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听话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送走罗无极,灵玉吐出一口气。

    徐正从修炼室出来,问:“她说什么?”

    “没什么,结个善缘而已。”

    灵玉其实不难相处,一般人都能跟她聊两句。比如罗无极,跟她的性子完全不同,处起来也没什么问题。

    当然了,仅仅结个善缘而已,和罗无极这种满身都是心眼的人当朋友,真的挺累,就让她和周玄英继续相亲相爱去吧。

    “我修为已经稳固了,不日便回师门,你呢?”

    徐正说:“我出来很久了,也是时候回去了。”说着,得意洋洋,“这次受伤真是因祸得福,修为大进,省了十几年苦修。”

    灵玉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我意外得了古树的净化之效,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喘气?”

    徐正活着,还真是运气好。他那日虽然突破了心境障碍,但毒气攻入心脉,肉身几乎损坏,经脉丹田无一幸免。再加上被白家老祖击成重伤,没有意外的话,就是陨落的结局。

    正是因为如此,几大世家才会忍耐着没有对白家动手。在几位元婴修士看来,徐正几乎就是个死人。

    没想到,紫霄剑派的玉霄回生丹硬生生护住了他的心脉,灵玉斩杀白家老祖后,立刻给他疗伤,将侵入心脉的毒气拔除。之后,一边用珍贵灵药护住他的肉身,一边净化他体内的毒气,花费了几个月功夫,总算保住了他一条小命。

    那株古树除了净化之效,还带着强大的生气,徐正被毒气感染而萎缩的经脉,经过古树气息的修复,慢慢恢复了生机,。

    之后,肉芝的温和药效温养他虚弱的身体。如此大半年,才复原如初。

    不管怎么说,活着就是幸事。灵玉很庆幸。徐逆不知身在何方,她不想徐正再出事。

    两人商议了一下。几天后就动身,这几天各自处理一下杂务。

    灵玉没什么好处理的,她在五子湖又没朋友。

    倒是徐正,估计还得去白家一趟。

    灵玉到现在还是搞不懂,徐正到底是太多情还是太无情。

    徐逆说过,徐正少年起就招蜂引蝶四处留情,那时两人的主次还没有颠倒。徐逆没被他少坑。

    不过,他每一段感情都持续不久,往往下一次遇到,又换了个谈情说爱的对象。

    徐逆渐渐习惯了。徐正就是看到喜欢的女孩子想勾搭一下。凭他的容貌身份,什么样的女孩子能抵挡得住他的魅力?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多桃花。

    另一方面,再怎么卿卿我我,他都不会在一段感情里沉溺太久,说断就断。决不拖泥带水。

    就像白长真,不管她来软的还是硬的,徐正毫不动摇。

    可是,明明不打算继续下去,他却对白长真一再容忍。

    一直到现在。灵玉都没有从他口中听到半句对白长真不满的话,他一怪自己判断失误,二怨白家人嚣张不留余地,惟独没有说过白长真。

    多情得让人恼,又无情得让人恨,想想都觉得可怕。

    爱上徐逆那种人,顶多就是得不到,爱上徐正这种人才可怕,你永远都摸不透他的心意,明明无情得可怕,却又留恋他的温情,总是觉得他对自己还有情。

    徐正果然去了白家。

    现在的白家山庄,位置比原来差多了,灵脉也不理想。徐正潜入白家山庄,轻易寻到白长真的住处。

    这个院子,比原来的白家山庄的院子小很多,也朴素很多。没有任何守卫,只有两名侍女陪伴。

    徐正心中一酸。他初遇白长真时,她何等风光?身边簇拥着无数筑基修士,争相讨好,便是结丹修士,都能驱使。哪像现在,身边只有两个炼气期的侍女,仅仅只能服侍起居。

    “小姐,您已经修炼一整天了,休息一下吧。”厢房里传来侍女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白长真答道:“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尽管如此,侍女下去后,她仍然一心一意地修炼着,不肯懈怠。

    徐正看着窗上映着的少女的影子,默默无语。

    月影西移,星子隐没,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屋内的女子终于停下了修炼,推门出来。

    看到徐正的一瞬间,她眼中似乎扬起漫天星光,可最终一颗颗坠落,只剩下夜幕。

    “你来做什么?”说出这句话的白长真很冷静,只有微微闪烁的目光可以看到她并没有完全消逝的爱恋。

    徐正说:“如果你愿意,我送你去星罗海。”

    白长真望着他,不说话。

    徐正便道:“白家迁怒于你,你留在这里,日子不好过,。”

    听到这句话,白长真撇开头,遮掩眼中的泪光。

    从天之骄女到现在的家族罪人,她有过悔有过恨,唯独没有过怨。

    日子不好过,没错,她确实日子不好过。

    白家老祖身死的消息传来,白长生当即甩了她一耳光。

    从小到大,白长真一直被父亲捧在手心,白家老祖脾气再差,对她这个女儿却是千般疼万般爱。而白长生这个哥哥,虽然跋扈不讲理,也称不上疼爱她,但也从来不会对她动一个手指头。

    仅仅只是挨一耳光,没什么可说的。白家的祸事,就从她拒婚开始,就算白长生不打她,她都不能原谅自己。

    可是,从此之后,她时时都要承受家族修士的白眼。他们对元婴修士有多恐惧,对她就有多痛恨。

    她这个白家大小姐,一夕之间成了白家族人最痛恨的人。

    所幸,白长生还认她是妹妹,除了条件差些,并没有容忍别人欺凌她。

    这十一年来,她过得很苦。不仅仅是条件艰苦,更是心里痛苦。

    没有她的任性,就不会有白家的祸事。也不会有白家老祖的身死。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害得家族险些分崩离析。

    她不能原谅自己。走到这一步,怨不了任何人。只能怪她自己。

    现在,这个引起一切祸事的男人跟她说。如果她愿意的话,就送她去星罗海。

    是送,不是带。

    白长真转回来,昂着头直视徐正,她一字一字地问:“你,还是不带我走?”

    徐正沉默。

    眼角闪动的泪珠终于滚落下来,她无声地哭泣。一遍遍地问:“为什么?为什么到了今天,你还是这样?如果你绝情,就绝情到底,为什么还要来见我?如果你有情。为什么还不肯带我走?”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刚才说带我走,我就跟你走。哪怕被世人唾骂不知廉耻,哪怕将来粉身碎骨,我都不在乎。反正我已经欠下债了。父亲的债,家族的债,一辈子都还不完。可是……”

    可是,徐正不给她这个机会。她想当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都不行。

    他的无情在于他的多情,他的多情就是他的残忍。

    如果要毁了她。那就毁个彻底,偏偏要给她留下念想,偏偏不让她继续妄想。

    静夜中,无声的哭泣越发悲凉。

    “我送你去星罗海。”沉默中,徐正重复着刚才的话。

    白长真终于崩溃了,她疯了似地扑上前,一巴掌扇在徐正脸上,拼命地捶打着他:“徐正,徐正,徐正……”

    除了他的名字,她什么也不能拥有。

    徐正任由她捶打,动都不动,听着她一边打一边哭泣:“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自始至终,连一个拥抱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长真终于累了。

    他再一次重复:“我送你去星罗海,。”

    白长真后退两步,抹掉脸上的泪,用冷静的声音说:“我不走。”

    “……你在白家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走?”

    白长真昂起头,眼中有着世家女子的决绝:“我说过,我已经欠下债了。”

    “可是……”徐正眼中闪过不忍。

    白长真淡淡道:“白家给了我一百多年的优渥生活,让我前呼后拥风风光光。我害了白家,害了父亲,现在的下场,是我应得的。”

    她的目光落在徐正俊美的脸上,神情恍惚了片刻,慢慢坚毅起来:“爱情和责任,我总得拥有一个。既然你不能给我爱情,那我必须承担起责任。过去的一百多年,是白家在供养我,我的余生,将会用来供养白家。”

    徐正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坚决毅然,此时的白长真,和初相识时娇俏活泼的少女判若两人。

    他明白,自己劝不了她了。

    “好吧。”他慢慢说道,“保重。”

    “徐正!”看着他转过身,白长真忍不住喊道。

    徐正停住,却没回头。

    白长真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如果我修炼无成,我们就此永诀。如果我修炼有成,一定会去陵苍找你报仇!”

    许久后,徐正缓缓点头:“好,我知道了。”

    说罢,他的身影在静夜里倏然消失,只有散在风里的声音,告诉她,他曾经来过。

    离开白家山庄,徐正突然停在半途,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只是处理一下私事,这也要跟踪我?”

    安静了数息,灵玉干笑着出现:“我怕你被白长生发现嘛!”

    “少来!”徐正毫不客气地揭穿她的用心,“你只是无聊想看戏而已!”

    “好吧!”灵玉承认,“我确实挺无聊的。”

    徐正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往山下走。

    灵玉跟了上去:“喂!”

    徐正不理她。

    “徐正!”

    “干嘛?”徐正没好气。

    “我想跟你说,你这样真的挺不好的。”

    徐正猛然停住,转回头瞪着她。

    灵玉说:“我知道你胸怀坦荡,但是感情的事,没办法一是一二是二。你没错,可是你还是害了一个女子。”

    “别说得你好像没责任,还不是你提议回头报仇的?”

    灵玉点头:“对啊,我有责任。可是我跟白家没有任何关系,白家结局如何,我根本不会挂心。你呢?”

    “……”

    “乖,以后少招蜂引蝶,听话。”

    ps:

    这一章,还用说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