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古神传承

作品:《符法逆天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符法逆天更新最快!

    “什么凌月仙宗,没听说,我们是第三十二重天的鬼影仙宗之人,现在命令你们听从我们的调遣,为我鬼影仙宗服务,抓捕封神意志携带者。”

    为首的那个人是一个黑衣男子,全身好像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散发出一股阴森气息。

    其他人也都有此种气息,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道门派。

    在地仙六界中,有正道仙门,也有邪道宗派,相互对立。

    聂天宇脸色微变,第三十二重天的宗门可都是五品宗门,据说达到五品宗门,想要成为正式弟子,唯有达到四步虚仙层次,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人在鬼影仙宗之中,估计只能算是最低级的正式弟子了。

    这等宗门,别说是区区凌月仙宗,就算是天虹仙宗,都只能仰视。

    “怎么?不愿意?哼,能够为我鬼影仙宗服务,这是你们的荣耀。”

    这黑衣男子脸色冷厉,带着傲慢与嘲弄,丝毫没把凌月仙宗的人放在眼里。

    聂天宇正要说什么,旋即突然说道:“我们愿意为贵宗服务。”

    这是王玄阳给他传音。

    “很好,算你们识时务。”

    这黑衣男子脸色才好一点,然后手一挥,对身后一个三角眼的青年男子说道:“索师弟,他们就暂归你调遣。”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光从天而降,落入了这黑衣男子手中。“何师兄那边发生了封神意志携带者的踪迹,据说有好几个,很好,这次定要调集足够的人马,一网打尽。”

    “你们这些人全都给我跟上来。如果能够抓捕到封神意志携带者,你们也有奖赏。”

    那个三角眼的青年男子索师弟一脸傲慢。

    “是是是”

    聂天宇陪笑道。

    当即,在那黑衣男子的带领下,一行数十人朝着远处飞去。

    飞了大概十几分钟,又有一伙人跟这群人汇合,王玄阳惊讶在这队伍中发现了之前才分开的天虹仙宗的人,很显然。他们也被鬼影仙宗的人拦住。成为了免费打手。

    这样一来,队伍增加到了上百人之多。

    王玄阳发现,这队伍中,除了自己这一方凌月仙宗和天虹仙宗接近三十人之外,真正属于鬼影仙踪的人不足二十人,剩下的全部是其他仙宗的人,都是被逼加入当成免费打手。

    不得不说。五品仙宗的威势实在太大了。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赶路,大部队终于来到了一片沼泽地前,到处是水草密布,一看就知道是险恶之地,许多的仙灵水兽生活在其中。

    在这沼泽周围,已经有不少鬼影仙宗的人聚集起来。

    加起来足有数百人之多,不过真正属于鬼影仙宗的人并不多,不过三十多人,但是每一个人的修为都是四步虚仙,最弱小的都堪比聂天宇这个级别。几个首领级的强者,就算是王玄阳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威胁感。

    至于其他宗门的人就参差不齐了。

    当然,至少也是三步虚仙一级,太弱小的,鬼影仙宗也瞧不上。

    “何师兄,现在情况怎么样?”

    王玄阳这一支队伍的首领黑衣男子站在一个身穿明黄色长袍的男子面前,语气中带着一丝恭敬。

    这明黄色男子自然就是何师兄。整个鬼影仙宗中的最高首领了。

    一身气息之强,就算是只有四步虚仙层次,居然让王玄阳有种面对天毒蟾蜍的感觉。

    显然,这何师兄的底蕴之强,远远不是一般的四步虚仙可以比拟的。

    这何师兄头发用一根木簪子挽成一个道髻,目光温润,根本不像一般的鬼影仙宗弟子那般鬼气森森,反而有种仙风道骨之感。

    “已经探明了,应该有十几个人,已经被我围在这个沼泽险境之中,不过他们依托一个遗迹洞府防御,短时间内,难以攻破。”

    这个何师兄淡淡说道。

    “何师兄,那我们该怎么做?”

    黑衣男子目光一闪,低声问道。

    “很简单,驱使其他宗派的弟子,打头阵,给我们先行破掉外围的阵法再说。”

    何师兄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道。

    “怪不得何师兄先前让我们多胁迫一些其他宗派的人,果然是好办法,有他们当炮灰,就更加容易了。”

    黑衣男子阴笑一声。

    当即,鬼影仙宗的人开始命令其他宗门的人,开始朝着沼泽地进发。

    其他宗派的人哪还不知道鬼影仙宗的人想拿他们当炮灰,打头阵,自然不乐意了。

    “告诉你们,今天是不愿意也得愿意,否则的话,就统统死在这里。”

    那黑衣男子狞笑一声,手一挥,手上猛然浮现出了一把黑气缠绕的旗幡,猛然一挥,顿时这旗幡猛然变大,插在地上,巨大的旗幡招展,黑气缠绕,可以看到无数的鬼影从中钻出来,到处飞舞。

    其他宗派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骇然无比。

    因为这旗幡赫然是一件完好无缺的仙器。

    在地仙六界,虽然并不缺少仙器,却基本上是各种残缺的,真正完好的仙器很少,都掌握在大宗派的手中。

    就说凌月仙宗的聂天宇,带下来的金刚镯就是一件仙器,却也残缺破损了,而且本身只是最低级的次品仙器。

    眼前这旗幡,不仅是完整的仙器,更是达到下品级别。

    次品仙器,还不能算完整的仙器。而下品仙器,就是完整的仙器了。

    “主人,我们怎么办?”

    聂天宇低声传音道。

    “静观其变。”

    王玄阳眉头微皱了起来。情况有些不妙,这鬼影仙宗的实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胸口。

    虽然以他的实力,再加上天毒蟾蜍,完全有能力突围出去,不过这样一来。聂天宇等其他人,只怕都要损失掉了。

    这不符合他的利益。

    所以他决定先看看再说,说不定会有可乘之机。

    在黑衣男子将那可怕的旗幡亮出来之后,全都噤若寒蝉起来。

    因为这旗幡飞出的一道道鬼影,全都笼罩在一个个的人头顶之上,环绕飞行,只要有人敢违抗。就立马会扑上去。

    这还仅仅是一个黑衣人而已。像黑衣男子这等级别的,鬼影仙宗足有四五个,而且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何师兄,虽然此人没有展露出任何气息,但是却足以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只要你们协助我鬼影仙宗,抓捕到这些封神意志携带者。每人可以得到一枚冲仙丹的酬劳。”

    黑衣男子继续说道。

    威胁之后,就是利益诱惑了,这叫做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

    一听到冲仙丹,在场几乎所有人都眼睛发光起来。

    冲仙丹在地仙界是极有名气的,服用一枚冲仙丹,可以让一,二,三步的虚仙,直接提升一个级别。而且还是百分百的,就算是四步虚仙,服用了冲仙丹之后,也有一定几率突破到五步虚仙层次,虽然这个几率比较低,却足以说明这冲仙丹的珍贵之处。

    三步虚仙到四步是一个坎,四步到五步又是一个坎。

    所以冲仙丹在地仙六界是非常珍贵的。

    原本还不痛快的诸多其他宗门的人。一个个兴奋起来,一枚冲仙丹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就算是自己不需要,也可以给自己亲近的人。

    嗖嗖嗖

    顿时,数百名其他宗派的人,在鬼影仙踪的指挥下,开始朝着沼泽之地中冲了进去。

    如此多的强大气息,就算是沼泽之地中的各种强大仙灵水兽,都早已经隐藏起来。

    所以一路上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遭到仙灵水兽的攻击。

    终于,所有人来到一个沼泽中心,好像是湖泊中的一个岛屿,不过那岛屿之中到处是一根根矗立的石笋,密密麻麻得。

    这样的场景在沼泽之地中,看上去很怪异。

    所有人登陆了岛屿,开始朝着内部进发,每一个人的头顶之上,都有一个鬼影环绕,似乎是在监控每一个人一般。

    王玄阳的头顶上也有一个。

    他发现这鬼影跟天符大陆上的鬼道修士有着本质的差别,这些鬼影虽然也是灵体,却没有任何智慧,只存着一种凶残邪恶的本能,却极为恐怖,几乎每一头鬼影,都堪比四步虚仙层次。

    “奇怪,以这些鬼影仙宗的人的实力,如果仅仅是抓捕封神意志携带者,应该不需要驱使这么多人,难道这岛上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王玄阳心中一动。

    仅凭这监控每一个人的鬼影,就拥有灭杀所有人的可怕实力,按道理来说,鬼影仙宗根本不需要这么多炮火才对。

    在所有其他宗门的人进入之后,鬼影仙宗的人却被没有进入,与此同时,那黑衣男子手一挥,顿时那杆旗幡之上,居然浮现出许多的场景,每一个场景就是一个鬼影的视野。

    “何师兄,你确定这里是一处古神洞府?”

    黑衣男子问道。

    “八丶九不离十,当初我们宗门的长辈就曾经查看过这里,却根本无法进入,反而损失惨重,如果真的是古神洞府,那么唯有封神者才能够触发这古神洞府的禁制,所以我才将那些封神者驱赶到了这个地方。”

    何师兄淡淡说道。

    “原来如此,何师兄真是高明,如果真是古神洞府,那么这价值就太高了,远比几个封神意志携带者都要珍贵。甚至可以让我们鬼影仙宗成为拥有古神传承的真仙宗门。”

    黑衣男子浑身一颤,眼睛发亮。

    关于古神传承,在地仙六界早有传说,据说仙道就是在古神传承的基础上发展而来。

    鬼影仙宗是没有古神传承的。就算是更高级的六品仙门也是没有古神传承的。

    只有无上仙界中的宗门才拥有古神传承。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岛屿猛然一震,四处的沼泽纷纷冒出强烈的气泡来,同时,在岛屿的上空。雷云密布,电龙游走,看上去声势极为浩大。

    “怎么回事?”

    “不好,何师兄,万鬼天阴幡跟那些子鬼失去联系了。”

    黑衣男子脸色一变,只见那面处理的旗幡之上,所有的场景影像全部消失了。

    “何师兄。现在怎么办?”

    “不好。这是古神传承正在开启,所有人全部进入其中,争夺古神传承。”

    何师兄脸色一变,目光落到那岛屿之上,只见那无数处理的石笋似乎在逐渐生长一般,看上去就好像是一簇荆棘丛林一般,看上去极为震撼。那石笋荆棘丛林,似乎要深入那天空之上的雷电领域一般。

    “可是”

    黑衣男子有些犹豫起来。

    “再不进去,就来不及了,没想到这古神传承,被那些封神者真的开启了。”

    何师兄不再多说,猛然飞掠而起,直接落入了那石笋正在生长的岛屿之上,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其他的鬼影符宗弟子连忙跟了进去。

    这里的巨大动静,还吸引住了附近许多仙门的注意。

    越来越多的人飞来。

    在这二十八重天的安全区域周围。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强大仙门,对于古神传承的事情,并不陌生。

    自然而言,越来越多的人纷纷进入了这岛屿之中。

    不过等到那石笋荆棘彻底生长起来,刺入了那雷电领域之中,刹那间,石笋荆棘丛林都被雷电笼罩。看上去好像化为一个巨大的雷电光球,任何敢于靠近的人,都被这雷电直接击得灰飞烟灭。

    石笋岛屿之中。

    王玄阳在进入岛屿之后,就好像进入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一般,四周都是一根根冲天而起的巨大石笋,密密麻麻,形成一条条狭窄的通道,纵横交错,好像迷宫一般。

    王玄阳发现,原本跟着他的凌月仙宗的人已经都不见了。

    再看后路已经消失了。

    不过头顶之上的那个鬼影依旧存在。

    突然,一声尖啸猛然从头顶之上传来。

    那头鬼影似乎失控一般,猛然朝着王玄阳扑下来,似乎要吞噬王玄阳一般。

    “呃?”

    王玄阳眼睛一眯,难道鬼影仙宗的人准备在进入岛屿之后,就让鬼影吞噬掉所有人?

    这好像又不对劲,也有可能是在岛屿的力量隔绝下,使得这些鬼影摆脱了鬼影仙宗的控制。

    这个可能性是最大了。

    这鬼影堪比四步虚仙,甚至在尖啸中传递出可怕的威慑,可以让人的灵魂陷入一种失魂状态中。

    不过这等威慑,对王玄阳没有任何效果,他可以领悟出了三大意志,混沌意志,封神意志以及地心意志,随便一种,都可以完爆这鬼影的鬼啸。

    王玄阳目光一冷,一抹符影就冲入了这鬼影体内,然后这鬼影瞬间就被控制起来。

    这鬼影虽然厉害,控制起来却极为轻松。

    顿时,这鬼影就被王玄阳用来打头侦察。

    咚咚咚

    突然间,王玄阳猛然发现大地之心剧烈跳动起来。

    自从在进入地仙界之后,这大地之心似乎就沉寂了许久,很久没有这么剧烈跳动了。

    不止如此,连封神光环也有了动静。

    “这样也好,有大地之心的指引,我就能够在这环境下,有了方向,不会像无头苍蝇一般了。”

    王玄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当即,他开始朝着大地之心的指引方向而去。

    在岛屿的最中央位置,那是一个巨大的宫殿,极为粗犷,犹如用无数的巨大石头著称,而且在宫殿的周围,有着无数的石笋交织着,将这宫殿笼罩在其中。

    这里随便一根柱子,起码需要上百人手拉着手才能够环绕过来。

    还有那巨大的椅子,更是大得离谱。

    这好像是一个巨人的世界。

    在这巨大宫殿之中,赫然有着十几道身影,好像进入巨人世界的小不点,很不起眼。

    这十几人分成两拨人,似乎在对峙中。

    不过这两拨人中,一方只有一个人,另一方足有十二人,但是这十二人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却神色紧张。

    而他们争夺的东西,却是一个巨大的蒲团。

    这蒲团应该说是这就宫殿之中,唯一不是石质的东西,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

    “这古神传承已经是我李道陵的了,你们不言符宗的人,最好是赶紧离开,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此人紫袍玉冠,神色傲然,目光冷厉,似乎没有把其他人放在心上。

    他身上的气息远比其他人要强得多。

    实际上,不言符宗的这十二人,每一个人的气息都几乎堪比三步以上的虚仙层次了,甚至为首的一人,更是达到四步虚仙的地步。

    “李道陵,这古神传承是杨琦激发的,只有他才是这古神传承的传承者,你的封神属性根本不是雷电,根本无法继承这古神传承。”

    不言符宗的一个少女冷笑道。

    这少女叫李琪媛,背后一对白玉一般的光翼,犹如传说中的天使一般。

    “呵呵,虽然本座不是雷电属性,不过,我对这古神本源很感兴趣。”

    李道陵目光变得冷冽起来,突然周身一股黄芒猛然一震,荡漾开来,化为一条可怕的黄泉之河,朝着不言符宗的人冲击而去。

    不言符宗的十二人猛然联合抵挡。

    其中一个,也就是不言符宗那个为首的堪比四步虚仙的弟子身上沈升腾奇异的雷电,冲天而起,似乎贯穿了这片空间,与一种冥冥中的雷电意志取得了沟通一般。

    此人就是杨琦,雷电的掌控者,王玄阳曾经在海州一个小山村找到他的,那个少女李琪媛也是其中一个,两人运气很不错,一路经历了诸多劫难,一次次得到了封神台空间的加持,通过了封神之路,进入了地仙六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