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盘算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其实,走兽们比禽鸟们更早承认天命之子的存在,就算有的妖修心有不平,也没有付诸行动。

    天生灵体是事实,这没什么好争的,反正禽鸟与走兽的修炼之路不大相同,利益方面瓜葛也不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

    走兽与禽鸟不同,分居各地,大部族不少,实力不相伯仲。天命之子出现在走兽一族,估计会比禽鸟这边打得更厉害,既然如此,不如干脆承认的好。我占不到便宜,你也别占。反正各自为政,就算天命之子成长了,也命令不动他们。

    现在,参商化形了,这个消息随着禽鸟们的“飞行业务”,传遍了整个大荒,却没有一个走兽部族前来拜见。

    这足以说明,他们只是口头上承认少主之名,并不打算付诸实际。

    当然,参商也可以不在意,等到他突破至后期,再施展雷霆手段,便可将大荒诸多妖修部族收服。

    可那样的话,需要多久?参商不确定。

    天阿的少主早就化形了,而且比他更早结婴,等他突破后期,谁知道天阿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开启灵智之后,参商了解了东溟近两百年来的发生的事,马上发现,他有一个可怕的邻居。

    当年大荒妖兽繁衍过多,最开始想抢占天阿。天阿少主那时还没回到东溟,她通过部下几番筹谋,将祸水引到西溟,引发了人妖两族的那场大战。

    大战过后,无论是人类还是妖修,都损失惨重。但是,草木一族在那场大战中,几乎无所作为,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实力保存得很完好。

    此消彼涨之下,两族之间的实力,拉近了许多。

    而且,大荒各部族各自为政,天阿却是一个完整的草木之国。

    鸟兽是比草木强大,但是,一个松散的大荒,在团结的天阿面前,很难说有多强大。

    他已经比天阿少主多浪费了两百多年时间,不敢再浪费下去。

    有这样一位天阿少主当邻居,稍微放松警惕,也许就在不知不觉间被算计了。

    随手就把人妖两族一起坑了,自己却安然无恙,一想到她就在卧榻之侧,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让参商无法安睡。

    这些年来,他一直不能正位,谁知道其中有没有那位天阿少主的功劳。

    参商越想越觉得,不能这样等待下去。那位能任由他平平静静地修炼到后期,再一统大荒吗?

    他马上否认了这种可能。

    所以,他希望灵玉能够帮他。

    看过了木心,灵玉跟着参商回到树顶。

    她盘坐在主干木台上,问他:“怎么收服走兽,你有想法了吗?打架我在行,同阶妖修,两三个不在话下,但你要我去揍元后妖修,我只能溜之大吉。”

    有仙书和剑气,中期修士她也不怕,可元后的话,就没戏了。

    参商坐在她的面前,伸出手在木台上画着大荒的地图:“让你一个人类去把妖修们打到服?你是太看不起我的智商,还是太看得起自己的实力?”

    “我不是说了吗?你要我去揍元后就没戏了。”

    画完了地图,参商在上面一一标注:“朔月之丘住着走兽几个传承久远的部族,化蛇、肥遗、九尾、旋龟、相柳、狻猊、讹兽……”

    灵玉插了一句话:“为什么走兽中的上古异种,总是跟蛇有关?”这个问题,她想问很久了,化蛇、肥遗、相柳,这些妖兽都是蛇身。

    参商瞪了她一眼:“不是长的就是短的,你说呢?”

    灵玉不问了。

    参商继续道:“这些部族,实力强大且血统高贵,如果把他们收服了,其他地方的妖修就不足为虑了。”

    “我听说,化蛇和肥遗两大部族一直有嫌隙,你不会要我去挑拨离间,让他们互相残杀,你好坐收渔人之利吧?”

    参商冷笑:“你确定你不是人类派来的奸细?”他是未来的大荒之主,让自己的族民自相残杀?开什么玩笑!

    灵玉很光棍地说:“能把元婴妖修全部坑光,我绝对不会留手的!”

    人和妖,西溟和东溟,目前还是对立的。她是人类,当然站在西溟这边。妖修有过入侵西溟的前科,高阶妖修少一点,西溟就安稳一点。

    参商没好气地说:“你敢干出这种事,我就让你回不了西溟!”

    灵玉马上接道:“那我就不解共生契了,等到我坐化的那天,咱们黄泉路上见!”

    参商很想一巴掌拍死她,这人,他没化形的时候欺负他,化形了还嘴巴不饶人。

    扯了两句,谁也不让谁,终于说回了正题。

    “化蛇和肥遗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九尾与狻猊也不大对付,偏偏他们附近住着讹兽,造谣生事,挑拨离间……”

    灵玉道:“我们都不用挑拨,他们就自相残杀了,你有什么好急的?让他们慢慢杀去,等你修炼到元后,再去收服他们,不就行了吗?”

    “你听我说行不行?”参商高声。

    灵玉封口,表示自己闭嘴。

    “走兽现在不愿意臣服我,倒是不要紧。问题是,近年来,他们之间互相敌对的越来越多,我怕拖久了,大荒的实力会被消耗掉。”

    灵玉心想,大荒的实力被消耗,她这个人类高兴得很。

    “如果不是走兽部族各自为政,恐怕他们也不会那么干脆地认了我这个少主。扶桑之木各部族传来的消息,走兽几个大部族,近来矛盾似乎升级了,纷争越来越多……”

    灵玉若有所悟:“难怪你说走兽那边有点麻烦……”

    参商道:“大荒的部族,万年来一直如此生活,纷争是有,但近来实在有些密集了,不得不怀疑,其中有什么缘故。”

    他说罢,悄悄抬眼去看灵玉,不料灵玉正盯着他看,两人目光一对,参商尴尬。

    灵玉点点头,语气平平地说:“我明白了。”

    参商忍不住问:“你明白什么了?”

    灵玉对着他笑:“明白你在坑我啊!”

    参商肃容:“你这话怎么说的?要不是手下没有合适的人选,我会找你?付出那么多报酬,竟然说我在坑你!”

    “你不是在坑我?”灵玉笑眯眯,“敢不敢说,你怀疑纷争越来越密集是什么缘故?”

    “呃……”参商眼珠子乱转。

    灵玉拍手:“我来代你说吧,你怀疑,是那位天阿少主干的,对不对?”

    “……”

    灵玉一指头戳上他的脑袋:“别以为你化形了就聪明得没边了,我们人类从小就在阴谋诡计里泡大的!”

    参商万分诚挚地说:“不就是因为你们人类会玩阴谋诡计,我才请你去的吗?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缘由的!”

    灵玉白了他一眼:“参商少主,你这算盘打得也太好了!你心里忌惮着天阿那位,可自己又不想出手消耗实力,让我替你对付那位,你自己好安心修炼,增长实力。我们互相残杀,你渔翁得利。这种好事,你怎么想得出来的?”

    参商毫不脸红:“别说得你好像不收钱似的!我为什么把那么多宝贝送到你手里?等以后卖到西溟去,不是更好?想拿宝贝就干活,咱们这是明明白白的交易!”

    开启灵智后,果然聪明了很多啊……

    见灵玉没声了,参商又缓下语气:“其实我也担风险啊!你和那位认识,万一联手我可怎么办?”

    “少来!你明知道我们绝对不可能联手的!”跟天阿少主联手,对她有什么好处?共生契还在呢!再说,方心妍对她而言就是奸细,当时感情越好,真相揭露后越在意。

    参商干脆问:“那你干不干呢?”

    “……”灵玉想了想,点头,“干!”

    “这不就完了?”参商露出可爱的笑容,“等你回来,直接去库房,看中什么拿什么!”

    灵玉没被他蛊惑:“我要的可不是那点东西,记得你答应的条件,等我找到了宝贝,可别反悔!”

    “我怎么会反悔呢?万一你不解共生契了怎么办?”

    笑闹几句,灵玉问起:“查清楚这些,就能收服走兽部族了吗?”

    参商说:“你把他们之间的恩怨详细地查清楚,全部报给我,我自有法子收服他们。”

    灵玉点点头,既然参商这么说,那她也不多问了。毕竟是妖修内部的事情。

    接下来,参商将朔月之丘那些部族的事情一一向她说明,包括各部族的习必性,他们之间的关系等等。

    此事议罢,灵玉忍不住问:“你把天阿当假想敌,将来是不是也会和西溟为敌?”

    参商一挥手,抹掉地图,漫不经心地说:“错了。”

    “什么错了?”

    “不是我把天阿当假想敌,而是天阿已经把我们当敌人了。”他点了点右上角,已经被抹掉的地图上,那里是天阿的位置,“我不知道那位怎么想的,不过,她实在是个危险的邻居。没有足够的底气,我可不敢去见她。”

    灵玉十分理解,方心妍就是那种,看起来很无害,但关键时刻咬你一口,能让你悔不当初的人呃,是妖。

    其实,仔细想来,她并不是那么阴险狠辣,但她算计起来,实在叫人害怕。

    “那人类这边呢?你怎么想的?”

    参商看着她耻笑:“你也算天命之人?小小的沧溟界,有什么好争的?我们要寻找的自己有多强大,你应该知道,沧溟界算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