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探话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将化蛇部族玩弄于股掌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化蛇介意。

    他们化蛇也是实力颇强的部族,族中有八名元婴妖修,在朔月之丘没有部族敢小视他们。

    可是,那天晚上他们稀里糊涂就被算计了,不但没抓到她,两只讹兽还被无声无息地杀了,更过分的是,他们从始至终,就没见到她的真面目。

    就算她上门来,言辞恳切,这几位化蛇妖修的心中,仍然觉得不快。

    如今见她这么诚恳地道歉,没有半点自得之意,又解释得合情合理,本就生性文雅的化蛇们不知不觉化解了心中的敌意。

    大长老亲切地请灵玉坐下,表达了善意,其他几位元婴妖修亦缓和了脸色,双方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进行了交流。

    灵玉虚心求教,问了许多东溟之事,尤其是关于朔月之丘几大部族的。在场的都是元婴妖修,他们接触到的层面比陶朱高得多,灵玉从中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众长老们也向她打听了西溟之事,知道她通晓西溟之学,身边有不少西溟带来的宝物,个个两眼放光,争先恐后地向她求教。

    对于人类,妖修的感想很复杂。一方面,沧溟界人妖不两立,他们是天生的敌人,另一方面,人类是最适合修炼的物种,让他们嫉妒不已。

    他们羡慕人类丰富完善的修炼系统,亦会向人类学习,但是,天资所限,他们就算灵智不低,在这方面也不会擅长,能够通学的妖修极少。

    于是,这次交流,渐渐变成了灵玉的讲故事大会……

    讲故事之余,她时不时地插个问题,从化蛇长老们口中套出了不少事情。

    比如,她一直以为水无音是个男妖,后来听大长老说话有点不对,小心地带了带话题,才发现原来是个女妖……

    灵玉暗暗擦汗,裂风兽只称呼水前辈,水无音留下的手记里,语气更是不带丝毫女气,她一直以为是男妖,险些露了馅。

    水无音如何形貌,她可以推说自己没见过,可受了大恩的裂风兽,不可能不知道这位水前辈的性别吧?

    “无常道友,想回西溟,不是短时期能够做到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大长老状似无意地问起。

    灵玉道:“来到东溟之后,我本想着,将水前辈的遗书送回化蛇部族,再谋后路。现在既然受了重明鸟一族的恩情,怎么也要先完成才行。”

    大长老微微点头,状似无意地说道:“若是道友暂时没有打算,可以留在我们化蛇部族。”

    灵玉脸上露出喜意:“多谢大长老。”

    大长老微笑道:“你与无音存在因缘,又身具化蛇气息,算是半个化蛇。东溟没有你的同族,留在化蛇部族最合适。”

    灵玉一边应和,一边在心中暗骂老狐狸。把她留下来多好啊,化蛇部族多了一名元婴,还能传授他们各类杂学,如果有问题,还可以就近监视别以为她不知道,客居里有秘法,只不过不想拆穿而已。

    不管双方心里究竟怎么想的,总之,灵之和陶朱暂时住了下来。

    从议事山洞出来,灵玉就听到鼎沸的声音,绕过去一看,发现陶朱在化蛇驻地的雕像前做起了生意。这个小财mi,从来没忘记过捞钱。

    灵玉在他身边蹲了一会儿,等到陶朱生意做完,领他回去。

    “前辈,我们什么时候走?”陶朱问她。

    灵玉耸耸肩:“不走了,就住这吧。”

    “住这?”陶朱小脸皱起,很不情愿的样子。

    灵玉奇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住这里不好吗?比我们先前住的那个洞府好多了!”

    陶朱道:“可是住这里,我们就没办法……”

    “别说。”他脑中响起灵玉的声音,却是她直接将声音灌到了他的识海,“这里不安全,我们之前的话题,在这里一个字也不能说。”

    识海里的声音严肃冷静,可陶朱看到的,却是灵玉笑嘻嘻的脸。

    “前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别太贪心啊!化蛇这边的生意先做两天,两天后我再带你去别的部族。”

    陶朱把就要出口的话咽了下来,他反应不慢,知道灵玉这么做是为什么了。

    接下来两天,两人都忙碌地很,陶朱忙着做生意,灵玉这边也一直有客。两人分头行事,好像来朔月之丘就是为了做生意似的。

    那天听过灵玉的故事会,那几位妖修意犹未尽,还想再听,拜访得很勤劳。其中飞辰来得尤其多,几乎是每隔一个时辰就来一次。

    每次他过来,手里都拿着一张刚画好的灵符,或是兴冲冲,或是苦着脸,让灵玉评价他画的符怎么样。

    不得不说,飞辰在制符上确实有天分,他身为妖修,依靠自学学到那个程度已是不凡,得了灵玉那本符术秘法后,进步更是飞快,短短两天时间,已经学会了自己拆符文。

    以前,飞辰学习符术,都是看书上写的怎么画,他依葫芦画瓢。现在,他掌握了本质的拆符文,许多以前画得似是而非的灵符都能够顺利画出来了。

    灵玉很欣慰,她这个人,教导别人一向没有耐心,最受不了的就是笨蛋,碰到那种一问三不知的,恨不得一脚踹开。

    看完了飞辰刚拿来的几张灵符,灵玉点点头,目露赞许:“飞辰道友有如此天分,若是在西溟,一定能够成为符术大师。”

    飞辰大喜,口中道:“不敢当,哪里比得上无常道友。”

    灵玉摆手:“诶,我从来不说谎。”一本正经的神色,好像前不久对着化蛇长老们大放阙词编故事的人根本不是她。

    飞辰更加欢喜了:“那依道友所见,我什么时候可以学傀儡符呢?”

    灵玉道:“现在就学也没问题,飞辰道友的基础还是很扎实的。这傀儡符,结丹期也可以用,只不过元婴需要的精准度更高,飞辰道友耐心练习,慢慢就好了。”

    飞辰闻言,直起身向她深揖一礼:“多谢无常道友。”

    灵玉笑道:“何必如此客气?你我乃是交易,又不是白白教你的。”

    飞辰正色道:“虽是如此,像无常道友这样细心教导的却少。”

    “那是飞辰道友学得快。”灵玉袖子一拂,一杯灵气浓郁的茶落在飞辰面前,“这是扶桑茶,重明鸟送的,道友尝尝如何。”

    飞辰本想立刻回去练习,可灵玉上了茶,他也不好就此走人,只好耐下心品茶。

    饮了数口,飞辰笑道:“重明鸟待道友不薄,这扶桑茶可是不外售的,我们这些兽族很难弄到。”

    灵玉微笑,这是参商用的,当然好了。

    饮了两口,灵玉似是无意问起:“对了,大荒的妖修,其他部族都有族长,为什么化蛇没有呢?”

    当日用芳华铃读取定真的记忆,灵玉发现,化蛇已经很多年没有族长了,一直由大长老说了算。

    说到这件事,飞辰叹了口气:“这件事说起来,跟无音前辈有关。当年无音前辈是我们部族最强大的妖修,理所当然要继任族长之位。就在继任之前,无音前辈离开了部族……”飞辰苦笑一声,“之后,前任族长坐化,我们都在等无音前辈回来。等了多年,等到的却是咒灵消失的消息。论理,大长老修为最高,既然无音前辈不在了,继任族长理所当然,可是大长老认为,新任族长应该给部族带来的新的气象,他年纪已经不轻了,继任族长不过是个换个称呼的事,不如等我们之中哪一位有资格继任再说。”

    “原来是这样。”灵玉若有所思,“若是如此,飞辰道友大有希望啊!”

    飞辰连忙摆手:“不敢,跟无音前辈比起来,我差远了!”

    灵玉笑道:“难道每一任族长都要跟水前辈比吗?飞辰道友年轻好学,若是能顺便突破中期,继任族长正合适。”

    飞辰脸色微红,对灵玉描述的前景有点期待,又有点不好意思:“我辈分资历都不高,哪敢跟几位前辈比……”

    “族长又不是看辈分资历的,不然二长老早就是族长了。”灵玉状似无意地提起,“论天资修为,飞辰道友都不差,若是能立个功劳,应该就名正言顺了。哦,你们跟肥遗一直有纷争是吗?是不是可以……”

    飞辰摇摇头:“我们与肥遗之争由来已久,仇怨重重,能立什么功劳?肥遗如今不弱,我可没本事凭一己之力,把肥遗压下来。”其实,他对傀儡符如此热衷,未尝没有立功的心思,只不过,这事说来不容易。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跟肥遗打得你死我活呢?你们二族虽然一御水一御火,可没有本质的矛盾吧?”

    飞辰叹气:“矛盾都是一代代累积下来的,也许一开始没什么,后来鲜血越多越多,就越来越难化解了。”

    很多仇怨都是这样,不独妖修如此。这一点,灵玉能够理解。

    她又道:“可是,你们近年来好像打得特别厉害,说是因为肥遗害了你们一位前辈,难道就是水前辈?”

    “不错。”

    灵玉困huo:“水前辈是自己寻到了空间节点,去往西溟,自行坐化的,你们怎么会认为是肥遗设计的呢?该不会被讹兽骗了吧?”

    飞辰摇头:“不是讹兽。”

    “那是谁?”

    飞辰闭口不答,灵玉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显得她对此事很关注,引起化蛇的疑心。

    她真的很好奇,化蛇并不是轻浮愚蠢的部族,怎么会被误导的?又是被谁误导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