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委托者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心里七上八下,表面却很镇定:“凤道友此话何意?”

    凤启玩味地拨弄着手中的玉简:“水道友精通文字不说,就连杂学技艺,都有着惊人的造诣。我们东溟,像水道友这样博学的妖修,着实稀有。”

    灵玉道:“凤道友若是想问姓名,请恕我不能相告。”

    也许是她表现得太坦然,凤启盯着她看了许久,最终笑着点头:“抱歉,是我问得太多了。”顿了顿,他又说,“另有一桩生意,不知水道友感不感兴趣?”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似乎有点紧张。

    灵玉若无其事:“在下是商人,有生意,怎会不感兴趣?”

    凤启继续道:“这是一桩大生意,如果水道友能够做到,报酬将是今次的十倍!”

    十倍!灵玉目光微动。凤启付给她的报酬极高,按西溟来算,相当于几万灵石,十倍的话,岂不是几十万灵石?

    一般来说,结丹修士能有几十万的身家,就很不错了,元婴修士则是上百万。一次性得到几十万灵石的报酬,对元婴修士来说都很难得,更不用说结丹修士。

    她展露出来的修为是结丹期,凤启说出这句话,简直是不想让她拒绝。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值得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请问凤道友,这桩生意的委托者是谁?”

    凤启顿了顿,笑了起来:“水道友莫非觉得在下付不起报酬?”

    灵玉没有笑:“凤道友之前那部功法,来自西溟,对妖修用处不是很大,愿意花这么大的代价来解读,恐怕只是试探吧?”

    凤启颇具深意地看着她,没有正面回答,仍然继续问那个问题:“道友接不接这桩生意?”

    他相当于承认了灵玉的猜测。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凤启盯着她,专注地等待她的答案。

    灵玉轻轻敲着木桌,似乎在沉思。

    许久后,灵玉道:“我要见真正的委托者。”

    凤启目光闪动了一下:“委托者便是在下,难道不行吗?”

    灵玉轻轻摇头,直言:“在下不想参与到你们的恩怨之中。”

    凤启顿了顿,扬声笑了起来:“水道友如此敏锐,倒让我有些后悔了。”

    灵玉微笑着没有接话。

    笑罢,凤启沉吟着说:“水道友不必着急,若是此事确定,委托者必会现身相见,不过,在此之前,水道友必须立个誓,绝对不将此事泄露出去。”

    灵玉点点头:“行有行规,这点凤道友不必担心,不管此事成不成,委托之事,都会保密。”

    凤启却道:“话虽如此,事关重大,道友还是立个誓吧。”

    他如此坚持,灵玉想了想,便答应了:“好。”

    等她立誓之后,凤启露出笑容:“既是如此,明日便带水道友去见真正的委托者。”

    闲聊几句,凤启离开了。

    灵玉默默沉思许久,起身推开阳台。

    夜风凉爽,吹得扶桑叶子沙沙作响。

    灵玉转过头,看向某个方向。

    扶桑东枝,那里闪烁着点点火光,是火鸦一族的聚居地。

    她按了按丹田,总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

    这种感觉,来到扶桑之木后,越来越明显。似乎这里有什么,与体内的某种气息相互吸引,就在东枝的方向。

    会是什么呢?她左思右想,却毫无头绪。

    第二日,凤启应约前来。他将一件织羽披风抛给灵玉:“程道友,请披上此衣。”

    灵玉摸了摸这件织羽披风,上面隐约闪动着隐藏气息的法术。确认没有陷阱后,她披上此物。

    织羽披风在她身上闪动了数下,渐渐掩没不见。灵玉感到有一道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她的神识。

    “走吧。”凤启说。

    灵玉跟在他的身后,出了比翼居,绕着巨大的扶桑之木飞行。

    穿过树叶,绕过枝干,飞入一个窗口。

    凤启带着她,在长长的枝干中穿行。

    这里是扶桑之木某个分枝内部的通道,应是重明鸟一族的驻地,周围禁制森严,没有半个妖修。

    绕行许久,中间通过数个短途传送阵,最后到达一间木屋。

    “明堂前辈,人带到了。”凤启见礼。

    这间木屋不大,除了桌椅,别无他物。

    木桌旁,坐着一个瘦小的红衣老头,干瘦的体形,跟小孩没什么两样,气势却很强大。

    这是个元婴妖修,而且已经元婴中期。灵玉越发小心地收敛气息,她的敛息之术十分了得,一般情况下,同阶修士也发现不了。不过,对方比她高上一阶,若是有什么秘术,那就说不准了。

    感觉到红衣老头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凌厉得像是要将她看穿,灵玉抬手行礼,却没有出声。

    凤启还没有介绍此人的身份,恐怕对方还没有认可她。

    打量了许久,红衣老头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向凤启挥挥手:“有劳贤侄,青羽准备了上好的灵茶,正等着贤侄。”

    凤启微微躬身:“那小侄先去饮茶。”又向灵玉点点头,退出了木屋。

    红衣老头看向灵玉,伸指一点,她身上的织羽披风滚落下来。

    “老夫明堂。”他说,语调缓慢。

    灵玉微微低身:“原来是明堂前辈。”心中却是一动,这红衣老头身上的火属性气息好浓烈。

    扶桑之木的禽鸟部族,金乌、火鸦,都是火属性的妖修,金乌阳气浓烈,更霸道一些,与这红衣老头不符,莫非是火鸦?

    灵玉想到之前听到的传闻。金乌火鸦之争,重明鸟站在火鸦这边……

    “想必小友已经猜到老夫的身份了。”红衣老头缓缓说道,“不错,老夫便是火鸦部族的族长。”

    灵玉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红衣老头的神识再一次扫过她,眉头微微皱起:“小友身上的气息,好生古怪……”

    灵玉心中一跳,抬头看着他。

    “……小友是化蛇部族的?”

    看到灵玉点头,红衣老头的眉头仍然皱着:“小友身上的气息如此之淡,似乎另有隐情。”

    灵玉淡淡道:“此事与委托有关?”

    红衣老头笑了起来:“既无关,也有关。”

    话音落,右手突然暴涨,向灵玉抓来。

    这一抓,凌厉无比,几乎没有留手。如果她真是结丹修士,根本挡不住这一击!

    灵玉心中骇然,不知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在继续装下去和展露实力之间,她选择了后者。

    如果被抓住,她立刻陷于被动。暴露了真实修为,反而有把握逃走。就算这里禁制重重,她一个元婴修士,还不至于连逃都逃不出去。

    至于这桩生意,能做她当然会做,不做也没什么大不了。

    一道挟带水气的灵光出现,挡住了红衣老头抓来的手。

    “你”红衣老头顿时色变,“你是元婴修士!”

    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护体灵光笼罩下,灵玉道:“明堂道友,如果不想做这桩生意,在下可就走了。”

    红衣老头脸色一沉:“阁下隐瞒修为,潜入我火鸦部族,意欲何为?”

    灵玉笑道:“明堂道友这话好奇怪,我好端端做着生意,你们派人前来试探,又将我请来此处,倒问我意欲何为,这是什么道理?”

    红衣老头冷声道:“你若没有心怀不轨,为何要隐藏修为?化蛇部族的元婴中,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号人物?”

    “这与你们有关吗?”灵玉毫不客气地顶回去,“莫非你们火鸦部族以为,出了一位天命之子,就可以管大荒所有部族的事了?想耍这个威风,等天命之子成为真正的兽族之主再说吧。”

    红衣老头没有说话,脸色难看得很,想必灵玉这话刺到了他的痛处。

    灵玉才不管他心情好不好,拂了拂衣袖,说道:“既然阁下不打算做这笔生意,那就再会。”

    说罢,她转身意欲离开。

    “慢着。”后面传来红衣老头的声音。

    灵玉转过身:“怎么,还有事?”

    红衣老头深深吸气,似乎在按捺自己的脾气,扬手抛来一枚玉简。

    灵玉接过,探入神识一看,怔了一下。

    这枚玉简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里面的内容……它用的是一种很少见的文字,在沧溟界几乎绝迹,别说东溟妖修,就算是西溟,也没多少人认得。确切地说,这种文字是其他界传来的,并非沧溟界所有。用这种文字记载的功法,必是很久以前由他界传来的。

    “识得吗?”红衣老头有些紧张地问。

    灵玉点头:“识得一二,不过,想准确解读出来,必须慢慢推敲。”

    闻听此言,红衣老头身上的敌意收敛了许多。他望着灵玉,目光仍然犀利:“道友的来历,老夫可以不管,不过,必须立下魂契。”

    灵玉说:“立魂契可以,酬劳要加倍。”

    红衣老头眉头一皱,颇为不快:“酬劳已经很丰厚了,道友莫要太贪心。”

    灵玉一笑,将玉简抛回:“阁下另请高明。”

    红衣老头大怒:“酬劳早已议定,岂可坐地起价?”

    “议定?”灵玉挑眉,“在下倒是不知,此前已经应下了。”

    她要见委托者,凤启答应了,只是如此而已。

    红衣老头瞪着她:“只是解读一份功法,东溟未必没有其他妖修识得。”

    灵玉懒得讨价还价:“那就另请高明吧,如果你们时间来得及的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