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捡便宜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明明是黑夜,归阳山却亮如白昼。

    灵玉站在旸谷的水面上,仰头看着归阳山激烈的战况,背着手悠闲无比。

    她带着小火鸦来到旸谷,布置好结婴之事,就放手了。

    这毕竟是火鸦族的大事,就算她跟小火鸦之间有共生契,也不好抢了主事的位置。

    旸谷内,只有两名元婴妖修,一名元婴中期,一名元婴初期。

    除此再无其他守卫。

    不过,周围的禁制一点也不松弛,便是表面上的结婴之地沐阳台和那个“实际上”的结婴之地归阳山,都比不上。

    这些禁制,其中还有灵玉的手笔。

    妖修的禁制,比人类粗糙得多,便是灵玉这样的半桶水,都算得上出色。再加上她结婴后,本命法宝以符文结法阵,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研究了众多禁制杂学后,在明堂布置的中央禁制外面,又布置了一层。

    另外,她在外围布下了一个符阵。

    这个符阵,可不是当初在下界的粗浅玩意儿,元婴期的灵符,环环相扣,哪怕是元后修士过来,也能拦上一段时间。

    灵玉颇有些得意,扶桑之木这些妖修,并不会玩阴谋诡计。她在小阴谋小把戏上挺擅长,可要说到心思缜密老谋深算,还是远远不及。明堂提出,结婴之地一明一暗,好引开金乌部族,免得他们过来捣乱。灵玉觉得,这样的计谋太简单了,便提议多安排一层。

    明里,结婴之地是沐阳台,暗中,结婴之地是归阳山,而真正的结婴之地,却是旸谷。

    在旸谷结婴,本身就出人意料,只要他们安排妥当,金乌们很难猜到。

    明堂觉得这个计划很冒险,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同意了。

    现在,小部分人手安排在沐阳台,大部分人手守在归阳山,轮到真正的结婴之地旸谷,除了灵玉,却只有两名元婴妖修。这样的守卫着实薄弱,一旦消息外泄,被人偷袭,他们很难守住。

    当然,这样也有好处,涉及的人手越少,消息外泄的可能性就越小。这两名元婴自然是心腹中的心腹,而灵玉与小火鸦之间存在共生契,只要她不脑抽,就不会泄露出去。

    要知道,结婴是有风险的,哪怕无人打扰,都有可能丹碎无法成婴,小火鸦出事,灵玉这个结契者一样跑不了。在东溟,还没有元婴妖修甘愿成为阴谋的牺牲者,也没有哪个部族,有这样的魄力牺牲元婴。

    就这样,沐阳台那边摆个门面,归阳山故布疑阵,旸谷反而轻车简从,无人知晓。

    归阳山几十名妖修现出原形,明晃晃的金光与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斗法的灵气波动跌落了无数低阶妖修,整个扶桑之木都在抖动。

    这些波动传到旸谷,已经没有影响了。

    旸谷本就是特殊之地,太阳从此处升起,天地法则赋予它牢不可破的坚固,旸谷之外的波动,传不到旸谷内部。

    这个太阳升起的小谷,看起来像是一汪水潭。就在水潭中央,一根树枝插入水中,迅速拔地而起。

    这是万年扶桑树枝,明堂用了秘法将之折下,用来结婴。

    木火相生,且这根树枝沐浴初阳百年,既可在初阳爆发时保护小火鸦,又能助长其木火相生之势,是最好的结婴场所。

    小火鸦此时就蹲在扶桑树枝上,全身闪烁着隐隐的灵光,已经入定。

    灵玉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转身往外走去。

    “做什么?”人影一晃,一名火鸦妖修拦在她面前。

    “去看看。”灵玉指了指归阳山。

    火鸦妖修面露狐疑。

    灵玉淡淡道:“我泄露形迹,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这名妖修想了想,转身退开。

    少主已经在结婴了,这个时候,外人不在反倒好些。

    灵玉出了旸谷,悄悄摸到归阳山。

    天上打得热闹,没人来管她。

    几十名元婴妖修动手,动静惊人,灵玉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哪怕是当年通天塔一战,也没有这么多的修士。

    天上到处都是法术灵光,血光四溅,羽毛乱飞。

    他们打得不亦乐乎,灵玉在下面捡羽毛捡得不亦乐乎。

    一群鸟打架,那毛掉得跟下雨似的。这些可是元婴妖修的羽毛啊,在西溟,这样的羽毛有钱都买不着,现在一大把没人要。

    当然没人要了,对妖修们来说,羽毛是自己身上的东西,虽然爱惜,但也不会多珍视除了那几根凝聚精华关系到自身法术的羽毛。

    而低阶妖修虽然眼红高阶妖修的羽毛,可是,打架的灵气波动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此时都窝在扶桑之木内部瑟瑟发抖。能够对着几十名元婴妖修打架的灵气波动视若无睹,还对羽毛十分感兴趣的,也只有灵玉了。

    “唉,怎么不小心一点呢?”灵玉捡起一根长长的羽毛。这根羽毛长且硬,是哪只金乌的尾羽。尾羽对禽鸟来说十分重要,既影响到飞行,又有美观之效。而且,尾羽粗壮,很适合承载法术。他们化形之后,往往会选择将尾羽炼制成法宝。总之,尾羽是禽类妖修最重要的羽毛,价格上比其他羽毛高上好几倍。

    可惜的是,这根尾羽有烧焦的痕迹。没办法,无论火鸦还是金乌都是火属性妖禽,打起架来不烧掉点羽毛才奇怪。

    捡着捡着,羽毛越捡越少,到后来只有零星的羽毛落下来,而且大都是烧坏的,灵玉也就没兴致了。

    她找了个地方悄悄躲着,观察上方的争斗。

    一开始,只是金乌和火鸦两族的争斗,接着双方的盟友加入了进来,再然后一些中小部族的妖修被煽动,也跟着加入战团。

    归阳山上方,法术遮天蔽日,灵玉仔细地看了,有些忧心。

    金乌一族这是要破釜沉舟,如果这次不能成功打断天命之子结婴,他们金乌一族在扶桑之木的地位就会大降,他们怎么肯屈居火鸦之下。

    这既是利益之争,也是意气之争。也许一开始只是因为心中不平,不愿让火鸦占走本该落到自己手中的好处,争了两百多年,早已上升为部族荣辱。金乌心高气傲,断然不肯忍气吞声,情愿认输。

    而火鸦这边,除了他们本族,其他部族的并不愿意拼命,多数只在外围策应。

    天命之子是火鸦部族的天命之子,就算自己能占些好处,到底还是有限。

    而金乌部族的元婴妖修人数,明显比火鸦要多,尤其他们之中有一位元婴后期。

    灵玉看了看天色。

    月亮已经西斜,即将落下,离太阳升起最起码还要半个时辰。火鸦必须坚持半个时辰,等到太阳升起,小火鸦结婴成了定局,便会有其他妖修介入,阻拦金乌。

    他们现在不肯下死力,说白了就是不确定天命之子一定能够结婴。看看人家天阿少主,同样是天生灵体,短短两百多年,从炼气直升元婴。而火鸦部族的天命之子呢?生下来是结丹,现在还是结丹。谁也不知道他灵体不完整,是不是影响到他的前途,假如他不能结婴,那就没必要为了他得罪金乌了。

    灵玉忧虑地看了看旸谷的方向。她不担心小火鸦结婴不成,知道对方与毕方有关,她就肯定,对方会结婴。若非如此,她怎么敢结下共生契?

    只是,到了太阳升起,碎丹成婴的阶段,它在哪里结婴就不是秘密了,到时候,火鸦族能拦得住金乌吗?

    正想着,丹田处火热了起来。

    灵玉皱了皱眉头。她知道,是属于毕方的气息在作怪。小火鸦总是嚷着,她身上有它的东西,说的应该就是那几根羽毛。

    可是,那些羽毛已经被她吸收了,只残留下些许气息。这些气息与小火鸦之间存在感应,他们离得近了,她体内的气息就会受到小火鸦的影响。

    现在,灵玉丹田里的气息在翻涌,小火鸦很可能已经在碎丹了。半个时辰后,太阳升起,旸谷阳气大爆,只要承受住阳气的冲击,借此将碎丹融合成婴,结婴就稳住了。

    现在的问题是,火鸦要撑住这半个时辰,并且在旸谷阳气大爆时,挡住金乌的冲击。

    至于小火鸦本身,灵玉倒不怎么担心,这三年打磨,即便有所欠缺,借助阳气大爆的冲击,进入元婴不成问题。

    拥有毕方血脉传承的天命之子,若是连结婴都不成,怎么去承担天命?

    东边慢慢有了亮色,太阳快要升起了。

    灵玉隐藏身形,往旸谷掠去。

    等到她回到旸谷,两名火鸦部族的元婴妖修牢牢守护着结婴中的小火鸦。

    它已经被火焰吞没了,扶桑树枝上,悬着硕大的一团火焰,热烈燃烧着。

    灵玉深吸一口气,看着越来越亮的东边。

    很快,太阳就要升起了,能不能结婴成功,就看这一次。

    她转头看了看归阳山的方向,突然一翻手腕。布置在周围的符阵突然亮起光芒,吓了那两名妖修一跳。

    “水道友,你这是做什么?”其中一名低声喝道。她突然发动符阵,他们还以为她要对少主不利。

    灵玉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归阳山的方向:“麻烦快来了,你们还不快准备?”

    她刚说完,两名元婴妖修还没来得及回答,红彤彤的太阳挣脱束缚,一下子跃了出来。

    一股浩荡的阳气,随之而来,在旸谷内突然爆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