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暗涌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火鸦一族的动静,很快传到了扶桑之木各大部族的耳中。

    金乌的木台上,其族长冷哼一声:“果然是要结婴了。”这件事不算秘密,几年前,火鸦部族就有意让天命之子结婴,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现在终于觉得时机到了吗?

    天生灵体,却灵智不全,仅仅两百多年就想结婴?哼!

    月望打量着族长的神色,试探地问了句:“族长,我们还依计划行事吗?”

    “当然。”金乌族长不假思索,“万一真的结婴成功了呢?”

    尽管表面上,金乌一族并不承认这位天命之子,但就连他们的族长,都不敢轻视。天生灵体这种事,岂可小视?想想天阿少主,与火鸦的天命之子差不多时日诞生,从炼气期直冲元婴,修炼速度对人类来说都相当惊人。

    一开始,金乌一族对火鸦的天命之子只是感觉不爽,两百多年相争下来,渐渐变得不能容忍。都已经争了两百多年了,如果最终还是被火鸦部族压下来,金乌的脸哪往搁?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天命之子的真假,就算是真的,金乌也不想承认了。

    沉思片刻,金乌族长问:“几年前,火鸦为了他们的天命之子请来的那位兽族妖修,如今如何了?”

    月望想到那位与小火鸦形影不离的妖修:“哦,那位啊,还是跟在他身边。”

    “可查到她的来历了?”

    谈到这个问题,月望露出疑惑的神情:“她身上有化蛇的气息,可是,无论我们怎么查,都查不到化蛇部族有这么一位妖修。据说这位是三年前从天风草原来的,除此之外,别无线索。”

    “竟是如此?”金乌族长颇感兴趣,“有意思,那位的修为倒是一般,能让明堂那个老家伙以礼相待,应该有几分本事。”

    月望却道:“族长,这个问题您不必担心,我早就打算过了,明堂请她,是因为对方精通西溟之学。她身上的气息并不强烈,实力应该有限,不难对付。”

    妖修衡量实力,气息是一个侧面验证。灵玉并非真正的妖修,身上的化蛇气息来自于那张化蛇皮,当然不强烈。

    金乌族长点点头:“就算是这样,还是慎重些好,让金简去对付她吧。”

    月望答应一声。

    金乌族长说:“要结婴,无非就那几个合适的地方,你们盯好了,不要让他们糊弄过去。”

    “是。”

    ……

    “背完了?”耳边声音一停,灵玉转头问。

    小火鸦嘟囔:“早背完了……”

    灵玉点点头,看着逐渐走近的青羽:“行了,以后不用背了。”

    听到这话,小火鸦一下子瞪大眼:“什么?我没听错吧?”

    灵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要觉得自己听错了,那也行,以后继续背。”

    没等小火鸦说什么,青羽过来,俯身道:“水前辈,可以起程了。”

    灵玉点点头:“走吧。”一把揪起小火鸦。

    “去哪里?”小火鸦拍着翅膀哇哇大叫,“放开我!不许抓我漂亮的羽毛!”

    灵玉才不管,故意伸手把它的羽毛弄得更乱了。

    一只没断奶的小鸟,什么漂亮不漂亮的,等它化形了再说吧!

    一人一妖在青羽的带领下,进入族长的修炼室。

    “水道友,麻烦了。”明堂对灵玉深揖一礼。

    这个郑重的礼节,让小火鸦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

    “怎么了?”它问。

    明堂对它笑了笑:“少主,你该结婴了。”

    小火鸦瞠大眼,忽然欢呼一声,飞上明堂的肩头:“我真的可以结婴了吗?你们不拦我了吗?”

    它早就想结婴了,可是一直被拦着。

    “时机成熟,不必再等待了。”灵玉说,“别忘了这几年教你的东西,你虽是妖族,却天生灵体,不要光凭本能结婴。”

    “知道了知道了。”小火鸦拍着翅膀,欢呼雀跃,它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就是因为没有结婴,族长才会被逼低头,部族招来非议。如果它结婴了,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

    “明堂道友,我们事先说好的,我可不负责卖命,你们可准备好了?”

    明堂点头:“水道友放心,你只要露个面就行……”

    ……

    火鸦和金乌的纷争又一次无疾而终,扶桑之木的禽鸟部族们已经学会了视若无睹。

    都两百多年了,哪一次真的闹到打起来?

    不过这一次,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他们去了沐阳台。”金简禀报。

    金乌族长眼睛一眯:“消息确认无误?”

    “是。”金简说,“是从帝江那里透出来的,应该无误。”

    帝江这个部族,并不为禽鸟各部所喜。他们心性阴险,行事反复。火鸦虽然拉上了帝江做为盟友,但也与他们保持着距离。

    这两百多年来,帝江在金乌火鸦的纷争中,态度暧昧。他们确实是火鸦这一边的,但是,同时与金乌暗通款曲。

    金乌族长思索道:“帝江不可信任,还是再去打探一下。”

    金简应了一声,离开了。

    半日后,她回来后,说道:“族长神机妙算,帝江确实是在阴我们,火鸦根本没有去沐阳台,而是去了归阳山!”

    归阳山,就在扶桑之木的东北角。扶桑之木朗阔无比,所谓的高山,亦在其下。那里是除了扶桑之木外,最靠近初阳的地方。

    “这次的消息从哪里传来?”

    “是重明鸟。”

    金乌族长颔首,相比起帝江,还是重明鸟可信些。火鸦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与重明鸟十分亲近。

    “很好,把他们都叫回来,这一次,我们要断掉火鸦的根本!”

    金简面露犹豫,欲言又止。

    “怎么?你有问题?”

    金简说:“族长,天命之子结不成婴,我们会不会犯了众怒,毕竟……”毕竟兽族是承认天命之子的,他们甚至更早奉其为少主。

    金乌族长露出一丝冷笑:“你以为,他们会为了结不成婴的天命之子搏命吗?”

    金简低头不语,心中还是不太赞同。

    “兽族之所以早早承认,是因为此事与他们无碍。他们就算承认天命之子又如何?我们禽鸟与走兽之间,所求之物大不相同。就算天命之子成为真正的大荒少主,乃至于成为大荒之主,于他们又有什么妨碍?一句话而已。”

    “可是,要是因为我们而失去天命之子……”

    “然后跟我们拼命?”金乌族长面露嘲讽,“你觉得他们可能会跟我们金乌部族开战吗?”

    金简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金乌部族有一名元后,两名元中,十几名元婴,是大荒的大部族,无论哪个部族,都不会愿意与金乌部族作对。

    说白了,金乌族长就是要造成既定事实,这样一来,哪怕其他部族愤怒,也不会为了一个不能结婴的天命之子而与他们拼命。

    只有活生生的、实力强大的天命之子才有价值。

    “去吧,盯好火鸦。”

    “是。”

    事情朝着他们预测的方向发展。没过几天,火鸦部族大肆宣扬,天命之子将要结婴,地点虽没公布,但很多消息都泄露出来,是在沐阳台。

    月望一边盯着,一边暗骂一声狡诈。金简把沐阳台交给了他,自己监视着归阳山,那里果然有古怪。

    如果不是族长多了个心眼,说不定他们就被糊弄了。

    火鸦部族并不知道金乌已经盯上了归阳山,他们仍然明目张胆地在沐阳台准备着结婴之事,归阳山那里,同样在秘密准备着。

    终于有一日,他们看到了那只外表有些古怪的小火鸦,出现在沐阳台……

    “你们几个,去沐阳台。”金乌族长如此下令。

    被点到名的金乌妖修忍不住问:“族长,居然沐阳台的是假的,为什么我们还要去?”

    金乌族长说:“就是因为那里是假的,才要去。让他们以为我们上当了,才会安心让天命之子结婴。”

    正说着,金简匆匆而来:“族长,火鸦部族悄悄去了归阳山。”

    金乌族长问:“那只化蛇,去了哪里?”

    月望答道:“之前她在沐阳台出现了。”

    金乌族长顿了顿,笑了起来:“明堂这戏演得太过了。”

    金简忙问:“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金乌族长说:“不管那人是什么身份,与明堂之间有什么交易,毕竟是只化蛇,天命之子结婴,这是火鸦部族的大事,怎么能让她参与?这几年来,她与天命之子形影不离,明堂刻意让她去沐阳台,好误导我们。”

    “原来是这样。族长,那我还去拦她吗?”

    金乌族长摆摆手:“不用了,沐阳台那边,小心盯着就是,其他人随我去归阳山。”

    “是。”众妖修齐声应道。

    金乌族长抬头看了看天边的落日,自言自语:“最好的结婴时刻,必然是日出之时,他们如果有行动,大概今晚就要动手……”

    与此同时,火鸦那边,明堂亦在下令:“你们几个去沐阳台,那边不能出差错。你们去归阳山,小心别被金乌发现。”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青羽身上:“青羽,沐阳台交给你了。”

    青羽简洁地应了一声:“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