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就绪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提了两点要求。

    第一点很好满足,火鸦族早就为了自家少主的结婴大事准备了诸多物资。

    第二点有点麻烦,结婴除了足够的材料,还要有合适的地方。本来,扶桑之木是很好的选择,五行而言,木火相生,而且扶桑乃日出之地,扶桑之木本就带着太阳之气。只是,灵玉觉得,还有一个更合适的地方。

    “旸谷?”明堂大吃一惊。

    “不错,旸谷。”

    明堂沉吟片刻:“为什么选择旸谷?扶桑之木不是很好吗?旸谷的太阳之气太热烈,怕是受不住,倒不如扶桑之木……”

    灵玉轻笑摇头:“对你们来说,扶桑之木确实比旸谷更适合,可对令少主而言,还是旸谷好些。”

    明堂想不出个头绪,只能向她求教:“为何?”

    “坦白说,贵少主未能化形,想在短短数年间自然晋阶,几乎是不可能的。想想看,那些未化形的妖修,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结婴?”

    “可是,水道友不是说,少主天生灵体,可以按人类的修炼方法修炼吗?”

    “这就是问题。”灵玉看着他,“道友可知,人类修士在晋阶之前,要花多少精力来打磨心境?”

    这个问题,明堂答不上来,东溟的妖修对人类知之不多。

    “人类修士,每当修为够了,就会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打磨心境,从修习道经,到体悟世情,他们不遗余力。无论是从妖修的角度说,还是人类的角度说,令少主想要结婴,条件都达不到。”

    “水道友不是说,时机已经成熟了吗?”

    “时机成熟,就是因为有办法可以弥补。”灵玉仔细地向他解释,“如果心境不够,那就要用更加强横的实力来突破。在扶桑之木结婴,按部就班,最稳妥不过。可令少主的情况,不是稳妥可以解决的。它需要强横的实力,来突破它的桎梏。”

    “桎梏……”听着这两个字,明堂忽然有一种了悟的感觉。

    没错,少主天生灵体,生来就有结丹修为,这两百多年,却连化形都做不到,这不是桎梏是什么?它好像被什么东西锁着,明明有着卓绝的天分,却无从发挥。

    明堂沉声道:“水道友的意思,老夫明白了。可旸谷之地,水道友恐怕不大了解。日出之时,旸谷阳气大爆,会造成极强的冲击,就算是元婴修士,也未必承受得住。”

    灵玉笑道:“我既然为令少主选择了旸谷作为突破之地,岂会一无所知?要的就是阳气大爆的冲击,破开它身上的锁链!”

    明堂惊道:“水道友,那冲击非同小可……”

    “怎么,不敢吗?”灵玉盯着他,突然喝道,“如果连这样的风险都不敢承担,道友还是死了心,不要想着的天命的好!”

    想想徐逆,为了所谓的天命,一步步走来,经历了多少险境?就算是她,修炼到今天,也是数次险死还生。再看火鸦部族这个天命之子,从诞生之日起,便被整个部族捧在手心,连扶桑之木都没有出去过,更不用谈冒险。这样子修炼,它能化形才怪!

    明堂霍然站起:“水道友,你……你可知道天命之子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

    灵玉轻笑:“我不管你们多看重天命之子,我只知道,我更看重自己的命。连我都敢冒险,你们为什么不敢?”

    闻听此言,明堂一怔。有共生契在,如果少主出事,那么她也……

    明堂冷静下来,认真思考这件事。

    灵玉不要求他立刻给答案,说道:“道友慢慢着手准备吧,什么时候想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再谈。”

    不管明堂多纠结,灵玉回到木屋,揪起小火鸦,带着青羽晒太阳去了。

    “道者涵乾括坤,其本无名……”

    ……

    扶桑之木的另一角,硕大的木台之上,覆盖着严密的禁制,一名妖修盘坐在中央。

    他面容平凡、双目湛湛,身上气息澎湃浩大,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

    片刻后,又有两名妖修上了平台。

    这两名妖修一男一女,男的正是那个与灵玉他们起过冲突的月望,两妖都是元婴中期。

    “族长。”到了这妖修面前,两人躬身见礼。

    这个面容平凡的妖修,正是金乌部族的族长。他指了指自己对面:“坐吧。”

    两妖坐下后,他问:“月望,金简,你们二人突然求见,莫非火鸦又在搞什么勾当?”

    “是。”月望迫不及待地禀道,“火鸦最近的行为有点奇怪,他们大肆收购灵物,好像在准备什么重要的事。”

    “大肆收购灵物?他们不是早就这么做了吗?”金乌族长不以为意。

    月望与金简对视一眼,金简奉上一枚玉简:“族长,这是他们这一个月来收购的灵物大致数量,您看,是不是不太正常?”

    金简这么说,金乌族长才分出一点注意力:“哦?数量很多?”

    他将玉简摄入手中,随意一看,眉头马上皱了起来:“还真有点多……”

    在大荒,禽鸟往往比走兽富有,因为他们在商业方面灵活得多。金乌族长一看这数据,就发现不对了。大家都是扶桑之木的部族,大概有多少收入,估算得出来。火鸦收购这么多灵物,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负担,要说没事,没人会相信。

    “你们有什么看法?”他问道。

    金简说:“我觉得,火鸦在准备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呢?”

    “这还用说吗?”月望有点着急,“族长,肯定是明堂那老家伙,为了他们的天命之子准备结婴用的,我们可不能放过!”

    金乌族长却八风不动:“不能放过?你想怎么不放过?”

    “当然是截断他们的货源了。什么天命之子,都还没化形,火鸦就仗着它抢我们的东枝,要是让他结婴还了得!”说完了,仍不解恨,月望忿忿道,“照我说,就不应该让步,没我们金乌同意,休想结婴!”

    金乌族长却不说话,提了提嘴角,把玉简抛了回去。

    “族长!”月望急了,“难道您又要让步?明堂那老家伙,面黑心狠,再让下去,扶桑之木哪还有我们金乌的立足之地?”

    “那你想怎样?”金乌族长淡淡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看不出来吗?天命之子的身份,扶桑之木大部分部族都认可,我们要是明着跟他们作对,明堂还不抓住机会,往我们金乌身上泼脏水?”

    他算是明白了,他们金乌部族不动还罢,每次有个什么争端,明堂就会拉着帝江他们几个扮可怜,指责他们金乌仗势欺人。没错,他们金乌确实仗势了,只是,每一次他们做三分,火鸦就会把事情渲染得十分。天命之子没出现之前,他们还真不知道,明堂有这样的本事!

    “难道我们就这么忍了?要是那只小火鸦真的结婴化形,那我们……”

    “谁说我们忍了?”金乌族长打断他的话。

    月望眨眨眼:“那族长您的意思是……”

    金乌族长哼了一声,吩咐:“金简,你继续盯着他们,务必查明此事。比如什么时候结婴,在哪里结婴。”

    “是,族长。”

    月望听得糊涂:“族长,您这是……”

    金乌族长冷声道:“火鸦这么嚣张,不就是仗着他们有天命之子吗?既然如此,我们就让他们没有天命之子,看他们还能怎么嚣张!”

    灵玉正在收拾自己来到扶桑之木后的收获。

    被火鸦请来之后,她并没有因此面放下自己的生意。

    要知道,扶桑之木的部族,都很富有,不说别的,火鸦的那些盟友们,个个富得流油。

    明堂不让她离开火鸦部族,但没有禁止访客,时不时地有妖修托青羽转告,或是解读功法,或是购买丹药。

    而且,光顾的客人修为更高了,赚得也更多。

    至于自己的修炼所需,摆着火鸦部族这么一只大肥羊,难道不宰吗?几年下来,灵玉迅速地积累起丰厚的身家。

    这些身家在东溟的妖修看来,并不出奇。鸟毛啊、兽角啊,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可对灵玉来说却不然,只要她将这些东西转手卖到西溟,简直就是一朝暴富!而她用来交换的丹药,都是东溟比较常见的灵药,算不上贵重。

    灵玉把这些东西都收好,准备等小火鸦一结婴,就解除魂契,回西溟去。

    当然,她也可以多留几年,再捞上一笔。不过,那样的话,容易出差错。谁知道小火鸦结婴化形之后,会是什么性子?她在火鸦部族留了几年,并非没有疑点,现在火鸦部族有求于她,还不会有事,拖久了就不好说了。

    正想说,明堂来了。

    “准备好了?”灵玉问。

    明堂点头:“金乌一直盯着我们,如果在外面结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趁机做些什么。所以,我们得做些准备,误导他们。”

    灵玉没有异议:“怎么做是你们的事,我只要结婴不受打扰就行。”

    “那好。这几年,水道友与少主形影不离,恐怕要配合一下。”

    “不麻烦的话,没有问题。”

    明堂面露喜色,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末了道:“若是成功,水道友于我们火鸦一族有大恩,必有厚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