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碰面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妖修?”广陵真人眯起眼。

    这几个“人”显然是妖修,身上或多或少都保留着兽类的特征,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化形后的裂风兽。

    听到他们刚才的称呼,广陵真人已经明白:“你们是那只化蛇的门下。”

    几只裂风兽化形不久,对于世事半懂不懂,初次听到门下这个词,觉得十分新鲜,寻思一下其中的含意,更加合意。那位大哥得意洋洋地说:“不错,我们是水前辈的门下!”

    广陵真人看了眼空间节点,缓缓说道:“没想到那只化蛇居然还有门人留下,幸好你们出来得早。”

    他这话说得奇怪,几只妖修听得没头没脑,不过,看到广陵真人手指动了动,那位大哥立刻警觉地说:“布阵!”

    话音落下,七八名妖修很有默契地四散开来,化出原形。

    广陵真人眼角一跳。这些裂风兽修为并不高,最高的那个,也不过接近元婴中期,他一名后期修士,就算对上十几名初期修士,也丝毫不惧。问题是,他破解禁制把真元耗得七七八八,下属自爆元婴时,避不可免被伤到。自己实力只保留了三四成,偏偏对方这架势,似乎精通联手御敌之术。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的妖修,取出一枚丹药吞服下去。这颗丹药,可以在短期内回复大量真元,珍贵无比,现在是时候用了。

    这个空间节点,他不会跟任何人分享,不管是谁,知道了就必须灭口!

    ……

    “动手了!”紫庭忽然说道。

    “什么?”

    紫庭指着前方:“那里有斗法的灵气波动,有人在那里打起来了……嗯,有个人气势很强大,跟主人差不多。”

    灵玉和蓝沐阳同时停下脚步。

    跟显化真人差不多,难道是元后修士?

    “紫庭,你能感应到有几个人吗?”

    紫庭咬着手指头感应了一会儿,说:“应该是那几个妖修,他们和别人打起来了。”

    “别人是几个人?”

    “好像……一个吧?”紫庭不太确定地说,想了想补充,“就算还有其他人,也不厉害。”

    蓝沐阳点点头:“这么说,这里潜入了一名元后修士?刚才的动静,该不会就是这位修士搞出来的吧?”

    灵玉说道:“蓝师叔,会不会有人跟我们一样,下来探查裂风兽巢穴?”

    蓝沐阳摇头:“不会。此处归属极光城管辖,别人不会随便下来。”

    “如果是来猎兽的呢?”

    蓝沐阳笑道:“若是猎兽,更要提前打招呼。不然,随意进入别人的地盘,会引起纠纷。”

    这方面的知识,灵玉没有蓝沐阳丰富,既然他这么说,那应该没错了。

    蓝沐阳沉吟:“我们下来不久,就落入了妖修的陷阱,此人如果也是在地裂出口下来的,应该就跟在我们身后,而且隐藏了气息。”刚说完,他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不对,这样还是说不通。”

    灵玉也觉得说不通,这个人偷偷跟在他们身后想做什么?地裂里又没什么宝贝值得元后修士出手等等,还是有东西能引起元后修士兴趣的。

    “那个水前辈!”她回身道,“蓝师叔,那些妖修说的水前辈!”

    蓝沐阳一怔。

    灵玉说道:“如果紫庭感应得没错,那是一位元后修士。地裂里有什么东西能引起元后修士的兴趣?”

    她这么一说,蓝沐阳也想到了。确实,如果这是一位元初或元中修士,他们可能不会这样猜测,但这是一位元后修士,除了那位高深莫测的“水前辈”,还有什么能吸引对方?

    “若是这么说的话,对方可能不是跟着我们下来的。”蓝沐阳思忖,“也许,妖修口中的水前辈,洞府另有出口?”

    两人心思灵敏,几句话就猜得七七八八,蓝沐阳拍了拍紫庭的头:“紫庭,你的气息不同于普通修士,不容易被发现,先去探一探。看清楚发生什么事,马上回来,不要自己冒险。”

    “哦。”紫庭应了一声,“那我先去了。”

    紫庭化出本体,远遁而去。灵玉低头看着脚下的水流,它们似乎找到了出口,并不像刚才那么汹涌。

    等了一会儿,灵玉问:“蓝师叔,北地有哪几位元后修士?”

    这个问题,好像提醒了蓝沐阳:“北地元后修士?极光城附近,只有任平生一位,该不会就是他吧……”

    “不会这么巧吧?”

    蓝沐阳越想越有可能:“陵苍的元后修士,不过十几位,有的闭死关,有的事务缠身可能出现在此处的,只有那么几个人,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当然是离得最近的广陵真人任平生。”

    没看到人,他们不敢肯定,只能如此猜测。不管来的元后修士是谁,对他们来说,既是机会,也可能是祸患。

    有元后修士闯入,这些妖修不足为惧,他们困局已解。可不知道对方是谁,来这里想做什么,实在不好断定是祸是福。

    不多时,紫庭回来了。

    “是个老头,穿得普普通通的,有胡子。”她如此描述。

    灵玉啼笑皆非:“你这么说,谁能猜到是谁?那人使的什么法术?本命法宝是什么?”

    “嗯……”紫庭说,“他身上的气息我很不喜欢,死气沉沉的。打得太激烈,看不清本命法宝。”

    蓝沐阳已经有了答案:“就是任平生,他的功法与我有点类似,也是生死枯荣相关,不过重在肃杀之气。”

    “那我们过去吗?”灵玉问。

    蓝沐阳拿不定主意。任平生这个人,名声并不差,混到元后的修士,肯定有两把刷子。他跟宗门的关系一般,既不过分亲近,也不敌视远离,与几位宗门元后修士有所往来,称得上朋友。

    他在北地的名声很响,派头很大,但并没有昭明剑君那样嚣张跋扈的名声。别看他的后人在极光城那么招摇,其实他本人并不喜欢这一套,只不过碍于他的声名,无论是谁,都会给几分面子。

    这样一个人,按理来说,是可以讲道理的,不会随随便便动手。但是,蓝沐阳又觉得,名声作不得准,说不定他们过去,正好撞见了对方的好事呢?散修一向比宗门修士心狠手辣。

    紫庭又道:“那个人受了伤。”

    蓝沐阳回神,问了一句:“谁?受了什么伤?”

    “就是那个跟主人一样修为的老头,他身上有伤,被缠得死死的。”

    紫庭这么一说,蓝沐阳有决断了:“走,我们去看看!”

    任平生受了伤,那就好办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和任平生同为人类,当然是一起对付妖修了!

    三人不再遮掩气息,飞遁而去。

    越靠近那一端,周围就越热,地裂通道间的冰块,都融得差不多了,露出黑黝黝的岩层。

    终于,他们看到了被冰水浇熄的岩浆,以及战成一团的广陵真人和众妖修。

    看到他们过来,广陵真人一道锐气发出,暂时逼退妖修,喝道:“来者是谁?”

    蓝沐阳谨慎地保持距离,拱手喊道:“太白宗蓝沐阳,见过任前辈。”

    就算同是元婴,面对元后修士,年纪小上一辈的,都会称一句前辈,以示敬意。

    “蓝沐阳……”这个名字对广陵真人来说有点陌生。他元婴多年,蓝沐阳结丹时名声再大,也传不到他的耳中,他结婴百年未到,在元婴修士间是个货真价实的生面孔。

    不过,知道对方是太白宗的修士就够了。广陵真人分出一缕心思,扫了三人一眼,最后目光停在紫庭身上。

    刚才他就感觉,有一道奇怪的气息靠近,似乎本身修为挺高,但却与人类修士不同,此时一看到紫庭,立刻就明白了。

    “这小丫头,是显化的器灵吧?”他一边与众妖修交手,一边喊道,似乎行有余力。

    “是。”蓝沐阳恭敬地回答,“难为任前辈还记得。”

    广陵真人笑道:“怎么会不记得?我们这些老家伙,剩下可不多了。”言语之间甚是亲切。

    灵玉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她总觉得,广陵真人与他们谈笑,有点刻意。

    “师姐,你看!”紫庭突然拉了拉她的袖子,“那个人!”

    灵玉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怔了一怔。

    紫庭指的,就是那个元婴老头,他那猥琐的样子,灵玉怎么也不会忘记。这是她见过最没有元婴气派的元婴修士了。

    可是,此时的元婴老头,只是结丹修士,插不上广陵真人和妖修的斗法,老老实实地蹲在角落里。

    太奇怪了,怎么会是结丹期呢?要说是受伤引起修为下降,那也不对啊,他的脸色好得离谱,身上一点也没有受伤的痕迹。

    “他怎么……”紫庭正要说话,却被灵玉拉了下来。

    她低头笑道:“紫庭,不过是件小事,不要记恨了。”

    紫庭有些糊涂,她不是想说这个啊!却见灵玉对她眨了眨眼。

    “哦……”紫庭懵懵懂懂地点头。

    那边广陵真人跟蓝沐阳寒暄了一会儿,说道:“老夫听说,你们替极光城办事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