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哪里开始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陶朱拿着羽毛颠颠地口来了。嬴得不算多,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身为商人,对于钱这种东西,有着天然的热爱。被灵玉现在,驺普气得想揍人,但他已经被灵玉教训过了,别扭了半天,只能甩头走人。他不知道念了个什么咒诀,身影一晃,没入泥土不见了。灵玉对驺普族长深表同情,有这么一个蠢得离谱的同族,一定很头疼,而且他修为还挺高,不能像那些小辈-样呵斥-讨眺来,他的遁术十分了得阿。前辈,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陶朱说。一人一妖从灵台山下来,循着灵脉,找到一座腑的小山丘。爬上去一看,上面已经有废弃的简陋泪府,打扫打扫,直撄就能住。“前辈,这个道谢。”收拾完了,陶朱跑过来,手中捧着-只蛋,好像是今天嬴的。灵玉好奇:“这是什么?嗯看…应该是叽叽的蛋吧。叽叽是什么?叽叽……是一种小鸟,它们体形很小,总是叽叽叫,天生会敛息之术,还能一五一十重复别人的话。”灵玉心中一动:“这么说,用来跟踪最好不过了?嗯。”陶朱点头“叽叽没什么用处,就这个能派上一点用场。灵玉琢磨了一下,问:“我能让它认主吗?”本来陶朱会反对,不料他应得理所当然:“可以啊,前辈趁它还没孵出来,滴血认主好了,这样结的道谢会更牢固。”灵玉的神情有些古怪:“你不反对?”陶朱奇道:“为什么要反对?……你是妖道谢,不反对妖认人为主?”陶朱挥挥手,满不在乎:“那要看是什么妖,什么人了。叽叽这种小鸟,基本不会化形,根本不能算妖修。再说了,古时我们妖修也有认人为主的,跟着大能修士,也能混个好出身。”听了陶朱这番话,灵玉明白了。妖修从来不将妖兽当成同类,在他们看来,还没化形开启灵智的妖兽,只不过低就算类,要不然,参商未化形前,怎么会引来那么大的非议,金乌处处与他们作对,别的部族也没什么反应。至于妖修认主,那也就算艮人类认主一样,一些低阶修士,若能认高阶修士为主,也是欢呼雀跃。不过那种情况,两者修为相差较大,一般战斗上帮不上忙。灵玉看着陶朱,眼睛发亮:那你……”陶朱马上说:“我是不会认主的!”灵玉失望,嘀咕:“我还没说呢……”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要?不是说你不介意妖修认主吗?”陶朱道:“因为前辈还不够强道谢!如果前辈已经道谢的话,那我会考虑考虑,元婴……我们重明鸟修炼到元婴并不难,只是时间比较长而已。”好吧,灵玉暂时死心了。虽然她的目标比道谢更高,但现在还摸不到道谢的边,重明鸟血统高贵,部族中不少元现在修,陶朱当然看不上她……在陶朱的指点下,灵玉滴血认主,与鸟蛋结下认主现在,然后布下法阵,进行孵仇安顿下来后,灵玉闭门修炼,陶朱外出打探消息。凤启说的腑,打探消息上面,陶朱确实很有一手,就算次出去,都能打听到好多消息。初来之时,他带的那就算图上面空空的,随着他打听到的消息越来越多,上面填得越来越满。灵玉并不急着去做参商托付的事。一则,她怎么说也是元婴修士,还是一只“道谢”四处奔波,却不口道谢部族,着实有些奇怪。二则,她认为,这件事不简单。参商怀疑方心妍已经对大荒动手了,以灵玉对那位方师姐的了解,她若动了手脚,很难查出究竟来。当初她在太白宗数年,有谁知道她是个妖修?丛毫形迹不露,直到最后进入大衍城,才隐约露出痕迹。甚至到了那个时候,她还顺手坑了徐逆一把。能坑到徐逆的人可不多,他做事雷厉风行,但心思缜密,左算右算,除了昭明这个在他出生前就坑了他的老货,也就是方心妍算计过他。除了大衍城,当初在星罗海,方心妍与伏元青联手,徐逆同样吃过亏。灵玉不知道该站在徐逆的角度讨厌方心妍,还是站在方心妍的角度称赞她侗过人。总之,当对手的话,方心妍不可小视。此行到底有没有结果,她道谢不准,还是走着瞧吧。半个月时间,陶朱把消息打听得差不多了,他拿着那镧也图,来找灵玉:“前辈,你看看,我们从哪里入手?”朔月之丘的部族,有两件大恩怨。一是姑娘和肭遗,他们争斗多年。二是九尾和狻猊,彼此看不惯。另外还有相柳,几乎没有部族看他们顺眼,脾气暴躁因则到处惹是生非。再加上一个讹兽,这种妖兽很可怕,他们修为不怎么高,血统也现在上高贵,但是非常能迷惑人。他们外表看来,是可爱的小妖兽,能言善道,身带灵气,但是满口谎言挑拨离间。看看那只驺普hu冱皮,道谢得到处结仇,要不是灵玉和九尾不跟他计较,早就被人扒了皮了。总而言之,朔月之丘表面平静,底下却是波涛汹涌,指不

    定什么时候矛盾爆发大打出手,难怪参商不放心,想让灵玉来摸摸底。

    “姑娘和现在,他们的恩怨由来已久,但这几年有点奇怪,姑娘指责肋道谢计陷害他们一位前辈,缕缕找肋遗的麻烦,双方都有死伤

    灵玉点点头:“这么说,此事是有诱因的。”

    “对。”陶朱又指向地图的另一边“至于九尾和狻猊,他们本来只是彼此看不惯,但在几十年前,不知为了什么原因,两族大打出手

    “原因查出来了吗?”

    陶朱摇摇头:“没有。此事十分隐秘,就这么问可能问不出来,还是要跟两部族撄触过再说。’

    灵玉又问:“那相柳呢?”

    陶朱露出不忍座睹的表情:“相柳近年来简直就是……到处结仇,朔月之丘没哪个部族能跟他们和平相处……”

    “哦?这正常吗?”

    陶朱有些迟疑:“说正常也正常,相柳本来就脾气暴躁,爱惹是非,但是,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集中过……”

    总之,还是有点不正常的。

    “这几个部族的事,要慢慢解决。明天开始,我们一个个上门拜访_你东西都准备好了吧?”灵玉问。

    陶朱点头:“早就准道谢了。”

    灵玉想了想:就算这方面……”

    陶朱说:就算道谢挑拨,这是他们的天性,扭转不了。”

    “这样么……”灵玉沉思“讹兽一直生活在朔月之丘,以往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现在情道谢殊,讹兽的存在,使得情况更加复杂

    陶朱问:“先把讹兽解决了吗?”

    灵玉思索了一会儿,问他:“近年来的风波,讹兽有没有参与?

    陶朱不假思索:“当然有了,就算高阶的争斗他们掺和不上,传假消息、四道谢拨,这些少不了他们的功劳。”

    “那就先解决就算吧。”要不然,他们一道谢解,-边还要防着后院起火,这感觉太糟糕了。

    陶朱小心地问了一句:“怎么解决?”

    灵玉瞅了瞅他,笑道:“你不会以为,我要把讹兽都杀舸巴?’’

    陶朱嘿嘿笑了两声,听说这位程前辈,面对金乌族长岱渊都现在匕衅,一定心狠手辣。

    “你说——…让讹兽认主的可能性有多大?”

    陶朱摇头:“不可能。”

    满口谎言的讹兽,自有他们的天赋,强逼认主,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先去拜访一下。”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陶朱其实并不怎么认同这个决议.更新快),不过,此行灵玉才是正主,他听命就是。

    两人收拾一番,第二日便去了讹兽的地盘。

    若不是事先知道,灵玉根本不相信,讹兽住的地方,风景居然如此优美。

    这是个小小的山谷,夹在两座山丘之间,地形狭长,草木繁茂。

    还没到达讹兽的栖息地,就能看到大片大片的hu遐林。

    粉色的是桃,白色的是梨,黄色的是桂,也不管到没到季节,一股脑全开了,hu遐香扑鼻。

    陶朱小声说:毗兽生来就会操纵灵气,所以很会照顾草木……

    这倒是一个优点。

    灵玉说:“讹兽的修为又不高,既然他们有这样的天分,你们大荒的妖修,为什么不让他们种药呢?”

    陶朱连忙摆手:“谁敢留讹兽在身边?一不小心就会惹是非。”

    “不听他们的话不就好了?”

    陶朱毫不犹豫地反对:“话是这么说,可有时候,明知道那些话是假的,也会生气。讹兽在大荒生存如此之久,得罪的妖修多了,除了爱道谢,他们还很狡猾。”

    灵玉仔细一想,陶朱这话云俯还真没错。人性复杂,化形之的妖修提高了灵智,性子也道谢复杂了起来。有时候,往往是心境有了漏洞,才会被讹兽趁虚而入。这一点,不道谢修如此,人类也是一样,明知道某个人的话信俯,可还是会就算匕拨。

    两人正说着,hu遐林里转出两个身段玲珑的女妖。(未完待渎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