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共生契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这重要吗?”无数的念头转过,灵玉最终只是淡淡说道。

    没等明堂说什么,小火鸦就道:“不重要,我感觉到你没有恶意。”

    “少主!”明堂叫道。

    小火鸦不解地看着他:“怎么了?”

    明堂不知道该怎么说。少主还没完全开启灵智,也就是个孩子,有什么说什么,就算自己解释了,它也不懂。

    不过,它的直觉十分敏锐,至今没有妖修能够在它面前伪装。

    或许,这位水道友真的没有恶意,只是另有隐情?

    事关重大,明堂不敢冒险,手中羽毛一翻,似乎想要动手。

    “打起来的话,你确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少主?”灵玉说。

    明堂不敢确定,元婴修士动手,山崩地裂都是常事,就算扶桑之木经受得起,这间木屋也别想再要了。

    当然,明堂敢把她引进来,必然有所准备,万一她真的不怀好意,也有办法保住小火鸦。但是,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这么做,元婴修士的手段,谁也无法预测。

    “族长,我要她!”未等明堂有所决定,小火鸦就叫了起来。

    明堂只得道:“少主,她来历神秘,不堪信任……”

    灵玉一声轻笑,打断了他的话:“小家伙,就算你真是天命之子,如今也不过是只没化形的结丹妖修,难道你要了,我就会留下来?”

    小火鸦“啊”了一声,奇道:“你为什么不留下来?”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灵玉没有跟小孩相处的经验,紫庭孩子心性,但灵智无碍,不像这只小火鸦,明显缺一根筋,要不怎么说灵智还没完全开启呢?

    还好明堂非常体贴地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少主,水道友并非我们火鸦一族的族民,自然有她自己的事。”

    “这样啊!”小火鸦想了想,翅膀又指着灵玉,“那,你有什么事?我叫他们帮你办了,你就留下来陪我。”

    明堂再次紧张地叫了起来:“少主,水道友不是我们的族民……”

    “我知道啊!”

    明堂无语了一会儿,所幸他养小孩已经养了两百多年了,经验丰富,很快问到重点:“少主,为什么一定要水道友?”

    “她身上的气息很熟悉……”小火鸦说着,从茧中出来,似乎想往灵玉挪过来。

    灵玉退后一步。

    这小火鸦一动,屋内的火灵气立刻旺盛了几分,虽然伤不到她,但这种被烘烤的感觉并不舒服。

    同时,她丹田内的那道气息更加活跃了。还好这道气息很微弱,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压制住。

    真是奇怪,为什么她体内的气息会对小火鸦有感应?难道她身上有什么东西与它存在渊源?

    灵玉盯着小火鸦那一身燃着火焰的羽毛,觉得很眼熟,突然想起了什么。

    羽毛,火焰!她筑基的时候,那几根火羽!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

    灵玉难以置信地看着不远处的小火鸦。

    明堂也很紧张,小火鸦一动,他连忙挡住前路:“少主,不可妄动,她若不怀好意……”

    “什么叫不怀好意?”

    “就是……她想对少主不利……”

    “不会啊!”小火鸦一口否定,天真无邪地道,“她身上的气息很好闻,我很喜欢,好像跟我的一样……”

    小火鸦说的气息,明堂完全感应不到。那股气息,筑基的时候被灵玉纳入丹田,后来她丹田尽碎,这股气息就淡了,别说明堂,连灵玉自己都很难感应到。

    “少主!她身上只有化蛇的气息!”明堂苦口婆心地劝。

    小火鸦却固执地摇头:“不是,不是化蛇,是火灵气……”他盯着灵玉的眼睛里流露出渴望,“是……是我的气息……”

    那只毕方!

    明堂和小火鸦都不知道,灵玉心中此时风起云涌。

    不言沉睡之前,曾经跟她说过,她筑基时吸收的几根火羽,是毕方的。毕方是上古神兽,留存在世的极少,其中有一只修炼到了大乘,号焱升神君。

    这位焱升神君,亦是当年大打出手的大乘修士之一。

    她手中有那位怀素元君的法宝,徐逆得到了紫郢剑,那么,出现一位继承了焱升神君血脉的妖修,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按她和徐逆的推断,沧溟很可能有一批人得了那些大乘修士的传承,因而必须承担起天命。莫非这位兽族少主,亦是天命之人?

    人妖两族化神以上便可相通,人族有天命之人的说法,妖族当然也可以。妖族称它为天命之子,此天命即彼天命?

    难怪这个天命之子,会出现在火鸦一族中,沧溟界没有毕方,与毕方血统最接近的,就是火鸦了。而这只小火鸦,模样与同族大不相同,仔细一想,确实有点像毕方。

    “我可以留下。”灵玉突然出声,正在与小火鸦讲道理的明堂吃了一惊。

    他转头看着灵玉,眼中闪动着怀疑的光芒:“水道友这话何意?”

    灵玉说:“我可以帮助你们的少主晋阶。”

    明堂的怀疑变成了警惕:“你有什么目的。”

    灵玉笑道:“自然有目的,没有足够的好处,我可不想搅和进你们的纷争中。”

    明堂盯着她看了半晌,见她神态自然,才沉声道:“说来听听。”

    “不急在一时。”灵玉向小火鸦扬了扬下巴,“等它晋阶化形之后,再说我的要求不迟这样道友总能放心吧?”

    明堂还真不能放心,他道:“道友现在不说,想来此事十分重大,老夫如何放心?”

    灵玉则道:“如此要事,自然是要立下魂契的。”

    明堂一想也是。天命之子是火鸦一族未来的希望,便是火鸦部族内部,也不是谁都能够见到的。把天命之子交到他人手中,这个人必须能够让他付出全部信任。非火鸦部族,除非立下魂契。

    可是,灵玉满身谜团,出身来历一概不知,就算立魂契,也要小心谨慎,万一被钻了空子,哭都没地方哭去。

    另一方面,少主就是觉得对方很亲切,不肯放她走……

    沉思许久,明堂问:“少主,您说呢?”

    小火鸦迫不及待地晃着脑袋:“嗯嗯,立魂契,立魂契!”

    明堂咬咬牙,少主的直觉从来没有错过,也许这真的是它的契机。

    “好,我们立……”

    “我来立!”小火鸦打断他的话。

    “少主……”明堂不放心,少主灵智不足,万一被钻了空子怎么办?

    “好。”灵玉对小火鸦说,“我们立共生契,如何?”

    明堂愕然:“共生契?”

    “怎么,不妥吗?”

    共生契与认主魂契相类,不同的是,双方并不从属,不存在主次。这个魂契,甚至比同心契更保险,一方身死,另一方亦会跟着陨落。只不过,同心契解除起来很麻烦,而这个共生契,只要双方同意,随时都能解除。

    “好!”又是小火鸦先同意了。

    对它来说,灵玉身上有它熟悉的气息,那气息让它感到无比的安全,因而对共生契一点抵触也没有。

    明堂找不到理由拒绝,存在共生契的双方,绝对不可能互相伤害。

    立了共生契,就可以无条件地信任对方,不必再担心对方不出力,故意解读出错误的功法……

    想到步步紧逼的金乌部族,再看小火鸦渴望的眼神,明堂终于点头了:“好吧。”

    小火鸦欢呼起来,向灵玉扑去。

    热烈的火灵气迎面而来,灵玉控制住后退的冲动,丹田内那道气息似乎感应到了真正的主人,涌动得更激烈了。

    “来,立魂契吧!”小火鸦说。

    “等等!”明堂出声。

    一人一鸟同时看向他。

    明堂不放心地恐吓:“水道友,此事结束,魂契要马上解除。若是你存了恶念,我火鸦一族亦有秘术,决不会由你摆布!”

    灵玉只是笑笑,没有答话,转头对小火鸦说:“我们立魂契吧,你知道怎么立吗?”

    “知道知道!”小火鸦挥舞着翅膀,像个期待夸奖的孩子。

    “那好,开始吧。”

    在明堂的盯视下,一人一鸟很快立下魂契。

    立完之后,灵玉感觉识海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跟阿碧认主的时候有些相似,又有所不同。阿碧是她的灵兽,完全从属于她,而她与火鸦之间只是感应,并不能借此命令或者制裁。

    明堂长叹一声,不知道是放心了,还是更担心了。

    让少主跟一个完全不知来历的妖修立下部族,想想都觉得有些疯狂。真的要把火鸦部族的希望交到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妖修手中吗?

    “你身上真的有我的东西。”小火鸦说,“我很想要,能把它给我吗?”

    灵玉怔了怔:“这……怎么给你?”火羽化成的灵气早就被她吸收了,后来丹田尽毁,真元一空,她体内只是残留了一些气息而已,根本拿不出来。

    “不是气息,”小火鸦说,眼中有些迷茫,“我可以感觉到,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灵玉想了想:“我大概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可是那个东西已经被我吸收了,拿不出来。”

    “不可能!”小火鸦跳起来,有些焦躁在屋里飞来飞去,“我知道有,肯定在的,就在你身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