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草木之国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天阿,位于东溟之北,与大荒隔海相望。

    这里是草木之国,百花盛放,草木扶疏,四季如春。

    一名清艳如红梅的女子站在山巅之上,眺望远处的海天一色。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她身后停下,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主上。”

    这女子肤白如雪、眉目如画,堪称绝色。若是灵玉在此,必能认出,这位便是她相处几年的方心妍方师姐。

    在太白宗时,方心妍无论穿着还是行事,都低调沉静。可此刻的她,红衣清艳,目光幽深,不经意展露出属于上位者的从容威势。

    “您在看什么?”身后的男妖问。他身材高大,与凡人男子无异,面容却有古怪,皮肤微微泛青。

    方心妍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你看那边,生死树又长出新芽了。”

    这里是天阿的最西端,再过去,就是溟渊。那里有一座临渊孤岛,长有一株奇怪的树,被唤为生死树。

    这棵树到底长生了多久,天阿这些寿命悠长的草木之妖都不知道,有没有产生树灵,他们也不清楚。不过,他们知道,不能将这棵树当作平凡的树木对待。

    它的一半浸泡在溟渊之气中,另一半挺立在阳光之下。一半死气沉沉,另一半生机勃勃。

    每次看着生死树,方心妍都觉得,像在看她自己。

    一半黑,一半绿,一半死,一半生。

    从这边看,风光无比,从另一边看,却是危机重生。

    大荒的妖修们总说。天阿就是比他们运气好,同样是天命之子,她一路顺遂。另一个却懵懂百年。

    可他们都不知道,她的处境。并不比那位轻松。

    那位结婴之后,便化形开启灵智,忧患一扫而空,而她呢?看似一路顺遂,却在时时刻刻担心,跌落渊底,死无葬身之地。

    “主上。这么多年,您哪一次不是惊险无比,却又一次次闯过来了?这没什么可担心的。”

    方心妍微微一笑,夕阳的余晖落在她的脸上。这张脸越发清艳绝伦。

    “檀,你总是这样,对我充满信心。”

    檀低头道:“属下见证了主上的成长,当然对主上充满信心。”

    方心妍笑了起来。

    她转过头,仔细地盯着檀看了一会儿。问:“身体适应了吗?”

    檀点点头:“适应了。”

    方心妍叹道:“魂体离身之术,最好不要多用。大荒的事情,你就别管了,静心修炼就是。”

    “可是……”

    方心妍抬起手,阻止他接下来的话:“你的意思我明白。大荒始终是一个隐患。可是,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草木一族,与鸟兽相比,天生处于劣势。此事暴露,那位不会允许我们把手伸到大荒去,与其激怒他们,不如好好发展自己。”

    “可我们草木一族的修炼速度,天生就比他们慢。”

    “是啊。”方心妍笑道,“既是天生,争不来的。”

    檀犹豫许久,有些不甘心:“难道任由大荒壮大?他们的天命之子已经觉醒,万一再出现那种情况,要入侵天阿,我们该怎么办?”

    方心妍道:“真有那一日,我们当然不会束手待毙。天阿是我们的地盘,不是他们想来就来的。兽族没有我们团结,如果付出的代价太大,他们就会内乱。”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要将忧患完全根除,那是不可能的,也不是好事。人类有一句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果没有任何外在威胁,就会变得毫无进取心。我们天阿并不内斗,如果连外忧都没有,岂不是成了一潭死水?”

    檀沉默许久,道:“主上说的话总是这么有道理。”

    方心妍摇头而笑:“这些话,在西溟人人尽知。”想到西溟,她目光沉了沉,“你说,遇到了她?”

    她并没有指明,但檀知道说的是谁。

    “是。”檀答道,“那位帮助天命之子结婴的,便是她。”

    “她竟来了东溟,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

    方心妍的脸上有着淡淡的郁色,这样的主上,让檀感到很陌生,就像主上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类,而不是草木之妖。

    “主上为什么这么想?您并没有对不起她。”

    方心妍摇摇头:“檀,朋友之间,就算不能坦诚,也不该欺瞒利用。”

    她隐藏身份,还没什么,可当初在大衍城……多少还是有点对不起的。

    “可是,主上是妖,她是人,本来就不是一路的。”

    “是啊,本来就不是一路的……”方心妍喃喃重复着这句话。

    她一直很清楚这点,只是有时候会觉得遗憾……

    看着远处夕阳下的生死树,方心妍长叹一声:“既然做不了朋友,那就来做对手吧。让我看看,她这些年长进了多少。”

    “主上……”

    “檀,不知道你相不相信直觉。当年我就觉得,她不会是寻常人,果然,她经历那样的挫折,仍然能够重新站起来……真期待再见面啊,两百多年,对我们来说只是一瞬,对人类却是沧海桑田……”

    灵玉唤出仙书,伸指一点,灵光闪现,一只驺吾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参商一脸见鬼的表情。

    灵玉笑眯眯:“这是我的灵兽啊!”

    参商怔了怔,大怒:“你竟然让我的子民认你为主?!”

    “喂!”灵玉对他翻白眼,“看仔细一点!”

    参商再看,皱眉:“不是驺吾吗?元婴妖修,没错啊!”扫到驺吾的身体,他顿了顿,“好像……他没有肉身?!”

    说这句话时,参商惊悚了。

    这只驺吾乍看很正常,仔细一瞅,却发现身体和寻常的妖修不一样。可是。元婴妖修怎么会没有肉身呢?只有法身的他们,没有办法存活的啊!不然为什么会有夺舍?

    参商完全想不通,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如果没了肉身还可以存活。那肉身受了伤都没有关系了!

    “这是什么秘术,快告诉我!”参商一把扯住灵玉的衣袖。迫不及待地问。

    灵玉笑嘻嘻:“我的独门秘术,想要吗?成为我的灵兽就行。”

    “算了。”参商放开她。

    灵玉坐到花皮的背上,拍了拍:“走。”

    花皮身影一动,卷起一道烟尘,飞奔而去。

    花皮的原身比较惨,他的元神被压迫太久,伤及灵智。尽管养了一些回来,还是有点傻傻的。所幸很听话,且擅长土遁之术,灵玉干脆拿他当个坐骑。省了飞遁的力气。

    别说,驺吾的遁术在妖修中也很出众,一般的妖修真比不了他。

    参商看着一骑绝尘的灵玉,招呼了属下一声,化出原形。跟了上去。

    他们这一行,名义上去参加天阿国主的继任大典,实际上……当然是去会会方心妍了。

    参商对这位邻居很好奇,跟他同为天命之子,灵体无损。修炼飞快。他们虽然还没见过面,可几番交手,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心性。有这么厉害的手段,这位天阿少主会是什么样子?

    相对于参商的好奇,灵玉心中有些忐忑。再见方心妍,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她。

    是妍姑娘,是方师姐,还是天阿国主?

    思来想去,还是见到再说吧。

    一行妖修,再加灵玉一个人类,往天阿飞去。

    参商非常谨慎地带了两名元后修士。他性子有些张扬,但并不会死撑,元婴初期的他,就这么闯到天阿,那不是送上门吗?他的安危,不仅是他自己的事,也关系到整个大荒。

    他们速度并不快,半个月后,才到了大荒与天阿的交界处。

    灵玉骑着花皮,站在海峡上方,看着对面的天阿。

    就这样看过去,天阿是一片广袤的土地,绿意苍茫,平静安宁。

    与一水之隔的大荒相比,天阿是与世无争的所在。

    那些草木之妖,不喜欢内斗,更不喜欢与外族相处。他们寿元悠长,性子平和,他们更希望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修炼,直到寿元终尽坐化。

    从方心妍的角度考虑,灵玉理解她为什么要挑起大荒纷争。当年大荒意欲入侵天阿,想必给了草木之妖一个深刻的教训。有这样一个邻居,如何能够安枕?

    想到这句话,灵玉不禁笑了起来。

    这不正是参商的心态吗?这两个人……哦,不是,这两只妖注定要做对手。

    一行妖修停在海峡上方,个个有着元婴的修为,没有参商的命令,肃然不动。

    乍看之下,这真是惊人的一幕。

    不多时,天阿的深处飞来遁光,在他们面前化出人形。

    “诸位道友,欢迎来到天阿。”为首的是个气质娴雅的女妖,一身黄衣,貌美如花,修为是元婴中期。

    这在天阿已经很难得了,灵玉听参商说过,天阿没几个元后妖修,草木的修炼速度太慢了,倾天之祸至今,结婴的都不算多。那些元后妖修,在天阿地位尊崇,等闲不会出现。

    当然了,元后妖修在大荒同样难得,只不过少主有命,他们才跟着出来。

    这位女妖的身后,同样跟着一行妖,其中两男两女是元婴初期,还有十几名是结丹妖修。

    这些妖的人形,男的英俊,女的美貌,无一例外。

    灵玉暗想,人类男子一定很喜欢到天阿来……

    ps:

    草稿,晚点修改。rp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