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果然不能报什么希望啊!

作品:《极品妖孽兵王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极品妖孽兵王更新最快!

    ……

    “浩哥,您打算怎么处理这陈威和这贱女人?”张宝看向张浩,心底算是彻彻底底地服了。

    这张浩,绝非凡品。亏他傍晚的时候还想将收为己用……

    谁知道,这张浩竟然身份如此神秘。

    他刚才还在盘算着要不要找杀手干掉这家伙,现在看来,只能说幸好自己没有下决定。否则,天知道会搞出多少麻烦来。

    在张浩的面前,把陈威如何了,他张宝根本不在乎。陈威,在他张宝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一只蚂蚁罢了!

    陈威嘴唇微颤,咬咬牙,忙起身道:“宝哥,浩哥,我……,我陈威不是人!给宝哥浩哥,还有凌小姐赔罪了!”

    他当即端起一杯酒便喝了下去。

    张浩冷冷一哼,“算了,小事一桩。本少也不想破坏了你们的同学会。你们继续好好聚聚吧,我和老婆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这时,他才拉着凌星辰离开。

    张宝忙又跑上来,递上一张卡,“浩哥,这是我乌托邦的至尊会员卡,虽然不及雇资银行信用卡那么尊贵,但在月城还是很多地方都吃得开的。而且,在我乌托邦也是免费享受所有服务的。”

    张浩嘴角一撇,心底暗忖,这酒吧可是一个艳遇的好地方。趁着自己也没几个钱,拿着倒也挺好的。他接过来,淡淡道:“那就多谢了。”

    张宝笑呵呵地道:“那,浩哥慢走。”

    张浩点点头,这才和凌星辰一起离开。而且,是被张浩拉着手离开的……

    所有人都看着张浩和凌星辰的背影离开,再没有之前那种忽视感了。他们的路,和自己这群人相比,根本就是另外一个境界。

    今天的事情,就像是一记耳光,打在每个人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赵大东枯坐了下来,狠狠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想着,既然已经接受了陈威的好处,还是应该和陈威打好关系的……

    于是,他给陈威倒了一杯酒,“威哥,我们玩儿我们的,不想刚才的事情了!”

    陈威狠狠一瞪,“给我滚开!”

    赵大东吓了一跳。

    陈威理了理衣服,冷哼一声,“赵大东,你好自为之吧!”甚至他都不理会王莉,直接和张宝乐呵呵地打了招呼,这才转身就走。

    王莉忙追了出去,“威哥,等等我啊!”

    陈威脸色越发冰冷。

    王莉跟在他的身后,“威哥,那个贱女人和姓张的废物真是太过分了!这摆明了是在羞辱我们啊!”

    “够了!”陈威冷哼道:“要不是你想去羞辱人家,会轮到我陈威被如此狠狠地打脸吗?这还是拜你所赐!!宝哥说得没错,王莉,你真是个贱女人!”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陈威觉得,这王莉是自己班上的班花,挺漂亮的。可是,和那凌星辰一比,陈威怎么就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丑得不行了呢?!

    以前还真是瞎了眼!

    王莉哭了出来,指着自己,“我?怪我?陈威,难道你就没有想在问我的同学面前炫耀的心思吗?你难道就没有想在凌星辰面前表现自己的念头吗?要不是因为凌星辰在场,想打压那个张浩,你会把那张卡给赵大东那个臭吊丝吗?”

    “啪!”

    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王莉的脸上,陈威大怒,“王莉,别忘了,你只是我陈威的一个玩物而已!趁着老子还有耐心,别逼我让你滚!!”

    王莉懵逼地站在原地,看着陈威绝情离去的背影,心中万般委屈起来。可是,她除了吞下这些委屈之外,还能做什么?难道离开陈威?

    那岂不是放弃一座金山?

    不行!

    她忙追了上去,低声下气地道歉:“威哥,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是太激动了,真的,真的对不起……”

    远远地,赵大东阴毒地在角落里看着王莉和陈威,心里冰冷到了极点。

    ……

    驱车回家,车子一开出来,张浩和凌星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站在路边正在等待陈威开车出来的王莉。

    王莉却注意到了张浩和凌星辰。

    她认识车,宝蓝色的捷豹f-pace,虽然只是五十多万的车,相比起凌星辰的数十亿身价,这已经算是低调了。

    可那又怎样?

    王莉觉得,这和她的威哥的保时捷玛卡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不是吗?

    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

    车上。

    凌星辰开着车,淡淡地看了张浩一眼,“喂,你……你的雇资银行信用卡,怎么来的啊?不会是假的吧?”

    张浩嘴角微抽,“嗯呢,假的。”

    凌星辰白了张浩一眼,“张宝可是有一双火眼金睛的,他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说说吧,怎么来的啊?”

    张浩一笑,“捡的。”

    “不说算了!”凌星辰捏了捏方向盘,这个家伙,藏着掖着的干嘛?这两年,他倒是变化很大。“今天晚上,我让你一开始就走,为什么非要留下来教训他们呢?”

    “有人想欺负你,我当然得报仇了!而且,他们不也在欺负我么?”张浩冷笑道:“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老子的老婆也敢欺负?”

    “好了,我不是你老婆!刚才只是为了敷衍那王莉才这么说的。”凌星辰其实心底也蛮开心的,一种有人保护的感觉,莫名地,和以往自己单独一个人,有些不一样。

    顿了顿,她迟疑了一下,“看在你今天傍晚和刚才表现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的份儿上,也看在天色这么晚了的份儿上,你……,你今天就暂时住我那儿吧?”

    张浩脸上一道黑线,“就一天?”

    “那你还想怎么样啊?”凌星辰无语道:“就今天晚上一晚啊!”

    张浩却是淡定一笑,“先住了今晚,明天再说呗。”

    凌星辰脸一黑。

    正当此时,凌星辰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妈妈’。

    她用汽车的自带蓝牙模块接听,张浩也能听见……

    “妈妈,怎么了?”凌星辰问道。

    那边的妇人的声音特别好听,环绕在小车的音响里,很是动人。“你打电话给张浩道歉了吗?”

    凌星辰:“……”

    “没道歉啊?”妇人急道:“小张他一个人来月城不容易。你现在和他已经是夫妻了。现在还不给他道歉,他晚上住哪儿啊?星辰啊,你……,你真的忍心吗?”

    凌星辰深吸一口气,“妈妈,你……,你背着我去把结婚证办了,其实……,我觉得你一点儿都不尊重我!”

    妇人温柔地道:“星辰,相信妈妈,这段婚姻,一定会很不错的。而且,你之前不是说过吗,婚姻的事情,听我的?”

    凌星辰的确是相信妈妈才说的一句‘听她安排’。却没有想到,这都不经过同意,连结婚证都扯了……

    她是真的哭都哭不出来,“可是,妈妈你也得事先问问我的意见啊?现在就算是离婚,我的档案上都有一道离婚记录了。真是的,唉……”

    “那就别离婚呗。先试着处一段时间吧,妈妈什么时候坑过你?”妇人道。

    张浩听着,越发想见见这岳母大人了,真是温柔亲近啊。看看,这样的岳母,眼光多好……

    凌星辰叹息一声,“好吧,反正已经这样了。”

    “嗯,那你赶紧给小张打个电话啊。”妇人道:“你不打的话,我打了啊?”

    “不用啦。他就在车上。刚才你说的,他都听到了,现在这混蛋正在偷着乐呢。”凌星辰别了张浩一眼。

    张浩一笑,“阿姨你好。”

    “小张你真在啊?”妇人惊喜,“真是太好了!星辰这孩子不懂事儿,你多担待点儿哈?”

    张浩忙说道:“没什么的。阿姨,星辰挺好的呢。刚才还当着同学的面儿承认我是她老公呢。”

    凌星辰:“……”

    妇人笑道:“真的啊?真是的,星辰这孩子,明明喜欢,还骗我说要离婚,真是的。真是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在一起就好,晚上你们早点儿休息哈,也克制点儿,别折腾太晚哦。”

    张浩心底一个发痒,我靠,这岳母绝对是亲生的岳母。他忙道:“好,阿姨不必担心。”

    “妈!”凌星辰嘴角狠狠一抽,“行了,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先这样啦?”

    “等一下。”妇人道:“小张,那个,不知道有件事情,你小姨有没有给你说起过……”

    “什么事?”张浩愣了一下。小姨说的事情可多了,哪一件?

    妇人顿了顿,道:“我之前有请教过你的小姨,说是你凌叔叔的病该怎么处理。你小姨说,等你到了月城,找你就可以治疗了。这……,小张,你跟着你的小姨学过医术?”

    张浩眉头微皱,“我的确是和小姨学过几年的医术。小姨的本事我肯定比不上,但,不知道凌叔叔是什么病呢?这件事情我没听小姨说过呢。”

    妇人忙道:“你现在有空吗?要不,和星辰一起,过来一趟,可以吗?”她带着一种极其迫切的语气,像是等待了许久,才等到现在这一刻一般。

    张浩义不容辞,“有空!没问题!!”

    “那好,星辰,你们赶紧过来吧。”妇人难掩激动的情绪。“开车慢点儿啊。”

    说完,妇人挂了电话。

    张浩看向凌星辰,“什么病?”

    而凌星辰也是一脸惊诧地看着张浩,“你会医术?”

    “是啊。”张浩点点头,“不信啊?”

    凌星辰怔了怔,“喂,医术可不是你会的那点儿医疗常识啊,是真正的医术,你真的会?”

    她只知道,大学时候,张浩的确会不少的医疗常识,但,那也只是常识而已吧,不算医术吧?

    张浩忙问:“你先把你爸什么情况告诉我吧。”

    凌星辰念及此处,不禁脸色闪过一丝担忧。“我爸,在两年前左右,因为非要去亲身体验什么下层工作,遭遇了脑血栓,导致了现在半身瘫痪,思维、行动等等,大不如前了。”

    “现在公司的事情,我爸彻底管不了了。如今所有的事情,都由妈妈一个人扛着……”

    “虽然凌氏集团的董事长名义上还是我爸,但,事实上所有的事情已经完全是妈妈在负责了!为此,妈妈寻遍了许多名医,效果有是有,如今却还是半身瘫痪……”

    “思维和行为都被影响了……是不是偏瘫?”张浩分析起来,道:“这肯定是搬运东西时候,用力过猛,加上血管硬化,导致了大脑短时间充血,这才出现的偏瘫。”

    “如果很多大医院的专家医师都没太大办法的话,就属于非常严重的情况了!”

    “总之,这种病,很难治啊!”

    凌星辰听着张浩讲得很准确啊,不禁愣住,“你真的会医术啊?”

    “会一点儿而已。”张浩苦笑道:“试试看吧,我学的是中医,才学三年而已,反正别抱太大期望啊。”

    凌星辰抿抿唇,若有所思,“嗯,走吧。”

    看到张浩这么没把握地说着,凌星辰便想到了那些毕生钻研医学的科学家们,对老爸的病也是束手无策。张浩才学了三年,还是最难啃的中医……

    再说了,张浩要是真的医术很厉害的话,大学和他在一起恋爱的时候,她就应该就知道了。

    看来,的确不能报什么希望啊。

    凌星辰脑袋里的幻想,瞬间湮灭。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