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半生半死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从海峡进入天阿,往西北飞了三五天,才到了草木之国的王庭。

    这些草木之妖对他们很客气,只是客气中暗藏警惕。

    那位迎接他们的黄衣女妖,名叫黄芍,是一只huā妖。

    她能够代表国主出迎,在天阿身份不凡。

    当她指着下面一座山岭,称其为王庭的时候,灵玉看到了那个被众多妖修簇拥着的女子。

    熟悉的面容,不熟悉的威势。

    方心妍,方师姐。

    相隔两百多年的重逢,非常平静。

    当方心妍与众多大荒妖修见过礼后,来到了她的面前:“程师妹,多年不见,没想到我们还有重逢之日。”

    对方如此客气,灵玉便也回以浅笑:“方师姐,别来无恙?”

    方心妍笑道:“托福,过得还不错。”她顿了顿,神识在灵玉身上停留了一瞬,说“你的伤都好了吗?”

    灵玉淡淡道:“还好。”

    当年大衍城一别,方心妍回到天阿做她的少主,灵玉却是丹田尽碎,不知前路在哪。

    到了这里,无话可说。

    方心妍一笑:“既然来我天阿,便是贵客,程师妹,请。”

    灵玉没有客气,在宾位上坐了。

    听着方心妍长袖善舞地招呼他们,她的心情很复杂,这个方心妍既是她熟悉的,也是她陌生的。

    熟悉的是,原来的方心妍,就是这么长袖善舞,陌生的是,她以前不会有这么飞扬的神采。

    好不容易,她和参商互相吹捧完毕,吩咐属下让他们安顿下来。参商兴冲冲地跑来找她。

    “真没想到,这个天阿少主长这么一副模样!”参商眼睛发亮“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皮囊。你说她生这么漂亮。干什么不好,非要做天阿少主?”

    灵玉白了他一眼:“注意一下形象!”

    参商连忙伸手擦了擦口水。

    灵玉满脸好奇:“我说。参商少主,你还没成年,就懂得看女人了?你有那个什么吗?”

    参商看到她目光往下,怒道:“你什么意思?”

    灵玉看着他邪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要不,你用事实证明一下?”

    “”参商被她噎得没话说,好半天红着脸“你你也不怕长针眼!”

    灵玉笑眯眯:“就你那小丁丁。我怕什么?”

    “你你你”堂堂大荒少主,小脸涨得通红“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不是说你们人类的女性很保守的吗?”

    灵玉伸指弹了下他的脑门,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我是女人。可你是男人吗?小孩子家家,装什么大人!”

    参商被欺负得无话可说。

    好一会儿,他才想到说什么:“我得向你声明一件事。”

    “什么?”

    “天阿少主诞生,也就比我早那么一点,草木一族长得更慢。为什么她的外表却是成年的?”

    这个问题

    灵玉摸着下巴,扫视着参商:“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现在看起来这么小,不是因为我真是小孩!”他强调了一下“天生灵体哦!”

    说到这个。灵玉呆了呆。当年在星罗海遇到方心妍,她就是成年女性模样,而那时,她不过二十多岁。二十多岁,对草木之妖来说,根本不可能长那么大。

    天生灵体的意思难道是,他们生来就是成年人?

    如果方心妍是的话,那参商呢?他二百多岁才化形,为什么却是男童模样?

    “你怎么了?”灵玉半天没说话,参商戳了她一下。

    灵玉回神,问他:“说老实话吧,你没有化形,灵智迟迟没有开启,是不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

    参商闻言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你化形之前我教你好几年!”灵玉白了他一眼,她想了想,说“当时我就想,束缚住你的,到底是内因还是外因。内因也有,外因我觉得应该也有。”

    内因就是他的修炼功法不对路,而外因,她只是隐隐有所感觉,并没有发现。

    参商沉默了好久,对她说:“这件事我不好对你详说,不过,我不否认你的猜测。”

    灵玉点点头,明白了。也就是说,参商之所以维持男童样貌,有外因的影响。

    “有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

    难得看到灵玉这么严肃的样子,参商不由也正经起来:“什么事?”

    “你们东溟,有没有承担天命,必将承担灾祸的说法?”

    参商皱眉:“什么意思?”

    灵玉脸上有些困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这天命不简单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们西溟,也有一位公认的天命之人。”

    参商点点头:“对啊,你还说,他的长辈给他长了个替身。真是奇怪,天命可以由替身承受吗?那岂不是在蒙骗天命?这怎么可能?”

    灵玉默了默,如果昭明剑君也这么想,就不会干出这种事了。

    她说:“之前没有跟你说清楚,其实,我怀疑,那个替身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人。”

    “”参商听得一头雾水。

    灵玉便简短地将徐逆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当然,没有说明他们真正的关系。

    之前,她与参商消息互通的时候,说得没有这么清楚。

    等到灵玉说完,参商看着她的目光若有所思。

    “怎么了?”灵玉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参商说:“你想过没有,也许这件事的因和果,根本就是倒的。”

    “什么?”灵玉没明白他的意思。

    参商说:“照你的说法,大衍城前辈的预言是因,他成为替身是果。可如果他是真正的天命之人,这因果不就是倒的吗?因为他是天命之人,所以那位前辈说出了预言。让他成为替身。”

    这个说法,让灵玉想起了双成卜的卦象,当年她和徐逆也这么想过。只是没有参商说得这么透彻。

    “倒因为果”她喃喃道“天命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

    参商皱着眉头:“不。我觉得这更像是人为。”

    “人为?”

    参商也解释不来,只道:“就这么一种感觉,你随便听听就算了。”

    他的话,却让灵玉联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你知道我原来想说什么吗?”

    “说什么?”

    灵玉深吸一口气:“我本来想说,背负天命,好像都比较倒霉。我说的那位,硬是成了别人的替身。而你,又被限制着不能化形”

    参商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盯着她:“那你呢?”

    灵玉道:“我没有你们这么倒霉,但”她想到了丹田碎裂之祸。想到了简真君的暗杀。以前还不觉得如何,现在联想起来,总觉得不太对劲。

    过了一会儿,参商说:“想验证这一点,眼前还有一个例子。”

    灵玉点头。知道他说的是方心妍。

    如果从方心妍身上验证这点,那么,他们所谓的天命,还真是不简单了。

    日落时分,灵玉看到方心妍站在海边的山崖上。看着远处的夕阳。

    不,她看的应该是夕阳下的那座孤岛,那里生长着一株参天巨树,夕阳在海面上拖出长长的影子。

    正看着,方心妍忽然回头:“程师妹。”

    灵玉犹豫了一下,走过去与她并肩。

    方心妍指着那棵树,说:“你觉得这树如何?”

    灵玉想了想,说:“这是除了扶桑之木外,我见过的最大的树了。”

    “是不是觉得它生机勃勃?”

    灵玉点头。隔得这么远,看得不太真切,只觉得那棵树苍翠欲滴。

    “想不想知道它真正的样子是什么?”方心妍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灵玉没有说话,觉得眼前的方心妍有点不对劲。

    方心妍一笑,袖子一动,灵光裹住自己:“走,我们去看看。”

    说罢,她化为遁光,飞遁而去。

    灵玉无奈,跟了上去。

    飞了一阵子,灵玉渐渐感觉到溟渊之气。

    “这里是溟渊?”她问。

    方心妍应了一声。

    灵玉道:“你们为何将王庭设在溟渊附近?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方心妍笑道:“王庭本来不在这里,是我将王庭设在了这里。”

    “为什么?”灵玉脱口问道。

    方心妍却没有回答。

    溟渊之气越来越浓,当她们看到溟渊之气凝结成云,翻涌滚动的时候,已经到了溟渊之际。

    这株巨树,竟然就长在溟渊之侧。

    灵玉忽然觉得不对,绕了半圈,突然呆住了。

    从那边看过来,这棵树生机勃勃、绿意苍翠。可是,那只是半边而已。

    临近溟渊的这半边,这棵树乌黑如死,光秃秃的枝桠,零落地挂着几张树叶。

    “怎么会”灵玉喃喃道。

    “是不是没有想到,那么光鲜的一棵树,这半边居然会腐烂如死?”

    没等灵玉回答,方心妍接着道:“这么矛盾的两者,存在同一个身体里,很诡异是吧?”

    自然是的。灵玉转过头,看着方心妍,总觉得她有些奇怪。

    “程师妹,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灵玉轻轻点头:“请问。”

    “如果”方心妍指着这棵树“如果你是这棵树,你会怎么办?”

    这是什么问题?

    灵玉皱着眉头,没有回答。

    “一半如生,一半如死。”方心妍灼灼的目光盯着她“不管你多么努力,都拯救不了欲死的那一边,你会怎么办?”

    许久,就在方心妍快放弃时,灵玉指着茂盛的枝叶:“可这一边还活着,不是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