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最后的希望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气氛压抑着,伙伴们彼此对望着,却谁也不知道。【w ww.】

    "给我点时间想想。"天王扭回了头,她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表情太沮丧,她知道这时候必须有个人出来稳住大家的信心。哪怕,连她自己都没有。

    "不如我们把力量全都给陈萧吧?未必比不上天启。"王行健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无论我要什么,他都会给我,包括生命!

    其实他从不欠我什么,只是铠皇这家伙的性格有点

    未必比不上天启么?其实答案是肯定的,铁定比不上!

    但那一刻场中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似乎又找到了希望,我就是希望?

    "是啊。都给陈萧吧,王你不是说,他就是希望么?"

    杨阳洋赶到了,立花訚千雪也到了,围在天王身边嘀嘀咕咕着。

    那些话,其实压力很大,那些话就像在说,我们把一切都交付给你吧,包括我们的生命,然后你一个人去战斗。赢了的话输了的话

    虽然我始终没有说什么,反而挤出了一抹微笑。从天王将我视为希望开始,那种压力我就已经习惯了,天王也没有说什么,但!

    她痴痴的看着杨阳洋,还有他身后仅剩的几名将级。

    杨阳洋的实力,已不太够得上最终决战了,更何况他和天启的联系至今未断。

    但杨阳洋的存在,又有一种很特殊的意味,他是天王仅剩的部下!

    杨阳洋在,天王就会被一种本能力量推着前进,哪怕披荆斩棘,可一旦所有部下都失去了,天王能维持住不崩溃么?

    她是王,但她始终也只是一个拥有思维拥有感情的人。

    "只有你们,什么也别做了好么?把一切都交给王。"天王喃喃道。【w ww.】

    如果要奉献出所有力量,让王去。如果要战死,也让王去,你们退下吧。

    所以我才说,天王是最最了不起的王!但那天

    "只有你,什么也别做好么?把一切交给我!"

    当安以琳最终找到曹轩时,杀手如是说,女人怔怔的望着杀手,她一直以为自己配不上杀手,杀手也不算很喜欢她,只是在放逐世界中太闷。用她的身体解闷?

    可今天,只有今天,安以琳动容了,依偎在曹轩的怀中许久没抬头。

    "只有你,什么也别做好么?把一切都交给我!"

    那天,晴也对小汉堡如是说,并且那天,周谷谕也对林莫瑞如是说,甚至那天,林莫瑞几乎同时开口对周谷谕说,同样的一句话。

    其实走到这一步,仅剩的这些伙伴,每一个身边都有些绝不能失去的人,否则会疯,甚至会崩溃,其实这些伙伴,最好谁也不要再失去了。

    无论是生命,还是那些连自保都不够的力量。

    我望向了远方,是小阮赶来了?带着好多好多孩子,骑着定夏,拽着鸭子。

    小阮那人畜无害的单纯目光,直让我心中一暖,定夏和鸭子又围住了此刻形如豹子的徐博,擦,它俩这是以为找到基友了?虽然徐博一脚就踹了过去。

    那一张张面孔,那一幕幕温情,让我

    其实我有办法!虽然我谁也没告诉,包括天王。

    我只是突然扭头道:"算了!"

    什么算了?大家茫然不解,算不算并不是由我们决定的,而是天启。

    我也并没有解释过多,只是走到了天王身边,俯身抱起了小汉堡,又挽住了晴。

    "做什么?"艾伦李本能问我,我摇了摇头,却又极快的飞了起来。

    "爸爸,带宝宝去找爷爷奶奶好么?"我柔声问道,孩子的面孔有些灰败,那毒素未清,但孩子本能露出了一抹期盼神色。

    是从何时开始的?这已是孩子最大的心愿了。

    那天,我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就不负责的离开了战场,很多人都望着我的背影,表情带着疑惑,陈萧怕了?陈萧逃了?

    我什么也没有解释,我只是想静一静,抓紧一切时间陪陪家人。

    那天,晴告诉我,爸妈就在杭州附近,她赶过来之前已经遇到了。

    那天,小汉堡紧张的手足无措,他已快忘记爷爷奶奶的长相了,心中只是有一团模糊,有一份期盼,又有些害怕,爷爷奶奶会讨厌他么?那诡异的体形。

    傻孩子,有谁会讨厌自己的儿孙?

    但其实连我都没有想到,当全家团聚后,那一刻的奇妙场景。

    那就像电视剧里某些演技超假的偶像们,一个个表情夸张到让人无语。

    老妈在蹦,拽着晴的小手一蹦三尺高,那一刻的她仿佛年轻了整整二十岁,这是打算去参加奥运会的跳高比赛么?

    老爸还是比较沉稳的,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又紧紧抱了抱小汉堡,但当他扭回头!

    他为啥要扭头呢?因为那一刻的夸张表情,足以媲美史上最牛掰的笑星,周星星?

    因为那积累了一辈子的喜悦和兴奋

    "回来就好,回来就不走了吧?"老妈涩声问我。

    "嗯。"我已不需要回去放逐世界了。

    "那我们回家"老爸叹息道,这句回家,究竟等待了多久?不是他和老妈,也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全家一起回去。

    但我却摇了摇头,我知道,小汉堡还有个最大最大的愿望,游乐场!

    王行健和曹轩追来了,他们搞不懂,我为何这时候想带儿子去游乐场?

    "我们还能做什么?"我笑着反问,一切的主导权都在天启身上啊。

    战与不战,只在它一念之差,存在与毁灭,只看它的心理变化,无论我们有没有对抗它的方法,但最终别说成功与否,就连是否能够实施,都得看它的脸色。

    这一场结局,我们实在太被动了,某狐狸的小说中,似乎从未有过男主角,走到结局还和最终boss差距这么大的

    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还有,尽情去享受吧!

    这世界尚未毁灭之前,能给我们带来的那些快乐,那些温暖。

    王行健再没有说什么,扭头走了,可他甚至不知道要怎么找寻最后的快乐,他还有快乐么?铠皇只是走到那废弃城市的角落,钻进了一间小酒吧。

    "你确定不去找么?那个女孩。"曹轩问他道。

    王行健没回答,他似乎很怕,怕自己再一次被拒绝?怕那女孩甚至都认不出他?

    铠皇其实是个很内向的家伙,铠皇的最终,只是待在那小酒吧里,一杯杯的喝着闷酒。

    所以我才说,铁三角真不知为何会聚在一起,铁三角的性格差别太大了。

    似乎只有我算正常人,铠皇太闷,而曹轩这家伙又

    轰,那是一件金饰店的玻璃门被砸了个粉碎,杀手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杀手其实有个很恶劣的愿望,带着一身从放逐世界锻炼回来的实力,在现实世界任意妄为。

    当然这愿望他不会告诉大家的,否则第一个揍他的,就是我和王行健。

    而那天,金饰店早已空空荡荡,之前的两大天启军团肆掠,让这附近至少空出了三四座城市,杀手很轻松就抱了一大堆首饰出来,神马钻戒,神马两斤重的大链子。

    "你愿意么?"杀手望着安以琳,杀手突然半跪在了那无人的街道上。

    然而那一刻,没有人给他们见证,没有人给他们祝贺,因为杀手太随性,不需要!

    所以那一刻,只有安以琳夺眶而出的泪水。

    那天,晴紧紧依偎在我身旁,我们好久没这么亲密过了,连亲密的时间都没有。

    那天,晴似乎也想和我做些什么,哪怕女孩始终没有开口,只是低着头含羞带怯。

    擦,这种事又怎能让女孩家开口?老爸老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死盯着我,连小汉堡眼中都带着些许期盼,可我

    "走!我们去坐摩天轮。"我避开了话题,晴微微发怔。

    我愿意么?我不愿意么?或许谁也无法了解我此刻的想法吧,又或者,天王知道!

    她来找我们了,因为小汉堡邀请她一起玩过山车?天王却摇了摇头,那玩意还不如她飞的快,太无聊了。

    天王只是痴痴的看着我问道:"陈萧,你有办法了对么?"

    "别破坏气氛好么?"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豆尽土划。

    天王的表情有些苦涩,其实她知道的,但她和我一样没有说出来,甚至她没有办法开口。

    "对不起"天王喃喃道。

    这句话一点都不像天王说的,她已完全变成个多愁善感的小萝莉了?

    但其实从天王遇到我开始,心中就早已有了一份愧疚感。

    "其实我不该,将你视为唯一希望的,那个希望太沉重"

    我抬手打断了她的话,扭头走向了家人,却又在最后一刻突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说。

    "如果真要走那一步,以后,帮我照顾好小汉堡,还有晴,还有小阮,还有大家。"

    天王猛地怔住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又想要,一个人去背负?"

    或许是吧,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任何人,所以我才没有答应晴。

    没有了我,或许她能找一个更好的男人,和我从相遇到相恋,就当作

    曾经,那一份美好的回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