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当族长真倒霉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鼓声传来,陶朱顿时头大如斗,太阳穴跳动,目眦欲裂。

    “啊”他按住脑袋,眼睛里跳动着疯狂的火焰,忍受不了,化出了原形。

    在灵玉的护体灵气下,他仍然受不了这鼓声。

    灵玉神情严肃,眉头紧皱,她袖子一拂,将化出原形的陶朱卷到自己怀里,灵光化出,注到他的身上。

    陶朱的眼神慢慢稳定了下来,头一歪,靠在灵玉的手臂上,睡了过去。

    有灵玉相护,陶朱安危无恙,其他没来得及逃走的小妖,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有的震晕了过去,有的甚至直接发了疯,忍受不了剧痛,一头撞在河边的岩石上。

    鼓声慢慢消散,花皮和夫诸的争斗停了,刚才凝聚出来的硕大水球,慢慢注入河流,水又涨了起来。

    可河水上面,却浮起了一层血色。

    灵玉目光微冷。对妖修而言,非本族的小妖的性命自然不足为虑,可这么雷厉风行的手段,旋龟的性子可一点也不像传说中那么平和。

    花皮和夫诸停手,那只旋龟也化出了人形,是个个子矮小头发直竖的青年。

    他怒声道:“你们打架归打架,为何要坏我们水源?”

    夫诸撇撇嘴,没有说话。这事是他干的,虽然他心中不以为然,但还是没跟旋龟跟。

    花皮可不是能忍耐的性子,他嚷道:“说什么呢?你这只绿毛龟!”

    这只旋龟的背部长了许多苔藓,看起来好像有很多绿毛,花皮这句绿毛龟可说是直击要害。

    旋龟脸色也发绿了,他没有立刻说话,不过看他的脸色,谁都知道他心情不好。

    “花皮!”半晌后,旋龟大吼一声,再次将那硕大的鼙鼓亮出来,冷视着这只驺吾,“再乱说,别怪我不看你们族长的面子!”

    驺吾说是上古异种,可跟旋龟这样的大部族不能比。这只旋龟虽然是初期境界,可他手中有旋龟一族的宝物,就连驺吾族长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

    先警告他一句,而不是直接动手,旋龟已经很给驺吾族长面子了。毕竟花皮的蠢,也是整个朔月之丘出了名的,跟他计较,实在是有失身份。

    花皮却像是根本没有那根神经似的,喊道:“干什么?难道你不是绿毛龟?看你背上,都绿得发黑了!”

    就算他们妖修,绿毛龟也不是什么好词。

    旋龟脸色发黑,手臂抬了起来。

    “慢着!”远远的又传来一个声音,黄沙滚滚,一只驺吾落在他们面前,化出人形。

    这是只元婴中期的驺吾,化成人形后是中年女子形象,眼角上挑颇显威严,可此时却是满脸苦色。

    “宝书道友,你也知道,花皮现在不太正常,还请不要跟他计较。若有什么冒犯道友的,我代他道歉。”

    她还在说话,花皮喊了起来:“族长,你跟他道什么歉,明明是这只绿毛龟多管闲事!”

    “闭嘴!”女妖转身喝道,“你给老娘惹的祸还不够多吗?早就应该不管你,让你被人扒皮拆骨了!”

    花皮还要嚷,结果却被女妖一掌重重地拍在头上,只好闭嘴。

    灵玉在不远处看着,忍不住同情这位驺吾族长,亏得她还能忍受花皮,这么个蠢货,换成自己早就让他自生自灭了。

    “宝书道友,改天我再上门道歉。”驺吾族长几乎是低声下气地对旋龟说。就算驺吾不比旋龟部族大,她也是个中期妖修,在初期的旋龟面前低头,灵玉忍不住同情她。

    驺吾族长这么客套,旋龟宝书也不好再继续强硬下去,收了鼙鼓,摆摆手道:“罢了罢了,谁不知道花皮近年越来越蠢,你们驺吾部族也真是流年不利,怎么就犯了这样的事……”

    驺吾族长听得苦笑:“可不是吗?花皮怎么说也是个元婴,又没别的毛病,把他关起来也关不久。可放他出来,总是不停地惹事,唉!”

    说着,她转身向愤愤不平的夫诸躬身道歉:“对不住了,一定是花皮言语失当,还请道友原谅。”

    夫诸这个部族,在朔月之丘的地位跟驺吾差不多,而这只夫诸更是其中的小辈,驺吾族长这么低声下气,他也不好再发火,可被花皮一路大吧,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最后冷哼一声:“乘虚族长多礼了,某只是一只吃素的夫诸,可受不起你这个驺吾族长的大礼!”

    驺吾族长脸色更苦,叹道:“花皮招惹道友,是我没有约束好,改日必定登门道歉。”

    对方一再退让,夫诸也消了气:“算了,你们也不容易。”顿了顿,又道,“乘虚族长还是将花皮送去看看吧,总这么着也不好。在朔月之丘,大家都知道他的毛病,还说得过去,万一遇到了别处来的大妖,那可就……”

    “是啊,”旋龟宝书也道,“听说前不久,他惹上了一只扶桑之木来的化蛇,那个家伙,后来把元婴讹兽全部斩杀,狠辣无比。万幸她没有计较,不然的话,花皮现在大概只剩一张花皮了。”

    旋龟宝书说的这句话,让驺吾族长忍不住又叹气。谁说不是呢?当日花皮惹上了那只化蛇,她还没当回事,化蛇部族在朔月之丘,除了肥遗,一向不会跟别人为敌。可后来听说,那只化蛇去了讹兽的驻地,杀了两只元婴讹兽,再之后,又赶到他们迁居的新驻地,将连同族长在内的另两只元婴讹兽一并斩杀,整个朔月之丘都哗然了。紧接着,化蛇部族开始搜寻那只化蛇,说并非他们部族的成员,恐慌之余,更是让妖修们满心疑惑。

    化蛇又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妖兽部族,整个大荒,也就他们一支而已,怎么会又来一只不属于他们部族的化蛇呢?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论。驺吾族长听说之时,了解到花皮曾经招惹过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万幸那只化蛇没有跟花皮计较,不然,她就算是想道歉,也没处道歉去。

    “化蛇?”一旁的夫诸突然皱起鼻子嗅了嗅,转头看向灵玉。

    身穿白衣,女子形态,身边带着一只重明鸟……

    夫诸伸出手,颤抖地指着灵玉,结结巴巴地道:“化、化蛇……”

    他这一指,两只驺吾和旋龟都看到灵玉。

    其实他们都知道,有一只化蛇在附近,只不过,化蛇部族就在不远处,这里有只化蛇再正常不过,他们根本没有在意!

    现在看到灵玉的模样,跟传说中那只化蛇丝毫无差,每只妖都紧张起来,旋龟甚至把已经收进去的鼙鼓放出了来。

    只有花皮,看到灵玉,大声嚷道:“诶,你不就是那个,那个……你怎么在这里?”

    驺吾族长一个没拦住,一条黄烟滚过,花皮已经窜到了灵玉面前。

    “花皮……”她伸出手,看着花皮的背影,心中哀叹,又要收拾烂摊子了。

    不料,抱着陶朱的灵玉对他微微一笑:“我现在住在化蛇部族,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倒是你,不是叫你别再找讹兽报仇了吗?怎么又惹事了?”

    难得遇到一个对他和颜悦色的妖,花皮高兴极了,他说:“都是那只笨夫诸,他竟然当面说我坏话!”

    夫诸听到了,在那头气急败坏地喊:“花皮,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满口胡言,我说你蠢那是不跟你计较,你竟然……”被花皮说笨,简直就是耻辱,还怎么在朔月之丘做妖?

    花皮扭过半个头,却对灵玉说:“你看,他是不是很笨?说我蠢是不跟我计较,真当我是傻瓜啊?”

    灵玉忍笑,终于知道为什么朔月之丘的妖修们会忍耐花皮了。跟他计较实在太掉价了!

    她表面上却是一本正经:“你自己知道自己不笨,那就好了,干嘛要听别的妖修的话?”

    花皮挠挠头:“他说我坏话,我当没听到,那不是白让他占便宜吗?”

    这么高深的问题,灵玉没法解释给他听,便问:“你后来还去找讹兽报仇吗?”

    花皮道:“没有,我觉得你说得可能是对的,就没管讹兽了。”说着,很高兴地对她道,“听说你把讹兽族长都杀了?还一杀杀四只,好厉害啊!能不能教教我?我怎么每次找讹兽报仇,都报不了仇呢?还有……”

    不远处三只妖看得目瞪口呆。还以为花皮这下要倒大霉了,没想到他居然跟那只凶残的化蛇相谈甚欢!这到底怎么回事?能跟花皮这种蠢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妖相谈甚欢,那这只刚来朔月之丘就凶气远扬的化蛇是怎么回事?看她的样子,跟花皮完全不像啊……

    “……这个东西,就算我想教你,你有时间学吗?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教好的。”

    “有,我有时间学!”花皮忙不迭地点头,“以后我就跟在你身边,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教我怎么打赢讹兽。”

    灵玉心道,把你带在身边惹祸吗?那我还要不要安生日子了?可她突然想到了夫诸、旋龟和驺吾族长的对话,似乎花皮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蠢的,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她心中一动,笑道:“你族长肯吗?”

    花皮立刻转头看向驺吾族长,满脸祈求:“族长……”

    “花皮,别闹!”驺吾族长厉声喝道,上前来将花皮一掌拍到后面去,满脸谦虚客气地向灵玉揖礼,“抱歉,这位道友,花皮不懂事,我会好好管教他的。”

    自从来到这里,驺吾族长一个中期修士,不停地向他们初期修士道歉。灵玉暗自感叹,有花皮这么个活宝在,驺吾这个族长当得实在是太憋气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