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夜袭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入夜,王庭亮起灯光。

    一颗颗莹亮的玉石错落有致,将整座山岭点缀得如梦似幻。

    灵玉站在花丛中,听着草地里传来的阵阵欢笑,感受着夜风在周身吹拂。

    这些草木之妖,到了夜晚,便聚在一起,歌舞谈笑。若是凡人闯进来,还真认不出他们是妖。

    “你说,他们真这么平和吗?”突然一句话幽幽地响起。

    灵玉扭头,看着站在她身侧的参商,正掂着脚往草地里看。

    “你想说什么?”

    参商道:“我就是问一句。”

    灵玉笑:“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平和,看你怎么想。”

    参商抬头瞪着她,怒道:“这是什么话?”

    “就是这话。”灵玉说,“你不想让他们平和,他们就平和不了。”

    参商气哼哼地扭开头,过了一会儿,说:“你站在她那边!”

    这语气……

    灵玉失笑:“闹什么别扭?小孩子!”

    说罢,不理参商,拂开花丛,参与他们的夜宴去了。

    方心妍并没有参加夜宴,此刻的她,站在山岭顶峰,低头看着下面的欢歌笑语。

    树叶摩挲的“沙沙”声响起,檀来到她的身侧,唤道:“主上。”

    方心妍没有移开目光,只是轻轻应了一声。

    檀犹豫了一下,说:“杨家那边,怕是有点问题。”

    过了一会儿,方心妍收回视线,转头看着他:“怎么,他们果然动手了?”

    檀说:“那位老祖宗,似乎有出山的意思。”

    方心妍笑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气,慢慢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他们不领情的话……”

    “主上。”檀低声说,“杨家在天阿到底是根深叶茂,那位老祖宗尤其……真的要撕破脸吗?”

    “这是我们可以选择的吗?”方心妍负着手。看着下面的草地,“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可是……”檀扫了周围一眼,快速地道,“让外族对付本族,似乎有些……”

    方心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檀,我们之前是怎么商议的?”

    檀沉默了一会儿,答道:“如果继任大典顺利进行。从此杨家与天阿其他子民无异,如果……”

    “这不就行了?”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在谈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要死要活。是杨家自己的选择,如果他们选了死路,我们又能如何?”

    “……”檀无言以对。

    安静片刻后,方心妍长长吐出一口气:“我们天阿,少有内斗。就是这件事,几百年不得安生。檀,不要觉得我心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年若非杨家。天阿怎会失去国主?我又怎会远去西溟,孤身在人类之中生活?有因必有果,是他们一步步将自己逼到了绝路。”

    檀没有再说什么,沉默了很久,才低低地应道:“是,属下明白。”

    尽管如此,方心妍却知道,他其实不明白。天阿的妖修,不喜欢杀戮,若非如此,她怎么会被掣肘多年?早就快刀斩乱麻,将杨家连根拔除!

    天阿跟大荒不同,大荒物种繁多,兽族妖修生性暴戾,不内斗几乎是不可能的。天阿的实力与之相比起来,已经很弱了,还在内斗上消耗,如何能够与大荒抗衡?

    看看兽族少主,来天阿参加继任大典,随随便便就带了两名后期妖修,她呢?就在自己的地盘上,却没有一名后期妖修出面。

    表面光鲜的天阿少主,从来都是举步维艰。

    出生之时,天阿遇到从未有过的内乱。逼不得已去了西溟,隐藏在人类之中,修炼成长。好不容易,筑基时天阿的内乱初步平定,她回去做她的少主。她艰难地一边修炼,一边培植自己的势力。现在,她终于有了匹配身份的修为,不用再忍了。

    杨家?如果他们还不死心,那就来吧!

    属下的不理解,她就有所预料,可这件事,她不能不做。

    夜深了,聚在草地上的妖修们渐渐散去。就算他们不需要睡觉,也会累的。

    灵玉他们,被安置在一处山坳里,那里有简陋的洞府。

    不过,灵玉并没有进入洞府休息,而是躺在附近的山坡上,看着天上的星星。

    她在想方心妍的事。

    白天,方心妍带她去看生死树,说的那些话,怎么想怎么奇怪。

    就好像,她就是生死树似的。

    可灵玉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生死树不知道在此生活了多少年,怎么可能会是方心妍的本体?再说,元婴期还不能完全脱离本体吧?

    不对。灵玉想到一件事,她是所谓的天生灵体,这是不是说,天生可以脱离本体?

    当然了,就算方心妍可以脱离本体,生死树也不可能是她的本体。她才出生多少年?

    既然生死树不是方心妍的本体,为什么她的话里会带着感同身受的悲凉?

    因为她自身也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吗?

    就算这样,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些话?她们分别多年,中间又夹杂着欺骗,难道方心妍觉得,她们还是朋友?

    再次见到方心妍,灵玉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她,也不觉得愤怒或者遗憾。

    仔细想来,她跟方心妍的交情,并没有那么深刻。不像仙石,青梅竹马相依为命,也不像钱家乐,意气相投一见如故。她们是谈得来,但仅此而已。

    算了算了,想这个做什么?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还是想想以后的事吧。

    嗯……一个重要的问题,她之前跟参商说过,天命之人好像或多或少会走霉运,看方心妍之前说的话,该不会她也是这样吧?

    风中传来难以分辨的气息,灵玉突然一动。消失在原地。

    一根乌黑的树藤,重重地击在她躺的地方。

    整个山坳突然沸腾起来。

    无数的枝叶藤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穿进这些简陋的洞府,意欲将那些大荒妖修绞杀。

    禁制爆开。洞府被搅了个稀烂。

    不过一瞬,这个安静的小山坳天翻地覆。

    “少主,少主!”一团乱中,明堂大声喊。

    周围藤条舞动,树叶乱飞,鸟兽和草木打了起来。

    尽管早有准备,鸟兽们还是被暗算了。

    一道火龙飞出。烧开了一条路,参商回道:“我在这,别喊了!”

    他话音刚落,一道强大的威压出现在上方。向参商压下。

    一只金翅大鹏飞掠而来,一翅膀扇出,卷起狂风。

    这只金翅大鹏,是陪同参商而来的后期妖修之一,也是扶桑之木最强的妖修。金乌族长岱渊最嚣张的时候,都不敢说自己比他还强。

    他化出原形,长长羽翼张开,锐利的眼睛盯着黑暗中的一个点,喝道:“出来!”

    一个幽暗的身影浮了出来。这名妖修,并没有化出原形。

    不过,他身上浓郁的木属性气息,说明他是草木之妖。

    看到这只妖,金翅大鹏嘿然一声:“这不是仲杨兄吗?多年不见,你怎么不摆架子,反受小辈驱使了?”

    这妖修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抬起了手。

    他出手并不像那些天阿妖修,没有树叶,没有藤条,而是单纯的生发之意,绵绵密密地压了下来。

    无声无形,却澎湃强大!

    这是一位元后妖修。

    金翅大鹏毫不示弱,双翼展开,用力一扇,以暴裂之风对上生发之意。

    灵玉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山坳之侧。

    她一指点出,青蓝色的法阵挡住一只草木之妖,一剑刺出,破开包围。

    不远处的参商眼睛一眼,冲了过来。

    “你倒是会捡便宜。”灵玉横了参商一眼。

    参商笑嘻嘻:“你出现得巧啊!”他跟在灵玉身后,看着她砍瓜切菜似的斩断那些藤条树枝,时不时地发出一个法术,堵上缺口。

    这些草木之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数量极多,密密麻麻。

    而且,他们好像还会自愈,被砍之后,退出外围略一休息,完好无损地继续追杀。

    灵玉身后跟着参商,是这些妖修攻击的重点。幸好他们也是大荒妖修保护的重点。

    “果然,天命之子就是倒霉的代名词。”灵玉说,“跟着你准没好事!”

    参商叫道:“这怎么能怪我?要怪怪你的方师姐去!”

    灵玉点点头:“确实得怪她。你不用着急,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喂!”参商抗议,“我是受害者好不好?为什么连我也要算上?”

    灵玉侧过头,看着他冷笑:“你敢说你之前没发现不对?”

    参商嘴硬:“我差点没命好不好?”

    灵玉哼了一声。

    就算一开始她还不明白,看看就懂了。

    这些草木之妖来得迅猛,却留了手。参商他们回击得快速,但也同样没有下死力。双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在天阿,能等什么?自然是那位少主方心妍了!

    如果她没猜错,这些妖修,应该不是方心妍的手下。这么一想,这事情有意思了。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草木之妖,跑来偷袭他们大荒少主,而正主方心妍又迟迟不到!到底是方心妍被一起暗算了,还是她故意的?

    灵玉眼珠一转,对参商道:“我之前不是警告过你吗?说不定人家故意引你过来,取你性命的,看看,中计了吧?”

    说着,扬声道:“诸位,天阿设下陷阱,杀你们的少主,你们还犹豫什么?还不快杀出去!”ro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