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木心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用神念感应了一下,发现自己能够隐约感觉到两只讹兽的情绪,但没有认主的灵兽那么清楚。用仙书收服的灵兽毕竟隔了一层,尽管有本命法宝替她控制,也不可能做到立下认主魂契的灵宠那样直接。

    两只讹兽立刻感觉到了,看着她的目光由警惕变成了惊惧。

    他们是讹兽,具有蒙骗心灵的天赋,就算跟他们立魂契,都有可能被他们欺骗,而导致以为魂契成立、其实并没有生效的状态。

    理论来说,他们根本不可能认主,可现在这种被人隐隐探知内心是什么状态?

    没等他们想明白,灵玉开口了:“看来你们已经恢复了,化形看看。”

    他们想要说不,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抵抗她的命令,不由自主地化形

    看着化形后的两只讹兽,灵玉点点头。这是碧珠和天川,他们两个最早被她收进仙书。看来,收进仙书的灵兽经过一段时间休养,可以恢复成以前的模样。

    这就好,不然收进来也没有用。

    碧珠和天川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可越想越心慌。他们最后的记忆是,被灵玉击中,元婴飞遁,之后怎么被收进仙书的,却不记得了。

    不过,目下的境界,让他们意识到,自己被做了手脚。

    碧珠“扑通”跪地,哀求:“道友,是我不好,对你起了坏心,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我一定好好赎罪……”

    “少说废话!”灵玉懒得跟她演戏,她敢肯定,她要是表现出一丝心软,接下来就会有无数阴谋诡计等着她,“你难道没发现吗?你的心神皆在我控制之中,不管你动什么念头,我都会知道。”

    碧珠脸色苍白,惊骇地看着她。

    灵玉不屑道:“再耍花样,我不介意再杀你们一次!”

    想起之前的经历,碧珠打了个寒战。死过一次,就会更加怕死,碧珠实在不想自己再丢一次性命。

    天川也跪了下来,苦求:“道友,我们会好好听放的,你放过我们吧!哦,不是,主人!”

    碧珠轻轻扯了下他的衣角。叫什么主人啊!

    天川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形势比人强,心身都在别人的控制中,不认主又如何?

    他这么识相,灵玉很满意,说道:“你们现在与我的灵宠无异,叫主人也不算出格。”

    碧珠和天川对视一眼,两妖脸色苍白。

    碧珠突然意识到什么,仔细看她一会儿:“灵宠……你、你是人类?”

    天川听了,大吃一惊:“碧珠,你说什么?”

    碧珠指着灵玉:“她身上没有妖修的气息!”

    灵玉已经把化蛇皮收起来了,当然没有妖修的气息。

    她满意地微笑:“你倒是很敏锐,我还没说,你就发现了。”

    这句话,就是承认碧珠说的是真的,她确实是人类。

    碧珠和天川面面相觑。

    人类,怎么会跑到东溟来?

    灵玉不想解释那么多,只道:“你们现在已经没有肉身了,只剩下元婴,在我的本命法宝里,就算你们逃出去,也没有用。”

    碧珠和天川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正常。他们的身体轻得不可思议,一摸才发现,并非原来的肉身,有血有肉,但却少了一分生气,好像什么东西捏起来的。

    其实,灵玉早就发现了,碧珠和天川现在的肉身,是仙书抽取精元重塑的。这种方法,但他们可以暂时在外面存活,具体多久,灵玉还没有试过。而回到仙书里,他们可以直接用元婴修炼。

    有元神在里面修炼,对灵玉来说有好处,修炼之时,灵气起伏,会形成灵气旋涡,仙书身处旋涡之中,是最益最大的一个。

    三言两语,碧珠和天川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都死心了。

    这种情况,灵玉可以借着仙书控制他们,就算没有魂契,他们要认灵玉为主,就像她说的,像她的灵宠一样。

    “好了,怎么回事,我已经告诉你们了,以后怎么做,自己想想去。”说着,灵玉一点仙书,要把他们收进去。

    “不要啊!”碧珠发现她的动作,叫了起来。仙书里,灵气倒是浓郁无比,可是,根本不得自由,甚至连意识都是混沌的。如果可以,她不想关在里面。

    可惜,灵玉没有听她的,她现在最多只能控制两个元神,还要把丹珠和言空叫出来。

    灵光一抖,碧珠和天川被吸了进去,无力反抗。

    接直来,灵玉将丹珠和言空放出来。

    这两只妖一出来,不用灵玉吩咐,便化了形,警惕看着她。

    接着,灵玉还没说什么,丹珠便发现不对,叫道:“你……你做了什么?”

    灵玉向他们一笑:“你猜?”

    丹珠发现彼此之间存的隐隐约约的联系,转着看向另一只讹兽。

    这只讹兽言空惧怕地看看灵玉,对丹珠小声说:“我们被控制了。”

    “还用你说?”丹珠大声斥道。

    她的性子跟碧珠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碧珠狡诈多一些,她则更暴躁一些。

    言空被她骂得低头不语。

    灵玉敲了敲木桌,不悦道:“不跟你们说废话。你们现在肉身已经消散,只剩元婴,住在我的法宝中,等同于我的灵宠。不识相的话,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不管丹珠还是碧珠,都是一个德性。碧珠要吃她的元婴,丹珠则故意设下圈套,利用化蛇抓她。

    反正,灵玉对讹兽这个部族没有任何好感,她杀讹兽,并不仅仅因为参商的托付,如果不是讹兽害她在先,她也不会出手这么狠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再还之。灵玉一直遵守着自己的原则,并不仅仅因为因果。她不希望自己变得漠视生命,因为掌控着强大的力量而随意杀戮。她要追求的,不是这样的道。

    丹珠比碧珠识相,灵玉说完之后,稍稍展露自己对他们掌控力,丹珠立刻屈服了。她知道,这种情况,自己没有本钱跟灵玉叫板,恰恰相反,他们要好好地拍灵玉的马屁,只有灵玉满意了,他们才能好过。

    “行了行了,”听着丹珠一串一串的奉承话说出来,灵玉皱皱眉头,“少给我说这种不实际的话,只要你们不捣乱,我便不会为难你们。”

    丹珠察颜观色,立刻停下奉承,笑道:“是,遵命。”

    “嗯。你们好好修炼,将来若能修出灵体,说不定还能重获自由。”

    丹珠眼睛一亮:“真的?我们还能修出灵体?”

    灵玉道:“你们继续修炼,修为到了,自然就能修成灵体。”

    人类和妖修,修的都是灵体,但他们拥有肉身,所有这个灵体,是依托于肉身的,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肉身脱离凡胎。但这个过程会很长,化神时勉强算是修炼成功,炼虚才真正稳定。

    这跟灵族很相似,灵族化灵成功,通常就是炼虚期,他们的化灵成功,便是衍化出灵体。

    现在,这些讹兽失去了肉身,只剩下元婴,跟灵族很相似,等到修为达到,自然也能修炼出灵体。当然,时间很漫长就是了。

    不过,对讹兽们来说,这是个好消息,有希望,他们才有动力。

    随意交代了几句,灵玉将丹珠言空收进仙书,放出花皮。

    花皮现在还只是驺吾,被唤出来后傻呆呆的。

    灵玉暗想,现在傻还没关系,就怕他恢复了灵智后还一样傻。

    应该不会吧?朔月之丘诸多妖修说过,花皮以前不是这样的……

    把花皮收进去仙书,再将仙书收回识海,灵玉暂且不管这些闲事,开始疗伤。

    这一闭关,就关了半年。

    等到半年后,灵玉精力充沛地出关,参商派到朔月之丘的使者已经掌控住了局面。

    这个结果灵玉并不意外,只要参商将大荒现在的局势一摆出来,各大部族怎么也会配合几分。他们再怎么不服参商,都不会愿意被天阿欺负到头上。

    这样的燕尾服,当然要打个折扣,只要参商一日不能以实力威压,他们都有可能一朝翻脸。

    不过,灵玉相信,参商一定有办法处理。天命之子,若是只能靠实力威压大荒臣服,那他也太逊了。

    不管如何,越来越多的部族来到扶桑之木朝见天命之子,承认他为少主。

    至于大荒之主,现在就不用想了,元初就是大荒之主,那么多元后大妖的脸往哪搁?

    凤启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刚刚到达朔月之丘时,旋龟部族倒是承认了这份魂契,但是,并不肯配合采矿一事,凤启一度找不到人手来开矿。

    初时,他只能提高酬劳,招募其他水族前来开矿,后来,旋龟中逐渐出现了其他声音,三三两两前来开矿。等到朔月之丘与参商的使者达成协议,旋龟才真正开放了部族,任由族人前来开矿。

    灵玉借了参商的名头行事,也就是说,她采矿的行为,是参商这位少主指使的。朔月之丘臣服,他们就是少主的子民,为少主开矿,他们当然不会有意见。

    灵玉出关时,凤启已经稳住了局面,开矿逐渐步入正轨。

    收到凤启送来的上等矿石,灵玉高兴极了。光是这半年采的矿石,她投入的物资已经回来了。开矿果然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到她回去,就算没能开部开完,也算是富可敌国了。

    580、

    矿脉之事,放心交给凤启,灵玉着手准备闭关。

    这一次的闭关,非同小可,按参商的说法,木心可以加快修炼速度,她打算直接在木心里冲击中期。

    算起来,她结婴也快四十年了,勤奋的修炼,再加上正确的修炼方法,她一直保持着最快的修炼速度。

    她给自己十年时间,直接冲到初期巅峰,再一举突破至中期。

    五十年从结婴到突破中期,这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灵玉知道,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距离当年的莲台之会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就算这次能够顺利突破至中期,她也就剩下一百二十多年时间。初期到中期可以只花五十年,中期到后期却很难做到,灵玉原本给自己定的时间是八十年,结婴时她省了几十年游历时间,现在宽松一些,但也不能太放松了。毕竟突破之事,谁也说不好,也许她不能一次突破至中期,也许她修炼到后期需要更多的时间。

    而另一方面,同是后期,刚刚达到后期和后期多年又有区别。昭明剑君是陵苍第一剑修,虽然还不能说是陵苍第一修士,但实力而言,当他是陵苍第一也未尝不可。他在后期浸yin多年,比刚刚后期的修士强上不少,达到后期,仅仅是让自己具有跟他一拼的资格,而不代表着就能战胜昭明。如果可以,灵玉更希望在后期好好修炼上几十年,适应后期的力量,修炼各项神通,如此才能好好迎战昭明。

    所以,这次闭关,最好能够一次突破,不然的话,接下来的路并不好走。

    一边收集灵药炼丹,一边慢慢修炼调整心态,灵玉花了三年时间准备妥当,决定闭关。

    闭关之前,把陶朱叫过来训诫了一番。虽然她没什么好教陶朱的,可师父的架子不能不摆,好不容易她也能像师父一样,一口一个为师,那叫一个感觉良好。

    陶朱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迷惑了,训得两眼发愣。出去后突然悟过来,她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句句有道理,仔细一想,都是废话,只是想过过师父的瘾而已……

    “挺有师父的样子的嘛!”参商酸溜溜地说着,从外面摸进来。

    灵玉白了他一眼:“怎么,嫉妒?”

    参商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本少主想收徒,多的是徒弟让我挑,嫉妒?”

    “那你干嘛不收?”灵玉笑问。

    “我才不像你,随便阿猫阿狗都收!”

    “哦……”灵玉拖长声音,“我要告诉陶朱,原来他在你心中就是阿猫阿狗!”

    “……”参商瞪了她一眼,“那么多话干什么?你不是要闭关吗?”陶朱只是个筑基期的小妖,他当然不放在心里,可是,这只小妖很崇拜他,要是让他误会了,还不伤心死?参商自认是个很体贴的少主,才不会干这种事……

    灵玉道:“我是要闭关啊,正要去找明堂,你来干什么?”

    “看看你,不行吗?”

    “行,当然行。”灵玉起身,走出房门,参商跟着出来。

    “你估计,这次闭关要多久?”参商问。

    “十来年吧。”灵玉说,“顺利的话,应该突破中期了。”

    “中期啊……”

    参商说了一半不说了,灵玉回头一看,发现他粉嫩的脸皱成一团,不禁失笑:“干什么?舍不得吗?”

    “胡说什么?”参商白她一眼,“你不在,我开心得很。”

    其实吧,灵玉也没那么可恶,就是老把他当小孩,时不时想占点便宜,他又不是陶朱,怎么可能任由她欺负?堂堂大荒少主,她想揉头就揉头,想捏脸就捏脸,他的面子往哪搁?

    到了明堂门前,灵玉转身,对他笑道:“我闭关去了,你也好好努力啊!想背负天命,可不轻松呢!”

    没等参商说什么,她进去找明堂了。

    参商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也觉得时间紧迫,可是,修炼这种事,急不来的,有什么办法?”说着,垂头丧气地回自己屋去了。

    听说,天阿少主也在闭关冲击中期,可他却刚刚结婴化形……唉,差距啊,什么时候能够追上?

    木心之事,参商早就吩咐过。灵玉告诉明堂,他便亲自带了灵玉前去木心。

    灵玉原本想着,既是木心,应该在扶桑之木的中段,没想到明堂带她去的地方竟是地底。

    看着她进入地心,明堂派了青羽在此看守,便离开了。

    说起来,青羽也是因祸得福,她为了给参商打掩护,强行结婴,后来得了参商给的毕方羽毛,使她的血统发生了异变,拥有了一部分毕方血脉血脉传承,不就是这样吗?青羽拥有部分毕方血脉,那是不是可以说,她相当于那个毕方神君的女儿?

    灵玉想到,参商就是毕方的分身或转世,那岂不是说,青羽是参商的女儿?

    她一阵恶寒,甩开这个念头不想了。

    闭关,闭关。

    元婴中期,她要来了。

    扶桑之木的木心,就在它的根部。那是一个黑暗的空间,里面有着浓郁的灵气,还充斥着日之精华和木系生发之气。

    对于修炼木系法术的修士而言,这里是上好的修炼之地。灵玉结婴时吸收了那株古木的精华,也算是搭点边。

    黑暗的木心中,灵玉盘膝而坐。

    周围被她布置下了阵法,用来安定心神,用来压制突破时可能会发生的灵气不稳的情况。丹药准备并不多,一则,她炼丹术只是差强人意,炼不了太好的丹药,二则,她并不是依赖丹药的修士,木心里灵气如此浓郁,足够她修炼了,这些丹药,主要还是突破的时候用的。

    内视中,周围都是青色的灵气光团和淡金色的日之精华,灵玉闭上眼,开始修炼。

    ……

    幽暗的溟渊,像是天神在沧溟界的中间劈了一刀,将整个沧溟界一分为二。

    这里是沧溟界的天堑,有它相隔,东溟西溟成了两个世界。

    溟渊的顶部,飘浮着灰暗的溟渊之气,这是沧溟界的修士避之惟恐不及的东西,就算到了化神境界,也不能完全排除溟渊之气的影响无论人类还是妖修。

    化神以下的修士,并不知道溟渊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只有大衍城的化神修士们知道,这是因为,溟渊,就是沧溟界的地府黄泉!

    没错,传说中的地府黄泉,就在溟渊之中,这里有着生灵,或者,叫他们死灵更准确。他们同样有意识,会行动,但只有魂体,没有肉身。也就是凡传说中的鬼。

    鬼修,沧溟界的修士们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最清楚的,也许就是当年陵苍魔门五大派之一的鬼哭陵,可惜,鬼哭陵在当年的玄冰岛事件中已经消失了,鬼童子带着他的弟子们,消失在了玄冰岛上。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有一些知道内情的高阶修士,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

    现在,鬼哭陵的老祖鬼童子,正低着头,垂头丧气地走在幽暗的溟渊内。

    溟渊底部,从来看不到太阳,这里幽幽暗暗,永远不见天日。

    鬼童子曾以为,自己修习幽冥法术,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环境,没想到住久了,他竟怀念起溟渊上面的灿烂阳光。

    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肉身,只剩魂体,是个名符其实的鬼修。

    想到这事,他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当年他怎么就那么蠢呢?以为见到了冥帝,毫不犹豫地抛弃一切,追随于他,进入九幽。

    九幽确实是存在的,只是,他后来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那个銮舆上的“冥帝”,根本不是真正的冥帝。确切地说,根本就没有冥帝。

    溟渊下的世界,便是他预想中的九幽世界,可这里众多鬼修各自为政,根本就没有统一的冥帝。

    他当时认主的那个,更是连元婴鬼修都不是!!!

    每次想到这一点,鬼童子就想一头撞死,可是,他现在已经是个鬼了,死得不能再死。

    那位当时还未结婴,是他后来凭借诸多蛛丝马迹推断出来的。而那个时候,他的主上,那位“冥帝”,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元婴鬼修了。

    鬼童子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可惜,庆幸的是,那位结成元婴,自己以元婴鬼修为主,并不算丢人,可惜的是,如果早点发现,他说不定还能脱身而出,自立为一方鬼帝。

    当然,那位骗他、利用他,但也没有亏待他,比如,助他顺利脱去肉身,成为真正的鬼修,而不影响修为。光是这点,他以其为主,并不吃亏。

    现在,他就算有心自立,也不可能了,那位已经成长为溟渊内不可忽视的力量。

    真是奇怪,为什么主上修炼得那么快呢?还有他的法宝……

    鬼童子一路想着,突然鼻子动了动。

    他好像嗅到了人气……

    溟渊深处,怎么可能有人气呢?这里死气浓郁,活人根本下不来。

    他一边嗅,一边找,挤进一处不起眼的裂缝。

    这条裂缝外面看来毫不起眼,非常狭窄,可越往里挤,越是宽阔。

    等他挤进一处山洞,突然瞪大了眼睛,被自己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