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奇怪的兽肉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回到藏身的山洞,陶朱正在打瞌睡。

    本来,筑基期已经不怎么需要睡眠了,可陶朱自从灵玉离开后,就伸长脖子等着,精神焦虑导致疲惫。他年纪又小,对重明鸟来说,还未成年,太过疲惫的结果就是睡着了也不知道。

    灵玉拍了拍陶朱。

    陶朱猛地惊醒过来,“呼啦”一下吐出一颗火球。

    灵玉快手快脚地避过,骂道:“也不看看是谁,就乱喷火!”

    陶朱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跳下石床,拉着灵玉:“前辈,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灵玉没好气地说,想到这孩子也是担心她,放柔了声音道,“好着呢,事情解决了。”

    “解决了?”陶朱眨眨眼,才想起灵玉去解决的是什么事,之前他一直念着,前辈可要安全回来才好,结果就把灵玉干的正事给忘了……

    灵玉从乾坤袋里摸出两只讹兽的尸体,剥皮拆骨。

    陶朱看着血淋淋的场面,打了个寒战。

    这可是元婴妖修啊,就算讹兽不擅长斗法,那也是元婴。之前被杀了两只还不算,现在又被杀了两只。

    陶朱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程前辈来到朔月之丘才多久?就连杀四只元婴妖修,万一她杀出瘾来怎么办?来之前,少主特意把他叫过去嘱咐了一番,让他看着点,别让这位程前辈干出太出格的事。现在算是出格了吗?陶朱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照理说,连杀四只元婴妖修,怎么都有点过分了。可前辈杀的是讹兽,在朔月之丘兴风作浪,搅得各部族自相残杀的讹兽……

    “看什么?”看得正出神,陶朱被吓了一跳,一转头,灵玉正盯着他瞧。

    陶朱摸了摸头:“前辈,你把元婴讹兽都杀了,那下面呢?”

    “下面?当然是收拾烂摊子了。”灵玉理所当然地说。

    “怎么收拾?”

    灵玉没回答,一双血淋淋的手捏上了陶朱白嫩嫩的小脸蛋:“你急什么?”

    陶朱哇哇大叫,他还没成年,而且擅长行商,打架这种事一向轮不到他。灵玉这么一捏,血腥味冲鼻而来,让他反胃欲呕。

    灵玉收回手,笑嘻嘻地看着他:“小子,连这个都受不了,你还想帮忙不成?”

    陶朱拼命地擦掉脸上的血迹,瞪着她说:“前辈有种别用我打听出来的消息啊!”

    灵玉嗤道:“你要是连打听消息都不会,那还跟来干什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陶朱说不过她,气呼呼地闭嘴了。

    这么一会儿时间,灵玉剥完了皮割完了肉,骨头也一根根码好了。她一边把这些东西收好,一边嘀咕:“皮和骨头可以炼器,肉能干什么?吃吗?”

    陶朱连忙叫道:“讹兽的肉不能吃!”

    灵玉转头问他:“为什么不能吃?”

    “讹兽的肉吃了,也会变得跟讹兽一样,满口谎言!”

    灵玉惊讶:“这肉居然有这样的效果?”

    陶朱抓抓头,说道:“大荒的妖修都这么说,到底怎么样,没有妖修知道,谁都不会去吃讹兽的肉。”

    讹兽的肉看着十分鲜嫩,妖修再怎么的也是兽类,他们不吃,那说明确实有问题。

    灵玉想了想:“都是道听途说,作不得准,要不,你吃了试试?”

    陶朱吓得连忙摇头:“不要!我是商人,要是变得满口谎言,以后谁还跟我做生意?”

    灵玉只是逗逗他而已,听罢一笑,将这些东西都收进乾坤袋,到另一间石室去了。

    陶朱追在她后头喊:“前辈,我说真的,你可千万别试!”

    “知道了!年纪不大,这么啰嗦!”灵玉不耐烦地打发他,把石门关上了。

    她坐到石台上,把讹兽的肉都拿出来,思考怎么处理。

    讹兽的皮是好东西,两次对阵,他们都施展出那种无声无息的遁术,如果不是她的法阵特殊,拥有吞噬之能,说不定就被逃过去了。这种遁术,八成就附着在他们的皮上。

    所以,这皮用来炼器,可以炼制出不错的逃命法宝。就算她自己用不上,将来收了徒,赐给徒弟也不错,比那种一次性的逃命秘术强多了。

    讹兽的骨头,似乎带有迷惑的效果,可以用来炼制此类法宝,自己用不上,也能卖。元婴讹兽的骨头,在西溟有钱都没处买。

    灵玉不擅长炼器,现在学也有点迟,所幸皮和骨头处理好之后,很容易保存。

    就是肉有点麻烦,就算法术能够保存它的新鲜度,那也是有限的,只能尽快处理了。

    “肉,能用来干什么?”灵玉喃喃自语。

    这个答案简直不用想,肉不就是用来吃的吗?可是陶朱说了,讹兽的肉吃了自己也会开始说谎,她可不想变成讹兽那个人憎鬼厌的样子。

    以前割了妖兽肉,她都会丢给仙书吃,可讹兽肉的效果很难预料,她可不想本命法宝变成个满口谎言的货……

    思索片刻,灵玉突然一拍掌:“对了,现在不想吃,可以做成丹药嘛!”

    妖兽肉入丹药,在星罗海很常见,因为星罗海的修士,出海捕兽的很多。

    主意一定,灵玉在乾坤袋里翻翻找找。她记得,她用丹药跟妖修们换过许多来自西溟的小玩意儿,其中就有如何使用妖兽肉炼丹的法门。

    她的炼丹术经过这几年练习,已经有了一定的造诣,炼制结丹期的丹药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了那个法门,自己研究一下,应该可以赶在肉烂掉之前用了她学炼丹之所以这么快,跟她现在的境界有关,元婴修士的理解能力,远超低阶修士,杂学初入门的知识,低阶修士也许要学习很久,他们只要一会儿就能摸索出来。

    修炼、炼丹,灵玉石门一关,就是大半个月。

    陶朱在外面都快等疯了。他本以为,灵玉只是刚刚经过战斗,要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久都不出来。

    初时,他还会在外面喊一喊,久久等不到回应,索性也就不管了,自顾自出门打听消息。

    “终于炼成了。”二十天过去,灵玉吁了口气,满意地看着玉盘里圆滚滚的黄色丹药。

    这二十天时间,除了这些堆满整个玉盘、足有百来颗的丹药,她还收获了墙角那一堆黑糊糊的废渣。

    那个妖兽肉炼丹的法门,也就是用来参考而已,她搭配了各种灵药,废了几十炉,总算炼出了这些丹药。

    还好四只元婴讹兽的份量很多,不然,没等她摸索出妖兽肉入丹的方法,讹兽肉就用完了。

    拿了个超大的玉盒一装,封上灵符,灵玉起身打开石门。

    正好,陶朱从外面回来。

    他看到灵玉,气鼓鼓地说:“前辈,您该不会在里面睡着了吧?二十天了,也不应一声!”

    灵玉完全没有诚意地敷衍他:“没听见!”

    怎么可能没听见?她可是元婴修士,他在外面喊了好几天呢!

    不过,相处了两个月,陶朱知道,跟这位程前辈讲道理是没用的,她不想理,就会当没听见。

    他只好放过这件事,说:“前辈,您杀了讹兽的事情,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如果您现在出现,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的。”

    灵玉奇道:“他们平时不也挺讨厌讹兽的吗?为什么我杀了讹兽,他们要这么气愤?”

    陶朱说:“不管讹兽有多可恶,他们在朔月之丘生活了万年,突然被连根拔起,哪个部族不怕?来了个这么可怕的妖修,谁知道会不会犯到自己头上?”

    说到底,就是四个字,人人自危。哦不,是妖妖自危。

    灵玉满不在乎:“哦。”

    她这个态度,陶朱实在是忍不了,又想说教:“前辈!您怎么可以这样呢?讹兽杀了就算了,反正这种妖修活着也就是作风作浪,可你搞得自己声名狼藉,怎么完成少主的托付?”

    灵玉耸耸肩:“说完了吗?”

    陶朱无语。

    灵玉道:“说完了,我们干活。”

    陶朱愣了愣:“干什么活?”

    “当然是家少主托付的活啦!”灵玉打开门口的禁制,拉起陶朱往外走。

    陶朱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前辈……”

    灵玉懒得跟他解释,将他一裹,驾起遁光,往百花丘飞去。

    此时此刻,化蛇部族一片安静。

    化蛇是一个文雅的妖修部族,他们很少与人争闲气,通常不是修炼就是干活,干活时安安静静,只有一些修为不到年纪尚幼的小妖,才会吵吵闹闹。

    而今日的百花丘,除了安静之外,更多了一分沉重。

    飞辰走进议事山洞,里面坐着七位元婴妖修,除了大长老是元婴中期,其他都是初期。

    曾经,他们也是有元后大妖的,可惜的是,那位元后大妖离开部族后,失去了音讯,几十年后,更是连咒灵都消失了,这代表着她已经彻底陨落。

    飞辰一走进来,七只化蛇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他摇了摇头,看到同族们失望的神情,心里难受不已。

    已经二十天了,当日把他们耍弄了一把的妖修到底在哪里,还是没有消息。

    飞辰不觉得那个妖修已经走了,因为她杀丹珠之前,也像现在这样,完全失去了音讯,可后来却神秘地出现在讹兽的新驻地,干脆利落地将丹珠二妖诛杀。

    最过分的是,他们化蛇部族被耍弄了却全不自知。

    二长老好端端的留在部族,而春兴,一脸茫然地从定真的小屋里出来,定真则是在第二天自己回来的,稀里糊涂,什么也不记得。

    他们很快将整件事连成了一条线。

    那个妖修先冒充定真回到部族,再冒充春兴参与埋伏,接着冒充二长老调开飞辰,将两只讹兽一举击杀,扬长而去。

    环环相扣,堂而皇之地在化蛇部族进进出出,而他们,竟然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有见到!

    庆幸的是,这只妖修对他们化蛇并没有敌意,从定真到飞辰,都没有受到伤害。

    这只妖,到底是什么来历?真的跟无音有关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