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北地散修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住手!一道遁光掠来,落在他们面前。

    来人亦是位元婴修士,身穿流云道袍,头发绾得一丝不苟,神情严肃,不过相貌年轻,不知是否服用驻颜丹药的缘故。

    此人喝道:极光城内,不得动手。你们皆是元婴,难道不懂规矩?

    灵玉还没说话,那青年便嚷了出来:哟,这不是冲华真人吗?好大的派头啊!结婴了果然不一样。

    冲华真人额角跳了两下,看到他们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差了,他喝道:如果你们要动手,要么自己去城外,要么到城主府去!

    灵玉抬手一揖,问道:敢问道友,可是城主府的供奉?

    她说得客气,冲华真人便也缓了语气:不错。

    既然如此,他们意yu当街抢人,该当如何?

    冲华真人额头再度抽动,转头去看元婴老头和那名青年。

    元婴老头嘻嘻笑道:抢人?我们抢的是人吗?

    灵玉冷声道:这么说,东西就可以随便抢了?那么麻烦道友把乾坤袋拿出来,如何?

    嘿!你别敬酒不吃……

    你们还是到城主府再说吧!冲华真人打断了元婴老头的话。

    灵玉若有所思地看了冲华真人一眼。这事本身没什么好辩驳的,仙城之内,不管抢人还是抢东西,城主府都不会允许。可这位冲华真人却没有直言,莫非那位广陵真人当真很了不得,连城主府的供奉都要退避一二?

    去城主府,她倒是不怕,不管这位广陵真人是哪位大仙,她是太白宗的元婴修士,只要还在陵苍,就没什么可怕的。

    青年斜眼瞅着这位冲华真人:冲华,你结了婴翅膀硬了啊,居然敢……

    冲华真人深深吸气,干脆不理会他,转头问灵玉: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出身何门何派?

    灵玉lu出一丝笑意。这位冲华真人之前还想袒护一二,可惜对方一点都领情,把他惹恼了。

    小姓程,太白宗修士。

    冲华真人眼中掠过一丝意外,仔细打量了灵玉几眼,眼睛突然亮了亮,语气也客气了几分:原来是太白宗的程道友,失礼了。不知两位怎么会与任公子起了冲突?

    灵玉还未说话,紫庭已经叫了起来,她是小孩脾气,半点委屈也不肯受:是他们欺负人,要抢我回去,好看的小说:!

    冲华真人面lu古怪。他看不出紫庭的身份,见她孩子模样,孩子心ing,还以为是修炼了特殊功法的同道修士。当街抢元婴,这事可从来没有过,再说,这位任公子再混帐,也不至于连小女孩都抢吧……

    紫庭话音刚落,任公子便叫道:抢你又怎么?你不过是个……

    冲华的额角又开始跳动了。就知道这位任公子不干好事,仗着广陵真人的名头,什么事都敢做,也不看看对方是谁!

    这一次,不用他提醒,那元婴老头适时地拉住了他。听到灵玉自报家门的时候,元婴老头的目光就开始闪烁,此时一拉任公子,低声道:公子,他们是太白宗的……

    任公子却不领情,喝道:太白宗又如何,我祖爷爷可是……

    公子,那可是太白宗!元婴老头连忙提醒,道门七大派的太白宗,门内两位元后!

    任公子收声,小声问了一句:我祖爷爷也没人家厉害?

    元婴老头委婉地说:他们有两位。

    任公子眼珠一转,冲着灵玉喊道:这次就放过你们了,下次别再让本公子遇到,哼!说着,转身就走。

    话放得狠,可惜走得太急,泄了气势。

    你们别走!紫庭在后头喊,刚才不是很牛气吗?

    灵玉想笑又觉得无语,这哪来的二愣子?偏偏跟在他身边的元婴也愣得很,想想也知道,紫庭一个元婴器灵,背后怎么可能没有靠山?

    冲华真人松了口气,要是任公子再犯二下去,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了,只能先把人带回城主府再说。还好这位不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不然的话,可就麻烦了。

    他转向灵玉,有些拘谨地道:程道友,实在抱歉,这位任公子是广陵真人的后辈,我们极光城……希望道友不要放在心上。

    灵玉道:在下孤陋寡闻,竟不曾听过广陵真人的名号。想来,极光城乃北地第一仙城,自有规矩,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都得依规矩行事。冲华道友,你说是不是?

    冲华真人勉强笑笑:既然事情已经解决,贫道该去回禀城主了。程道友,后会有期。说罢,化为遁光,迅速遁离。

    灵玉摇摇头,对紫庭道:我们回去吧。

    闹了这么一场,紫庭也没兴致玩下去了。两人不用遁术,就这么慢悠悠地往回走。

    师姐,他们知道我是器灵,会不会有事啊?

    灵玉意外地低头看着紫庭:你现在才问,不觉得太迟了吗?

    紫庭皱着一张粉nen的小脸,苦恼:主人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灵玉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这个还真不知道,说不定觉得你太会惹事,下次就不让你出门了。

    那我该怎么办?紫庭紧张地抬头看她,闷在紫盖峰好无聊!

    灵玉笑:如果你把这趟差事办好了,说不定能将功补过,显化师伯就不生气了。虽说结婴了都是同辈,可在si底下,灵玉还是习惯叫师伯,包括蔚无怏也是如此,毕竟他们都受过显化等人的教诲。

    紫庭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握拳道:好,我一定好好办差事。

    灵玉暗暗舒了口气,今天惹了祸,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能让紫庭乖乖办事,这得多谢那位任公子。

    两人回到太真园不久,蓝沐阳回来了。

    蓝师叔,此行可有收获?

    蓝沐阳坐下饮了杯茶,方才说道:有点麻烦,那家拍卖行易过主,很难找到人。你们呢,今天玩得可好?

    说到这事,灵玉就想笑:遇到个二货。她将这事原原本本地告诉蓝沐阳,末了问,广陵真人究竟是谁?很了不得吗?我怎么不知?

    广陵真人?蓝沐阳仔细思索一番,想到了什么,哦,原来是他!你不知道这名号也不奇怪,我险些也忘记了。他的名字你应该听过,叫任平生。

    任平生?这名字倒是很熟,灵玉很快想起来了,原来是这位。我说呢,他若是这么厉害,后辈仗着他的名头,连元婴修士都不放在眼里,怎么会没听过?

    任平生,陵苍元后修士之一,宗门出身,宗门没落后去了星罗海,结婴后回到陵苍,是陵苍有名的元后散修。

    蓝沐阳笑道:他的洞府号称广陵仙府,因此旁人也尊称他为广陵真人。广陵仙府就在附近,碍于他的名头,极光城没人不给他面子,难怪他的后辈在极光城如此嚣张。

    灵玉道:也就嚣张这么几百年,结丹尚可用丹药砸上去,元婴万万不能。

    不错,理他作甚。蓝沐阳毫不在意。像他们这样的正经元婴修士,哪会把什么任公子放在眼里。

    提起这事,蓝沐阳又笑道:我们昨天见到的存思公子,与任平生也有点关系。

    哦?

    闲着无事,蓝沐阳便说起了此事。

    陵苍北地,阆风派是隐世门派,幽冥教位于极北,刑天门一门武修,宗门势力都不算大。因此,北地一向多散修,修炼到结丹、元婴也不少见。

    比如,那位广陵真人任平生,还有他们遇到的存思公子,都是散修出身。

    那位存思公子,出身皇风书院,少年得意。筑基时,师父不幸陨落,他的师兄上告书院,说他偷盗师父秘技。书院调查此事,与他青梅竹马的师妹亦出来指证,存思公子百口莫辩,被逐出院后,得了机缘,竟然结成了元婴。之后去皇风书院报仇,将当年诬陷他的师兄生生折磨而死,那位师妹也没能逃过报复。

    ……不管如何,那两人都是皇风书院的弟子,不能不管。可存思公子一口咬定当年自己是被诬陷。如此一来,皇风书院进退不得。承认的话,名声扫地。不承认,同样不好听。

    灵玉道:当年临海战事,皇风书院损失惨重,这一辈结婴的不多。既然存思公子说是被诬陷,为何不低个头,让他回到书院?如此一来,不管是不是处置不当,都是他们的内务,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蓝沐阳摇头:就是存思公子不肯回头,皇风书院才难办。视他为叛逆,道理上过不去,这一代也没有很优秀的弟子能超过对方。向他低头,得要对方领情才行。这事情外人不好评价,双方各有立场。

    那存思公子与任平生有什么渊源?

    存思公子得的机缘,来源于任平生出身的那个宗门,他们素来以师兄弟相称。

    听蓝沐阳这么说,灵玉沉思道:广陵仙府不是就在附近吗?如果他们关系不错,为什么存思公子要住在太真园?

    蓝沐阳摇头笑道:这种事,外人怎么明白?关系好不好,实在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