孩子的每一声呻吟。都让那小萝莉的面孔揪住。

    当天王失去和龙的那份友情,她是完全崩溃的,但那一刻只有小汉堡扑上去抱住了她,所以那并不完全是一种取代。

    天王绝不会将小汉堡当成龙,绝不会将孩子视为某种友情的替代品,她只是

    那农家小院中,小正太躺在地上,小萝莉紧紧搂着,不间断的吻着。

    "别,你也会中毒的。"小正太涩声道。小萝莉却微笑摇头。

    她什么都不在意的,而且别忘了。她是天王!

    那毒性很快就沾染了两个人,那痛苦呻吟也变成了两人同时,但紧随其后!

    天王眯了眯眼,病毒是什么?天王并不清楚,但凭他对力量的理解?

    其实无论什么,都属于力量范畴,无论病毒还是某些科技武器。

    我们制造的核弹是力量,我们制造的枪炮是力量,我们开发的异能同样是力量,我们进化变异的体质还是力量,整个世界,都脱离不了力量的范畴。

    一丝力量,被注入进了小汉堡的身躯,天王想抓住那病毒中的力量,然后将其驱散。

    虽然那并不能完全接触毒素,但至少。不会再蔓延了。

    哪怕那样做很艰难,天王已不自觉的开始发抖,但她只要看到小汉堡就会

    "没事的,我在。"

    这句话,那天小汉堡听了不下百次——

    "但王叔叔和曹叔叔他们"孩子太善良了,这一刻他所担心的竟不是自己。

    天王却微微一笑,因为在她离开战场时,看到了很诡异的一幕。

    "为什么?"那是罗宁茫然的咆吼声,他如法炮制的抱住了王行健,但当他身周那无数个肿块。无数个头颅张口咬向王行健时?

    铠皇连根毛都没伤到,只是歪着头望着他。

    中毒?中个屁咧,哪怕罗宁朝王行健拼命吐吐沫,吐的铠皇浑身脏兮兮的,但王行健只是抖了抖身躯,那所有的毒素,所有的黏液,就仿佛雨滴从镜面上流了下去。

    轰,那是铠皇的沸金属长矛,狠狠轰在了罗宁的胸口,哦不,他此刻已没有胸口可言了,只是一大堆腐烂的肿块,所以那一击!

    崩碎,就像铠皇在凿击一座大山,每一矛轰出,都仿佛引起了山崩地裂,天空中那病毒黏液就像暴雨般往下落着,几个刚刚被罗宁粘在身上的肿块,下一秒竟齐齐化为了血沫。

    铠皇始终太强了,无论是力量还是战斗技巧,而最关键的就是,铠皇的优势全都是罗宁所缺乏的东西,他没有五星,他不擅长战斗,他此刻还非常的迟钝。

    接下来的几秒钟里,罗宁就像个活靶子,被铠皇一通狂揍。

    为什么?因为那密不透风的具现化,铠皇几乎没有皮肤裸露在外面,病毒?

    无论什么病毒,至少要注入敌人的身躯吧,至少要先沾染到再说吧,可王行健他是具现化的铠皇啊!

    当然,这顿揍只持续了几秒钟罢了,因为下一刻,罗宁突然像疯了似得,身周所有的头颅都张开了嘴,就像一门门大炮朝铠皇轰射——

    王行健怔住,他都分不清那有多少道攻击在笼罩向他,甚至分不清那攻击的种类。

    有病毒黏液,当然铠皇是不怕的,但还有那些将级王级的力量波纹,铠皇本能后退,却更有那些无法想象的异能力量!

    咔,天空中在打雷,并不是周谷谕。

    轰,一团火炎在场中席卷,甚至有几根冰锥紧随其后,冰王李木箫根本就没来。

    铠皇在一瞬间就被包裹了,那所有的攻击!

    其实罗宁此刻最大的恐怖,并非是让敌人中毒,而是他那融合了整个天启军团的怪物形态,甚至他麾下的天启军团,是拥有王级力量的同时,还拥有异能esp的。

    更有那天空中的一道光剑在斩落,铠皇身周的具现化一阵噼啪作响,更有那两片羽翼在疯狂扇动,虽然

    那是个屁的羽翼啊,尚未扇动就自己先腐烂了,却依旧引起了极强的风压。

    罗宁自身并不强,哪怕他融合了所有军团,可罗宁此刻却!

    他几乎每一击,都仿佛整个天启军团在朝王行健轰击,力量完全集中化的轰击。

    虽然这一击,王行健最终还是逃掉了,因为一道闪电陡然在他面前炸开,是周谷谕,硬生生挡住了些许异能,更因为一只手猛地拽住了他的肩膀。

    追影,瞬间远遁,是曹轩救了他。

    然而那力量轰出去后,就算击不中王行健,也绝不会凭空消失,所以那一刻的战场中,仿佛有一颗核弹被引爆,没有火云,只是力量波纹夹杂着esp,就仿佛能量冲击波!

    轰,以罗宁为圆心,飞速朝外扩散,五百米,一千米,两千米。

    不远处有一座小村庄,竟在碰触到那冲击波的同时,就烟消云散了,那村里有人么?

    不远处还有一座高架桥,却因为这股冲击波的肆掠,顷刻间灰化!

    这力量之强

    这就好比,八大王级加上四大帅级,加上十大将级,加上所有精锐将级,加上所有普通将级,在全力轰击整个战场!

    所有人都懵了,周谷谕抱着林莫瑞,艾伦李拽着徐博,扭头就跑,却依旧被那冲击波轰在了后背上,艾伦李的背脊崩裂了,徐博那豹子形态更是险些碎掉。

    那一刻的场中,有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声,足足持续了几分钟。

    当声音消失,场中是寂静的,谁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甚至包括罗宁自己都懵了,他也想不到自己的破坏力居然这么大!

    "哈哈,你们再来啊?"罗宁朝王行健勾了勾手指,他的得意是有道理的,这一刻的他,哪怕本体再渣,哪怕弱点再大,都依旧是无敌的。

    因为那病毒体的最终形态

    天王看到了这一幕,皱了皱眉,又眯了眯眼,他在想什么?

    我也看到了这一幕,无论晴如何阻止,我都无法再歇下去了,本能爬起来朝那边冲去。

    那一刻,老妈在身后想呼喊我的名字,却尚未喊出,就被老爸捂住了嘴。

    "不要打扰萧萧。"老爸涩声道。

    其实他比老妈更想喊出我的名字,拉住我的手,父子俩坐下来聊聊心事,聊聊我离开他们后都发生了什么,但!

    他们并不明白,此刻的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只知道,远处那宛如大山般的罗宁,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他们只知道,儿子刚刚宛如神明般的拯救了整个杭州地区。

    前一秒,这附近的人类都已绝望了,但后一秒,所有的绝望,都被天空中那两道彩虹给驱散了,那一刻父亲的眼泪夺眶而出。

    那是他的儿子啊,他多想上前搂住我的肩膀,再仰天咆吼告诉所有人,陈萧是他儿子!

    但他也知道,儿子背负着他想象不到的重担,哪怕满脸疲惫,却依旧挣扎着冲向了远方,刚刚结束一处战场,就立刻赶往了下一处。

    他并不知道那边在发生什么,只是

    "萧萧,加油!"

    那是一句我并未听到,但却包含着所有疼惜的鼓励。

    然而这一刻的我,面对罗宁的结果会怎样?

    其实我的力量已不多了,但我身后还跟着晴,再燃烧一次?

    天王同样想到了这点,却眯着眼喃喃道:"陈萧,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不要燃烧他,那家伙的本体实力很弱,只是依靠着所有的王级和将级!"

    "但那些王级和将级,并不愿意被他粘在身上,承受着某种痛苦。"豆共见扛。

    "哪怕那些王级和将级都已没有记忆了,但生命,会本能的反抗痛苦。"

    "所以,如果你能借用这一点的话"

    "那是整个天启军团的力量,如果能反过来汇聚到你的身上?"

    "你距离海洋,还会远么!"

    天王说对了,罗宁将整个军团粘在身上,也等于把所有水滴汇聚到了一起。

    而且那些水滴他仅仅能够操控,并不能完全吸收,所以他就等于在拼命往身上抹奶油,然后笑眯眯的对我说:"happyrthday!"

    当然前提是,我最终能够吃掉他这块超级大蛋糕。

    同时,王行健虽然没能击败他,却试出了另一件事。

    病毒体的最终形态,只有一个弱点,具现化!

    我哪怕和罗宁抱着对啃都不会中毒,因为我特么根本就没有身体,全是具现化。

    所以

    又同时,晴并没有能跟上我,她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不是我老爸老妈,而是一个她并不太认识,只是感觉有点熟悉的小老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