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因还是果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不是任何一个妖修,都有内丹的,拥有内丹的妖修,无不有着极高的天资。

    内丹与自身息息相关,妖修中,甚至有一个说法,内丹是妖修的第二法身。

    既是第二法身,对妖修来说何等重要?若是内丹坏了,修为也会受到影响。

    尤其……方心妍清楚,若是有妖修拿内丹出来救她,毒素就会转移到对方身上去。而且,在吸收毒素的过程中,会损耗大部分修为,到时候,对方就算保住性命,前途也尽毁了。

    这位仲杨前辈,在天阿辈分极高,修为深厚,说他没有化神之心,方心妍怎么都不会信。这样的一位前辈,居然说要用内丹将她治好,方心妍激动的同时,又感到委屈。

    甘愿放弃自己的前程,也不想让她当国主,她真的有这么差吗?

    仲杨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道:“你可答应?”

    方心妍深吸一口气,问:“前辈,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不重要,你只说……”

    方心妍打断他的话:“这很重要。”她语气坚定,“对我而言,命重要,自我同样重要!”

    许久,仲杨妥协了。

    “好,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萤石的光芒下,这位老妖修的脸上出现怀念的神情,似乎在回想让他无法忘怀的往事。

    许久后,他说:“丫头,你可知道老夫多少岁了?”

    方心妍在心中默算了一下,略带迟疑地道:“据说前辈诞生于倾天之祸之前,想来,应该有上万岁了吧?”

    仲杨点点头:“不错,老夫已经活了万年有余。这样的岁数,即使在妖族中,也算长了。天阿存世的妖修中,老夫是最老的一个。”

    对草木之妖来说,达到元婴修为,活个万把岁不成问题。但同样的,达到这个岁数,未能更进一步,基本上前路算是断绝了。

    方心妍怔了一会儿,说道:“所以,前辈要用自己的性命交换国主之位?”

    仲杨摇摇头:“不,老夫想说的是,当年的倾天之祸,老夫曾亲身经历!”

    方心妍一下子握住了茶杯,望着眼前这位老前辈。

    她当然知道,当年的倾天之祸,并不是没有幸存者,只是,当年经历此事的老妖修,都对此事讳莫如深,渐渐的,她也就不再问了。

    “前辈……”

    仲杨脸上的皱纹显得越发深刻,好像经历的万年岁月都刻在他的脸上。

    倾天之祸,是他们这样的老妖修都不愿回想的往事。

    其实,那场灾劫里死的生灵并不多,除了地动山摇而引发的灾难,死的只是那些修为深厚的高阶修士。但那场灾劫,让他们见识了什么是无法抗衡的超凡的力量。那么多高阶妖修,去了的没有一个回来,在此后的几千年里,妖修们苟延残喘,好不容易再度兴盛起来。

    “这与晚辈什么关系?”方心妍低声问。

    仲杨笑了,皱纹展开,显露出属于老妖修的睿智。他说:“你生来被称为天命之子,难道没有想过天命之子的原由吗?”

    方心妍猛然抬头,盯着他。

    仲杨淡淡道:“所谓天命之子,按大衍城的说法,担负的是开天途的重任。”

    “这一点,晚辈知道。”方心妍说。她生来就知道自己的路,这有什么不对吗?

    仲杨的表情让她知道,她理解的确实不对。

    他说:“凡事有因才有果,倾天之祸是因,沧溟界与世隔绝是果。那么,你成为天命之子,是因还是果?”

    这句话说起来很平常,细想起来,却让人冷汗涔涔。

    方心妍越是思考,眼睛瞠得越大,她不自觉地用力握紧杯子:“难道说……”

    仲杨叹息一声:“如果你是为了还那份果报,那么……”他顿了顿,“如果你只是少主,天阿不需要承担你的灾劫,可如果你成为国主……”

    方心妍低下头,伸手掩住了脸,身体颤抖。

    她想过很多的可能,惟独没有这个。

    仲杨不是为了国主之位,而是为了天阿的将来,才不想让她当国主。甚至,他愿意为此付出性命!

    方心妍既觉得悲凉,又感到委屈。

    承担这份天命,她从来没有叫过苦,就算自己在生死之间苦苦挣扎,也是一样。她一直以为,既然负担着天命,天阿就是她的责任。即便再难,她也会尽自己力量,让天阿兴盛起来。

    但是,仲杨的话,却让她赖以支撑的信念崩溃了。

    原来,她做国主,不是给天阿带来兴盛,而是带来灾劫?

    “不!”方心妍猛然站起,盯着仲杨,“前辈有什么证据?仅凭几句话,就要认定晚辈会给天阿带来灾劫?”

    仲杨淡淡道:“老夫没有证据,只是不想再经历那样一次灾难。”

    方心妍颓然坐下。是啊,就算没有证据,只有这么一种可能,他们也不想冒险,那是他们都也不想再经历的灾难。

    她没有再说话,仲杨也没有出言相劝。沉默了一会儿,仲杨起身:“少主,你考虑好了再来答复老夫。”

    仲杨离开了,留下方心妍满脸苦涩地坐在孤灯下。

    天亮了,王庭很安静,没有再发生冲突。

    灵玉伸了个懒腰,随手拿了颗果子,啃了起来。

    草木之国的灵果,灵气浓郁,在西溟可吃不着。

    吃完了一颗灵果,灵玉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从各个乾坤袋里扒了扒,捡出一袋东西。然后左看右看,找到一名少年模样的结丹妖修,凑了上去。

    “这位小道友,早啊!”

    妖修少年警惕地看了她一眼:“前辈早。”

    灵玉不但是随同大荒少主前来的外族,而且还是人类,天阿的妖修们对她的警惕心最高。

    兽族可恶,人类更可恶!

    灵玉不以为意,笑眯眯地闲谈起来:“小道友一身清香,不知是哪一族的妖修?”

    “罗汉松。”

    “是吗?难道小道友身姿笔挺,不同寻常啊。想来这清香是松香了?比想花香草香清爽了很多呢?对了,小道友寿数几何……”

    扯来扯去,妖修少年很快被侃晕了,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情况说了,而且对灵玉的态度大有改善。

    这位前辈虽是人类,看起来却很好相处呢!对他这样的低阶妖修也是笑脸相迎……

    “小道友真元充沛,天资应该很高,应该快结婴了吧?”灵玉一脸关切地问。

    妖修少年搔搔头:“我们妖修晋阶慢,晋阶还早呢!”

    “是吗?”灵玉转头打量了一下,“你们的王庭,灵脉不错啊,怎么会晋阶慢?”

    妖修少年答道:“我们草木之妖,跟兽族不能比,几千年晋阶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你们这里还设了阵法呢!”灵玉指着外围,那应该是方心妍的手笔,不过她离开西溟时才筑基,阵法也不甚高明。“有阵法帮助,应该能提前不少时间吧?”

    妖修少年茫然:“会吗?我没什么感觉……”

    “咦?”灵玉一脸惊讶,“怎么会?阵法在我们人类中可重要了,洞府里会设阵法,修炼时也会另设阵法,若不是这样,我们修炼哪会那么快!”

    “是吗?”妖修少年满脸羡慕,“我们很少有妖修会阵法……”

    妖修们对于阵法的了解很少,他们还停留在应用禁制的水平。禁制与阵法虽然相同,但阵法要复杂得多。

    灵玉从怀里掏出一付阵盘,说:“其实阵法也不难,你看,这里……”

    她叽叽呱呱讲了一通,妖修少年当然听不懂了,阵法是需要基础的。

    不过,他反应过来了:“前辈会阵法呀?这个,我们妖修也能用吗?”

    “当然能了,你看,这是已经炼制好的布阵器材,很容易的……”灵玉讲完了,拍拍他的肩,“我们一见如故,这套阵法就送给你吧,算是见面礼!”

    “真的吗?”妖修少年大喜,摸着阵盘爱不释手。

    “当然是真的,我好歹也是元婴修士,怎么好出尔反尔?”

    妖修少年喜不自胜:“多谢前辈!”

    他摸着阵盘玩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前辈稍等。”说着,转身飞快地跑走了。

    片刻后,妖修少年回来了,他把数颗松子往灵玉手里一塞:“听说你们人类要礼尚往来,这个就当是回礼吧。”

    这几颗松子,可不仅仅是灵果,里面似有法术残留,应该这妖修少年当作法宝温养的东西。

    灵玉一脸关切地问:“这个你温养了很久了吧?送给我没有关系吗?”

    妖修少年摆摆手:“没事,是本体结的果实,又不稀罕,给前辈留个纪念。”

    灵玉笑眯眯地把玩着手中的松子:“既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妖修少年兴高采烈地拿着阵法走了,灵玉同样心情好极了。

    一套聚灵小阵法,换这么几颗松子,真是赚大了!

    她差点忘了,天阿比大荒赚得还多呢!这里的妖修,动不动活了几千年,而且有灵性的东西,比死物更难得。像这几颗松子,不但能当灵药,还能当法宝……

    灵玉没再去推销,东西送得多了,就不值钱了。求来的永远比送上门的珍贵,相信妖修也是这么认为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