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道破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火鸦族长明堂每天都会过来看一下解读进度,灵玉干脆每天交给他一小段内容。

    随着功法解读得越来越完整,明堂的态度越来越和气。灵玉休息的时候,还会与她探讨一下修炼之事。

    当然,大多数时候是明堂在说,灵玉在听。结丹妖修面前,她可以混一混,面对元婴妖修,还是修为高于自己的元婴妖修,不小心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戳穿身份。

    半个月后,功法全部解读完毕,交到明堂手中的功法也有大半。灵玉悠哉游哉地坐在窗台上,享受着扶桑枝叶散发出来的纯净的灵气。

    扶桑之木的灵气纯净而带着独特的生机,最适合修炼木系法术的修士。灵玉结婴之时,将万毒沼那棵古树的灵气全部吸入体内,使得自身带有了净化之力,正好扶桑之木的气息相合。

    她盘坐于窗台上,不用刻意调息,扶桑之木的灵气随着呼吸进入,一起一伏,逐渐融合……

    “水道友。”外面响起脚步声,随后明堂焦急的声音传来。

    这位火鸦族长,十分讲究身份气派,脚步声踩得这么重,实在不像他的风格。

    “请进。”灵玉回身,却没有从窗台上下来。妖修与人类的规矩不同,没有坐在高处失礼的说法。

    明堂进来了,脸色不大好看,草草见礼:“打扰水道友修炼了,抱歉。”

    灵玉盯着他看了两眼:“出事了?”

    明堂叹了口气,不再掩饰脸上的疲惫,说:“水道友,你解读出来的功法真的没错吗?”

    灵玉笑着摇头:“明堂道友明明知道,这一点我保证不了。”

    明堂干瘦的脸上露出微微的苦意,思来想去,最后下了决心:“水道友,如果功法有误,可否请你修正……”

    他话未说完,灵玉便道:“恐怕不成。”

    明堂一愕:“可是凤启……”

    灵玉拨弄着手中的玉简:“明堂道友难道不知,这份功法有多玄奥么?在下再精通文字,修为境界摆在这里,恐怕见识还不如你。”

    明堂想想也是,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灵玉想了想,说道:“倒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道友交予我的,只是拓本,说不定原本中另有玄机。”

    “这……”明堂沉默片刻,最终摇摇头,“打扰水道友了。”

    明堂离开,灵玉继续修炼。

    他们遇到了什么问题,她大概知道一点。

    仙书是她的本命法宝,解读出来的功法,她当然了然于心。这部功法精妙之处,不下于她修炼的玄真谱,有许多地方她也看不懂。

    这样一部功法,岂是那么容易修炼的?尤其那位天命之子,灵智还未完全开启……

    想到这里,灵玉暗笑。

    一个灵智还未完全开启的天命之子,就算血统再高贵,最多也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让他修炼这么高深的功法实在有点强人所难。

    说起来,这位火鸦族的天命之子实在是倒霉。看看人家方心妍,身为草木一族的少主,天生灵体,与人类无异,早早成为少主,草木一族尽数臣服。

    可他呢?天命之子,兽族少主,除了出生的时候大大出了一回风头,这些年来,没少被各部族嘲笑。尤其是现在,面临结婴的关口,还未能化形。

    别说什么天命之子,东溟血统过得去的妖修,优秀的基本都能在筑基期化形。一个未化形的天命之子,着实说不过去。

    她总觉得事情透着古怪,不合情理。

    第二日,明堂过来,没等她交付解读出来的功法,便将一块东西抛了过来。

    灵玉接过一看,发现是个薄薄的软皮,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那种少见的文字。

    原来这就是功法的原本,看来明堂已经无法可想了。

    “水道友,重新解读一遍,需要多少时间?”明堂直截了当地问。

    灵玉将这块软皮仔细地翻来翻去,一直没有回答。

    明堂快等得不耐烦了,才见她弹了弹手中软皮,抬头问道:“在下可否见一见那位?”

    她的要求提得突兀,明堂疑心起来。

    这老头,疑心病有点重,这些天当着她的面很客气,转头周围的守卫又会森严几分。灵玉隐隐感觉到,附近的木屋,守着两名元婴妖修,隐约成犄角之势,防备着她,八成就是他刻意安排的。

    而表面上,待客的态度好得没话说,自己时不时跑来讨教,青羽更是有求必应。

    “功法的解读,最好能按照修炼情况来调整。”

    这个道理,不用灵玉详细解释,明堂心中明白。

    思来想去,实在没有好办法,明堂叹了口气:“有劳水道友了。”

    灵玉微微一笑。这老头还有个特点,他十分地识时务,绝对不会犯倔。

    ……

    顺着长长的扶桑枝干前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灵玉很好奇,如果把扶桑之木所有枝干都连在一起,会有多长?这棵巨木,枝桠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没人带着,一不小心就会迷路。

    走了半刻钟,明堂在一道木门前停住。

    这道木门与其他木门相差无几,区别只在于,门口处有着森严无比的禁制。灵玉估算了一下,就算一位元后修士在此,恐怕一时之间也无法将之打破。

    这让她有些迟疑,森严的戒备,既代表着无法攻破,也代表着难以挣脱。如果踏进去,她将会陷入被动。

    灵玉略一犹豫,指尖一动,一道灵符隐没,而是跟随着明堂跨入其中。

    火的气息迎面而来。

    滚烫、热烈,从外到内,仿佛连元神也跟着燃烧起来。

    灵玉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金乌一族的闹腾下,天命之子的说法仍然传遍大荒。

    如此热烈纯净的火属性力量,是她生平仅见!

    只是,为什么这道力量让她隐约感到熟悉?丹田里的气息跳动得越来越明显,几乎掩盖不住。

    “水道友?”耳边模模糊糊传来明堂的声音,灵玉陡然惊醒。

    明堂狐疑地看着她,暗自戒备。

    灵玉勉强一笑:“好纯净的火灵气,不愧是天命之子。”

    明堂脸上隐隐露出骄傲,得意道:“就算金乌一族不承认,少主天生灵体,岂能作假?水道友,请。”

    灵玉深吸一口气,随着明堂进入内室。

    “水道友,这位便是我们火鸦一族将来的主上。”

    不大的内室,空无一物,连桌椅也没有,却有一株金色的树藤从顶上垂吊下来,结成一个巨大的茧。

    灵玉睁眼看去,只见整个茧通体火红,仿佛一团热烈的火焰。

    火焰中,隐隐露出一只火鸦的痕迹,它安安静静地躺在火焰之中,双翅环抱,一动不动。

    丹田跳动得更热烈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受到牵引,想要破体而去。

    “明堂道友?”灵玉压下丹田的悸动,故作镇定地看向明堂。

    这老头伸指结了个手印,方才唤道:“少主,客人来了。”

    他结完手印,没有将真元收回,是在防范灵玉。同时,警觉心达到极致,只要灵玉稍有异动,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进入木屋,灵玉的反应有点奇怪,他不能不小心。

    所幸,这种事情没有发生。

    安静了一会儿,火焰包围中的火鸦慢慢展开双翅,扬起脑袋。

    它好奇的眼睛盯着灵玉,眨也不眨。

    趁着这个时间,灵玉仔细打量着这位参商公子。它的模样确实与火鸦大不相同,毛色微微带青,每一根羽毛都在燃烧,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强大的火灵气,是普通火鸦身上根本不会有的或者说,大荒任何一只妖兽,都不会有。

    “族长,这就是替我解读功法的前辈吗?”稚嫩的声音响起,满是好奇。

    灵玉怔了一下,恍然。就算没能完全开启灵智,这位也是生来就有结丹修为的天命之子。听它说话的语气,灵智大概相当于七八岁的小儿。

    没等明堂回答,小火鸦又说了,像在自言自语:“你身上的气息,好熟悉……”

    “少主?”明堂不明白它的意思,“莫非您见过这位水道友?”

    “嗯……”小火鸦思索了一下,摇了摇脑袋,“没见过。”

    明堂便道:“这位是水道友,化蛇部族的……”

    “她不是化蛇。”没等明堂说完,小火鸦打断他的话,肯定无比地说,“化蛇的气息不是这样的。”

    这句话出口,不止明堂,灵玉也惊了一惊。

    自从来到东溟,从来没有妖修看出她的身份,就连明堂这个元婴中期妖修都丝毫不觉,没想到这只小火鸦竟然一口道破。

    明堂扫过来的目光立刻变得怀疑而警惕,一根火红的羽毛出现在他的手上,似乎下一刻就会动手。

    “你不是化蛇,那是什么?”这老头盯着她,手中火羽光芒大炽。

    灵玉没有立刻回答,在这短短的时刻里,她的脑子里转过数种方案。

    明堂对小火鸦的判断没有丝毫怀疑,说明它确实有着这方面的天赋。那么,她该怎么办?

    承认?在这个禁制森严的房间里,在一名元婴中期妖修面前,动起手来,她一点把握也没有。否认?这老头只怕不会听她的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