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杂事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离开之后,朔月之丘闹了起来。

    事情传来,妖修们大哗。

    什么?有人类跑到西溟来了,开什么玩笑?

    什么?旋龟族长和花皮其实早就被夺舍了?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原以为,朔月之丘除了内斗,还是很平静的,原来他们早就被天阿渗透了吗?既然花皮和旋龟族长被夺舍了,那么是不是还有其他妖……

    一时间,朔月之丘妖心惶惶。

    一个人类修士潜入东溟,跟天阿在身边埋下奸细比起来,他们觉得后者更危险。

    于是,内斗暂时停止了,他们开始自查,除了那两个,天阿是不是还埋伏下其他奸细……

    惶然中,朔月之丘迎来了扶桑之木的使者,号称奉少主之命,命各部族前去拜见。

    朔月之丘的妖修们当然不会听从。开什么玩笑?那个兽族少主,他们只是随便叫叫的,一个没化形的奶娃娃,也想让他们去拜见?哦,不是,他已经化形了,可化形了又怎么样?圆毛们才会向扁毛低头呢!这是圆毛的骄傲!

    既然派出了使者,兽族少主当然不会就这样了事,于是,朔月之丘开始了一番勾心斗角,收服与反收服的战争……

    这些跟灵玉没什么关系了。

    她带着一身伤和陶朱回到扶桑之木,当即趴下了。

    明堂紧张得不得了。要知道,这位程道友和少主之间有共生契,万一她出事,少主也要……

    于是,灵玉被抬了回去,明堂不计投入地给她治伤。

    其实,灵玉的伤没那么重。

    她对上旋龟族长的时候,真元大耗,再加上后来被他们用阵法束缚,经脉有所影响。而阵法真正发动的时候,她已经用仙书将那将玉石转化了,并没有像妙仙和宝书那样,受到冲击。

    只是离开之时,一直被追着,不敢停下,这才加重了伤势。

    真正来说,她主要是真元耗尽没能好好休养,所以虚脱了。

    一天过去,灵玉略微恢复了精神。

    “没事了?”参商从外面进来。

    灵玉白了他一眼:“你去试试,看有没有事!”

    参商摸了摸她的脉门,道:“又没伤到根基,养养就好了。”

    “呸!”灵玉毫不客气地啐他,“老子差点把命丢在那里,你还说风凉话!信不信我一头撞死,跟你同归于尽?”

    参商很想说,你撞啊,你敢死我不敢?可他看到灵玉这气若游丝的样子,忍住了。

    “怎么会把命丢在那里?我只是让你去查访,查出来的交给我就行了……”

    灵玉冷笑:“说得这么简单,为什么不派自己手下去?”

    参商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灵玉顺了顺气,说起正事:“你猜得没错,朔月之丘确实被动了手脚,天阿那边,派了妖修过来……”

    她把自己到朔月之丘后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参商越听越惊奇:“附身?居然有如此奇妙的术法?”

    “我不知道是什么术法,反正跟夺舍不一样。”灵玉顿了顿,提醒,“他们可以在朔月之丘埋伏奸细,你这边当然也可以,小心一点吧!”

    参商严肃起来。理论上来说,确实可以。照灵玉的说法,这项附身术法非常玄妙,旋龟族长被附身如此之久,朝夕相处的同族却根本没有发觉。

    北边的那个邻居,比他以为的还难缠。参商不禁头痛,朔月之丘的事情解决了,还有其他地方呢?

    “好了,事情我办完了,你答应的条件呢?”

    参商心不在焉地道:“就你现在这样,还想着闭关?先养好伤再说吧!”

    灵玉瞪眼:“我养伤还是闭关,用得着你教?反正事情我做完了,你得让我看到报酬。”

    参商无奈,道:“什么时候要去木心闭关,直接找明堂就行了。”说罢,迫不及待地起身,“你休息吧,我还有事。”他得去查查,扶桑之木的元婴妖修是不是也被动了手脚……

    “等等。”灵玉喊,“我的事情还没说完呢?”

    参商奇道:“你的事情?你除了养伤闭关还有什么事情?”

    灵玉盯着他,阴森森地道:“你不要告诉你,你忘了答应我的另一个条件。”

    另一个条件?参商顿了顿,想起来了。

    他警觉地瞧着灵玉:“记得,你想干嘛?”

    灵玉说:“借我点人手。”

    参商眨眨眼,没明白她的意思。

    灵玉解释:“我在朔月之丘有点事情需要办理。”

    参商道:“你才去多久,怎么会有事情需要办理?”

    “我就是需要啊!”灵玉不想跟他解释,“你借不借?”

    参商想了想:“上次陶朱跟你过去,表现还不错,你要想借,那就还借他吧。”

    灵玉瞪着他:“喂,你这是虐待童工!”陶朱还没成年好不好?

    “你要嫌陶朱小了,那就凤启吧!”参商随口说,“重明鸟比较可靠,他们一般都正直。”

    凤启是结丹期,灵玉还是觉得修为有点低,不过,她知道,想借到元婴的帮手,几乎是不可能的。哪个元婴愿意跑到朔月之丘去给她当监工?

    “行,那就凤启吧!”

    参商左看右看,忍不住好奇:“你想让凤启去办什么事?不说的话,我可不给你当后盾。”

    灵玉白了他一眼,在朔月之丘挖矿,确实得扯他的大旗,不然,妖修们肯定会捣乱。

    于是她笑眯眯地说:“告诉你也无妨。”随后将自己跟宝书交换矿脉开采权的事情说了一遍。

    参商听完,叫了起来:“笨蛋,蠢货!那么条矿脉,居然随手就卖掉了!这些东西要是卖到西溟,得多少钱啊……”

    灵玉斜眼看他,心中得意:“你答应过我,我有本事拿走,就是我的,应该不会反悔吧?”

    参商很不甘心,但他不得不点头:“当然!”

    灵玉一拍手:“把凤启借给我,让他去朔月之丘,帮我处理矿脉的事。唔,陶朱修为低了点,不过很好用……喂,如果你让他认我为主,他会不会答应?”

    参商冷笑:“命令自己的属民认人类为主?你当我傻的吗?”

    “……”灵玉哼道,“不行就不行,用得着这样吗?”

    就算骗不来陶朱,她的仙书里有不少的妖修,到时候都是她的灵兽!

    参商离开了,既然确定朔月之丘出了什么问题,他当然要趁此机会收服那些走兽。

    而灵玉,唤来了凤启,将事情告诉了他。

    “所以,程前辈想让晚辈帮您去开采矿脉?”凤启眼中闪过诧异。

    少主告诉他,程前辈请他来帮忙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青羽结婴后,程前辈需要晚辈处理杂务,没想到灵玉说的竟然是这么一件事。

    “对。”灵玉将一枚玉简递给他,“我与旋龟部族的宝书立下了魂契,他们将矿脉一百年的开采权给了我,可你知道,以我的身份,不好亲自去办这件事。”

    凤启点点头。不用灵玉解释,他也明白。一个人类,跑到朔月之丘挖矿,开什么玩笑?就算那边知道她是少主的朋友,对她也不会很友善,兽族对少主,不会像鸟族这么恭敬。

    “所以,我把这件事交给你了。我已经跟你们少主说过,借他的名头在朔月之丘行事,你到朔月之丘后,告诉旋龟,我是替你们少主办事的,这个矿脉以后交给你来处理。”

    凤启收起玉简:“明白了。”

    灵玉又拿出一张地图:“一百年时间,不可能将矿脉挖尽,我大致摸了一遍,这是矿脉图。表面那层中级矿不用管,挖开之后,直接挖里面的上级矿,还有这边的极品矿。这么说,你应该懂的。”

    凤启当然懂,能培养出陶朱那么个小财迷,重明鸟部族或多或少懂一点生意。灵玉跟旋龟约定的是时间,挖最值钱的矿更符合效益。

    “至于挖矿的人手,你可以去招。那里是水下矿脉,最好是水兽,这些当做报酬。”灵玉心疼地掏出一个乾坤袋。为了这个矿脉,她已经投入了一大笔物资。

    凤启接过:“晚辈会尽力的。”

    灵玉想了想,道:“我不能让你帮我白干活,这样吧,就当我买你一百年时间,你想想,有什么需要的。”

    凤启踌躇:“晚辈真的可以说吗?”

    自从见到凤启,他就是一副稳重的样子,这个模样可从未见过。灵玉笑道:“怎么,怕我做不到?”

    凤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晚辈提的要求,可能有些过分,所以……”

    “说来听听。”

    凤启感到难以启齿:“那个……晚辈想学前辈的炼丹术……”

    在东溟,会炼丹术的妖修不多,高深的炼丹术,是不传之秘。

    凤启见识过灵玉的炼丹术,想学很久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他一个结丹妖修,想向元婴修士学炼丹术,付不起报酬。

    不料,灵玉道:“我的炼丹术并不是很高明,你确定要学吗?”

    听这话,好像不反对?凤启大喜:“前辈太谦虚了,您的炼丹术已经很高明了!”

    “那好吧。”灵玉说,“你准备一下,离开之前来找我,到时候把炼丹术传给你。”

    “多谢前辈。”

    灵玉摆摆手:“交易而已,不需称谢。另外,你问问陶朱,他想要什么。陪我走了一趟朔月之丘,办了不少事情,怎么也该奖励他一番。”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