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羽毛乱飞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今天没有金乌在扶桑之木等待着沐浴初阳。高阶的都跑去打架了,低阶的避祸都来不及。

    是以,初阳中蕴含的力量全部都被近在咫尺的小火鸦吸收。

    明堂曾经说过,阳气大爆,元婴修士都不一定承受得住,事实确实如此。

    阳气爆开的一瞬间,灵玉感觉到一股澎湃至极的力量从太阳的方向传来,整个人瞬间就跌飞了出去。

    那两名妖修没比她好多久,区别只在于,中期的那位很快就站了起来。

    他焦急地看向少主。第一眼,那根扶桑树枝完好无损,他松了口气。再仔细一瞧,心又提了起来,少主在扶桑树枝的护持下,确实没跌出去,可是,它身上的初阳凝结成了厚厚的光罩,分明已经加持在它的身上。

    旸谷内,是一大片水潭,当太阳升起之时,阳气大爆的威力先被水潭吸收,接下来才会照射到扶桑之木上。只有那时候的初阳,是温暖无害的。

    可是现在,还没有经过水潭的缓冲,蕴含着阳气大爆威力的初阳,就这么一层一层裹到了小火鸦的身上。

    “少主!”那个火鸦部族的妖修大叫一声,似乎想要冲上去。

    “别动!”灵玉喝道,一缓过来,就扑上去拦住他,“它已经碎丹,现在动它,想让它死吗?”

    妖修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不错,碎丹之后被打扰,导致无法成婴,那就只有殒命一途了。

    只是,光罩包围中的小火鸦,连元婴修士都很难承受的初阳,却全部裹到了它的身上,它怎么可能忍得了?

    这名妖修忍不住转头瞪视着灵玉,迁怒:“少主若是有事,我饶不了你!”

    灵玉淡淡道:“它若有事,不用你出手,我也跟着完蛋。”

    火鸦妖修想起她和少主之间有共生契,心底的郁气便散了些。立有共生契的双方,同生共死,想来对方不会有这样的勇气,拼着自己完蛋,要少主的性命。

    正想着,初阳光罩包裹中的小火鸦,突然爆开万丈金光,在光华还未大放的太阳下,就好像一个小太阳一般耀目。

    这动静引起了归阳山上打架的妖修们的注意。

    “族长!”月望叫了起来,“那里是……”

    众金乌看向旸谷,太阳刚刚升上来,红彤彤的并不热烈,奇妙的是,旸谷内,还有一个金光灿灿的东西,像是个小太阳。

    金乌族长岱渊看着旸谷,忽然明白过来:“我们被耍了,结婴之地根本不是归阳山!”

    负责打探消息的金简大吃一惊,她看着归阳山上金藤中的火鸦,分明正在努力结婴:“那……又是谁?”

    岱渊闪过一名火鸦放出来的火系法术,喝道:“管它是谁,还不赶快去旸谷!”

    居然会在旸谷结婴,岱渊万万没有想到,命令完族民,他看着明堂冷笑:“为了避开我们,选择去旸谷结婴,明堂,你就是这么对付你们的天命之子的?”

    明堂也跟着冷笑:“岱渊,别以为你们金乌一族有这么大的脸面,天命之子在哪里结婴,只是因为哪里更适合!”说罢,扬声喝道,“其他部族的道友,天命之子结婴即将成功,诸位既然助我族一臂之力,还请坚持到底!”

    吃惊不仅仅是金乌部族,火鸦这边的盟友,发现旸谷那里的异相,才知道天命之子并不在归阳山结婴。本来,他们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可听明堂这么一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不帮火鸦,还能帮谁?帮到一半,金乌得势照样不会罢手,倒不如帮到底,天命之子结婴成功,总得感念他们的情分。

    一方要去旸谷,一方上前去挡,很快又打得难解难分。

    原本,金乌部族一边打着,一边往归阳山上丢法术,哪怕打断不了,也要骚扰对方结婴。而火鸦则安排了人手专门将这些法术拦下来,那只火鸦在其中战战兢兢,却还是努力结婴。

    岱渊一声令下,骚扰归阳山的金乌们全部调转方向,往旸谷那边飞去。

    那只火鸦摆脱了骚扰,终于能够安心结婴。

    可惜,它不再受到骚扰,是因为真正的目标被对方发现了。

    旸谷方向的小太阳越来越热烈,一股浩荡纯净的气息从结婴中的小火鸦身上传出。

    守卫在侧的两名妖修大喜:“少主撑住了!”那股气息是元婴之力,小火鸦承受着初阳入体的剧烈痛楚,反利用其将碎裂的金丹转化为元婴。

    元婴之力初成,小火鸦已经闯过了第一关,接下来只要坚持住就行了。

    等到元婴凝结完毕,剩下来的,就是重塑化形这些收尾之事,也许要耗费几天时间,到时候,就没有那么危险了。

    “别说废话,对方快来了!”灵玉喝道。

    说话间,已有金乌破开阻挡,进入旸谷。

    火鸦紧跟着追了过来,继续将对方拦住,战场逐渐往旸谷转移。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好事,现在还在凝婴的关系阶段,不能被打断!

    那名元婴中期的火鸦妖修大喝一声,化出原形,加入战团。

    而那名初期的则专心致志地操纵禁制,预防落下来的法术。

    灵玉退到一旁,紧盯着天上的战况。

    她跟明堂说过,玩命这种事别算上她。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要是真的情况紧急,难道她不出手么?小火鸦一死,她也得跟着玩蛋!

    眼看着小火鸦慢慢凝结元婴,岱渊忍不住了。

    倾全族之力,如果不能打断对方结婴,今日之事岂不白费?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一声唳鸣传来,灵玉看到一只元婴后期的金乌身上突然爆开刺目的金光,剧烈的灵气波动,在旸谷的水潭内掀起波浪,再看过去,那只金乌已经不见了,只看到一个小太阳悬挂在那里。

    岱渊的声音传出:“我拦住他们,你们闯进去。”

    灵玉心中一沉,这是……

    传说金乌为日中之鸟,难道这是他们的秘术?

    看到族长化为小太阳,金乌一族鼓噪起来,士气大涨,大声应和:“是!”

    “岱渊,你竟敢”明堂惊喝。

    “我有什么不敢?不就是几百年的修为吗?明堂,你永远都比不上我,因为我比你狠!”

    灵玉听着这番对话,大吃一惊。金乌族长的意思是,他这项法术,是要燃烧修为的?一般需要修为做为代价的法术,都会拥有超过本身境界的威力,他已经是元婴后期了,火鸦这边往往要三五个妖修一起去拦他,才能将他拦下,若是他还实力大涨,谁还拦得下?

    这般想着,灵玉马上看到结果了。金乌族长化出小太阳后,威力初露,便有数只元婴初期的火鸦受到他的一击,跌飞出去。

    火鸦们不得不分出更多的人手去拦阻他。与施展了秘术的元后妖修相斗,其他部族的怎么肯为此拼命?他们只能靠自己,哪怕被击飞出去,仍然摇摇晃晃地飞回来,用鲜血挡住金乌族长的前路。

    可是,这么一来,其他金乌就挡不住了。

    留守在此的火鸦妖修大喝一声,将旸谷内的禁制全部开启,任凭那些金乌怎么攻击,他都只能死守。

    少主凝婴快要完成了,他就是最后一道屏障,如果他被攻破……

    没有时间去想后果,他只能撑着,哪怕死,都要撑着。

    无数的攻击落在禁制上,火鸦们在拼命,金乌又何尝不是如此?族长施展了秘术,此事不成,金乌一族损失惨重,他们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月望冲在最前面,他张口一吐,包含着日之精华的火球,往结界打去。结界在他们的攻击之下晃动着,上面光罩摇动。

    金乌大喜,一个个火球落在结界上,眼看着它裂缝遍布,化为乌有。

    “碎了!”他们欢呼一声,往里冲去。只要一个法术落在结婴的天命之子身上,它结婴就会被打断。

    忽然,最前面的月望停住,直觉地施了个法术,灵光护住自身。

    “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爆声响起。与月望同时冲进来的金乌们纷纷躲避,可惜太迟了,这些法术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他们一时没防备,全被轰个正着。

    月望咬牙切齿,躲避密集的法术。

    他看到了那个化蛇,站在旸谷的角落,手中好像拿着什么,每当她抬起手,便有法术从四周发出。

    他没见过符阵,不过这妨碍他辨认出灵玉是控制符阵的关键。

    发现这一点,月望立刻转了目标。只要将这只化蛇杀了,这些法术就消失了,再将最后一层禁制破除,便可以打断天命之子结婴

    就在他往灵玉冲去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突然一掐指诀。

    月望警觉心顿起,施展灵光护体,抬头一瞧,顿时大惊!

    无数的法术,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什么五行都有,什么属性都有!

    “这什么”话未说完,月望便被击飞了出去。

    就算他是中期修士,被这么多元婴期灵符一起击中,命也去了半条。

    ……玩意儿。剩下半句话,月望已经说不出来了。

    他身受重伤,跌出了旸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