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太蠢了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被驺吾耽搁了一点时间,灵玉和陶朱晚了一步到达灵台山。

    走兽的风格向来粗暴,他们除了捕食和打架,对别的东西基本不感兴趣,因此,朔月之丘这个坊市简朴得有些过分。

    灵台山上,压根没有什么建筑,只有一些用来隔断和占位的石块。

    这种情况下,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店铺了,整个大荒,除了扶桑之木,很少会有固定的店铺。

    灵玉问:“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住的地方?”

    陶朱却道:“不着急,哪里不能住?”

    灵玉对妖修们的习性有所了解,他们习惯占地盘,但地盘之外的地界,根本不关心。也就是说,朔月之丘没有部族落脚的地方,都可以住。时常有妖修迁移来此,找个相对不错的地方住下来。

    两人一路逛去,陶朱时不时停下和妖修攀谈。

    他外表可爱,说话伶俐,会一种奇妙的安神秘术,很容易就从兽族那里打听到许多消息。

    比如,朔月之丘的部族分布,势力大小,以及最近是不是发生了冲突,等等。一圈逛下来,朔月之丘的大致情况已经摸清了。

    灵玉暗暗惊叹,妖修中也有人才啊,陶朱搭话的技巧放到人类中也算不错,再加上他外表占便宜,若是能骗回去……

    这个念头一起,灵玉很快就打消了。东溟跟西溟不一样,西溟是人类的地盘,妖修认人类为主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东溟,妖修才是主人,他们怎么可能认人类为主?

    灵玉暗暗可惜,若是能将陶朱收入门下,该有多好。

    打听完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正打算去找个地方住下来,灵玉突然停住脚步。

    “前辈,怎么了?”陶朱抬头问。

    灵玉转头看向某个方向。

    陶朱刚刚顺着她看的方向看去,就听到一声炸响,被吓得一跳,随后一阵狂风卷来,飞沙走石,灵台山上顿时一片混乱。

    “没事,别怕。”灵玉按着陶朱的肩膀说。

    有灵玉这个元婴修士护着,陶朱并不怕,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正想着,只听沙石里传来娇媚的声音:“花皮,你这个蠢货!老娘今天非扒了你这身皮不可!”

    然后就听到重重的落地声,一团东西“骨碌碌”滚了老远,就在离他们几十丈远的地方停下。

    陶朱定睛一看,愕然:“这不是那只驺吾吗?”

    又摔又滚的那团东西,花里胡哨五彩斑斓,可不就是驺吾?是不是他们遇到的那只,灵玉不知道,陶朱亦是妖修,想来就算对方现出原形,也不会认错。

    那只驺吾名字居然叫花皮,真是……名符其实啊!

    驺吾滚了滚,立马爬起来,喝道:“老子扒了你的皮还差不多,你这只骚狐狸!”

    “你说什么?”这娇媚的声音大怒。

    原本在附近摆摊的妖修们全都跑远了,躲得远远的看着这里,大部分妖修还找了掩体,预防打起来自己被波及。灵玉拉着陶朱,也侧了侧方向,站到一块巨石旁边。

    风沙渐渐平息,驺吾的对手落了下来。

    这是个身段高挑的女子,长腿细腰,玲珑窈窕,一张雪白如玉的脸上,眼睛狭长眼尾上挑,不言不笑都觉得勾人。身上穿的并非衣裙,而是紧身皮毛,显得野性十足。

    “这是九尾。”陶朱小声说。

    九尾的外形很像狐狸,血统高贵,他们部族成员也不多,但是实力很高,在朔月之丘算是大部族。

    这只九尾,修为也是元婴初期,不过浑身灵息饱满,应该元婴已久。

    九尾像狐狸,但并不是传说中的那种狐狸精,至少他们没有那种到处勾搭的习性,事实上,九尾择偶十分严肃,他们根本不接受外族。驺吾这句骚狐狸,正好触到了九尾的逆鳞。

    “骚狐狸,满身都是骚味!”驺吾还大声喊了起来。

    灵玉愕然,这只驺吾怎么活到元婴的?按他这说话压根不经过脑子的行径,早该被人扒皮拆骨才对。

    九尾果然被激怒了,张口一吐,一阵迷雾从九尾口中喷出。

    这迷雾有迷幻作用,而且其中埋伏着极强的风意,只要驺吾沾到迷雾,风意就会化为风刃,将驺吾搅得粉碎。

    这只驺吾虽然笨了点,打起架来反应倒快,一看九尾出手,立刻抱着尾巴滚开,厚厚的一掌拍在地上,土息延伸过来,围成一个牢笼。

    两妖你来我往地斗了起来,一边斗一边骂。

    “花皮,你这个蠢货!老娘非告诉你们族长不可,随便挑拨两句,你就动手,你脖子上面那个东西干什么用的?”

    “骚狐狸,自己到处放屁发骚,还敢找我们族长?”

    驺吾一口一个骚狐狸,直把九尾气得七窍冒烟,偏偏这驺吾实力怎么的,那招土息化牢笼的法术却是精妙,想来他这横冲直撞到处得罪人的性子,能安全活到现在,这项法术出力不少……

    九尾这次打定主意不放过他,两妖一个风生一个御土,灵台山因他们的打斗而闹得飞沙走石。妖修们哪里还能做生意,干脆从灵台山退下来,灵玉还听到一个小个子妖修在那喊:“下注了下注了,到底是九尾报仇成功还是驺吾溜之大吉,快来下注。”

    一堆妖修围着他,有押灵果的,有压毛发的,还有押蛋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蛋……

    灵玉心中一动,对陶朱说:“你去看看,押哪边的多。”

    陶朱应了一声,钻过去看了看,回来说:“押九尾的比较多。”

    这些妖修,多数只有筑基修为,在他们看来,九尾威风凛凛,驺吾却常常被揍得打滚,确实九尾赢的可能性比较大。

    灵玉笑了笑,摸了几根羽毛给他:“去押驺吾。”

    陶朱虽然面带狐疑,行为倒是没有半分迟疑,接了羽毛,钻过去押驺吾。

    片刻后,九尾终于将驺吾的土息牢笼给破了,手一抖,虚空中抽出一根长鞭,“啪”一声重重打在驺吾身边,幸好驺吾反应快,就地一滚,避过了这一鞭。

    九尾哪里肯放过他,一鞭又一鞭地抽过去。

    驺吾躲得越来越狼狈,还好他根本不在乎难看不难看,只要能躲开就行,那身五彩斑斓的皮毛很快滚成了一身灰。

    灵玉看时间差不多了,神念一动,一个小法阵无息无息地落在九尾和驺吾之间。

    九尾反应极快,马上退了一步,媚眼警惕地看着四周。

    她的目光很快落到灵玉的身上,没想到灵玉不但不躲,还对她笑了一下。

    九尾既没有质问,也没有出手,只是狠狠瞪了她一眼,化为遁光飞走了。

    灵玉怔了一下,她出手确实打算帮驺吾,可没想到九尾会这么干脆地走人。再仔细一想,有点明白了。元婴修士出手的动静,夷平这座小小的山丘完全不成问题。他们却打得很收敛,看似飞沙走石,其他什么也没坏,想来有所顾忌。

    驺吾捂着屁股从灰尘里爬起来,化出人形,一瘸一拐地往灵玉这边走来,眼睛一瞪,高声道:“是你!”

    “可不就是我。”灵玉扫视着他,啧啧道,“花爷爷真是能屈能伸啊!”

    她叫出花爷爷三个字,语调升高,怎么听怎么嘲讽。

    出乎意外,驺吾没有生气,揉揉鼻子说:“多谢你了,不然那只骚狐狸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灵玉没气了,这只驺吾实在是叫人气不起来!

    她说:“你不是刚刚去找讹兽报仇了吗?怎么又惹上九尾?”

    驺吾铜铃大眼一瞪,说道:“谁叫那只骚狐狸笑话爷爷!”

    “她笑话你什么?”灵玉很好奇。

    驺吾说:“她说我蠢,头那么大不长脑子!”

    灵玉心说,九尾说得一点都没错!

    驺吾又道:“反正这种话爷爷听多了,懒得跟她计较,没想到她又说我是个弱鸡,连只化蛇都打不过。”说着,他困惑地挠挠头,“你是化蛇啊?身上气息不明显啊……”

    灵玉听了他这话,若有所思:“她当面跟你说的?”

    “当然不可能当面说,我自己听到的。”

    灵玉的预感更加强烈了:“既然没有当面,你怎么知道是她说的?”

    驺吾说:“别以为我真的傻啊,刚才去找讹兽报账,听到有妖说话,我找过去,就看到她站在那里,不是她说的是谁说的?”

    灵玉拍了拍额头:“你确定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讹兽不在附近?”

    驺吾瞪大铜铃似的眼睛,一言不发。

    灵玉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只驺吾的蠢,想必享誉朔月之丘,那只九尾怎么说也是个元婴妖修,怎么会闲到那个程度?再加上九尾之前一直喊他蠢货……真相可想而知。

    她突然很同情刚才那只九尾,被这只蠢驺吾气得半死,偏偏又不到死磕的地步,只能够揍他一顿出出气。

    驺吾有点反应过来了:“奶奶的,又敢骗花爷爷,我……”

    “你别去找讹兽报仇了。”灵玉说,“不然你的仇人会越来越多。”

    驺吾没明白她的意思:“为什么我的仇人会越来越多?”

    灵玉伸手指了指脑袋:“因为你太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