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不知道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可不管明堂多委屈,她现在有免死金牌。

    她和参商之间有共生契,只要火鸦们还要这个少主,就得对她客客气气的,还得保护她这条小命。包括其他部族,都会心怀忌惮。

    再加上对火鸦部族有恩,参商明令要明堂还情,她大可能在扶桑之木横着走。

    “你家少主呢?”灵玉探头探脑。她实在是太好奇了,就连敲火鸦一笔的心情都没了。如果参商愿意把实情告诉她,不要报酬也可以啊!

    当然,这一点可不能让明堂知道,她不是真的不想要报酬……

    明堂绷着脸:“水道友!”

    这屁股抹油的样子,哪里有元婴修士的气派?不是说人类比妖修更注重礼数吗?

    “不管你是怎么来到东溟的,你是人类,在我们妖修的地盘上,这么嚣张不好吗?”

    灵玉没耐心跟他谈这个,眼见明堂纠缠不休,笑眯眯说道:“既然看我不顺眼,那打我一顿?”

    “……”他敢打吗?打了她,万一她不肯解共生契了怎么办?人类寿元比妖修短得多,这个共生契的存在,对少主是一大掣肘!当初他怎么就让她跟少主立下共生契的呢?

    当初参商还只是一只小火鸦,怎么算,结下共生契,灵玉冒的风险更大。若非有共生契的存在,明堂怎么敢信任外人?非我族类啊!现在倒好,这个族,不仅仅是火鸦部族和化蛇部族,而是扩大成了妖族和人族。

    “明堂道友,我们合作也有数年了,何必说这些废话?我与你家少主之间立有共生契,没解除之前,你敢对我如何吗?既然不敢,又何必枉做小人?”

    明堂无话可说。灵玉在火鸦部族留了三年,彼此的性子基本了解。表面看来,灵玉并不难说话,可事关利益,她是一点亏也不肯吃。既然吓唬不到她,想让她让步,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明堂叹了口气:“水道友,你到底是个人类,突然出现在东溟,我们怎能安心?就算于少主有恩,其他部族少不得要说些闲话。”

    这话听起来倒是实心实意,灵玉便也不跟他闲扯了。她道:“照我说,明堂道友想得太多了,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天命之子已经结婴化形,大荒还有哪个部族敢否认他的身份?有他在背后,谁敢对我说三道四?天命之子是大荒少主,也就是将来的大荒之主,他一句话,大荒各大部族,就要遵从。明堂道友,只有你们自己腰板挺直了,别人才会把你当回事。”

    明堂听得一愣,再仔细一想,豁然开朗。

    火鸦部族在扶桑之木一直不上不下,不说金乌,就连帝江、重明鸟这些部族都比不上。天命之子诞生在火鸦部族中,偏偏又是灵体不全,明堂为此殚精竭虑两百多年,小心翼翼一步也不敢走错,一下子让他那么奔放,还真是不适应。换句话说,他小家子气习惯了……

    灵玉说得有理啊,天命之子的身份已经落实,他不用再这么小家子气了,大可以堂而皇之地嚣张,有大荒少主站在背后呢……

    “你们少主呢?醒了吧?”

    明堂点点心,心不在焉地指了指内室:“就在里面。”

    灵玉起身,晃进去了。

    等到明堂反应过来,愣了愣。他没说可以进了啊!但是他也忘了阻止,谁叫灵玉已经在这屋住久了,他习惯了……

    内室里,金藤不在,参商盘膝而坐,像个人类一样修炼。

    他现在的外表,是七八岁的男童模样,软软的头发,粉嘟嘟的脸,怎么看怎么可爱。不过,灵玉记得,他的瞳孔是红色的,猛然一见,带着几分妖异。

    似乎感应到灵玉进来了,参商睁开眼。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过去,都没人说话。

    终于,灵玉伸出手,似乎想像以前那样揉他的头,说不定还想把他夹到自己胳膊下。

    小火鸦被她这招收拾了很多次。每次灵玉这么做,它挣扎不了,就得乖乖地听话。

    参商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随后一想,不对啊,他已经化形了,不是那只反抗不了的小火鸦了。

    于是他一把抓住灵玉的手,凶巴巴地说:“干什么?”

    “这么紧张干什么?”灵玉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只不过觉得你挺可爱的。”

    可爱!听到这个词,参商炸毛了:“谁可爱了?”

    灵玉眨眨眼:“你不喜欢啊?那行,你不可爱,一点也不可爱!”

    “……”参商被这句话噎了一下,想反驳,又无话可说。

    灵玉却在狐疑地打量他。他今天这样子,跟刚化形的时候可不一样。不仅仅是样貌,还有性子。

    刚化形时那个男子,潇洒飞扬,恣意随兴,让灵玉看了特别亲切。那风格她太熟了,她自己也是这个德性。

    可是,现在这个男童,看一眼就会跟那只小火鸦联系起来。这别扭的脾气,怎么看都是没长大的小孩。

    “为什么你变小了?”灵玉干脆直接问。

    “什么变小了?”参商随口答。

    灵玉的太阳穴跳了跳,心中有了不妙的预感:“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记得你刚化形时候的事情。”

    还好,参商想了想,点头:“我记得。”

    灵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马上紧张起来。那个问题,她现在就能得到答案了吗?她到底和怀素元君什么关系?为什么参商会把她认成怀素?到底是化身还是……

    等等等等,她还没准备好,有点紧张……

    深呼吸,抚平躁动的心跳,她力持镇定地问:“你叫我怀素,为什么?”

    “……”参商看了她一眼,非常干脆地甩给她一句,“不知道。”

    灵玉一口气憋住了,她跳了起来:“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刚化形的时候,不是叫我怀素吗?还说我占了你的羽毛……”

    参商一摊手:“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刚才说你记得的!”

    “我记得的是刚化形时候的事情!”

    两人再次互瞪,好一会儿,灵玉终于冷静下来:“你的意思是说,当时你说了什么,自己不能控制吗?”

    参商露出有点迷惑的神情:“我知道那是我自己,但是当时为什么会说那些话,想不起来了……”

    “你再想想啊!”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你以为只有你想知道吗?我也想知道跟你有什么孽缘啊!”

    “不可能!你又没有被夺舍!”

    “你不相信也没用,反正你的问题我不知道。”

    灵玉快哭了,不带这么玩人的,要是不知道,别让她抱希望啊!她还以为自己终于能够解开谜团了,结果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水道友。”明堂进来了,他说,“你的问题,老夫可以解答一二。”

    灵玉看向明堂。

    他说:“老夫仔细想过了,少主天生灵体,很有可能是大能转世。转世之时,他保留了部分记忆,这些记忆被封存在体内。化形之时,记忆的封印暂时被突破了,所以少主记得以前的事情。之后,少主因为化形时的压力而陷入昏睡,那些记忆又被封印了起来……”

    说完这些话,明堂探究地看着灵玉。

    当时的情景,他印象深刻。那个少主与这位水道友是旧识,看起来像是同辈修士。少主是大能转世,那么这位水道友岂不是也……

    修为越高,因果越明,莫非这位水道友从西溟过来,就是为了还这份因果?

    “总之,希望又破灭了。”灵玉叹了口气。

    本来还以为自己能够解开身世谜团了,没想到又是白高兴。

    她想了想明堂的话,指着参商问:“你确定他是大能转世?”

    明堂奇怪地看着她:“不是大能转世,还能是什么?少主化形时的异象,水道友也是亲眼看到的。”

    当时的参商,分明就是那只毕方。

    灵玉明白这一点,但她还是不相信:“你就没想过,可能是分身什么的?”

    明堂毫不犹豫地摇头:“你们人类的手段,老夫不清楚,我们妖族,哪怕化形成为妖修,仍然以直觉为先。不管少主是转世还是分身,都是毫无疑问的大能。”

    灵玉转头看向参商,却见他也是一脸理所当然。

    她挫败地叹气,果然,人和妖到底是不同的,她和徐逆因为自己可能是分身这种事情纠结多年,妖修却根本不当回事。

    也许对妖修来说,血统才是根本,分身不分身,那并不重要,他们就算化形,对于自我的认知,也没有人类那么严苛。

    “那么,你想知道自己是谁吗?”灵玉问。

    参商想了想:“我当然想知道,虽然不记得刚化形的时候的事情,但我知道,那个我很强大,我想成为那个强大的自己。”

    妖修本能地渴望力量,参商也不例外。他可以感觉到,那几根羽毛融入身体,自己强大了很多,虽然没能突破,但修为根本不像刚刚结婴。仅仅只是几根羽毛,就有这样强大的力量,那本尊呢?

    灵玉深吸一口气:“那么,我们来合作吧。”

    “什么?”参商眨眨眼。

    灵玉说:“我们来合作,找到自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