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跑路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河里的bo浪渐渐平息下来,二长老看到河里冲出一道遁光,急急地迎了上去:“怎样?”

    遁光落下,露出大长老的面容,他没说话,进了客居,将灵玉放到石床上,方才说道:“旋龟族长死了。”

    “什么?”二长老惊诧地差点拧断了已经没几根的胡须。

    旋龟族长的年纪,也就比他大一些,以龟族的寿元,离坐化还早得很呢!

    “谁杀的?”二长老问。

    大长老叹了口气:“不知道。”他低头看了看灵玉,“我们过去,旋龟说是内务,不想让我们入内。我们强闯进去一看,旋龟族长陨落,妙仙和宝书两位重伤,还有那个花皮……”大长老皱皱眉头,“不知道他怎么会在那里,竟然死了。无常道友就在一旁,不知道与她什么关联。”

    二长老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能再留她了。”

    大长老点点头:“这件着实怪异,照理说,她不过元婴初期,修为再高,也斗不过旋龟族长。”

    若不是道理讲不通,旋龟不会同意大长老带灵玉离开。

    众多妖修看到那一幕,多数认为,旋龟被暗算了。

    他们并没有把灵玉和花皮放在眼里。花皮暂且不提,这只妖近年来蠢得闻名朔月之丘,他闯到旋龟部族不奇怪,可要说他把旋龟族长他们杀了……开什么玩笑?他连宝书也打不过好吗?

    至于灵玉,虽然实力强悍,但她毕竟是元婴初期,而且她来到旋龟部族的理由很正当,也是宝书自己带她过来的,大概是被牵连了。

    就这么着,驺吾族长带走花皮的尸体,大长老觉得,灵玉毕竟是化蛇的客人,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便把她带了回来。

    族长陨落,现在旋龟部族一片凄哀,其他部族亦在暗暗警惕,也许朔月之丘来了个十分强悍的妖修。能够将旋龟族长击杀,最少也是元婴后期吧?

    二长老叹了一声,说道:“她实在是太能惹事了,不管此事与她有关无关,最好不要再留在部族了。这次还好,若有下次……”

    大长老点点头:“等她醒了,将此事交待清楚,就把报酬给她,就让她离开吧。”凭她与水无音的那点因缘,不值得化蛇部族搭上自己。

    两位长老离开后,灵玉睁开了眼睛。

    她吁出一口气。还好,化蛇不是什么凶暴的部族,看在水无音的份上,对她还算看顾。

    她伸指一弹,将屋中的监视禁制暂时屏蔽,把睡觉的叽叽收进灵兽袋,悄悄摸出了客居。

    白痴才会等他们问话,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化蛇的长老们都在议事山洞中,没有人发现,那位昏mi不醒的无常道友已经不见了。

    等到飞辰奉命前来探望,才发现客居中空空如也,早就没有灵玉的踪影了。

    他急奔回议事山洞:“大长老,二长老!”

    “这是干什么?”大长老斥道,“你也不小了,行事不能稳重一点?”

    这个时候,飞辰实在稳重不起来,他叫道:“无常道友,她不见了!”

    “什么?”大长老皱眉。

    飞辰说:“她不在屋中,问了附近的小妖,说没看到。”

    大长老猛然站起,似乎想去看看,想了想,又坐了下来。

    “大长老?”飞辰不明白他的意思。

    二长老示意他坐下,和蔼地笑道:“飞辰,别着急。”

    飞辰哪能不着急,他叫道:“她不见了,我们怎么跟其他部族交代?”

    大长老淡淡道:“交代?我们需要交代什么?”

    飞辰一愣:“那件事……”

    “一个元后妖修,是她杀得了的吗?”

    “话是这么说……”

    “况且,我们与她什么关系?不过是我们的客人而已,她跑就跑了,若是旋龟前来问罪,让他们自己去追就是了,我们不插手。”大长老轻哼一声,“旋龟实力大降,哪还敢得罪我们?”

    飞辰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旋龟失去了元后的族长,元中的妙仙和最有潜力的宝书都重伤在身,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跟一向交好的化蛇翻脸呢?至于那位无常道友……

    许久后,飞辰喃喃自语:“总觉得这位无常道友很奇怪,她的来历真像她说那样吗……”

    此时的灵玉,正裹着陶朱往飞遁。

    她从化蛇部族离开,摸回旋龟部族,找到藏在石缝中的陶朱,没去乘坐飞车,直接施展遁术回扶桑之木。

    既然已经找到了幕后推手,她不必再留在朔月之丘了。

    “前辈,我们的差事真的办完了吗?”陶朱不太相信地问。

    “不然你以为呢?”灵玉说。

    “可是……”他还以为要查很久呢,怎么去了趟旋龟部族,就解决了呢?

    灵玉说:“天阿妖修藏身在旋龟部族,已经被我找出来了,还需要干什么吗?”

    陶朱挠挠头:“怎么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去旋龟部族之前,灵玉刚刚跟他说,旋龟部族的嫌疑最大,不得先探探消息,然后顺着蛛丝马迹摸过去,抽丝剥茧找到幕后推手吗?这么快就解决了,也太粗暴太直接了吧?他还没一点心理准备呢!

    灵玉不知道陶朱这乱七八糟的念头,只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莫非还不想走?”

    “走,当然想走!”陶朱连忙叫道。这些日子以来,他被这位程前辈吓得够呛,胆大包天,胡乱行事,她自己是元婴,随时可以逃命,可怜他一只还没成年的小鸟,跟着心惊胆战……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能回去就好。

    全力飞遁之下,不过三天,他们就回到了扶桑之木。

    看到灵玉脸色苍白、筋疲力尽的样子,参商吓了一跳:“怎么回事?这么快事情就办完了?”

    灵玉白了他一眼:“你说呢?”她摸了颗丹药吞下,说道,“我吃大亏了,你得补偿我!”

    参商摸了摸她的脉门,道:“又没伤到根基,养养就好了。”

    “呸!”灵玉毫不客气地啐他,“老子差点把命丢在那里了,你还说风凉话!信不信我一头撞死,跟你同归于尽?”

    参商很想说,你撞啊,你敢死我不敢?可他看到灵玉这气若游丝的样子,还是忍住了。

    “怎么会把命丢在那里?我只是让你去查访,查出来的交给我就行了……”

    灵玉冷笑:“说得这么简单,为什么不派自己手下去?”

    参商摸摸鼻子,没说话。

    灵玉顺了顺气,说起正事:“你猜得没错,朔月之丘确实被动了手脚,天阿那边,派了妖修过来……”

    她把旋龟部族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参商越听越惊奇:“附身?居然有如此奇妙的术法?”

    “我不知道是什么术法,反正跟夺舍不一样。”灵玉顿了顿,提醒,“他们可以在朔月之丘埋伏奸细,你这边当然也可以,小心一点吧!”

    参商严肃起来。理论上来说,确实可以。照灵玉的说法,这项附身术法实在奇妙,旋龟族长被附身如此之久,朝夕相处的同族却根本没有发觉。

    “好了,事情我办完了,你答应的条件呢?”

    “什么时候要去木心闭关,直接找明堂就行了。”参商挥挥手,迫不及待地起身,“你休息吧,我还有事。”他得去查查,扶桑之木是不是也被动了手脚。

    参商出去后,灵玉无力地往后一躺,呲牙咧嘴。身上的伤,疼死了……

    从朔月之丘归来,灵玉闭门不出,一心养伤。

    等到她养好了伤,已经几个月过去了。

    灵玉大摇大摆地走进火鸦的议事大厅,正好赶上会议结束。

    她在参商面前一坐,问:“朔月之丘的事情解决了吗?”

    “解决了啊!”参商志得意满,神采飞扬。扶桑之木的禽鸟部族已经尊他为主,现在朔月之丘也服了软,九尾部族首先投诚,现在,他这个少主总算名符其实了。

    “那就好。”灵玉说,“借我点人手。”

    参商眨眨眼,没明白她的意思:“你想干什么?”

    灵玉道:“我在朔月之丘有点事情需要办理。”

    参商奇道:“你才去多久,怎么会有事情需要办理?”

    “我就是需要啊!”灵玉不想跟他解释,“你借不借?”

    参商想了想:“上次陶朱跟你过去,事情办得不错,你要想借,那就还借他吧。”

    灵玉瞪着他:“喂,你这是虐待童工!”陶朱还没成年好不好?

    “你要嫌陶朱小了,那就凤启吧!”参商随口说,“重明鸟比较可靠,他们一般都正直。”

    凤启是结丹期,灵玉还是觉得修为有点低,不过,她知道,想借到元婴的帮手,几乎是不可能的。哪个元婴愿意跑到朔月之丘去给她当监工?

    “行,那就凤启吧!”

    参商左看右看,忍不住好奇:“你想让凤启去办什么事?不说的话,我可不给你当后盾。”

    灵玉白了他一眼,贼兮兮地笑:“告诉你也无妨。”

    于是她将自己跟宝书交换矿脉开采权的事情说了一遍。

    参商听完,叫了起来:“笨蛋,蠢货!那么条矿脉,居然随手就卖掉了!这些东西要是卖到西溟,得多少钱啊……”

    灵玉笑眯眯:“你答应过我,我有本事拿走,就是我的,应该不会反悔吧?”

    参商瞪着他,不甘心地说:“当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