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朔月之丘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数日后,灵玉起程前往朔月之丘。

    这三年来,她在扶桑之木深居简出,并没有多少妖修见过她的真面目。

    其实知道她存在的也不少,不过那些妖修都是各部族的高阶修士,参商斩钉截铁地保证,不会泄漏她的身份。

    共生契还在呢,料想参商不敢算计她的性命,灵玉也就放开心思,随他安排了。

    临行前,参商说,会给她找一个同伴。

    灵玉表面上没说什么,暗地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找同伴?其实是监视她的吧?

    参商一脸无辜。

    出发时,灵玉果然看到有妖修前来。

    “凤道友?”灵玉惊讶,来的妖修居然就是重明鸟一族的凤启,他能被明堂委以重任,想来与火鸦部族关系极好。

    “程前辈。”凤启已知她真正的修为,尤其力挡岱渊一击的事迹,心中甚是景仰,哪里还会轻慢?

    打过招呼,灵玉转头问参商:“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同伴?”

    “当然……不是。”参商说,指了指凤启肩头站的那只小重明鸟,“那个才是。”

    “什么?”灵玉瞪着那只小重明鸟,这个体形,这个修为,她还以为是凤启的孩子呢!

    “陶朱!”凤启拍了拍肩上的小重明鸟。

    小重明鸟落地,化成一个跟参商差不多大小的孩子,一本正经地向她见礼:“见过程前辈。”

    跟参商比起来,这个孩子纯良可爱多了,双目重瞳,却不骇人,只觉得神秘,眼角有着跟凤启一样的凤纹。

    灵玉点点头,问他:“你几岁了?”

    陶朱甜甜一笑,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三百六十七岁!”

    “……”灵玉被打击了,她今年两百七十三岁,这只小重明鸟看起来还没长大,却比她还老。

    凤启笑道:“我们重明鸟寿元悠长,五六百岁才会成年。别看陶朱年纪小,是我们部族里心思最灵活,最会经商的一个。”

    灵玉看了看参商,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让他跟着我去朔月之丘行商?”

    “错,是你陪着他去行商!”参商道,“此行他是主,你是辅。”

    灵玉看看那只小重明鸟,瞪他:“你开什么玩笑?”这小重明鸟才刚刚筑基,以他为主?她还怎么干活?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参商补充了一句。

    灵玉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少主,我来说吧。”凤启打断参商的话。他看出来了,少主和这位程前辈爱斗气,让他们说下去,一句话能扯出十句。

    他道:“程前辈,陶朱与你同行,明面上,是你欠了我们重明鸟的人情,我们重明鸟借你的圆毛身份,前去朔月之丘行商。暗地里,自然是您说什么,陶朱就做什么陶朱很会交际,打听消息很有一手。”

    这样说,灵玉就明白了。

    “好吧,我懂了。”她摸了摸小重明鸟的头,“我保护他去朔月之丘行商。”

    “就是这样。”参商扔给她一个乾坤袋,“喏,这是你要的东西。”

    “谢了!”灵玉笑眯眯地接过。

    参商没好气地哼了声。

    知道去朔月之丘,她便托青羽换了些兽族需要的物资。虽然没有再敲诈他们,可到底使唤了参商的部下。

    “你叫陶朱是吗?”灵玉问这只小重明鸟。

    “是。”

    灵玉把乾坤袋抛给它:“既然你是去行商的,这个就交给你了。”

    陶朱和凤启面露讶色,没想到这个据说很贪婪的程前辈居然会放心把东西交给他。

    参商则更忿忿了,这样还要使陶朱帮她干活!

    “没事了吧?那就走了。”灵玉牵起陶朱的手,往飞车停留的木台走去。

    参商没有跟上去,只有凤启,摆出相送的姿态,一路送到木台,看着他们上了一辆去往朔月之丘的飞车。

    “陶朱,不要辜负族长的期望。”凤丘扬声吩咐。

    “是。”陶朱声音清脆地回答,“我一定会好好办事的。”

    凤启又向灵玉躬身施礼:“水前辈,有劳了。”

    灵玉摆出元婴修士的架子,摆摆手:“举手而已。”

    说完,一名禽鸟妖修晃过来,化出原形,驼起飞车,离开了扶桑之木。

    朔月之丘离扶桑之木不算远,灵玉带着陶朱,飞了七天,看到了那一片绵延不尽的丘陵。

    这一片的地形,并非平坦的草原,亦不是山地,而是起伏的丘陵。最高的山丘,不过百来丈,却一眼望不到边。

    飞车在山脚停下,灵玉携了陶朱下车。

    她问:“你来过朔月之丘吗?”

    陶朱摇头:“没来过。”

    “那我们……”

    她还没说完,陶朱从腰间一件一件地往个掏东西:“不过我准备了很多东西。”

    灵玉看了一眼,从中挑出地图,问他:“先去哪个部族?”

    陶朱说:“去中间的灵台山。”

    灵台山位于朔月之丘的中心,在这片丘陵里相对较高,勉强可以称之为山。灵台山地势平台,山顶是一个广阔的平台,朔月之丘的坊市就位于此处。

    “行了,走吧。”灵玉袖子一拂,裹着陶朱便要往灵台山飞去。

    刚刚遁起,忽然她心神一凛,一道灵光发出,与一道突袭而来的土黄色灵光相撞,将之挡了下来。

    灵玉落回地面,喝道:“谁?”

    话落,一道影子由远及近,飞遁至眼前:“小贼,敢说你花爷爷的坏话,拿命来!”

    没等灵玉回话,一锤子就挥下来了。

    灵玉皱眉,一指点出,法阵向锤子压下。

    来朔月之丘之前,参商想办法将灵玉的人类气息掩盖了下来,只要她不是大发神威,普通情况下出手不会暴露身份。

    此妖外表是个高壮大汉,分辨不出本体是什么,法术皆带土息,应是走兽无疑。他的修为不算很高,也就刚刚结婴,灵玉收拾他不需要尽全力。

    法阵四合,大汉无法再挥锤,脸色涨得通红,大骂道:“你这小贼,说了坏话还要以势压我?呸!你花爷爷可不会低头!”

    说罢,周围突然出现强大的土属性气息,结成牢笼,重重地向灵玉和陶朱压下。

    灵玉眉毛一抬,刚才那一锤只是平常,这一招着实了得。土息牢笼严丝合缝,几乎找不到弱点,就连她的法阵,都难以撼动。她很想出剑,青索剑气斩去,一定能将之破开,不过,剑气一出,她是人类修士的身份就瞒不住了,妖修可不会修习剑术。

    不能出剑,那就用符吧,符术妖修也会一些,只是不如人类精通罢了。

    灵光从她手中飞出,一道道灵符贴上牢笼,同时爆开,土息牢笼立时开裂。灵玉法阵落下,没等大汉反应过来,就把他压趴在地上了。

    她袖手落在大汉身边,问:“你是谁?为何偷袭于我?”

    被法阵压得不得动弹,大汉仍然挣扎着大骂:“小贼,花爷爷今天栽了,无话可说,但是,只要花爷爷还有一口气,一定把你扒皮抽筋”

    话未说完,法阵压得更重了,压得大汉眼睛都快出来了,连嘴巴都张不开。

    压着压着,大汉身上忽然亮起光芒,显露出原形。

    这是一只虎形巨兽,身上皮毛五彩斑斓,尾巴极长。

    “驺吾!”陶朱叫道,“他是驺吾!”

    驺吾也是上古异种,血统颇为高贵,不过,部族很小,算不得大部族。

    灵玉道:“我们一刻钟前刚刚从扶桑之木来到朔月之丘,你是不是认错了?”

    说罢,她稍稍减轻了法阵的压力。

    驺吾挣扎着,勉强答道:“难道不是你这小贼到处宣扬,说一指头就能打败你花爷爷……”

    灵玉奇道:“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谁有空宣扬这个?”

    “呸!你花爷爷刚才听到了……”

    陶朱突然插话:“你听到谁说的?”

    驺吾转动脑袋,看着某个方向:“那边……”

    他指的方向,哪里还有妖?

    陶朱说:“是不是讹兽?”

    “讹兽?”灵玉低头看他。

    陶朱点头:“朔月之兽有讹兽,喜欢造谣生事,挑拨离间。你想想看,你听到的是不是讹兽的话?”

    驺吾愣了愣,支支吾吾:“讹……讹兽啊……”

    看他这反应就知道,陶朱说的八九不离十。

    灵玉没好气地一脚踩到他的尾巴上,引得驺吾“嗷呜”叫了一声。

    “蠢货!”她轻蔑地甩下两个字。

    驺吾又痛又怒:“你说什么?敢说你花爷爷……”

    话没说完,又“嗷呜”地叫了起来。

    灵玉又一脚踩到他的尾巴上。

    “你这样,还不是蠢货?讹兽的话也能信?亏你还是元婴妖修!专门出来丢你们驺吾的脸吗?”

    驺吾被她踩得眼泪汪汪,偏还不肯认输:“谁说爷爷我……嗷呜……”

    “你是谁爷爷?区区一只驺吾,也敢在我面前说爷爷!一指头打败你又怎么,难道你现在不是被一指头打败的?”

    说到这个问题,驺吾又想跳起来:“谁说的?你用灵符,根本不是自己的实力。只有人类才会依赖这种东西,我们妖修……”

    灵玉再度踩了他一脚,她轻蔑地笑:“就你这样,不配让老子出招!服气了没?服气了就放了你。”

    “我……”驺吾终于不喊爷爷的。

    “我们没有说你坏话呀,你是被讹兽骗了,还不快找讹兽报仇?”

    驺吾愣了愣,勉强抬起脑袋:“对哦,那只讹兽呢?爷爷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

    灵玉又好气又好笑,这么蠢的元婴妖修她还是第一次见。

    收回脚,撤了法阵,她说:“要报仇快去,别缠着我们。”

    驺吾摸了摸尾巴,化回人形,小心地瞅了她一眼,飞快地跑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