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分道扬镳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数日后,灵玉和徐正动身离开五子湖。

    得知这个消息,五子湖众世家松了口气。

    要说这两个人,行事并不霸道,可太能搅和了,看看白家,不知不觉就被他们搞成这样。这种人,惹不起,打又麻烦,还是不要留在五子湖的好。

    灵玉原本打算花二三十年时间好好游历,寻找结婴机缘,不料阴差阳错之下,第二年就被逼结婴,好看的小说:。如今回师门,也算是完成既定目标了。

    不过,她还是觉得不满意,要不是仓促结婴,在五子湖耽搁了十年,这十几年游历的收获一定很大。

    可转念一想,她发现自己搞错了。游历是为了什么?坚定道心寻找结婴机缘啊!她顺顺当当结婴成功,反倒觉得耽误了游历,这不是本末倒置么?可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当然了,她结婴成功,包含一定的侥幸成分,这是以后要注意的。

    两道遁光从安岭古道飞出,落在断水山上。

    “好了,我们就此分别吧。”灵玉说。

    无论是去紫霄剑派还是太白宗,都要往北走,不过一个往西北,一个往东北,并不顺路。

    徐正点点头:“我们同行,被别人看到挺不好的。”

    灵玉笑:“你现在才知道?劝你一句,回师门后,先到昭明剑君面前请罪吧。自己坦白,总比瞒着瞒着被发现的好。”

    “我知道。”徐正面上隐有叹息。他并不想让剑君失望,可他总是不能让剑君满意。

    “你多保重。”灵玉拍拍他的手臂,便欲离开。

    “等等!”徐正唤住了她。

    灵玉转回头:“还有事?”

    徐正面露犹豫,吞吞吐吐许久,才问出口:“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灵玉奇了:“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说。”

    徐正深吸一口气,望着她:“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和剑君决一生死,而你胜了的话,可不可以留他一命?”

    灵玉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

    这是徐正第一次提出要求。也是他第一次正面说到这个问题。她或者徐逆,总有一天要和昭明剑君决一生死。那个时候,徐正怎么办?

    他可以为兄弟、为朋友义薄云天,但他不能为了兄弟、朋友就跟爱他如命的祖父作对。那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哪怕父母都及不上。

    灵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徐正、徐逆,其实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任何事都一码归一码,清清楚楚。并不掺和在一起。

    她对徐正,是朋友情谊,对昭明剑君,是杀爱之仇。徐逆对徐正。感情更复杂一些,但大抵还是把他当做兄弟,对昭明剑君,则是杀母夺命之恨。他们没有因为对昭明剑君的仇恨而与徐正疏远,同样没有因为徐正而放弃报仇。

    而徐正。他其实是个特别单纯的人,做事情从来由心出发,尽管他有时候看起来很欠揍。

    比如,他喜欢白长真,所以对她处处留情。可他不爱白长真。就不愿意带她走。灵玉结婴,他舍命守护,是为朋友之义,亦为兄弟之情。她和徐逆要找昭明剑君报仇,徐正从来不多说什么,同样的,他也不会说昭明剑君一句不是。

    可是,他分得再清,有些事还是会纠缠在一起。比如,当徐逆或灵玉找昭明剑君报仇的时候。

    灵玉看着徐正,说出这句话后,他的眉毛都纠结成一团了。想必说出这句话对他来说很不容易,这可是违背朋友之义的。她想,如果有一天,她和昭明剑君的决战中落败的话,徐正也一定会请求昭明剑君留她一命。

    这让灵玉的内心柔软下来,好看的小说:。她说:“好。”

    徐正一下睁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灵玉笑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徐正动了动嘴角:“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

    灵玉说:“你这么有情有义,我也不能什么都不顾。”

    徐正小心地问:“这样是不是让你很为难?”

    灵玉摇头:“杀人能出气,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好了,你别多想,回去好好修炼,希望下一次见面,我们能够站在同一层面上说话。”

    说罢,她指指徐正:“结丹。”又指指自己,“元婴。”大笑着化为遁光,飞遁离开。

    留下徐正郁闷地看着她离去的遁光,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两人从安岭古道出来,在断水山分道扬镳。一个去往宜清城,借助传送阵传回平海城,然后回紫霄剑派。一个飞至汇灵湖,传送到凌云城,回太白宗。

    下次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太白宗山门,一名弟子正在打瞌睡。

    “卢师弟!”旁边一人推推他,“别睡了,等下被执事师叔发现就糟糕了。”

    这名弟子睡眼惺忪地打个呵欠:“哪那么巧?师兄你太紧张了,最近都没什么人来访……”

    值守山门这活,说轻松也轻松,说累也累。那些负责检查弟子令牌的,每日里忙个不停,而像他们这样负责接待外客的,就闲得多,没人来访的话,闲得能下蛋。

    “万一有人来呢?你这样子,被外客看到,像什么话?”

    “好了好了,等人来了师兄你就叫我……”

    “卢师弟!”

    卢师弟挥挥手,倚着门柱又睡着了。

    “卢师弟,来人了!”

    本以为叫个几次,师兄就不叫他,没想到还叫个不停,卢师弟烦了:“师兄你就别蒙我了,哪有那么巧……”

    一睁开眼,话音戛然而止。

    一名修士飞遁而来,落在山门外,正往里走。

    看衣着,上面没有门派标志,看修为。那乘风御气的姿态,怎么也是结丹以上。

    卢师弟连忙擦擦脸,免得脸上沾了口水。给前辈留下不好的印象。

    与一同值守的师兄已经迎了上去,两人恭敬揖礼:“这位前辈请留步。”

    灵玉意外地看着他们。

    身为值守弟子。这对师兄弟长相英俊讨喜,让她这么一看,两人心里都“咯噔”一下,暗道自己该不会遇到传说中的那种情况吧?要说这位前辈长得不错,可他们实在没有那个心思……

    “你们是值守房的弟子?”这位前辈终于开口了,问的话却更让他们心惊肉跳。

    那位师兄小心地回答:“是,晚辈二人乃太白宗值守弟子。不知前辈是哪一派的高人。来访客还是……”

    灵玉还在奇怪,这对弟子为什么拦着她,她以前都是直接走到山门,把令牌扔给值守弟子就行了,。听到这里。才知道对方不认得她,误以为是访客。

    她二话不说,摸了令牌递过去。

    这对师兄弟看着眼前的令牌,收住话头。

    “身份令牌。”灵玉提醒。

    听她这么说,这对师兄弟才反应过来。脸色微红,告罪一声,拿过令牌校对。

    确认对方是本门的结丹真人,二人恭恭敬敬地递还令牌:“晚辈多有得罪,真人莫要见怪。”

    灵玉怎么会跟两个小弟子计较?正要进入山门。却听其中一人道:“敢问程真人,可是观云峰一脉?”

    灵玉停住脚步:“不错。”

    这名弟子便道:“如此,真人回来得巧,不久前,观云峰的苍华祖师受伤了……”

    “什么?”灵玉皱眉,“受伤?怎么回事?”

    “具体何事弟子不知,只知苍华祖师如今正闭门疗伤……”

    灵玉抛给他一枚中品灵石:“多谢你了。”说罢,大步迈入山门,直接去观云峰。

    她走后,卢师弟喜不自胜地拿着这枚中品灵石,吹了吹灰尘,对着太阳观赏它清透的色泽:“师兄,结丹真人可真是大方,随手打赏都是中品灵石。”

    那位师兄瞪了他一眼:“就你机灵。”看着那枚中品灵石,他也有些眼热。

    卢师弟小心翼翼地收好,对他讨好地笑:“若非师兄提醒,小弟就得罪前辈了,这枚灵石,自然有师兄的份。要不,我们晚上去买点灵丹?”

    师兄眉开眼笑:“卢师弟客气了……”

    不提这两名小弟子,听说师祖受伤的消息,灵玉没回天池峰,直接去了观云峰。

    蔚无怏的洞府换了执事,没认出她来,灵玉刚要解释自己的身份,冷青琼正好从药园里出来。

    “程师姐?”

    “冷师妹。”灵玉招呼一声,“好久不见。”

    冷青琼的修为还停在筑基圆满,她卡在结丹关头已经很久了,当年灵玉离开时,她正准备结丹。看来她运气不是很好,没能成功突破。

    “好久……”招呼打到一半,接下来的话卡在喉咙口。冷青琼不可思议地看着灵玉,结结巴巴地说:“师姐,你……你结婴了?”

    灵玉对她一笑:“侥幸。”

    听她承认,冷青琼晕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记得上次灵玉回山,才二十年时间,就从结丹跳到结丹中期,这次更过分,才出去十几年,直接结婴回来了!

    她知道大师姐天分很高,可是,结婴有这么容易吗?师父是公认的天才,在结婴这个关口也是蹉跎多年。师姐如今才多少岁?

    再说,哪家宗门弟子结婴,不是回到宗门,准备最好的灵药,用最佳的灵眼?怎么可能在外面结婴回来……

    “师姐,别跟小妹开玩笑了……”

    ps:

    第一更。还有四五个小时,本月粉红票就作废了,大家不要忘记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