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混沌符碑

作品:《符法逆天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符法逆天更新最快!

    金色小人娃娃不知道王玄阳刚才的险恶想法,还在手舞足蹈道:“对了,主人,我还有一个能力,可以对你一切宝物有着强大的感应能力,当初主人就是借用我的能力,能够轻而易举得寻找到各种宝物。”

    “恩,这个能力还不错。”

    王玄阳点点头。

    相比起来疗伤能力,王玄阳更重视这个寻宝能力。

    “对了,娃娃,你将我带到这里,应该不会仅仅是告我关于转世之事吧?”

    王玄阳想起一件事情。

    “那是当然,在这里,主人还留下了一件东西。”

    娃娃说道。

    “什么东西?”

    “就是这块石碑。”

    金色小人娃娃指着石碑说道。

    “这东西?”

    王玄阳眉头皱了起来。

    他的混沌真种确实感觉到这石碑的奇特,不过,也仅此而已。

    “主人,你可不要小看这东西,这是从混沌之中诞生的一块混沌之石,当初的混沌符道的源头就是从这混沌之石中孕育出来的。”

    娃娃说道。

    “这是混沌之石?”

    王玄阳有些惊愕。

    他没想到这看上去很普通的石碑来头这么大。

    想到这里,王玄阳意念一动,混沌内世界猛然浮现出来,形成了一个漩涡,将那石碑笼罩住了。

    混沌真种颤动得越发强烈起来。

    与此同时,那原本看上去很普通的石碑居然也微微颤动起来,上面似乎有着奇特的灰芒流转,隐隐浮现出许许多多的细微奇特纹理。

    看到这些细微奇特纹理,王玄阳浑身一震,因为这些纹理居然是一道道的基符烙印,虽然混沌符道本身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在这块混沌之石上依旧留下了护盾符道的神秘气息。

    另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王玄阳的混沌真种居然开始瓦解起来,许许多多的符影居然飞了出来,环绕着那块混沌石碑,在王玄阳目瞪口呆之中,那些符影居然融入了这混沌石碑之中,刹那间,整块石碑猛然一震,从大地之中拔了起来。

    伴随着石碑从大地中拔出,整个秘境空间都在摇晃颤抖。

    这块石碑似乎就是整个空间秘境的核心,一旦这石碑被撼动,整个空间也要陷入崩溃中。

    而且,更加浓郁的寒气也汹涌而入。

    轰隆隆!

    整个混沌石碑彻底脱离了大地,猛然飞入了王玄阳的混沌内世界之中。

    而在那石碑之上,无数的符影闪烁着。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混沌符碑,原来的混沌真种只不过是雏形而已,只有混沌之石作为载体,才能够化为真正的混沌符碑。”

    王玄阳心中生出一丝明悟。

    如果说原来的混沌真种虽然强大,却还是处于符道真种的范畴,根本无法发挥出混沌符道的威能来。

    因为混沌符道不是一般的符道,属于从混沌之中诞生的,能够承载混沌符道的绝对不是一般的真种,唯有混沌之石才行。

    只有混沌之石,才是混沌符道的真正承载基石。

    当这块混沌符碑进入混沌内世界之中,扎根在这混沌内世界的深处,而周围,九根混沌天柱环绕。

    王玄阳心中生出一种真正的圆满之感。

    “主人,您虽然完成了混沌符碑的归位,不过还没有孕育出混沌意志来,娃娃助你一臂之力。”

    金色小人娃娃突然说道。

    刹那间,一道金光猛然没入了王玄阳的混沌内世界之中,可以看到那是一根巨大的人参虚影,许许多多根须缠绕在混沌符碑之上,滚滚元气融入。

    这娃娃的元气比起之前吸收的仙灵物的元气,品质高得太多了。

    混沌符碑疯狂吸收着金色的元气,使得符碑之上的符影越发闪耀起来。

    嗡

    突然,王玄阳的灵魂猛然一颤,也融入了混沌符碑之中,然后,经过种种奇特的变化,一丝奇异的意志诞生了。

    伴随着这一丝意志的诞生,整个混沌内世界都好像陷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空间在扩张,在稳固。

    最不可思议的是,王玄阳感觉自己的混沌内世界似乎跟一个无比神秘的领域形成了沟通,然后,一股奇异的能量通过混沌符碑这个媒介,涌入内世界之中,然后许多的景象生成,这不是虚幻,而是真正实体。

    能量物质化。

    并不是借助不朽神性,而是那种奇异能量自动衍生而出。

    “这是混沌古气?”

    王玄阳已经隐隐有种明悟。

    在他领悟出混沌意志之后,就能够沟通到冥冥中的混沌,那里才是混沌符道的诞生之地。

    只有混沌意志的诞生,才能够沟通到混沌之地。

    随着混沌意志的诞生,九根混沌天柱也发生了变化,一丝丝的奇异法则衍生出来,缠绕在这混沌天柱之上。

    真正的混沌法则!

    王玄阳知道,自己在这一刻,终于成就了无上神话层次。

    王玄阳看到自己的混沌内世界中各种事物在随着混沌古气的融入,在逐渐生成之中,他就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得到了一次突飞猛进,就算是没有体灵力场,没有地心意志,没有封神意志,没有不朽神性,他的战力得到了巨大的突破,拥有跟虚仙一级抗衡的底气了。

    第二十八重天,险境中的无底深渊。

    巨大的石窟被黑河之水淹没了大半,冰冷刺骨的水面弥漫着寒气。

    一头丑陋的天毒蟾蜍发出呱呱的声音,鼓胀的眼睛闪烁着凶光。

    目标的气息消失了。

    在这冰冷的寒气之中,天毒蟾蜍的实力大受影响,而且它对寒气极为厌恶。

    如果不是金色小人对它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它肯定早就退出去了。

    呱呱

    找不到目标,天毒蟾蜍发出愤怒的吼叫,一股股毒气喷出,将周身的寒气驱散,不过紧跟着寒气汹涌而来,将它喷出的毒气凝固起来。

    突然,天毒蟾蜍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威胁,猛然掉头看向洞窟的入口位置。

    嗖!

    一阵破空之声隐隐传来。

    然后,一道蓝袍身影浮现出来,周身弥漫着蓝光,水纹荡漾,抵消着寒气的侵袭。

    在这蓝袍身影之后,还跟着十几道身影,不过跟蓝袍青年比起来,其他人都是牙齿打颤,脸色苍白,周身的仙力也是明暗闪烁着。

    显然,这寒气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也只有蓝袍青年聂天宇才能够抵挡住。

    特别是姚冰灵,如果不是在蓝袍青年聂天宇的庇护下,只怕根本无法进入这里。

    这洞窟中的寒气之强烈,没有达到四步虚仙层次,绝对是无法抵御抗衡,会被直接冻死。

    呱呱

    天毒蟾蜍看到这些人的出现,鼓胀的眼中凶光闪烁,直接毒气喷出,率先发起了攻击。

    “不好,是天毒蟾蜍。”

    蓝袍青年脸色微变。

    在这个寒气弥漫的环境中,就算是他的仙识都受到了巨大的压制,最多只能探测百丈范围。

    所以这天毒蟾蜍突然袭击,都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幸好他早有准备,头顶之上猛然浮现出一枚珠子,闪烁着奇异的紫光,在紫光的照耀下,那毒气居然纷纷消融。

    驱毒珠!

    利用极为珍贵的解毒材料炼制而成的一种仙宝,极为珍贵,可以抵御各种剧毒。

    不过天毒蟾蜍的毒气也是极为厉害,使地驱毒珠的紫光都变得暗淡了许多,就也好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布阵!”

    聂天宇目光一冷,低喝一声,一轮满月升腾而起,绽放出冷辉。

    其他人的身上也都浮现出一轮轮月华之光,有的是残月,有的是半月,有的是弯月,种种不已,但是,却没有一个像聂天宇一般能够祭出满月来。

    这是凌月仙宗的月仙传承,据说只有得到完整传承之后,才能够练成这种满月异象。

    显然,只有聂天宇得到了完整的月仙传承。

    其他人都是残缺的。

    以满月为中心,十多轮残月环绕,形成了一波浩瀚而深邃的气息,隐隐间,似乎有一尊虚影浮现出来,带着一种俯视众生,照耀万古的伟大气息。

    呱呱

    天毒蟾蜍似乎感受到了威胁,突然低吼一声,它的背部居然凭空裂开来,显出了一个暗紫色的囊肿来,这囊肿时而收缩,时而舒张,丑陋到了极点,但是,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气息从这囊肿中传递而出。

    “凌月剑阵,剑河!”

    嗡!

    那神秘虚影猛然手指一点,所有月华猛然凝练,化为无数的剑影,猛然旋转不休,犹如一条剑河一般,发出尖啸之音,朝着天毒蟾蜍铺天盖地得激射而去。

    砰!

    天毒蟾蜍的背后的那个囊肿猛然炸裂开来,一股紫色的液体猛然喷出,化为一片毒雾笼罩四房,那可怕的剑河一接触到着毒雾,居然就被腐蚀干净,根本无法破开那毒雾,反倒是毒雾弥漫开来,形成了一只巨大的可怕蛤蟆虚影,吞吐间,朝着凌月仙宗诸多真传弟子形成的剑阵吞噬而去。

    “剑月!”

    蓝袍青年聂天宇脸色凝重,低喝一声,那剑阵形成的虚影猛然变化,凝练出一道实质一般的剑光,这剑光弯曲如月,猛然一震,就直接撕裂了浓厚的毒雾,在天毒蟾蜍的脑门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痕。

    不过也仅此而已。

    那天毒蟾蜍的身体防御极为恐怖,如此恐怖一道剑月攻击,居然只是一道伤痕而已。

    聂天宇这才知道,天毒蟾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随着时间推移,天毒蟾蜍和聂天宇等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聂天宇知道,这个时候根本不能撤退,一旦剑阵散开,绝对抵挡不住天毒蟾蜍的攻击,只怕除了他自己之外,剩下的都要死在天毒蟾蜍的毒气之下。

    “可恶,这下子麻烦了。”

    聂天宇神色难看。

    他都有点后悔跟进来了。

    如果是在外面,不受寒气的侵袭影响,剑阵发挥出的威力必定更强大。

    可惜,这里寒气影响实在太严重了。

    当然,他更知道,天毒蟾蜍也同样受到寒气影响,甚至寒气对天毒蟾蜍的影响更大,使得那毒雾的伤害力大幅度削弱了。

    甚至他可以看到那毒雾在寒气的侵袭下,被一层层剥离冻结。

    不过,以天毒蟾蜍的力量,再加上本源的积蓄极为庞大,这样的毒雾绝对可支持很久的。

    只怕最后坚持不住的反而是他们了。

    “不能这么下去,否则的话,处境会对我们更加不利,而且,还有那个人没有出现!”

    聂天宇咬着牙,眼中闪烁一抹厉光。

    他更担心的还是那个人。

    突然,他猛然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手镯,这手镯看上去很普通,就是黄铜锻造一般。

    看上去锈迹斑斑,上面有一些被痕迹印子,甚至在一个部位还有一道裂纹。

    “金刚镯,给我砸!”

    聂天宇猛然吸气,直接将镯子丢出。

    他猛然借助剑阵之力,十几个人的仙力猛然灌注到这镯子之上。

    刹那间,这镯子微微闪烁着一片金黄光芒,然后体型猛然变大了许多倍,猛然呼啸而出,朝着天毒蟾蜍狠狠砸落而去。

    那毒雾居然无法侵蚀着金刚镯分好,直接撕裂开毒雾,露出了天毒蟾蜍的本体,然后狠狠砸向这天毒蟾蜍的头上。

    轰!

    整个洞窟都剧烈颤动了一下。

    天毒蟾蜍直接被砸中,浑身僵直了一般。

    那金刚镯猛然飞了回去,落入了聂天宇手中。

    聂天宇却脸色惨白,不只是他,其他人更是不堪,甚至有几个稍弱一点的人,更是喷出了鲜血。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猛然从洞窟的对面飞射而来,横渡水面,猛然一拳砸向陷入僵硬状态中的天毒蟾蜍。

    那金刚镯显然有着极为诡异的效果,砸中的目标就算是不被砸死,也会被砸得晕乎起来。

    轰!

    天毒蟾蜍在僵硬中,根本无法躲闪。

    可怕的拳头狠狠在了天毒蟾蜍的身上。

    伴随着拳头的砸落,隐隐可以看到,九根可怕的天柱一闪而逝,然后,一股浩瀚恐怖到极点的意志犹如破碎苍穹,宣泄而下。

    原本开始有所反应的天毒蟾蜍好像被一股天威压制一般。

    结结实实得承受了这可怕的一拳。

    刹那间,天毒蟾蜍身体直接被砸得陷入了岩石之中,整块岩石地面都龟裂开来。

    而天毒蟾蜍的表面也变得支离破碎起来,几乎被打爆了,腥臭的毒液都被挤了出来,直接喷了那道身影全身。

    嗤嗤嗤

    不过那道身影周身灰色光芒一闪,那些毒液直接化为固态,然后变成碎片掉落在地。

    呱呱

    天毒蟾蜍虽然被身体几乎被打爆,却还没有死,生命力强横到极点。

    虽然才四步虚仙层次,实际上本质已经堪比五六步的虚仙了。

    只见天毒蟾蜍破碎的身体开始疯狂蠕动起来,在快速愈合中。

    “给我封!”

    那道身影眼中冷光一闪,猛然一掌拍下,一股可怕的力量猛然涌入天毒蟾蜍的体内,顿时,原本在疯狂愈合的天毒蟾蜍身体好像被封印住了一般,居然化为了一尊破烂的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甚至连生机对被封印住。

    然后这身影猛然手一挥,这头被封印住的天毒蟾蜍就消失不见了。

    “呵呵,还真是轻松啊,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这道身影露出了一抹微笑。

    此人自然就是王玄阳。

    他刚从那个已经开始崩溃的秘境中丶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天毒蟾蜍被金刚镯砸成晕眩状态,当机立断就出手。

    经过刚才一番出手,他对自己的混沌符道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已经可以对天毒蟾蜍造成伤害威胁了,也就是说,他仅凭混沌符道的实力,就可以抗衡四步乃至五步的虚仙存在。

    这绝对是一巨大突破。

    王玄阳从出手到解决掉天毒蟾蜍,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一连串动作简直是让人眼花缭乱。

    聂天宇才刚刚回过神来,看到王玄阳居然这么捡便宜,差点没气得吐血。

    刚才要不是他用金刚镯将天毒蟾蜍打成僵硬状态,王玄阳就算是实力再强,想要解决天毒蟾蜍,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亲眼看到王玄阳的可怕战力,特别是那一拳轰击而下的产生的可怕威能,连天毒蟾蜍的身体都被打爆,就心中一寒。天毒蟾蜍的恐怖他是见识过了,连用金刚镯这等仙器攻击,都无法打破身体,只能造成晕眩状态,可想而知这天毒蟾蜍的防御有多么强大。

    “你们就是凌月仙宗的人?呵呵,刚才真是谢谢你们帮忙,要不然,我还真不一定能够这么容易解决掉天毒蟾蜍的。”

    王玄阳背负双手,目光落到凌月仙宗诸多真传弟子身上,微微笑道。

    如果说在原来,他遇到这些人还会忌惮,那么现在解决了天毒蟾蜍,实力大增,根本就不怕什么了。

    聂天宇脸色立马涨得通红,差点没气得吐血,王玄阳的话简直是赤丶裸裸的藐视。

    “不愧是封神意志的携带者,果然狡猾,利用我们和天毒蟾蜍两败俱伤,然后再来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惜,你怕是要失望了,你的实力虽然很强,不过想要逃过我凌月仙宗的抓捕,想也不想,我劝你赶紧束手就擒。”

    聂天宇目光阴冷,语气中透出强烈的自信,似乎还有什么底牌一般。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