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另一边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深入地底,几人慢慢寻到暖流,顺着暖滚的走向,一路摸过去。

    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暖流,遇到的裂风兽越来越少这些暖流,正是它们不安的原因。

    事情似乎很顺利,不用几天时间,他们就可以成功堵住暖流,从地裂出来……

    冰湖上,一名形容古拙的修士站在冰山之顶,负手对着万里冰封的冰湖。他穿着简约朴实的深蓝道袍,发上只插了一根木簪,外表已经有了一定的年纪,看着却不显苍老。

    不多时,天际飞来几道遁光,落在冰山之上。

    来人正是比灵玉他们提前一步离开极光城的城主,他的身边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元婴修士,修为都是元婴初期,但气息远比冲华和游烟厚重。

    “广陵真人。”三人齐齐行礼。

    这位形容古拙的修士侧过视线,颔首:“几位到了。”

    他没有回礼,极光城主三人仍然毕恭毕敬:“有劳广陵真人久候。”

    这位可是散修中唯一一位元后修士,虽然名声不如昭明剑君那么响亮,可在北地,其实力是数一数二的,哪怕北地大宗门的元后修士,也未必及得上他。

    散修修炼到元后着实不易,哪怕这位是在星罗海达到元婴,才回转陵苍的。极光城主自认,自己就算有极光城的税收,不必像普通散修那样辛劳,也很难能够达到广陵真人的成就。

    仙城的税收,可不是只归城主府所有,陵苍的根基是宗门,仙城只是附庸,任何一个仙城,都有各大宗门的影子。他这个城主,多少要受到宗门的掣肘。而到了元婴这个阶段。就算有钱,也买不到那些宗门秘传,修炼之路,只能自己一步一步摸索。

    元婴散修,修为不一定高,实力却必定强。因为他们没有宗门传承的修炼秘法,不得不去那些遗府秘地。寻找机缘宝物。只有实力强,才能够一次次闯过去。

    这位广陵真人,在宗门遍地的陵苍,以散修之身达到元后。自然是强者中的强者。

    冰湖上,风声渐起,大雪很快就要来了。

    四人没等多久,天际再次飞来一道遁光,由远及近,眨眼便到了冰山之上。

    执斧卫士、挑灯侍女,两者拱卫着飞辇,派头十足。

    极光城主露出一抹笑:“存思道友,你可算来了!”

    侍女撩起绡纱。存思公子从飞辇中缓步而下。他白袍玉冠。面容清俊,手中握着一柄折扇,扇面画着写意山水,衬得他贵气之中,书卷气十足。当真是翩翩公子少风流。

    存思公子挥挥手,卫士侍女重新驾起飞辇,迅速消失,自己温文尔雅地向他们揖礼:“任师兄,洪及道友,有劳久候。”

    面对广陵真人,这位存思公子的态度随意得多,不像极光城主三人那么毕恭毕敬。

    打过招呼,他含笑问:“婆婆还没到么?”

    见广陵真人没有回答的意思,极光城主道:“时间还没到,越前辈向来准时。”

    刚说完,耳边就响起了苍老的声音:“洪及小子,说老身什么坏话?”

    听到这声音,极光城主面露喜意,扬声道:“越前辈,晚辈哪敢说前辈坏话?”

    “哼,料你也不敢。”话说得不客气,语气中却没什么怒意。

    一道轻烟聚拢,落在冰山上,慢慢显露出一个身影。

    白发柱杖,身躯略显伛偻,这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妇,鸡皮鹤发,全无高人风采,可她身上的气息,却是元婴中期巅峰,离后期只有一步之遥,比极光城主和存思公子都要高深。

    落地之后,她拿着手帕捂口咳了两声,苍老的声音说道:“老身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人,在途中耽搁了一会儿,几位道友莫要见怪。”

    存思公子笑道:“岂敢?婆婆来的时间刚刚好,是我们来早了。”

    老妇瞅着存思公子,眼睛里泛出笑意:“你小子,就是嘴甜,婆婆看见就喜欢。”说罢,转向广陵真人“任老头,你倒是来得早。”

    广陵真人任平生神情淡淡:“事关重大,岂敢不早?既然几位都来了,我们也别耽搁时间了。”

    存思公子颔首:“师兄说的是,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极光城主同样应声:“没错,正该如此。”

    广陵真人不再多言,一道金光从他袖中飞出,没入风雪。

    风声更大了,雪huā大片大片地落下来。北地冰湖总是这样,一过夏天,风雪就来了。

    等候中,老妇轻咳几声,说道:“洪及,听说你们极光城附近,裂风兽成灾,你这个城主怎么还如此悠闲?”

    极光城主笑道:“本来是不放心的,不过,凑巧近日来了几个帮手。”

    老妇柱着拐杖,眼中透出精光:“你小子,算计得未免太清!是谁那么倒霉,被你盯上了?”

    极光城主还未回答,存思公子挥了挥手中折扇,笑道:“婆婆,这件事,晚辈知道一点。”

    “哦?”老妇笑了起来“连你也知道,怕是不简单了?”

    “只是巧合罢了。”存思公子一派风流地微笑“他们正好与晚辈同住于太真园中。不过,婆婆说对了,那几人的身份,确实不简单。”

    “是吗?不知是哪个大宗门的弟子?”

    存思公子便问:“婆婆可记得五十多年前的莲台之会?”

    老妇颔首:“自然记得。莲台之会是陵苍宗门高阶修士的盛会,我们散修便是不能参加,也要多关注一二。”

    “婆婆说的是。尤其上一次莲台之会,出了件奇事。”

    老妇摇头:“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宗门丫头,不值得放在心上。奇倒是挺奇的,昭明老儿白费功夫,不知道多少人暗地里笑掉了大牙。”

    存思公子还未回答,极光城主已道:“越前辈潜修多年,怕是不知道,那位已经结成元婴了。”

    “是吗?”老妇略有惊奇,但仍然道“就算如此,只有一百多年时间,她能不能中期都难说。”

    “婆婆怕是不知道那位的年纪吧?”存思公子说“据说三十年前结婴的时候,才两百三十多岁,这个年纪,我们散修大多刚刚结丹。”

    老妇若有所悟地打量着存思公子:“你小子,莫非当真相信?”

    存思公子微笑:“原本是不信的,谁料这次竟在极光城遇到,倒是信了三分。结婴才三十年,那位的修为,根本不像个新晋阶的修士,若是没有意外,二三十年苦修后,说不定就有机会突破中期。”

    “是吗?”老妇若有所思,口中却取笑道“存思公子眼高于顶,能入你的眼,不容易啊!”

    存思公子仿佛没有听出老妇的取笑之意,继续叹息:“数年前,听说观慧寺一位佛修结婴成功,其年纪与那位程道友相差仿佛。我本出自名门,自以为不输宗门精英,不想近年来,陵苍英才辈出,一不注意,就要被赶超了。”

    听着他如此感叹,极光城主不胜唏嘘。他们几人,广陵真人和这位越婆婆年纪最大,广陵真人修为深厚,尚有两三百年可活,越婆婆却是仅有百余年的寿元。他自己眼看就要千岁,后期在哪里还茫然不知。存思公子是他们之中最年轻也最有希望的一个,如今七百未到,突破后期的希望很大。

    现在,就连存思公子都感觉到了被追赶的急迫,何况是他们?陵苍宗门的强势,他们早有体会,却从来没有体会得这么深刻。陵苍近年来到底怎么了?优秀修士扎堆,让他们这些散修情何以堪?

    “洪及,裂风兽之灾,你指使的便是那位?”

    极光城主笑道:“怎么能说是指使?各取所需罢了。”

    老妇轻哼一声:“你小子,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生意?怕是对方有什么东西扣在你手里吧?”

    极光城主笑而不语。

    正说着,一个黑点在风雪中出现,却是一个人在风雪中狂奔。来人跃上冰山,在广陵真人身后俯下身,气喘吁吁地禀道:“主上,洞府开了。”

    这人抹了把脸,露出真容,竟然就是那位跟在任云举公子身边的元婴老头。

    他的修为亦是元婴,可丝毫没有元婴修士的气质,别说存思公子等人,就连极光城主身边的两名下属,都是气度俨然,颇有高人风范。

    听他禀报,一直沉默的广陵真人微微颔首:“那就走吧。”

    一行七人,尽数化为遁光,往远处飞去。

    ……

    “不好!”蓝沐阳突然喊了一声。

    “何事?”冲华亮出葫芦法宝。

    蓝沐阳目光凝重地看着周围,缓缓扫视而过:“此处地形颇为诡异,怕是……”

    他话刚说完,紫庭突然喝道:“谁?”

    其他四人闻言一惊。紫庭跨前一步,掌中托着一面玲珑小塔,小脸绷得紧紧的:“再不出来,休怪我不客气!”

    听她这么说,冲华和游烟二人只觉得后背冒起一股寒气。他们二人的神识中,根本感应不到任何活物!

    片刻后,灵玉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她感觉到,有人触动了灵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