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暗算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波动很快席卷整个地裂,周围的冰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很快地裂之间的通道变成了汹涌的河流。

    灵玉骇然。这一幕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她是个凡人,马上就会遭遇到灭顶之灾。

    地裂迅速被水流淹没,汹涌的水流冲刷过去,拍打在未融化的冰块上,整个地裂成了无处可逃的地下河,众多修为不高的裂风兽被冲出巢穴,惊惶失措地吼叫着。

    灵玉正想着该怎么办,忽见一张灵符向自己飞来。

    她接过灵符,里面传来蓝沐阳的声音:“原地等我们。”

    同派修士之间,有着特殊的传讯方法。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他们最好聚在一起。

    灵玉等不多久,就见两道遁光飞来,在她的面前停下,正是蓝沐阳和紫庭。

    “师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灵玉忙问。

    蓝沐阳摇头:“我也不知,刚才好不容易甩掉妖修,躲了一会儿,突然山摇地动……”

    紫庭指着一个方向,叫道:“那里,热气是从那里来的。”她的本体修习三昧真火,对热气感应十分灵敏。

    灵玉转头看着那条通道,大浪拍过来,许多低阶裂风兽顺水漂出。

    “蓝师叔,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蓝沐阳犹豫。现在是脱身的最好时机,想必妖修们没心思来拦他们。可是,被关闭的入口未必能顺利打开,异变的源头说不定也是一个契机。

    灵玉又道:“蓝师叔,我刚才听到两只妖修的谈话,他们之所以能够化形,得益于一位东溟妖修的指点。他们诱骗我们进入地裂,想吃了我们的元婴短期内增强实力,好破解那位东溟妖修留下的禁制。”

    “东溟妖修?”蓝沐阳大吃一惊,“东溟的妖修怎么会跑到西溟来?莫非不是两百年前……”

    果然,蓝沐阳也是这么想的。灵玉道:“不是,那位东溟妖修已经坐化了,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有个秘密的通道可以去东溟。他们破解禁制,为的就是去东溟。”

    “去东溟的秘密通道!”蓝沐阳更惊了。他不是没见识的小修士,灵玉这么一说,立刻联想到背后的利害关系。

    “妖修可以借助这条通道在东西溟之间来回?这岂不是……”若是如此,溟渊天险哪还有存在的必要?虽说有大衍城的存在,妖修和人类大部分时间都能和平共处,但若能够阴对方一把,双方绝对不会手软。何况,背后还有难以估量的利益。

    “蓝师叔,这一点应该不至于。”灵玉说,“若是这条通道可以让大量妖修往来,不会这么多年了,也没被其他妖修发现。”

    蓝沐阳想想也是,马上想到:“我们若能将这条通道掌握在手中,那岂不是……”

    两个人眼睛发亮。能在东西溟之间往来,带来的是巨大的财富。东、西溟环境不同,生长的物种也不同,一些在西溟十分珍贵的宝物,在东溟可能随处可见,若是能从东溟弄过来……

    “我们过去看看!”蓝沐阳不再迟疑。这么好的机会,白白放弃,岂不可惜?

    两人带着紫庭,溯流而上,往紫庭感应到的热气的方向行去。

    ……

    越婆婆柱着拐杖,大口大口地喘息。

    为了破解这个禁制,真元几乎耗尽,她寿元无多,精力下降,此时脸色苍白,显得分外苍老。

    其他人没比她好多少,极光城主和存思公子都是筋疲力尽的模样,就连广陵真人,脸色都有点难看。

    他们一行本有七人,探路的时候重伤了两个,没办法再前进,只能留在原地。

    剩下的五个人,除了元婴老头守在一旁,防止意外,每个人的真元都耗得差不多了。

    禁制破解,周围的岩浆被推开,露出了通道的真容。

    “原来,是个空间节点……”存思公子看着那个淡淡的白色光点说。

    “不知道那头在哪里,多年没有妖修来到西溟,想来应该是安全之处。”极光城主满脸的喜意遮都遮不住。

    虽说他们立下的魂契,广陵真人占据绝对的优势,但是,只要能去东溟,哪怕只是一成的利益,也是不可估量的。

    “广陵道友,”越婆婆转头问,“我们可以走了吧?”

    “等等。”广陵真人指了指一旁的元婴老头,“先让他去探探路。”

    这个主意甚好。空间节点多年没有使用,谁也不知道另一头会发生什么。

    在广陵真人的指令下,元婴老头走上前,施展法诀。淡淡的白光从他身上冒出,越来越亮。

    众人都以为,他施展出来的是防御法术,就在白光达到圆满之际,存思公子突然看到,广陵真人退后数步,摸出一张灵符。

    他直觉地往后一退,折扇一挡。

    “怦”一声巨响,元婴老头整个人突然爆开,巨大的冲击力,将他附近的三个人甩了出去。

    岩浆受到强烈冲击,在周围咆哮翻涌。血肉纷飞,除了广陵真人,其他三人无一幸免。

    极光城主当场被甩进岩浆陨落,连元婴都没反应过来。越婆婆奄奄一息,震惊地望着广陵真人:“臭老道,你什么意思?我们可是立下魂契的!”

    元婴自爆威力奇大无比,这股威力同样影响到了广陵真人,他身上灵光破灭,脸色也更难看。但是,有所准备的情况下,他并没有伤到根基。

    广陵真人冷漠地看着她:“立魂契的只是本座一人。”

    “你”越婆婆明白过来,嘶声喊,“臭老道,你暗算我们!”

    广陵真人淡淡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会让别人知道?”

    说完,他取出一张灵符,向元婴老头炸裂的地方弹去。

    那里躺着一根雪白的骨头,仿佛美玉。

    灵符落在骨头上,随后,越婆婆和存思公子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只见灵符化成灵光,将骨头包裹,迅速地抽出骨身,重新成为一具肉身。这具肉身,与刚才自爆元婴的元婴老头一模一样,只是,修为降了很多,只达到结丹的程度。

    “这是……”存思公子突然明白过来,“他根本就不是人,难怪行事毫无元婴修士的风范!”

    越婆婆更震惊:“怎么可能?难道这是一个傀儡?”

    “当然不是傀儡。”广陵真人露出一抹笑,计划顺利,他心情特别好,“多年前,本座有幸得到一本奇书,其中记载着,用定魂玉捏一个躯壳的方法。完成之后,引入修士的元神,便可创造出一个元婴修士。他可是有灵智的,傀儡岂能相比?”

    事到如今,不需再说,越婆婆和存思公子都明白,广陵真人不会放过他们了。

    元婴老头不是傀儡,就不会受到本主的魂契束缚。他们两个之前真元耗尽,又因元婴自爆而受重伤,就算不杀他们,都不一定能活下去。

    越婆婆大恨:“老身一世精明,此前准备了多种防范手段,却还是没防到你的暗算。任平生,老身便是死了,也会诅咒你,化神无望,前路断绝!”

    广陵真人冷笑一声:“老虔婆,现在说这个,不嫌太迟了吗?”

    说罢,他一挥手,元婴老头上前一踢,越婆婆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被岩浆吞没了。

    只剩下存思公子。

    广陵真人转过身,淡淡道:“存思师弟,你我同出一源,叫了几百年的师弟,本座就让你安心地去吧。”

    存思公子满头大汗,强笑道:“师兄真爱开玩笑,既然唤一句师兄,自然惟师兄马首是瞻,若是师兄建立门派,师弟愿为马前卒。”

    广陵真人笑道:“师弟怕是猜错了,重建门派,师兄可没这么大的野心,只是有生之年,想冲击一次化神罢了。”

    “就算如此,师弟也可以……”话未说完,一道青芒突然出现,向元婴老头挟裹而去,同时,存思公子的身躯爆开,一个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遁离。

    广陵真人冷哼一声,又是一道灵符弹出,束住元婴老头的青芒沾符融解,亦化为遁光,向黑影追去,其速度同样快得不可思议,根本不像寻常修士的遁术。

    “啊……”一声惨叫,存思公子的元婴被追上,一击之下,滚落在岩浆里。

    广陵真人负手看着那迅速被岩浆吞没的元婴,仍是淡淡的表情:“若是不跑,你也不必吃这样的苦头。”

    说完,眼角忽然瞥到几点灵光没入岩浆,已是追之不及。

    广陵真人吃惊:“真灵?他竟然能将真灵剥离元婴?”叹了口气,“真是可惜,没有当场灭杀。不过,无所谓了,真灵存在不了多久,没能及时找到夺舍的身躯,也不过多活半天。”

    说话间,元婴老头回来了,谄媚地笑:“主上算无遗策,属下佩服。”

    广陵真人哼了一声,指了指空间节点:“少说废话,去探路吧。”

    “是。”元婴老头正要往空间节点走去,忽然一道冲力由远及近,汹涌的水流从另一个方面涌来,带来的寒冰之气瞬间将滚烫的岩浆浇灭。

    同时,几道杂乱的气息向这边靠近。

    广陵真人听到了喝声:“你是何人,敢动水前辈的禁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