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信使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我们东溟,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位妖修?”黑须白袍的大长老眉头深锁,皱成了一个川字。

    他没有指明问谁,视线却扫向二长老。

    二长老的修为不及他,但岁数要大得多,活了五六千年,见惯了大荒的风雨,历经大荒妖修逐渐繁衍昌盛的岁月。对化蛇们来说,二长老就是一本活生生的大荒纪录全书,有什么事问他就对了。

    二长老摸着长须,脸上的褶子抖了抖,尽管这个答案他早就说过了,仍然很认真地回答:“此妖来历着实古怪,几千年来,朔月之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角色。别说朔月之丘,整个大荒,都没有哪个部族的妖修与之对应得上。”

    无论人类还是妖修,修炼到元婴都很不易,整个大荒的结婴妖修,也是有数的。大部族也就十名左右元婴,整个朔月之丘,不过五六十位。至于大荒,合起来应有两三百之数。

    二长老将大荒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所知的部族一一想来,却发现没有一个对应得上。

    她身上除了化蛇,没有其他妖修的气息,总不会真的是只化蛇吧?就算她真是一只化蛇,那么是在哪里修炼化形的?只要生活过,总该留下一点痕迹。

    而且,她的行事太过无所顾忌,一到朔月之丘,就掀起风雨,将困扰他们多年的讹兽毫不留情地斩杀。

    倒不是说朔月之丘的妖修奈何讹兽不得,只不过他们身在局中,不敢轻易挑起争端罢了。而这位外来妖修却没有这样的顾忌,对上讹兽,狠下杀手。

    各方面合起来,他们竟觉得无从入手,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打听对方的来历。

    “重明鸟那边呢?有没有消息?”大长老又问。

    飞辰摇摇头,答道:“时间太短,他们还没回来。”

    化蛇的长老们一个个眉头深锁,觉得这事还得等派去扶桑之木的妖修回来才能定议。

    “该不会是隐修吧?”二长老忽然说道。

    大长老闻言挑眉:“隐修?”

    二长老眼睛微闭,看起来将睡未睡的样子:“也许这个部族生活在荒僻之地,不与外族来往……”

    这种情况在妖修中不是没有,不过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妖修灵智不会太高,越聪明的妖修,越懂得交流的重要性。

    那位的灵智,不像不高的样子。

    听到两位长老的对话,飞辰忍不住摸了摸怀中的废弃符纸。这是他那天晚上带回来的,给几位长老看过,一致表示,没有见过这么高阶的灵符。

    飞辰心中有一个念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太疯狂了。

    元婴修为却不为妖知,行事风格恣意妄为,灵智极高狡诈无比,再加上这手绝妙的符术……

    两百多年前,飞辰曾经参加过那场人妖两族的大战,那段经历留给他的记忆十分深刻。他总觉得,这么多条件合起来,很像是人类的风格……

    但是,东溟腹地,怎么可能有人类?两族之战结束后,妖修们牢牢把持着溟渊缺口,他们不可能把人类放进来。就算真的有人类混进来,也不可能如此放肆,简直就是招惹妖修们去找她麻烦。

    飞辰摇摇头,否决了这个可能。哪怕再像,他都觉得不可能。

    议事又一次陷入僵局,大长老叹了口气,正想宣布解散,忽然眉头一扬,望向洞口。

    他的异常反应首先引起了二长老的注意。

    大长老站了起来,一声招呼也没打,急步往外行去,其他长老莫名所以,只有二长老随之站起,紧随身后。

    剩下几位长老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飞辰只犹豫了一瞬,便也跟了上去,大长老和二长老如此反应,肯定有什么事情。

    刚出议事山洞,飞辰就感觉到一道强大的气息正在逼近,来的妖修亦是元婴初期,不过修为比自己深厚,似乎离中期不远的样子。

    他抬起头,看到天际掠过一道遁光,目的地正是百花丘。

    那道遁光近了,完全没有缓冲一下的意思,直接落在他们部族驻地的门口。

    看清那人身影,飞辰一下子睁大了双眼。

    这是个身着白衣身形高挑的女修,行为举止与男子无异,双眼明亮有神,嘴角含笑,只需扫过一眼,便觉得鲜活无比。

    她一落下来,飞辰便感觉到对方身上清晰无比的化蛇气息。

    虽然那天晚上看得不清楚,但这副形貌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还有在元婴妖修身上显得有些寡淡的化蛇气息……

    他张口欲唤两位长老,还没发出声音,就见大长老身躯一晃,张口结舌地看着对方,似乎很震惊的样子。

    二长老的反应镇定得多,但也显露出不寻常。他惊讶地喊:“无音?这是无音的气息,敢问道友是何方高人?为何身上有我化蛇气息?”

    无音?果然是无音前辈的气息吗?那这位……

    对方礼数周全地向他们行礼,过后才道:“两位便是化蛇部族的长老吗?在下的机缘得自水无音前辈,因此亦取了水姓,名无常。”

    两位长老哑然,跟在他们身后出了议事山洞的元婴化蛇们亦是吃惊不已。

    他们刚刚还在讨论这个神秘的外来妖修,对方居然就找上门来了?而且看她的样子,并没有敌意,就这么坦坦荡荡地踩进他们化蛇部族的驻地,甚至身边还带着那只筑基期的小重明鸟。

    这到底在唱哪一出?

    “水……”大长老想唤水道友,随后想想整个化蛇部族都姓水,改了称呼,“原来是无常道友,幸会。”

    “不敢。”灵玉诚恳地拱手。跟着蔚无怏多年,她的表面功夫日渐深厚,装个忠厚老实一点难度也没有。

    大长老与二长老对视一眼,这突发状况出乎他们的预料,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们刚刚还如临大敌,结果人家就找上门来了,声称是与化蛇部族的一位前辈存在因果,态度还十分地诚恳,这让他们怎么应对?

    二长老目光微微一动,瞟向议事山洞。

    大长老略一沉吟,便对灵玉道:“既然道友与无音有缘,那就是我们化蛇部族的客人。道友,请。”

    灵玉躬身谢过:“长老客气了。”然后就这么大大方方的,什么准备也没有,带着陶朱踏入化蛇的驻地。

    反观陶朱,跟在她旁边紧张得很,不时地看看周围盯着他们的化蛇,再瞧瞧一脸笑意的两位长老。

    他越来越看不懂了,这位程前辈明明行事毫无章法,为什么却能这么顺利呢?讹兽被她收拾了,现在堂而皇之地跑到化蛇部族来,对方还这么客气……

    难道说,像前辈这么乱搞才是对的?

    灵玉不知道陶朱的小脑瓜里面转着这些奇怪的念头。其实这事说来简单,陶朱是筑基期,不明白元婴的世界而已。到了元婴这个修为,无论是人是妖,都不会随便翻脸。

    化蛇部族一名元婴中期,七位元婴初期,想要拿下她,颇有难度。就算她身处对方的驻地,真斗起来,化蛇也要吃亏。就算她杀不了元婴,杀几个结丹总是容易的吧?化蛇并不是那些凶恶好斗的妖修部族,他们生性文雅,因而更注重族人的性命。她敢来,就是有八成的把握,化蛇不会对她出手。

    半个多月前,她对化蛇可是手下留情了,只要他们不蠢,就不会与她为敌。

    把她迎进议事山洞后,大长老将众元婴化蛇一一介绍过来,言辞甚是客气。

    双方见过礼落座,大长老看了二长老一眼,笑着问道:“无常道友,你说你的机缘得自无音,到底是什么因缘?无音离开部族多年,一直没有音讯,你在何处遇到她的?”

    灵玉装模作样地叹息一声,说道:“此事说来复杂,在下本是一只普通的妖修,无意中得了水无音前辈的机缘,才有今日。几位长老想必对水前辈的去向很好奇,我这里有水前辈的遗言,如今送到化蛇手中,算是完成了水前辈的嘱托。”

    她说完这话,议事山洞里的化蛇们都睁大了双眼。

    水无音失踪得并不久,他们都见过这位出色的前辈,她消失陨落后,每只化蛇都感叹过,若是无音前辈还在部族,化蛇何至于被肥遗压制?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妖修将无音前辈的遗言送了回来!

    八双眼睛紧盯着灵玉,看着她取出一枚粗糙的玉简,交到大长老的手上。

    大长老接过玉简,双手有点颤抖,向灵玉表示感谢后,当场阅读起来。

    灵玉神情淡定,谢过来送灵果的化蛇,拿灵果塞住陶朱的嘴。自从进入化蛇部族,陶朱那一脸震惊的神情藏都藏不住,到底还是个没成年的小孩啊!

    这片玉简,就是她从广陵真人乾坤袋里找出来的,确实是水无音的遗言,不过,她把最后关于骨皮遗物送归化蛇部族的那段抹掉了。一则,化蛇皮她不想交出去,二则,化蛇骨她根本没得到。这一段要是让化蛇们看到,起了疑心怎么办?她拿出来的遗言虽是真的,自己这个信使却是假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