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因缘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一个时辰过去,灵玉又用了一张化形符,那边关于修炼的讨论终于结束了,两只化蛇妖修开始闲谈。

    “讹兽那边有动静吗?”问这句话的妖修声音略显苍老,刚才的论道中,他指点多些。

    灵玉精神一振,等了这么久,终于到主题了。

    另一只妖修声音年轻饱含锐气,闻言哂道:“他们刚搬来,正装孙子呢!”

    年老妖修淡淡道:“不可放松警惕,他们从来都不会安分。”

    “大长老放心。”年轻妖修说,“大家都知道他们的话不能相信。”

    这位大长老却道:“整个朔月之丘,谁不知道讹兽的话不能相信,可还不是被他们一次次挑拨?就像这次,我们明知道他们是在利用,还不是任由他们搬过来。”

    提及此事,年轻妖修疑惑:“大长老,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纵容他们?”

    长老轻哼一声:“因为他们说的那个人,我们不能放过。”

    这话有些奇怪,灵玉暗自嘀咕,她刚刚到朔月之丘,还没在化蛇部族面前出现过呢,哪里得罪了这位吗?

    年轻妖修有着她跟一样的疑惑:“就算那位身上有化蛇气息,也不必如此吧?也许那是部族遗留在外的后代……”

    “不可能。”大长老笃定地说,“多年来,我们化蛇部族子息不旺,每一个出生的小妖,都有记录,并没有后代遗留在外。”

    灵玉暗想,那水无音是怎么回事?大妖不算?

    大长老继续道:“况且,对方若是我化蛇部族后代,为何来到朔月之丘,为先来我们部族,反而去找讹兽的麻烦?”

    年轻妖修迟疑了一下:“这么说倒也是……”

    过了一会儿,大长老说:“倒也不是没有化蛇流落在外,数百年前,有一位长老……”

    “长老?”年轻妖修想了想,“您说的是无音前辈?”

    几百年时光,对妖修来说并不算长,现在化蛇部族内的元婴妖修,最少也活了一千多年,对于几百年前的事情,都有印象。

    想必那头大长老点头确认了,年轻妖修叹道:“无音前辈可是我们部族内最出色的长老,她的失踪,实在是太可惜了。”

    “是啊,无音在的话,我们这些年怎么会被肥遗压制?”大长老的语气很是感叹。

    “不是说,无音前辈失踪,是肥遗们害的吗?这应该不是讹兽挑拨的吧?”

    灵玉听着这话,怎么觉得有些古怪呢?对了,陶朱说,化蛇和肥遗近年来的恩怨,主要就是化蛇指责肥遗,设计害得他们一位前辈失踪。莫非说的就是水无音?这内情还真是……

    “当然不是,这种大事,岂会听信讹兽的胡言乱语?”大长老顿了顿,说道,“总之,消息的来源应该可靠,无音的咒灵又确实消失了……”

    咒灵相当于本命灯,妖修之中,亦有方法探知部族成员现状的方式,咒灵便是其中之一。咒灵消失,水无音陨落无疑。

    “那与那位有什么关系?”年轻妖修问。

    过了一会儿,大长老的声音才又传来:“化蛇部族,若有遗留在外的血脉,那就是无音了,或许他陨落之前,留下了什么因缘。”

    年轻妖修道:“这才几百年时间,那位可是元婴修为!”

    水无音千年结婴,尚且被称为妖修中的天才,哪有可能几百年就结婴的?

    大长老道:“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并不是说,那位是无音的后代,而是,他可能留下了什么,让别的妖修得了传承。”

    安静了一会儿,年轻妖修叹息道:“若是如此,这位就算不是化蛇,也与我们部族存在因缘。”

    大长老笑道:“因缘果然是因缘,到底是善缘还是恶缘,就不好说了。”

    年轻妖修愕然:“大长老此话何意?难道那位还可能是……”

    “且看着吧。那位就算不来我们部族拜访,也要解决与讹兽之间的恩怨,到时候擒下她就是。”

    “定真,你在这里干什么?”耳边突然传来声音。

    灵玉若无其事地把贝壳往怀里一塞,靠着石壁低头不语。

    小果走过来,蹲在她面前:“你不会又躲起来哭鼻子了吧?早就说过了,你性子这么软弱可不行,他们还是会欺负你的,你看我,他们没事可不敢来惹我。”

    “定真”抬起煞白的小脸,弱弱地说:“可是,他们不敢欺负你,是因为你母亲啊……”

    小果眼睛一瞪:“难道我娘不在,他们就敢欺负我了吗?就算我娘不插手,我也会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定真”低下头,又不说话了。

    小果有些不耐烦,说:“你老是这样,我就算对你好也没意思。”

    灵玉读到的定真的记忆里,小果是对她比较好的小妖。她的性子实在太懦弱,天分又不高,经常被欺负,只有小果偶尔会跟她一起玩,看到她被欺负,还会站出来。

    可是,定真胆子小,就算小果帮她,她也不敢反抗,这让小果很不满。

    灵玉想起自己小时候,程府里小孩子多,打架难免,她有时候看不过眼,也会为了别人打架,比如三弟。这种情况下,要是保护的人不领情,自己也怪没意思的。

    小果对定真的态度就是如此,觉得她可怜,可是自己为了她打架,她却胆小地缩在后头,甚至在自己被责罚的时候,也不站出来。

    既然借用了定真的身份,灵玉决定帮她做件事。

    “小果,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胆子小……”

    “胆子小怎么了?练练不就大了?”

    “定真”抬起头,小心地看着他:“怎、怎么练?”

    小果说:“下次他们还欺负你,你就打回去!”

    看“定真”不说话,还是一脸畏惧,小果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算了,这样吧,下次你看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定真”弱弱地应了一声,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就说,我又不会吃了你!”

    “定真”犹豫着说:“我……我知道自己不争气,要是下次还犯毛病,你帮我好不好?”

    她这么说,小果气顺了一些:“你要怎么帮?”

    “就是……别不管我,我做得不好你就告诉我,逼着我改,行吗?”

    小果很高兴:“你总算明白过来了!行,这个忙我帮,不过,你自己也要坚持。”

    “定真”拉着他的手说:“我就是知道我很难坚持,可能事到临头就不管了,才希望你帮我。”

    小果想了想,挥挥手:“行了,我知道你什么德性,你肯改就已经很好了,有你这句话,我以后会好好管你的。”

    “定真”露出怯怯的笑容:“好。”

    小果说:“既然说定了,你出来吧,别躲在这里了。”

    “定真”露出为难的神情。

    小果拉下脸:“你要改,就得从小事开始改。刚刚说了,现在就不听我的吗?”

    “……好吧。定真”犹犹豫豫,被小果拉着离开石壁,惋惜地回头看了一眼。她还没听完呢!

    “回去修炼吧,哭有什么用,都已经出关了,暂时只能化形成这样,再哭也改变不了。还不如好好修炼,争取下一次闭关,化形得完美一点。”小果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

    “哦,知道了……定真”看到了自己估计的山洞,“那我回去修炼了。”

    “嗯。”看着“定真”的背影,小果突然说了一句:“定真,我怎么觉得你的样子怪怪的?”

    “定真”回头说:“可能是我刚化形,你还没适应吧……”

    “大概是吧。”修为到底低了些,小果也没较真。

    灵玉进了石屋,松了口气。要是身份被发现,那就麻烦了。

    刚才偷听的那些,基本可以肯定,讹兽那边,果然有了化蛇的支持,甚至有可能设下了一个陷阱。

    单凭定真的身份,已经没办法打听更多的内容了,也接触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灵玉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外面突然传来声音,紧接着,有人迈步走了进来。

    “你在干什么?”粗声粗气的喝问。

    这是个高壮的结丹妖修,在定真的记忆中,这是她的叔叔。不过,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这个叔叔对她很一般,别人欺负她也不管,甚至自己还指使她做事。

    果然,壮汉说:“有时间就去采日精花,这个月的份额还没采够!”

    化蛇部族后,每个月都会安排成员做事,采日精花就是其一。其实,定真早就采够自己的份额了,壮汉要她采的,是弟弟妹妹的份额。

    通常这种情况下,定真是不敢反抗的,壮汉吩咐她做事,越发理所当然。

    可是,眼前的“定真”却对他笑了,笑容灿烂无比。

    壮汉一愣,不知道以前那个胆小的侄女怎么好像突然变了。

    “定真”笑眯眯道:“叔叔,侄女有件事要跟您商量。”

    “什、什么?”壮汉在心中嘀咕,莫非自己昧下兄嫂遗物的事,被她知道了?不对啊,就算她知道了又怎样?自己这个侄女可没胆子反抗。

    “就是……定真”拖长声音凑上前。

    壮汉突然眼睛一花,意识模糊了起来。

    不对,这事情不对!他极力地想要抵抗,但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铃声传入他的耳朵,直入识海。

    叮铃铃……

    他的眼睛失去焦距,跌倒在地。

    灵玉满意地笑了笑,从怀中取出纸笔,重新画起了化形符。

    不多时,化形符画完,将壮汉的气息融入其中。她将化形符贴在身上,变成壮汉的模样,大摇大摇地走了出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