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重归于水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罗宁的那一击,最终还是爆发了,虽然其力量已降低了至少一半。

    但就算一半,大家依旧无法抵抗,惊得踉跄后退。

    可那一半。甚至没有扩散开来,就仿佛一朵蘑菇云,刚刚启动就被什么东西包裹了。

    天空中,那两道彩虹般的羽翼,战场中,那就像某个结界在笼罩着。

    结界外面,所有伙伴都毫发无损,结界里面。罗宁反而被那力量波纹的来回肆掠,轰得浑身是血,腐烂黏液乱飞。

    "陈萧!!"那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咆吼。

    罗宁不明白,为何走到这一步,他依旧敌不过我?

    虽然仅仅是裹住他那一击,我的身躯就更加透明了,力量的消耗好大,那是半个天启军团的联手合击啊!

    而罗宁更不明白的是,他身周的那些病毒体,为何突然间开始反抗他?

    这一击之前。至少有半数在反抗,这一击之后。超过七成,甚至八成,越来越多!

    因为我们是王豆估欢血。

    因为我们是王的最忠诚部下

    那是所有的王级帅级和将级,脑海中根深蒂固,连失去记忆都无法抹煞的想法。

    罗宁的身躯开始崩裂了,就仿佛有一只只小虫子,企图从他那恶心的身体里钻出来,那一个个肿块在裂开,那一颗颗头颅嘶吼着,又伸出双手,不断挣扎不断反抗。

    我甚至没有去攻击罗宁,他自己就先一步崩溃了,那剧痛感逼得整座山都在拼命颤抖。

    "为什么会这样?你们这些家伙!都是我的病毒体,就该乖乖的待在我体内啊!"

    是啊,这就是病毒体的特性吧,但凭什么。别人要被他当枪使?

    第一个身影钻了出来,浑身腐烂,且下半身完全粉碎,那是他为了断开和罗宁的联系,不惜毁掉自己双足的决然。

    "陈萧你这混蛋"罗宁依旧在咆吼,他感觉这一幕的发生,完全是因为我说了那些话的缘故,哪怕他听不太懂,哪怕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王。

    罗宁错了,其实这一幕的出现。是因为他那完全扭曲的人心。

    罗宁此刻已不将自己当人,所以他也不将任何人当人,他不会知道那些沾染在自己身上的肿块,会承受多大的痛苦,更不会知道那些王级曾经的尊严。

    罗宁想将那钻出来的家伙塞回去,他却做不到了,那反抗的力量甚至超越他本身。

    因为,他的本体实力始终不强

    罗宁又嘶吼着开始蠕动那座大山,企图再去寻找一些家伙,融入自己的身体。

    因为到了这一刻,他还想着害人?

    这家伙,已无药可救了,我咬牙抱了上去,无视病毒,无视那疯狂反击,反正仅凭罗宁自己,是绝对无法对我造成什么伤害的。

    那高山的顶端,有一个半截身体的他,那就是他整个病毒体和核心?那半截身体的罗宁,猛地朝我挥出了手中光剑,我却看也不看。

    咔,具现化毫无损伤,那半截身体的罗宁,又开始拼命扇动羽翼,想要飞起来?

    别逗了,他的飞行能支撑整座山么?除非他也有我这样的具现化羽翼。

    反而那羽翼的扇动,加剧了那座山的崩塌速度,因为他在往天空中飞,那些肿块却不愿意跟着他一起飞,反而朝下方挣扎拉扯。

    咯吱吱,那一幕是奇观,那一幕是整座大山齐中开始龟裂。

    那一刻,罗宁吓得手足无措,几近疯狂,但也就在那一刻,一片水色波纹从他身周浮现,空间之门打开,龙带着一个小婴儿缓步踏出。

    罗宁这一刻的思维是崩溃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抗我,他感觉我可能想夺走他体内的力量,可他却偏偏无法反抗,因为整座山的失控。

    所以?

    罗宁本能想要吸收更多的力量,来平衡那种失控,哪怕这想法是极其荒谬的,他吸收的越多就失控的越大就崩溃的越快,但那一刻的罗宁,已不顾一切了。

    "你回来了?"罗宁问龙道,又桀桀一阵怪笑。

    "既然回来了,那就赶快把力量给我吧!"罗宁想都不想就伸出了一只手,那座大山的手,那是他此刻唯一还能操控的部分,不足十分之一的身躯。【w ww.】

    可他想不到的

    "你做什么?"一声冷喝响起。

    龙看都不看罗宁,哪怕那手臂伸过来,恐怖到仿佛遮天蔽日,反而是龙身边的小婴儿天启,一股本能的恼火,一句本能的反斥。

    那一刻,全场怔住了,包括我。

    我并不认识此刻的天启,却陡然感觉到,一股无边无际无法想象的力量威压在释放。

    那一刻,我的具现化身躯竟开始了本能的颤抖,无法自控!

    也包括罗宁,他同样不认识天启,其实他的心中,根本就不在意天启的,但他也本能感觉到了什么,这个小婴儿,就是之前给他开启一条力量道路的家伙?

    "你不是星空么?你怎么变成了这样?"罗宁茫然道。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感觉到了,小婴儿的力量好强!甚至他知道,小婴儿曾经是那片星空时的无所不能,所以

    "把力量给我!"罗宁怪叫道,他真的疯了,他居然扑向了天启?

    他甚至不再管那些粘在自己身上的肿块了,只要能得到天启,他还要什么王级将级?

    毒液,覆盖了上去,直接沾染到了小婴儿的身上,那刚刚蜕变的幼嫩皮肤,竟然在第一时间腐烂,毕竟天启已经是人了。

    只要是人,就无法对抗病毒,所以天启会被吞掉?

    轰!那是整座山的压下,伴随着罗宁一声兴奋到抓狂的咆吼,他抱住了小婴儿,他甚至裂开了一处身躯,想要将小婴儿塞进去。

    可他的身躯,又突然僵住了!

    "我问你,在做什么?"天启再次询问,那婴儿小脸已完全冷了下来。

    今天,它那张白纸上第二次写下的墨滴,居然是如此的恶心,如此的令人反胃。

    但真不怪别人,因为这两个军团长,都是它自己选的

    而天启面对罗宁的发狂暴走,只做了一件事,在他扑向自己之前,先一步将小手按在了罗宁的脑门上。

    "既然,你不愿再听命与我了,那就拿回来吧,那些我赋予你的力量!"

    "重归于水吧!"

    什么叫重归于水?我们都听不懂,在这一幕发生之前,我还在拼命思考,就算我压制了罗宁,又该如何吞掉他这块大蛋糕?总不能真往身体里塞吧,太恶心了。

    但这一幕发生之后

    轰,罗宁的身躯四分五裂了,最后一刻他还想说什么,是求饶?可他再没有机会了。

    不仅是他,那整座高山都在四分五裂,甚至那整座高山都在重归于水。

    天启再不需要罗宁那个吃里爬外的家伙了,天启达成了心愿后,也再不需要那些军团了,因为它自己就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它曾经需要部下和棋子,只因为自己没有形态。

    没有形态,就无法使用力量,有了之后呢?

    今天,其实是天启第一次操控那片海洋中的力量,那感觉好畅快,场中甚至有一个小婴儿在仰天咆吼,那稚嫩又让人感觉本能恐惧的声音。

    小婴儿的身周,罗宁甚至在蒸发,就仿佛某种液体,因为他只是天启操控的水滴,他自从说出了那句我愿意,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力量和形态了。

    整座高山都在蒸发!那一刻,场中仿佛有水气浮现,不断的往天空中汇聚,甚至凝结成了云雾,甚至落下了一滴滴雨水。

    地面上,高山坍塌了,只剩下一堆腐烂的鲜血肉块,四分五裂的匍匐在那里。

    他们死了么?不知道,但失去了水滴后,他们就算活着也毫无意义了,没有力量,连动都动不了,没有思维,连挣扎都不懂得。

    唯一有思维的就是罗宁,可他却砰,小婴儿抬脚踹在了他的头上,那一场血雾。

    罗宁消失了,这世上再没有一只叫做罗宁的怪物了,哪怕这家伙在临死前,依旧想挣扎咆吼几句,想让这世界记住他这只怪物?记住他曾经的恐怖和残酷?

    但在天启的面前,这些都毫无意义了。

    而那一刻的我

    我什么都不明白,只是呆呆的漂浮在天空中,我甚至不知道这一幕意味着什么,那所有的强者都重归于水,那整座山居然化为了烂肉?

    天空中,就在我身侧不远处,那片云雾正在飞速的凝结,天启招了招手,那云雾又急速化为了一颗巨大水球,直朝它飞了过去,仿佛想融入它的身体。

    我依旧在发傻,直到

    "陈萧,傻站着做什么,抢啊!"一声咆吼响起,是天王!

    她治好小汉堡了?差不多吧,那毒素或许对普通人来说非常可怕,但天王只要搞懂那其中的力量规律,毒素就再无法蔓延了。

    所以小汉堡睡着了,就趴在天王的后背上。

    甚至就连天启,它也中了毒,可那毒素仅是稍稍侵蚀了皮肤,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反而被它吸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因为,毒素是属于罗宁的,但连罗宁都是属于天启的!

    更因为,无论是毒素还是什么,都算是力量,然而,天启是力量的海洋

    它是海洋,所以它能将所有的力量收入体内,比如那重归于水后的云雾和水球。

    所以?

    抢啊!不止是天王在呼喊,全场所有人都在呼喊,因为那之前曾飘落的雨点,落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那一刻所有伙伴都感觉到了。

    那就是纯粹的力量,一旦落在身上,一旦舔入口中,那力量的增幅效果简直!

    那就是一场力量之雨,我如梦方醒,不顾一切的挥舞羽翼冲向了那颗水球。

    全场,几乎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的冲向那水球!

    但唯一没有动的人就是

    "抢什么?送给你们又何妨?"

    "你们根本就什么也不懂啊。"

    "那只是水而已,其实你们都只是水而已。"

    "而我,是海洋!"

    ?先两章?

    ps:

    昨天忘记说了,今天还要去下医院,所以会更的晚一点。

    蛋糕,陈萧可以吃下去哦,哪怕毫无意义。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