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乱轰轰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草木生发,只有修习木系法术的,元婴了才会慢慢转为生发之意。旋龟是水兽,修习的自然是水、冰一系的法术,元婴后转为澎湃、冰寒之意。

    宝书和妙仙的神情变得愕然,他们呆呆地看着灵玉,又转动目光,望向长老。

    “妖修从来就不觉得矿脉值钱,前辈为什么要大发雷霆?您到底是从什么角度,认为矿脉值钱的?”灵玉扯出笑容,“是不是人类?”

    “人类?”妖仙惊呼,看向族长的目光变得很微妙,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旋龟族长干巴巴的脸上,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人类?那不是你吗?”

    灵玉目光微沉:“果然,你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那么快赶到这里来。

    旋龟族长说:“你装得倒是挺像,可惜,对自己太自信了,用了真容。”

    灵玉叹了口气:“我用真容又如何?东溟又没有妖修认识我,除了她……你果然是天阿的奸细。”

    旋龟族长笑道:“谁说老夫是奸细?你可别胡乱诬赖。”他转过头,亲切地看着妙仙和宝书,“还愣着干什么?一个混入东溟的人类,还不快将她击杀。”

    妙仙再也维持不住她的高傲冷静,震惊地看看族长,又看看灵玉。

    宝书更是呆呆的,反应不过来。

    这两个,一个是人类,还有一个……

    “怎么,不听话了?妙仙,你相信人类的话,也不相信你的族长吗?”旋龟族长沉下脸。

    妙仙眼中迷茫了一下,喃喃道:“族长……”

    “对,我是你的族长,快把这个擅闯东溟的人类杀了……”

    “妙仙前辈!”宝书突然大叫一声,妙仙惊醒过来,举到一半的脚步连忙退后。

    宝书盯着旋龟族长,喝道:“你不是族长,你是谁?族长呢?我们的族长在哪里?!”

    “宝书!”妙仙惊唤。

    宝书瞪了她一眼:“妙仙前辈,陪在族长身边最多的就是你了,你还认不出来吗?”

    妙仙动摇了,确实,近年来,族长有些古怪,突然很热衷跟各大部族交好,但族长是元后修士啊,怎么可能被人冒充?如果这位真的是冒充的,那族长岂不是……

    “我来猜猜,你是怎么冒充旋龟族长的吧。”灵玉说,“这肉身,确实是旋龟无疑,你敢在他们面前动手,说明你的气息和法术都没有问题。所以,这肉身是旋龟族长的。生发之意藏得很深,但还是被带出来了,说明你的本质是木系法术……难道是夺舍?”

    灵玉不禁想起当年的临海之战,妖修曾经夺舍人类,冒充他们骗开了防御禁制。当年指出此事的,正是方心妍,可方心妍是天阿少主,她怎么可能站在人类这边?说不定那件事就是她提议的。既然她能做一次,为什么不能做第二次?

    “不可能!”妙仙叫了起来,“族长是元后,元后!怎么可能会被夺舍?什么妖才能夺他的舍?”因为不愿意相信,她的声音都变了。

    灵玉转头问宝书:“道友想想,近年来族长可曾受过重伤?”

    听了这个问题,宝书和妙仙的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族龟族长突然仰头大笑,他指着灵玉:“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这是个人类,她一来,就把讹兽差点灭了族,你们竟然相信她的话?”

    宝书和妙仙都迟疑了起来。人类,这是他们妖修共同的大敌。

    灵玉轻蔑一笑:“我是人类又如何?我杀了讹兽又如何?我跟旋龟有什么关系?可你呢?你将旋龟族长夺舍,与旋龟部族才是生死之仇吧?”

    听她这么一说,宝书和妙仙的脸色同时苍白起来。

    没错,这个人类不曾犯到他们头上,可这个占了族长肉身的妖……

    没等他们表态,旋龟族长突然露出古怪的笑容:“终于到了。”

    话音刚落,一只驺吾从水道奔跑而来,到了他们面前,身形一滚,变成一个大汉。

    “你来迟了!”旋龟族长说。

    无论灵玉还是妙仙、宝书,看到这妖修,都吃了一惊。

    “花皮!”宝书惊讶极了。

    这大汉可不就是花皮?可他此时双目湛湛,哪还有半点傻气?

    原来他之前是故意那样,掩人耳目的?

    不,不是。灵玉迅速否定了这个结论,眼前的花皮,跟她见过的花皮并不相同,更像是两个人。既然旋龟族长能被夺舍,花皮遇到同样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对吧?不过,花皮身上可能还有原主的意识,所以他行事才会那么古怪。

    “废话少说,赶紧干活吧!”花皮沉声道,“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她有问题吗?为什么你还让她闯到这里来?”

    花皮只是初期,旋龟族长却是后期,可受着花皮的训斥,旋龟族长却没有半点气恼,反而应了一声:“是。”

    话音落下,一道冰线在水道上出现。

    灵玉一动,身裹剑气,猛然往外撞去。

    花皮目光一动,一根树藤从他手臂中飞出,迅捷无比地缠绕上去。

    灵玉被他阻了一阻,冰线已经结成,水道被堵住了。

    花皮这一出手,跟以往完全不同的凌厉,修为还是元婴初期,实力却强大许多。

    看到去路被堵,灵玉剑气一绕,往树藤逼退,转头厉声喝道:“你们在等什么?难道还看不懂吗?他们既然揭穿了身份,就没想让我们活着!”

    宝书和妙仙如梦初醒,一掐指诀,退到后面。

    不管他们对人类是怎么想的,现在只能先跟灵玉结盟了。

    宝书颤抖着说:“族长,元后……”

    灵玉哼了一声,剑气在她手中凝结成剑的模样,她道:“放心吧,他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份,又是夺舍,根本没有元后的修为,最多只有元中。”

    妙仙惊讶:“可是,他的气息……”

    “气息做假难道是什么难事?”灵玉毫不客气,“妙仙道友,你的表现跟你的修为可不相衬。”

    妙仙面露怒意:“你……”

    没等她说什么,灵玉已经说道:“我们三个,你修为最高,族长就交给你了。至于花皮,我来应付。”

    “那我呢?”宝书已经镇定下来,取出了那面鼙鼓。

    “你有此宝,当然是帮我压制他们的元神了。”灵玉不知道这面鼙鼓是什么妖兽的皮制成,但其攻击元神的威力,她已经见识过了。

    宝书二话不说:“好!”

    花皮突然皱了皱眉头,对旋龟族长斥道:“你行事太草率了,那些元婴老怪们都被你惊动了,快点把他们解决,还能遮掩过去,否则,哼哼!”

    旋龟族长诚惶诚恐:“是我有失考虑……”

    花皮摇了摇头,不再与他多说,一抖手,无数的树藤在水道出现,迅速抽长,结成藤网,黑黝黝的,在水道显得分外可怖。

    灵玉一指点出,符文从仙书中飞出,飞快地结成法阵,防止藤网将他们包围。

    她低声说:“坚持下去,别的大妖过来,我们就有活路了。”

    刚才那话,其实是她骗妙仙的,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法,旋龟族长在夺舍后仍然保持着元后的境界。当然,实力确实要比元后弱些,但比妙仙这个元中强得多。

    而这个花皮,虽是元婴初期,实力却非同小可,她也不敢说自己一定就能胜过他。

    没想到会这么麻烦,等她回去,一定要参商赔偿!

    藤网结成之后,花皮没再多管,他手中出现一道绿线,挥手一洒,漫天的树叶向灵玉射来,每一片凌厉无比。

    灵玉一指,法阵在树叶前挡住,剑气掠出,游走如龙。

    只一个回合,花皮的神情就变了。

    “剑法双修?”他喃喃道,“怎么会有这种事……”

    灵玉可不管他,剑气一道一道地飞出,丝毫没有留手。

    妙仙也跟旋龟族长动手了,旋龟族长仍然使用水系法术,两人招数几乎相同。

    “咚咚”沉重的鼓声响起,攻向花皮和旋龟族长的元神。

    他们相斗之时,朔月之丘众多大妖在旋龟部族会合了。

    一只元婴旋龟从里面出来,不悦地道:“诸位道友,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能擅闯我们部族?”

    与旋龟部族最交好的化蛇大长老站了出来,向这位元婴旋龟见礼,随后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波动?”

    对着化蛇长老,这只元婴旋龟态度缓和了一些,说:“这件事,诸位就不必操心了,内务而已。”

    “内务?”一只九尾冷冷说道,“河里众多水兽,因为你们的内务而冲了巢穴,甚至丢了性命,还浇坏了我们的药田,这还是内务?”

    九尾可不是好说话的部族,旋龟道:“毁灭药田之事,日后再说,道友何必急在这一时?”

    他刚说完,驺吾族长分开众妖冲了过来:“花皮,可曾看到我们花皮?”

    这只旋龟莫名其妙:“你们驺吾怎么会跑到水下来?”

    驺吾族长满脸焦急:“他刚回到部族就跑出来了,我好不容易追来,有小妖看到他跳进河里……”

    “跳进河也不一定就在我们这里!”

    旋龟还在这据理力争,那边一只大妖喊道:“跟他们扯什么?快去看看旋龟搞什么勾当,这么大的动静,让我们当没事?开玩笑!”

    “就是!走走走,理他干什么?”一群大妖乱轰轰地往波动源头遁去。

    这只旋龟急了,喊道:“兄弟姐妹还在等什么?快出来!”

    其他元婴旋龟挤了出来,试探拦着这些大妖,大声喊道:“这里是我们旋龟的驻地,你们这是干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