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用心良苦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漫天剑影,如山如岳,犀利与厚重结合得恰到好处,不愧是元婴多年的剑修。

    断岳真人的修为本来就比灵玉高,而且经验丰富,剑术方面的造诣,自然不是灵玉能比的。

    两人你来我往,都不在求胜,而在切磋进步。

    等到漫天剑影落幕,已是大半天过去。

    断岳真人收了剑,心满意足:“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去了。”

    灵玉躬身一礼:“多谢断岳师伯指点。”

    “客气什么?”断岳真人挥挥手,“你陪着老道耍,老道高兴还来不及。”

    说完,断岳真人脸上多了一分郁色,尽管不明显,灵玉还是感觉到了。

    如果断岳真人坐化,宗门就没有元婴剑修了。擎岳峰一门剑修,断岳真人弟子不少,却没教出一名元婴徒弟,想必他心中十分遗憾。

    灵玉见他如此,忙转移话题:“断岳师伯,您与昭明剑君交过手吗?”

    “当然交过手了。”断岳真人挥挥手,“昭明老儿,哼!”

    他看不顺眼昭明剑君,两人都是剑修,年纪相近,脾气也都不怎么好,有过节太正常了。

    “那,想必您对昭明剑君的剑术十分熟悉了?”

    “那是当然!”断岳真人哼了一声,“昭明老儿自结丹以后,剑术有什么变化,没有我不知道的。”

    灵玉喜道:“断岳师伯,那您说说看,要怎么对付他?”

    断岳真人笑道:“这你可问倒我了。不怕小辈笑话,老道虽然看不惯昭明老儿,但他剑术确实高,我费尽心思,将宗门剑典修补完全,还是打不过他。唉,紫霄剑派毕竟是大乘传承下来的分支,功法根基不是我们宗门的剑典可以比的。”

    说到这里。断岳真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丫头。你刚才那剑术,虽然不是《紫霄剑典》,却是紫霄剑派的路子,到底是什么来路?”没等灵玉回答,他又道,“若是不方便说,那也不必出口,老道不过随口问问,好看的小说:。”

    虽然同是太白宗修士,可他们并非师徒传承,关于功法的秘事。灵玉不说也没什么。

    灵玉笑了笑:“没什么不方便的,这是……这是徐逆的功法。”

    断岳真人摸了摸胡子:“就是莲台之会那小子的功法?”

    “不错。”

    断岳真人唏嘘:“那小子。真是可惜了。昭明老儿精明了一辈子,这事却干得糊涂。天命之事,岂可强求?白白浪费了这么个好苗子。他若不要,送来给我当徒弟多好。”

    灵玉笑道:“既然是好苗子,他岂会送给师伯?昭明这个臭老头,最贪心不过,既想得好处。又不想担祸事,呵……”

    “对对对,就是这话!”说昭明剑君坏话,断岳真人高兴极了,“都说他是陵苍第一剑修,照我说,算个屁!《紫霄剑典》还不如那小子练得好!”

    《先天紫气诀》与《紫霄剑典》大有相似之处,断岳真人也就以为,徐逆修炼的剑法。是《紫霄剑典》的分支。

    灵玉不好解释,便问:“断岳师伯,依你所见,我刚才的剑法,到修炼到什么样的火候,才能胜过昭明?”

    断岳真人神情严肃起来,郑重地告诫:“丫头,家乐那小子告诉过老道,你想剑败昭明,我原以为这话就是你们两个闲扯说的闲话,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你年少得意,难免心气高,可也要知道,不可好高骛远的道理。你立志打败昭明,这是好事,但若要求得太刻意,难免失了纯心。”

    灵玉含糊地道:“师伯,您也觉得,这剑法比《紫霄剑典》高明,既然如此,我若不用,岂不可惜?”

    断岳真人想了想,她说的也有道理。灵玉的情况,他们这几个老的都知道一点,当年他听说灵玉结丹结出剑心,心里懊悔得很,怎么当初就没坚持一下,白白把一个剑修人才给了蔚无怏呢?

    而灵玉,她自家知自家事,仙书是她的根本,这个不会放弃。在此之前,所谓剑败昭明,也就是一个念头,若是能做到自然好,做不到她也不会为难自己。只不过,结婴之后,她发现仙书远比自己想象中强大,修炼《先天紫气诀》不再只是梦想。

    在此之前,因为她剑气甚杂,与《先天紫气诀》的纯粹相悖,所以,也就是闲来无事将徐逆给她的那缕剑气拿出来修炼一番,再存到封剑盒中去。如此一来,紫气只能偶尔一用,甚至不能像青索剑气那样随意指使。

    元婴之后,仙书的力量慢慢展露,灵玉发现,无论是什么样的力量,仙书都可吸纳,不会有任何不适之处,这才想到,她完全可以弃了飞剑,改用仙书修炼剑气。

    实践下来,仙书确实可以完美地容纳紫气,所以灵玉干脆将将修炼的剑诀改成《先天紫气诀》。

    徐逆跟她说过,昭明剑君修炼《紫霄剑典》,其实走了捷径。他的紫气雷霆,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因为《紫霄剑典》修炼到后期,他已经找不到路了。

    如果她修炼《先天紫气诀》能对昭明剑君造成压制,那么对敌之时,她就能占一分先机。

    她如今还在适应元婴的阶段,这个打算暂时不好对断岳真人说。昭明剑君有多强大,灵玉并未亲眼见过,不过,刚才与断岳真人切磋,她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断岳真人的实力对她形成绝对的压制。就连断岳真人都说,他从来就不是昭明剑君的对手,灵玉怎么敢小看他?她要对付的,是一个元后剑修,陵苍最强大的修士之一。

    “丫头,你问怎么样才能打败昭明,这个老道说不准。不过,老道可以告诉你,想打败昭明,最起码也要先打败老道,好看的小说:。”断岳真人又摸出剑,“来,左右闲着无事,继续陪老道耍耍。”

    说是让灵玉陪他耍,其实是陪着她练剑,这一点灵玉哪能不知?长辈的好意,要心领才是,她也不客气,继续与断岳真人切磋了起来。

    不知道断岳真人是不是临近坐化,对教徒弟的事十分热衷。钱家乐不在,另外几个徒弟也或多或少卡在瓶颈上,自从和灵玉在问剑峰碰上,就时不时过来与她切磋。

    一老一少甚是默契,每每切磋过后,彼此探讨。

    灵玉在修剑这条路上,从来没有过正经的师父。初习剑,在下界那个地方,哪有正宗的剑修?到了太白宗,虽然慢慢转到了正统剑修的路上,可并没有正式的师父。后来拜入蔚无怏门下,他又是个法修,指点剑术,总是隔了一层。

    而断岳真人,不但是个纯正的剑修,而且还是元婴中期的老牌修士,他随口指点,都能灵玉受益不少。

    灵玉仿佛回到了刚刚进入太白宗的时候,接触到了真正的剑修世界,如饥似渴地学习着。

    当然,不管修习剑术如何痴迷,作为根基的法术她都不会丢下,仍然每日苦修。

    除了断岳真人,显宣真人他们也时常找她过去,论道切磋。

    时日久了,灵玉渐渐察觉不对。

    同道切磋确实有益修炼,但他们实在太用心了。慢慢的,她悟了过来,虽然大家都没说,但还是在为她的两百年之约铺路。

    她说不清心中的滋味,只能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回报宗门。

    埋头苦修中,二十年转眼就过去了。

    钱家乐终于回来,这次远行,他总算有了收获,游历之时突破至后期。

    断岳真人大喜,他的寿元一日比一日少,修为更进一步的心思早就淡了,最遗憾的就是没能教出个元婴徒弟。钱家乐如今二百六十多岁,在这个年纪突破至后期,对剑修来说十分难得。以他表现出来的天赋,很有可能在四百岁前晋阶结婴。心情大好之下,人也年轻了许多。

    钱家乐更是费尽心思,为他寻来了延寿丹药,这越发坚定了断岳真人撑到他结婴的决心。

    得知灵玉早就结婴归来,钱家乐张口结舌。他本来算着,灵玉花费三十年左右打磨,差不多能结婴了。他赶着这个时间回来,也是存的心思,看她修炼是否顺利,没想到灵玉早在三十年前就成功结婴。

    看钱家乐的反应,灵玉得意不已。这些年来,她结婴之事没少惊吓同门,比如端木澄,比如越秀师姐,还有宋诩。每个人游历回来都要被吓一遍。

    打击最大的恐怕是纪承天,他对灵玉的感觉最复杂。当初灵玉结丹,他并没有把这位师妹放在眼里;后来灵玉突破中期归来,偏巧他重伤,代替了他的位置,他只是心中略酸,觉得灵玉运气比他好。没想到莲台之会过后,灵玉一飞冲天,远远超过他了两百多岁的灵玉已经结婴,三百岁的他离结丹圆满还有些微差距。

    不过,过去的百余年间,纪承天经历过诸多磨难,心性圆润了很多,倒也没有太过纠结。灵玉觉得,这一点应该有胡师妹的功劳。他们两个也算是天作之合,两人结为道侣后,纪承天不再那么孤拗,胡芷芳也坚毅了很多。

    诸事顺心,惟有一件事,一直压在灵玉的心头,那就是苍华真人被夺舍一事。

    ps:

    中间睡了一下,现在奉上更新。宗门之事差不多交代完了,下章就会进入剧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