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不是火鸦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青羽,你们族长呢?”灵玉低声唤道。

    一看这情况,青羽心中有数:“前辈稍等。”说着,回去找明堂了。

    这只金乌明摆着来找麻烦的,灵玉只是来当老师,顺便当个保姆没问题,帮着出头可不干。

    青羽动作很快,这只金乌刚刚飞到,明堂就出来了。

    “月望兄!”

    金乌化成的妖修看到明堂,阴阴地笑道:“明堂兄来得好快啊!”

    明堂脸上苦笑:“月望兄就别笑话我了,我的苦处,别人不明白,你还不明白吗?”

    他如此放低姿态,这妖修仍然冷笑:“明堂兄如今多得意啊,什么苦处,我怎么不知道?”

    明堂来之前,金乌敌视的目光都落在小火鸦的身上,明堂一来,就全转到他身上了。

    哼,别看这红衣老头在他们面前装得跟孙子似的,拉拢重明鸟、帝江可一点都犹豫。这两百多年,就是这个看起来苦巴巴的老头,让他们金乌一族饱受非议。天命之子是个契机,让火鸦一族借着这个契机崛起的,却是这个老头。

    “月望兄……”

    没等明堂说出诉苦的话,这个名唤月望的妖修神情一冷,恶狠狠地道:“别叫得这么亲热!你们占了东枝也就算了,现在连初阳都要抢走么?”

    “月望兄这话怎么说的?”明堂一脸苦相,笑得谦和,“太阳初升,阳光遍洒扶桑,说什么抢不抢的?”

    月望怒道:“明堂,你别给脸不要脸。整个东溟,有谁不知道我们金乌靠初阳修炼的?”

    明堂点头附和:“月望兄说的是,你们金乌每日吸纳初阳,我们从来不说什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月望更怒了,“我们应该感谢你们不说什么吗?”

    明堂嘿嘿笑了两声:“月望兄别生气,老夫什么都没说,这不是事实吗?”

    “你……”

    灵玉在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心中暗笑。明堂这个老家伙,姿态放得低,实际上一步都不退。他这话的意思是,初阳又不是他们金乌的,扶桑之木的部族,谁都有资格吸纳,没人跟他们金乌争,不代表别人就没资格吸纳初阳。

    在这个问题上,月望还真不好跟他争下去。明堂太会拉拢战友了,一句话就把金乌放在了扶桑之木所有部族的对立面。而这个月望,并不是那种巧舌如簧的人,争论下去,指不定就掉坑了。

    果不其然,说没两句话,月望大叫起来:“初阳从来就是我们金乌部族的,你们凭什么抢?”

    明堂目光闪动,惊讶道:“月望兄,这话可不好说,老夫明白你不是这个意思,可要让别的部族听到……”

    月望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心知自己掉了明堂的陷阱,此时听明堂假腥腥地说着,怒气勃发:“你这老家伙,故意算计我!”

    “月望兄……”

    两妖还在闲扯,小火鸦已经结束了吸纳初阳。他从暖洋洋的舒坦中回过神,正好听到他们在争论,正要说话,被灵玉一把扯住。

    她悄声说:“我们回去。”没等小火鸦抗议,夹着它摸回了扶桑之木。

    小火鸦挣扎:“族长……”

    “别捣乱!”灵玉喝止,“没见你们族长把人家玩得跟傻瓜似的吗?不需要你帮忙。”

    “……”小火鸦不懂,在它眼中,自家族长在别人眼前低声下气,而那只金乌却趾高气扬。

    “其他事你都别管,只要你结婴,你家族长就不用受气了。”灵玉知道它在想什么,叮嘱了一句。

    “是这样吗?”小火鸦歪着脑袋。

    “不然你以为呢?”灵玉谆谆教导,“你想想看,你要结婴化形,金乌他们还敢这么对你家族长吗?只要你成为真正的天命之子,大荒鸟兽一族的主上,你家族长走哪都有人抢着奉承。想帮你家族长,就乖乖修炼,知道吗?”

    “哦……”小火鸦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

    不多时,明堂回来了,这个小老头,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谦逊,眉头拧得紧紧的,对灵玉说:“水道友只管教导少主便是,再有这种事,都交给我们。”

    灵玉毫不客气:“这是自然,你们部族之争,我可没有兴趣。”

    明堂笑笑,离去前对小火鸦叮嘱了一句:“少主,安心修炼。”

    灵玉转头,交给青羽一枚玉简:“……去买这些灵药来,捡最好的,你们不缺钱吧?”

    青羽躬身:“水前辈放心。”

    沐浴完了初阳,小火鸦在灵玉的指导下进行修炼,青羽很快买了灵药回来,灵玉指使着她将灵药熬煮成浴汤。

    等到小火鸦修炼完毕,灵玉要将它扔进浴汤,明堂赶回来了。

    “水道友,这是……”

    “这是增长阳气的药汤。”灵玉说。

    “增长阳气?”

    灵玉知道明堂不会放心,将此事交给青羽,自己出了内室,在桌案前坐了下来。

    明堂坐到她的对面,踌躇:“非是老夫不信任水道友,这事关系到少主……”

    话未说完,灵玉把玉简推给他:“明堂道友可曾看过功法解读?”

    明堂点点头。他怎么可能没看过?给少主修炼的功法,不但看过,甚至自己亲自试验了。

    “那么,感想如何?”

    明堂沉吟:“水道友的解读,比我们高明得多,只是有几处不大了解。”

    “是哪几处?”

    明堂指了出来。

    灵玉便笑:“明堂道友,恕我直言,这几个地方之所以无法了解,是你们从根本上理解错了。”

    “哦?”明堂郑重地看着她。理解错了功法,这可是件大事,若是修炼错了,轻则无法晋阶,重则走火入魔。

    灵玉说:“至阳之气,有什么比初阳更符合?”

    明堂当然明白,在诸多功法中,至阳往往被理解为太阳,只是,初阳这个说法,他不大同意。

    “至阳是太阳没错,为什么一定要从初阳入手?我们火鸦一族,修炼从来不求初阳,我们自身的火灵气,就是最纯净的灵气。”

    灵玉弹了弹手中的功法,慢条斯理:“谁说这是火鸦的功法?”

    明堂呆了呆,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又问了一遍:“水道友,你说什么?”

    灵玉不答反问:“我与你们少主之间,已经立下了共生契,明堂道友如今是否信任我?”

    明堂沉声道:“水道友有话就请直说。”他意识到,灵玉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很重要。

    “那好,我就直说了。”灵玉盯着他问,“明堂道友,这份功法,是哪里来的?”

    明堂一下子警惕起来。

    灵玉道:“如果不想回答,就当我没问。”

    明堂目光游移,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片刻后,他似乎下了决心,说道:“水道友是否可以发誓,此事决不外泄?”

    灵玉二话不说:“我发誓,明堂道友接下来说的话,决不外泄。”

    明堂松了口气,沉吟了许久,慢慢道:“这份功法……是少主胎里带来的。”

    这话什么意思?灵玉眨眨眼:“胎里带来的?”

    明堂颔首,肃容道:“少主出生之时,这份功法便抓在它的手中。”

    “……”灵玉愕然。她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出生之时,功法抓在手中……那是母腹之中,怎么可能?

    如果说,真的能把这种东西放入母腹,这是不是说明,投生之事,亦可为人所操纵?莫非大乘修士真能拥有这样的神通?

    灵玉从毕方想到大乘修士,再想到倾天之祸,顿时觉得这事复杂得无法言说。

    小火鸦投生,有人为干涉的痕迹,那么徐逆呢?

    她自己暂且不提,除了得到那本仙书,并没有经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徐逆不同,他未出生,便经历了一场大变故。若是投生之事可以插手,那徐逆的遭遇,是否也是人为?

    “水道友,老夫知道这事很难让人相信,不过,这就是事实。”明堂不知道她的思路已经从小火鸦转到了徐逆身上,如此强调道。

    灵玉回神,镇定了一下,说道:“此事暂且不提,明堂道友既然这么说,我就这么信吧。道友是否认为,这份功法既然是令少主胎里带来的,便是天赐之物?”

    “不错。”既然说了,明堂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天命之子降生我族,预示着我族必将兴盛!”

    说这句话时,明堂神情严肃,这个身材瘦小的老头,面容威严,眼带狂热。

    灵玉却摇了摇头,说道:“天命之子,并非火鸦。”

    此言一出,明堂大怒:“水道友此话何意?”

    灵玉笑道:“意思是说,道友怕是想错了,整个火鸦部族,天命之子只有一个,不能将它视为普通的火鸦。”

    内室里,浴汤在小火鸦的烘烤下迅速蒸发,散发着灵药特有的香气。

    灵玉点了点玉简:“你们必须抛弃这种想法,天命之子是天命之子,它不是其他任何一只火鸦,它的功法只适合它自己。”

    明堂很久没有说话,他很想反驳,然而,直觉告诉他,灵玉说的并没有错。

    内室里,浴汤已经完全干涸了。里面传递出来的火灵气,纯净而热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