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唯一的颜色

作品:《放逐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放逐更新最快!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喂。"一个带着墨镜的帅气家伙走到了我身边,坐下,我却狠狠给了他一拳。

    "对不起。"金俊美涩声道。

    我揍他,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周子煜,我揍他。也是因为他没有出现在那天的战场中,

    虽然他来了也没有多大意义,但连高桥旭都竭尽全力去拼了,他又有什么借口置身事外?又是因为胆怯么?

    但其实,我错怪金俊美了,那一拳,我揍得并不重,金俊美却哇的喷了口鲜红。

    我怔住了。我这才发现,他衣服下正不断的渗出鲜血。

    罗宁是从何时开始操控天启军团的?我们至今不知道,罗宁又是何时开始反追杀周子煜的?我们依旧不知道,因为那时候我们还在放逐世界没有回来。

    而那时候,全世界只有金俊美这一个,都算不上是强者的伪强者。

    他确实没做好,但他已豁出命去拼了,他并没有告诉我,在罗宁击杀周子煜之前,他曾一个人在中南海死守一天一夜。虽然最终还是

    真不怪他,独自留在2016的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等于在独自面对另一个天启!

    可他甚至都没有对我解释什么,只是干笑问道:"要去参加么?那人的葬礼。"

    那天,有一场葬礼正在举行,葬礼是冷清的,因为他生前得罪了太多人。

    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他,就是在和整个中南海的高官们吵架,所以那些人,没有一个来参加他的葬礼,甚至那些人此刻已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金俊美告诉我,罗宁那支天启军团,是从俄罗斯地区开始出现的,因为罗宁一直躲在西伯利亚,而那支天启军团刚刚出现就四散开了,扩散到欧亚甚至非洲大陆。

    那场杀戮,比曾经的科技局还重还恐怖!

    所以此刻的世界

    那些反抗军。没有死于和科技局的战争,最终却还是消失了。

    那些没有被科技局破坏的城市,最终还是在战火中沦陷了,并且国内是损失最惨重的。

    因为国内是军事力量最强,最有资格对抗罗宁的,可当罗宁将四散到世界的怪物汇聚起来,那一只只的病毒体

    直捣黄龙,第一个杀的就是一直在对抗他的周子煜,再长驱直入,从北方一直杀到杭州地区。去和龙那个天启军团汇合。

    "我真没用,我几乎什么也做不了。"金俊美涩声道。

    "如果我能有你十分之一的力量,或许就"

    还是没有用的,因为最终的boss是天启,无论龙还是罗宁,无论金俊美是否能击败或阻止他们,最终都无法对抗天启的。

    所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整了整西装走进了葬礼大厅。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穿西装,我还刻意收回了具现化的大部分形态,那份庄重。

    我也不知道为何,对于周子煜,我有一份难以言喻的情感,当我从放逐世界回归现实,他是第一个鼎立支持我的,或许也是唯一一个。

    我在前面打仗,后方交给他,那些曾经用来对抗王级的战争武器,甚至那些军人,全都是他给予我的支持,无论发挥了多少作用。

    葬礼上,我还看到了一个熟人,同样从放逐世界回归的陈泽,哭的就像个泪人。

    葬礼上,唯一的宾客,是某些周子煜曾经的老战友,一个个带着满身伤痕,甚至杵着拐棍来送别,或许只有军人才喜欢周子煜这样的人吧?也包括我。

    葬礼上,所有宾客都在诉说着自己的哀悼,都在保证。

    "放心走吧,你的妻儿我们会好好照顾的。"豆尽役扛。

    "我帮她们买了房"

    "我帮她们买了车"

    "我帮她们安排好了出国避难和留学的事"

    可这些话,并没有什么意义,此刻全世界一片大乱,科技局的创伤尚未恢复,罗宁的天启军团又第三者插足,亚洲欧洲包括非洲,甚至美洲在科技局那时代就崩溃了。

    避难?去哪里?买车买房还有什么意义?

    我也走了上去,但我只说了一句话。

    "我会,尽量让她们活下来,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挤出了一抹笑容道。

    有一个年迈的阿姨,茫然望了望我,她不知道我是谁,她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还是朝我点了点头,那一句谢谢。

    她好温柔,温柔到我那句誓言,哪怕最终耗尽生命,都没有让她失望!

    那天,大家散开了,或是找寻自己最后的快乐,或是找到亲人做最后的告别。

    那天,金俊美同样问我,到底该怎么做?

    "你已经很努力了,所以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交给我就好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或许不对,应该说交给我和晴!

    "怕么?"我扭头问晴道,那个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晴摇了摇头,晴只是奇怪我最后一刻,为何不愿意和她进行某些仪式,坚固那份感情。

    又或是我觉得没有必要?

    晴其实一点都不怕,昨晚,她悄悄的溜回了家,见了见自己的爸妈,却尚未天亮就偷偷溜掉了,哈,苏爸爸此刻正在崩溃发狂吧?

    "不管你最终愿不愿意,你都甩不掉我了。"晴狡黠的眨着眼睛。

    是啊,没有了她,我做不到什么的,没有了我,她的力量又完全不够,真想不到最后的办法竟然是我们,又或者天王早就想到了,从见到我们的那一刻起。

    那天,我带着晴离开了,高高的飞向了蓝天,从云层中俯瞰整个世界。

    我们在等待,天启究竟会不会出来毁掉一切?

    我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包括小汉堡,孩子早上起床时还问了爷爷和奶奶,爸妈去哪了?今天还逛不逛游乐园了?

    抱歉,以后再去游乐园的话,或许只有爷爷奶奶可以陪着他了。

    那天,我们甚至没有叫上天王,也没有告诉曹轩和王行健他们,因为那把火,有我们就足够了,那最后的希望,由我们去背负就行了。

    晴突然好激动,翱翔在蓝天上,晴告诉我她其实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梦想。

    第一个是和最心爱的男人,手牵着手共度一生,哪怕很平淡。

    第二个是和最心爱的男人,紧紧相拥着燃烬一切,哪怕只是很短暂的璀璨。

    就像火柴?只是嗤的一声就结束了,但最后一刻却将曙光带给了大家。

    晴真心一点都不怕,只要有我,晴简直是我见过的女人中,对感情最真挚的。

    对不起,这句话我重复过太多次了,但我真想一遍遍的告诉大家,晴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女人,哪怕我已没多少时间,给大家描述她的好了。

    哪怕我最终还有一个想法!

    "如果最终燃烬的只有我,你怎么办?"我突然扭头问晴道,她怔了怔。

    "傻瓜,我不会放开你的,一辈子!"晴笑着抱住了我的脖子,竭尽全力。

    但就像我说的,无论怎么做,最终的决定权都在天启手中。

    它在哪?它在做什么?它的思维在朝着什么方向变化?

    "求求你,放我走吧,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我什么都不懂的。"

    宫殿里,女人在哭诉,她怕极了,哪怕天启对她始终很温柔。

    她只是紧紧搂着怀中那个刚刚诞生的小婴儿,哪怕她连自己刚生出的孩子都有些害怕,毕竟四个月就诞生了,这对普通人来说,和妖怪简直没两样。

    但幸好,她没有放开孩子,否则天启一定会杀掉她吧?

    一个连骨肉都不珍惜的女人,是根本没资格存活在世界上。

    而那个女人,是天启那张白纸上,第一抹颜色,并不是漆黑的墨点,那个女人,哪怕被龙呵斥,哪怕被所有金属种围着,都始终没有放开自己的孩子。

    哪怕她瑟瑟发抖的蜷缩在宫殿角落,看都不敢看天启。

    "好,我送你回家。"天启柔声道。

    这一刻的它,心情是很难受的,它很想和这女人包括那小婴儿待在一起,但它又本能觉得,对方真心很难接受自己,至少现在很难。

    "你想去哪?任何地方都可以的。"天启又道。

    "我我想先去找孩子的爸爸。"女人喃喃道,那一刻谁也没发现,女人的眼中有一抹哀伤,但女人的眼中又有一丝期盼。

    那天,又一道空间之门打开了,天启带着那女人踏入其中。

    但那天,女人的这个决定,包括天启的这个决定,都大错特错了!

    那天,天启的那张白纸上,又要出现墨点了,或许那个女人,是他那张纸上,最终唯一的颜色,其余全部都是墨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