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手黑心不黑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没过多久,飞辰就回来了。

    他满脸兴奋,不停地往外掏东西。

    “这是天水砂,布阵做阵眼最好。这是相柳的尾骨,我打磨了许久。还有这个……”

    看着这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灵玉无语。

    倒不是东西价值太低,从人类修士的角度说,除了一些妖修特用之物,这些拿到西溟都是十分珍贵的宝物。只是没想到,这个飞辰对傀儡符热衷到这个地步,好像真把全副身家拿出来了。

    “不够吗?”飞辰察颜观色,见灵玉没有露出心动的表情,飞快地思索自己还有什么东西。他的全副身家都在这里,要说还有的话,那就是……

    看到飞辰露出为难的神情,灵玉马上知道,他肯定还有什么珍稀宝物,索性不说话,等他自己忍不住了开价。

    思前想后,飞辰一咬牙:“还有一件祖传宝物,道友看看可还过眼。”

    说着,飞辰又回去拿东西了。

    陶朱冷眼旁观,忍不住道:“你再贪,他连毛都要拔下来给你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合格的商人,见了灵玉才知道,什么叫黑心!

    灵玉摆手道:“化蛇光秃秃的,那几根毛顶什么用?你的毛倒是不错……”

    陶朱连忙伸手抱住自己,警惕地看着她:“休想!”

    灵玉瞥了他一眼:“我随便说说而已,你又不跟我做生意,紧张什么。”

    过了一会儿,飞辰回来了,他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件巨物。

    此物比灵玉整个人都大,通体雪白,透着莹亮的光泽,两边对称,是双翼的模样。

    灵玉看着看着,突然惊道:“这是……化蛇的翅膀?”

    飞辰点头,叹道:“此乃先祖双翼,经过秘术特制,保留了飞遁秘术。道友身上虽有化蛇气息,可到底不是我们化蛇一族,有了此翼,飞遁之时方便许多。”

    灵玉伸出手,摸着流光隐现的雪白骨翼,感觉到上面附着的飞遁秘术,暗暗兴奋。她有幽冥异界,必要时可以用来逃命,不过,幽冥异界灵气消耗极大,斗法之时不便使用,而且,一旦当作空间使用,就不能用来施展遁术。这双骨翼,正好弥补了幽冥异界的缺失。

    “道友可还满意?”飞辰眼巴巴地看着她。

    灵玉回神,脸上表现得很镇定,好像他拿出来的只是一件寻常之物:“此物既然是令祖遗骨,拿来交换是不是不妥?”

    飞辰不解地问:“有何不妥?”

    他这样子,让灵玉很疑惑:“祖先遗骨,自当好好保存,用来交易岂非不妥?”

    她刚说完,就感觉陶朱戳了她的腰一下。灵玉心想,莫非她说错了?妖修根本不忌讳这点?

    果然,飞辰一脸莫名其妙:“这没什么不妥啊!”

    “……”灵玉若无其事地笑道,“既然没有不妥,那我们就商议一下交换的问题吧。”

    飞辰大喜:“道友愿意交换了?”

    灵玉笑得和气:“飞辰道友这么诚心,我怎么好拒绝呢?”

    飞辰搓搓手,豪迈地说:“那此物就归道友所有了。道友还看中什么?尽管拿去!”

    对方这么大方,灵玉怎么会让他失望呢?当即从先前那堆杂物挑出几件价值高的:“就这些吧。”

    飞辰摸摸头:“这些就够了吗?”她拿的可不是什么高价值的宝物。

    “飞辰道友这么大方,我怎么好狮子大开口?这些就够了。”这些东西,在妖修看来价值不高,可要是换到西溟,随便一件都比傀儡符的价值高……

    灵玉大发横财,志得意满,心情格外地好,当即问他:“不知飞辰道友在灵符上的造诣如何?”

    “寻常,寻常而已,跟道友比不值一提。”飞辰从怀中取出几张灵符,颇有几分自得,“这是在下新近制的几张符。”

    灵玉接过,一看就明白了,飞辰的符术相当于结丹期的水准,这在妖修中算是难得的。可惜,符术这个东西,低了一阶,就没办法在斗法中使用。

    妖修的符术比较单一,没有驱法爆器魂这样的分类,他们通常只会制两种符,就是法符和爆符。驱符主要用来代工,妖修们一则本身具有天赋,二则也没有那么懒。器符依托于炼器,妖修们不流行这个。魂符入门不难,可要做到对斗法有帮助难度不小,像她结丹时从许寄波手中得到的符兵,就属于这一类,就连人类修士都很少通晓其法门,更不用说妖修。

    灵玉道:“道友想要的符术,名为傀儡符。元婴期的傀儡符,需得本身符术达到元婴期才好。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本符术秘法,赠给道友,等道友能绘制这些符,傀儡符就没问题了。”说着,她将傀儡符的制法写在空白玉简中,连同那本符术秘法一并交给飞辰。

    陶朱说错了,她是手黑,心可不黑。跟她换傀儡符,搭配一本符术秘法,这种好事哪里找?

    飞辰满意而去,灵玉则摸着骨翼爱不释手。好东西啊,有了这玩意儿,回到西溟,还有谁能跑得过她?

    陶朱在一旁说:“前辈,您说话要小心点,不然就露馅了。”

    灵玉便问:“你们妖修对祖先一点都不尊敬的吗?”

    陶朱不解:“祖先早就死了,尊敬一具死物有什么用?”

    “……”灵玉一拍脑门,发现自己被束缚住了。人类对于祖先的尊敬,加入了许多社会因素,所以有很多形式,妖修们可没有,他们的观念很朴素很直观。既然祖先已死,尸体就是死物。

    天黑之后,化蛇营地燃起了篝火,举办盛宴。

    化蛇们端出一盘盘鲜灵的灵果、一坛坛清甜的花蜜酒,热情地邀请客人品尝。

    灵玉好像回到了人类社会,那些朴实的凡人部落,也是如此热情好客。

    她感到很亲切,无论谁来敬酒,都放开了喝。这般干脆,化蛇们很是喜欢,一场盛宴下来,宾主尽欢。

    第二天,灵玉神清气爽地从客居出来。

    昨天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那些花蜜酒清甜而灵气充盈,对修为很有好处,若是有可能,跟他们换个配方不错……

    灵玉蹲在屋前石块上,正在思考怎么个换法,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小妖盯着自己看。

    她一瞧,笑了。这小妖不就是定真么?

    她向定真招了招手。

    定真左右看看,发现只有自己一个小妖,可她胆子小,知道这位是部族的贵客,不敢上前。看到她又招手,方才犹犹豫豫地蹭过去:“前辈……”

    灵玉笑眯眯地问她:“还记得我吗?”

    定真满脸犹疑地摇头:“不记得……”可是觉得好眼熟。

    看她这样子,灵玉就知道她是有印象的,她说:“被我施了秘术,你还能保留印象,元神倒是强大。”

    定真更不解了,结结巴巴地问:“我……我见过前辈?”大半个月前,她在一处山坡醒来,迷迷糊糊地回到部族,曾经被长老们叫进去问过话,可到底是怎么回事,长老们可不会跟她这个小妖解释。

    灵玉道:“算是见过吧。”她问,“你还被欺负吗?小果有没有帮你?”

    定真答道:“嗯……小果最近一直在逼我,他说,都是我太懦弱,才会被欺负的。”

    “他说的没错,你要好好听他的话。”

    定真低下头,扭捏了一会儿,道:“我……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小果,做不到他说的那样,老是让他生气……”

    灵玉笑道:“胆子是慢慢练大的,既然知道对不起他,那就努力一点。”说着,仔细地看了定真几眼,“你我也算有一番因缘,借用过你的东西,就还你一份果报吧。张开嘴。”

    “什……”定真正要问,刚张开嘴,一个东西抛进了她的嘴里,滚进喉咙。

    灵玉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你修炼之所以很慢,是因为体内杂质太多、经脉堵塞的缘故。此丹能排除你体内的杂质,以后修炼进度不会再比别的小妖慢了。”

    说罢,她嘱咐了陶朱一句,转身去议事山洞。

    昨天跟大长老、二长老讲了故事,还有一些事情没交待,他们肯定还会问的。

    议事山洞里,所有的长老都在,灵玉进来后,从诸位长老略带惊奇的目光可以看出,大长老已经把她的来历告诉他们了。其中飞辰的神情震惊又夹杂着一丝了然。西溟,只有西溟才会有这么高明的符术啊!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是真的,只不过,对方并非人类,而是生活在人类中的妖修。

    他心中又起了疑惑,真的是妖修,而不是人类吗?毕竟他们又没办法叫她化出原形来看看。

    在妖修眼中,让对方化出原形,是十分不礼貌的,化形后,他们的人形就相当于外皮,让妖修化出原形,就跟让人类脱衣服一样……

    “无常道友,休息得可好?”大长老笑着问道。

    灵玉答道:“很好,多谢贵部族款待。”

    大长老颔首:“道友将无音的秘法送回来,我们理应感谢。对了,以后怎么办,道友可有打算?”

    灵玉想了想,叹气:“来东溟,是我们裂风兽一族的希望,可是,只有我一个过来,实在是于心难安,若是有可能,我还是希望回到西溟,把同族接过来。”

    “这是当然,不过,要回西溟,怕是很有难度。”

    灵玉点点头:“这一点我当然知道,只能徐徐图之了。我通过空间节点来到东溟,先到了扶桑之木,受了重明鸟一族的恩情,这才来的朔月之丘。不料,还没到化蛇部族拜访,就被讹兽盯上,欲取在下元婴。事已至此,解决干净了才好上门,不然,给化蛇部族带来麻烦,那可不是我的本意。”说着,拱手道,“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