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性命相换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喊完,大荒妖修们还没反应,山坳入口处响起了檀的声音:“这位道友,莫要误会。”

    他站前一步,喝道:“仲杨前辈,你是我们天阿草木一族最负盛名的前辈之一,为什么要被小辈挑拨,不顾大局?”

    那名元后妖修没有出声,仍然专注地与金翅大鹏交手。

    檀又喊道:“你们致使上任国主身死,少主没有计较,你们还要作乱?”

    “檀,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一名绿衣青年走出来,站到他的面前“上任国主仍在,你便认那贱种为主上,难道你不是叛徒?”

    檀怒道:“你竟然污蔑少主!”

    青年哂道:“你不是一直喊她主上吗?”

    檀冷笑:“主上是我一人的主上,少主是天阿的少主。我认她为主,那又如何?少主天生灵体,注定要做天阿之主,我扶助她,本是应有之义!”

    “注定?”青年哈哈笑道“你问过我们杨家没有?一句注定就行了?”

    “说的好。”清脆的声音响起,方心妍缓缓从山坳入口进来,她看着青年,面带微笑“那我现在问一句,杨家承认吗?”

    青年冷笑:“等你胜过我们仲杨前辈再说吧!”

    方心妍抬起头,扬声道:“仲杨前辈,这么说,您想当国主了?”

    正与金翅大鹏相斗的妖修专注地斗法,一声未出。

    方心妍一摊手:“仲杨前辈不当国主,你们还争什么?”

    青年哽了哽,强辩:“仲杨前辈不当,自有家族其他妖来当!”

    “比如你?”

    青年哼道:“如果他们同意,我当就我当。”

    方心妍笑了:“定杨,人类有一句话。人要脸树要皮。不过,我看你就是一个例外你的皮是不是早就没有了?”

    青年大怒:“你什么意思?”

    方心妍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你当国主,岂不是笑话?”

    “你”

    没等他说出来。方心妍继续道:“国主之位,向来能者居之。而非家族把持,难道你不清楚吗?这么裸地来夺权,无视我们天阿几千年来的传统,是不是不要脸皮了?”

    青年冷笑道:“好,能者居之,你算能者吗?连后期都没达到,也想当国主?”

    方心妍轻笑:“我是不是。你说了不算,杨家说了也不算,整个天阿的妖修说了才算!”

    青年怒道:“难道我们杨家不是天阿的妖修?”

    “你们杨家是天阿的妖修,可天阿的妖修可不都是你们杨家!”

    “我”

    论嘴皮子。这个名唤定杨的青年,怎么可能是方心妍的对手?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你们要吵,能回去再吵吗?”

    定杨一转头,吓了一跳。发现不远处站着个白衣修士,无声无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

    灵玉说:“方师姐,你不就是想利用大荒妖修对付杨家吗?挑拨离间、借力打力,这一套你怎么就玩不腻呢?”

    “……”方心妍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

    “利用兽族对付杨家,也利用杨家挑拨兽族,他们打得越激烈越好,如果兽族记恨上杨家,那就最好了。”灵玉一摊手“你玩来玩去就这么一套,你玩不腻,我都看腻了!”

    这番话听得定杨拍手叫好:“就是!来来去去就这么几招,还以为自己很能!”

    灵玉一转头,又对他说:“你们杨家也挺好笑的,跑过来栽赃?有你们这么栽赃吗?栽赃的奥义在于,快、狠、准!只有快,才会不露痕迹。狠,挑起怒火,双方打个火冒三丈两败俱伤。准,一招击中要害,你们才能置身事外。看看你们,跑过来纠缠半天,身份直接暴露了,还有栽赃的必要吗?”

    “……”定杨心说,谁叫你们一直不冒火呢?

    灵玉挥挥手:“撤了吧,都演砸了还演个屁!现在大家都清楚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让你们称心如意?唉,就说你们妖修不擅长玩阴谋,还非要玩……”

    她幽幽地飘走了,留下定杨和方心妍无话可说。

    参商却白了她一眼,传音:“你傻啊?他们吵起来,我们稍微挑拨一下,不就占便宜了吗?”

    灵玉笑,对他摇了摇手指:“错,是你占便宜,我可没有!”他们打起来,对她有什么好处?天阿和大荒如何权衡,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搞清楚事情,回西溟去。

    让他们打起来,她夹在中间很亏的好不好!

    这出戏只能就这么散了,就像灵玉说的,都演砸了还演个屁。

    方心妍想挑起杨家的怒火,再稍微引导一下,让兽族站在她这边对待杨家。可惜参商早就看出来了。至于杨家,他们的演技实在太差了,出动了元后修士,也没能骗过去。

    照灵玉说,那位元后修士应该藏好了不出现,找准机会对商参发动致命一击,不死也重伤,到时候,不打也得打。

    当然了,杨家可能不想造成太严重的后果,要是大荒和天阿开战,他们也没好果子吃。

    “慢着。”那个一直不说话的仲杨前辈终于开口了。

    他垂下视线,看着方心妍。

    “丫头,如果你退位,老夫有办法治好你。”

    此话一出,方心妍愣住了。

    “主上!”檀惊呼。

    方心妍深吸一口气,问:“仲杨前辈,您这话什么意思?”

    仲杨淡淡道:“在老夫面前,你不用玩huā样,肯不肯,一句话而已。”

    方心妍紧盯着他:“前辈,您这不是为难我么?这种事,岂是一句话就能说清的?若是前辈不说个清楚,晚辈不能轻易答应!”

    仲杨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略一沉吟:“好,我们细谈。”

    说罢,他落了下来,转身往山坳走去。

    方心妍对参商一礼,勉强压抑自己的情绪,说:“抱歉,参商少主,稍后再向贵客表达歉意。”

    说罢,她转身跟了上去。

    正主都走了,小喽啰怎么打得起来?定杨哼了一声,带着众多妖修,退出山坳。檀再次向他们道歉,退了出去。

    这场架打得莫名其妙,结束得也莫名其妙。

    灵玉问参商:“这杨家是怎么回事?他们势力很大?”

    参商道:“杨家是天阿一个大家族。草木之妖,跟我们不一样,他们化妖的方式很特殊,所以部族不多,一般很小……”

    听了参商的解释,灵玉明白了。

    人和兽自诞生起便有意识,称为生灵,可草木之妖不同。有的草木生长千年百年,也只是一株普通的树,就像人类种植的灵草那样。而有的草木却会产生自主意识,从而慢慢化出妖身。有了妖身,他们才能被称为草木之妖。

    什么样的草木会化出妖身,什么样的不会,没有统一的标准,好像只能看天意。所以,草木之妖不是以部族为单位的,往往一整片木林,只能诞生一个妖。

    当然,多年下来,总会出现同种类的妖,数量不多,但彼此同族,比其他妖总是亲密一些。

    杨家就是这么一个家族,他们化出妖身的比例不低,慢慢聚成了一个大家族。

    “三百年前,杨家大概是妖修多了,想争国主之位,结果引发了天阿的内乱,几十年之后才稳定下来。”

    灵玉一算,明白了,方心妍出生那会儿,正好撞上了内乱,所以她才会远去西溟吧?

    ……

    “仲杨前辈,请。”

    仲杨看着桌上的灵茶,笑了笑:“少主在西溟多年,这习惯与人类一般无二……”

    他们是草木之妖,哪来的饮茶习惯?

    方心妍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两妖相对沉默了一会儿,方心妍道:“前辈既然称我为少主,为何不愿我成为国主?”

    仲杨道:“你天生灵体,修炼飞快,称你一声少主,并不为过。可是,国主……”

    他顿了顿,反问:“只当少主不好吗?为什么要当国主?”

    方心妍对上这个老前辈的眼睛,想看出一点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说:“前辈,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仲杨点点头:“这么说,这个国主之位,你并不是很在意?”

    “……”方心妍没有立刻回答。不在意吗?不,其实她是在意的。只是,她内心清楚,她看重并非国主的风光,如果当成国主,也不失望。

    “丫头,老夫没有骗你。”仲杨不再称她为少主,听起来反而带了一丝亲密,他说“老夫知道,你过得很不容易,如果你答应,老夫会治好你,决不食言。”

    这是自己多年来的渴求,可当仲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心妍却迟疑了:“前辈如何证明……”

    似乎知道她心中的忐忑。仲杨伸出手,一颗充斥着绿意的珠子出现在他的手心,他说:“这是老夫的内丹。如果你答应,老夫便用内丹将你身上的毒素全部吸收。”

    “前辈!”方心妍吃惊地叫了出来。

    她当然知道,这种方法可以救自己,只是……

    看着眼前的仲杨,方心妍心中的委屈慢慢漫上来:“前辈,我做这个国主,当真让您如此难受吗?情愿用性命来换我不做国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