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蠢出了境界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客居角落的小型法阵里,发出一阵亮光。

    灵玉停下修炼,看过去。小法阵中央,鸟蛋的蛋壳隐隐传来异动。

    这是初到朔月之丘时,打赌赢来的鸟蛋,陶朱说,这是一种叫做叽叽的小鸟,擅长跟踪,灵玉干脆将之认了主。

    现在,这只小鸟终于破壳了。

    等了一会儿,光芒渐渐消散,蛋壳下面光阴渐重,传来的轻微的动静。这是小鸟在破壳,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破壳,才算是真正地出生了,不然就算出生,也活不久。

    等待了许久,几次传来蛋壳轻啄的声音,却始终没有破壳。

    灵玉皱起眉头,该不会破不了壳吗?这些日子下来,她发现鸟蛋气息有点弱。不过陶朱说,用法阵好好滋养,破壳问题不大。至于出生之后,有她这个富得流油且会炼丹的主人,有什么好怕的吗?

    既然将之认主,小鸟出生后,灵玉自会好好照料它。可要是连破壳都做不到,那只能说他们无缘了。

    这只叽叽小鸟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突然“剥”的一声,蛋壳破了。

    灵玉松了口气,看着那只羸弱的小鸟颤抖着挤出来,挣扎着一点点啄开蛋壳。

    随着蛋壳被它啄开吃下,小鸟渐渐稳健起来,不再颤抖个不停。

    等到蛋壳少了半个,它好像吃够了似的,一蹬腿从蛋壳里跳出来,仰起细细的脖子:“叽叽”

    灵玉笑了,难怪这鸟叫叽叽,原来它的叫声就是叽叽。

    它的样子跟麻雀相似,毫不起眼,只是头上有一撮白色的毛,特别显眼。

    看到灵玉,魂契相连的感觉,让它毫无抵抗地撒开两只细腿,一头撞进灵玉的怀里,亲昵地拱着。

    灵玉摸了摸它细瘦的身体,从怀里摸了一颗丹药。

    叽叽鸟用力一啄,伸长脖子,咽了下去。

    陶朱正好从外面进来,喜道:“呀,孵出来了!”

    他也是鸟,对鸟类特别亲切,哪怕是只血统低下的叽叽。

    跟陶朱亲近了一番,叽叽累了,鸟头耷拉下来,睡着了。

    陶朱给它布置了一个小窝,回头说:“前辈,化蛇这边的生意做完了,我们什么时候到别的部族去?”

    灵玉瞥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那就明天吧。”看他这挤眉弄眼的样子,已经忍耐不住了。这孩子,一心要完成少主交待的任务。

    得到确切的答案,陶朱眼睛发亮:“先去哪里呢?”

    灵玉想了想,说:“旋龟。”

    陶朱一愣:“为什么是旋龟……”

    化蛇和肥遗争斗不休,九尾和狻猊彼此仇视,相柳四处惹事,讹兽到处挑拨。这几个部族是朔月之丘不稳定因素所在,他们刚刚解决了讹兽,又跟化蛇搭上了关系,不是应该找肥遗化解这段恩怨吗?就算立即找肥遗怕引起化蛇的过激反应,那也应该去找九尾、狻猊或者相柳啊?为什么要找那个一直很本分的旋龟?

    陶朱满肚子疑惑,不敢问出来,因为灵玉警告过他,这里不能随便说话。

    灵玉一派悠闲,明明看到陶朱坐立不安,却也不肯提点一句。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灵玉跟一大早就过来拜访的飞辰说了一句,带着陶朱离开了化蛇部族。

    飞辰知道他们今天要去旋龟那里,特意还给了她一件信物,表示旋龟部族里有自己的好友。

    离了化蛇部族,一路沿着横跨朔月之丘的河流缓行。这条河流,栖息着许多水生妖修,旋龟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支。

    出了百花丘,陶朱忍不住问:“前辈,为什么我们要去旋龟那里?不是应该找九尾、狻猊,或者相柳吗?”

    灵玉一弹指,施了个隔音的小术法,方道:“我问你,朔月之丘如今局势紧张,哪个大部族置身事外?”

    陶朱想了想,心中一惊:“旋龟?”

    “不错,就是旋龟。不是说相柳到处招惹是非吗?可你打听了那么多,也没听说他们跟旋龟有什么冲突。”

    “冲突?有啊!”陶朱从怀里取出那份地图,“前辈你看,我这里不是记着吗?有只旋龟落单,被相柳欺负,险些闹出事来……”

    灵玉笑道:“这叫欲盖弥彰。”

    陶朱糊涂地抓了抓头:“前辈,相柳也招惹别的妖修啊,为什么到了旋龟这里,就成了欲盖弥彰?”顿了顿,又说,“旋龟没有敌人,也不奇怪啊,他们是水生妖修,朔月之丘里只有他们一支独大……”

    灵玉心道,这就叫直觉。见多了阴谋诡计,到了某个环境,就会很容易嗅到不对劲的地方。这不好用言语解释,因为自身也说不清的。

    她来到朔月之丘,就觉得这事有点奇怪。旋龟是大部族之一,可近年来愈演愈烈的争端好像没他们的事。不,也不能这么说,就是别的部族都有过大的争端,只有他们没有,就那几件不痛不痒的小事,好像故意弄出来掩人耳目似的。

    再加上那天探了飞辰的话,她就想,谁说的话能让化蛇部族深信不疑?就连她拿出了水无音失踪与肥遗无关的证据,化蛇部族都没有大动静。

    大长老是不是去质问过那个传信的妖修,她不知道,不过,他们在化蛇部族住了好几天,能够清楚地感应到,化蛇并没有因此而加强戒备。

    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被挑拨了,意识到有部族对他们居心叵测,难道不应该加强戒备吗?

    各方面一综合,灵玉就想,这个挑拨的妖修,要么就是他们部族的,要么就是他们绝对信任的。

    这几天趁着化蛇们争先拜访的机会,她仔细地观察过,没发现他们有什么问题。既然如此,灵玉很自然就把怀疑的目光转到了与化蛇最交好的旋龟身上。

    如果这事真是旋龟干的,真不知道他们给化蛇下了什么迷汤。又或者,他们做得太高明了,就算被揭穿了,化蛇也以为他们并非存心。

    在百花丘,化蛇看似待她如上宾,其实暗暗监视,这让灵玉探听不到更多的消息,只能另想办法。

    想来想去,有什么比到旋龟部族探个究竟来得直接?反正她的理由正当得很。

    “前辈?”陶朱没等到回答,拉她衣袖。

    灵玉反手捏他的嫩脸:“问这么多干什么?你看我哪一次胡乱行事了?”

    陶朱在心中嘀咕,她哪一次不是胡乱行事?只不过最后都神奇地让她解决了……

    想到来朔月之丘办的几件事,陶朱心中安定了些,前辈看似行事无度,可最后都干得不错,说不定真的能解决?

    他们沿河走着,灵玉忽然停住脚步。

    陶朱不解,正要问她原因,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声音:“敢欺负你花爷爷,活得不耐烦!”

    紧接着,一前一后两道烟尘滚过他们面前,前者轻巧一跃,后者“扑通”掉水里了。

    “……”灵玉和陶朱侧目,不忍卒睹。

    见过呆的,没见过这么呆的,尤其还是只元婴妖修,简直蠢出了境界!

    就算是还没开启灵智的筑基妖兽,看到这么宽一条河,也知道刹住腿啊!

    就算刹不住,他一只元婴妖修,飞过去总没有问题吧?

    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愚蠢,不用猜就知道是哪位了。可不就是那只驺吾花皮么?他没被九尾扒皮,依然活蹦乱跳惹是生非,这次招惹上的是一只夫诸。

    那只夫诸在隔岸停下,身影一晃,化出人形,变成一个眉目清俊的少年。他原本怒气冲冲,看到河里扑腾的驺吾,一愣之下,哈哈大笑起来。

    “花皮,说你傻真是傻得过分。”夫诸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你的修为到哪里去了?掉进河里就不知道飞起来,亏你还是元婴妖修!”

    被他这么一提醒,花皮恍然大悟,钻出水面飞到对岸。

    他也化出人形,虚空一摸,一柄大锤向夫诸敲下,口中骂道:“敢笑你花爷爷,先把你的角敲下来!”

    夫诸大怒,一边闪避,一边喊道:“花皮,你给别脸不要脸!看在你们族长到处为你求情的份上,大家都不跟你计较。再敢胡言乱语,我就翻脸啦!”

    花皮跟着怒:“难道你之前没有翻脸吗?真当你花爷爷是吃素的……”

    驺吾当然是吃肉的,夫诸长得像鹿,性格也很温和,他才是吃素的。

    夫诸真的怒了,就算他是吃素的,也是元婴妖修,年纪也不大,一再被挑衅,能不怒吗?

    当下化出原形,头上双角雷电闪烁,向花皮劈去。

    与此同时,河流中的水急速涌来,在空中结成水球。

    灵玉眼睛一亮,这夫诸,居然身具两种属性,而且转变自如,真是难得。

    水球越涨越大,河中的水不停地被吸出来,这一段河流迅速浅下去,一些水生妖兽露出头,惊慌失措地爬远了。

    一只螃蟹爬过陶朱的脚面,被他拿起来甩到远处的河里。

    眼看这两只妖修打得越来越认真,陶朱拉了拉灵玉的袖子,小声问:“前辈,我们要不要躲一躲?”有灵玉护着,他没有受到元婴妖修动手的灵气压迫,但是,这么激烈的斗法,本能地让他不安。

    灵玉也在想这件事,他们只是路过,驺吾和夫诸的恩怨,没必要插手。

    没等她做出决定,灵玉突然眉头一皱,提起陶朱,身后一跃。

    一只旋龟从水中出来,取出一面鼓,重重地一敲,震动元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