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共通点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果不其然,很快有妖修求上门来。

    “你们说那个聚灵阵法?”灵玉为难,“我手上也不多……”

    不用她说什么,妖修们争先恐后:“不敢让前辈送,您看,这几朵花……”

    “前辈,这些酒是我用自己的果子酿的……”

    “前辈……”

    灵玉一句话不用说,妖修们竞起价来。等到他们终于争出了先后,灵玉才假装为难地把几套简易阵法拿出来,跟出价最高的交换。

    妖修们散去,灵玉乐滋滋的。

    这几套阵法,都不是什么高明货色,顶多是筑基修士用的,没想到能换来这么多好货。

    阵法这东西,她懂是懂,可做就不会做了。而且涉及到原材料极多,不是一时能做成的。

    自己用的阵法,当然不能拿出来换了,不过,广陵真人的乾坤袋里有不少……

    散修嘛,什么杂学都会一点,何况广陵真人是个小气的元后散修,哪里会愿意给别人赚钱?他的乾坤袋简直就是百宝袋,什么都有一点。

    灵玉翻翻找找,最后找出了几套结丹、元婴期的阵法。

    刚才那几个妖修,给了她灵感。这些阵法,在东溟压根没处找去,可遇不可求,干脆让他们竞价?

    打定主意,再有妖修来求,灵玉一脸为难地说:“手头倒是有几套阵法,可那些都是自己用的,或者打算送给小辈,实在匀不出来了……”

    这些话传出去后,来问的妖修反而更多了,而且修为越来越高……

    被缠了好几天,灵玉终于受不了而“让步”了,她对前来拜访的草木之妖说:“诸位这么看得起我,怎么也不好叫诸位失望。这样吧,手头这几套阵法,只保留一套,其他都拿出来赠予各位,如何?当然了,阵法就这么几套,到底给谁,还要几位自己商量……”

    说是赠送,可妖这么多,怎么可能真是送?很快,在灵玉的暗示下,拍卖会举行了。

    “五千年桑枝木一根!”

    “六千年灵果三颗!”

    “万年雷击木一捆!”

    灵玉脸上一本正经,心里早就笑开花了。这几套阵法是很不凡,可要跟这些西溟难求的珍宝比起来,根本不算不什么。

    物以稀为贵,这些宝贝在西溟求都求不到,元婴阵法却是有钱就能买的。瞧瞧,万年雷击木居然用捆做单位!

    灵玉其实心中已经同意了,万年雷击木,她拿到西溟可以一根一根地卖……

    当然了,如果有妖修出到更高的价钱,那就更好了!

    方心妍从洞府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她恍惚了一下,感觉好像回到了西溟。

    草木妖修不擅此道,交易都很少,更不用说拍卖。

    接着,她看到了灵玉,顿时就悟了。

    除了这位程师妹,还能是谁搞的?参商倒是有那个灵智,可他堂堂大荒少主,干不出这种事吧?

    她默默地等拍卖会结束,交易完毕,走上前。

    灵玉正在想办法保存得到的宝贝,要是灵气泄露多了,可就不值钱了。

    方心妍看了一会儿,突然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们草木一族,从来不用玉盒灵符。”

    灵玉早就发现她来了,此时抬头笑道:“你们自身生机充盈,自然不需要,可我是人类……”

    方心妍道:“虽然你不是草木之体,但若能学会我们草木一族的法术,能够大减缓灵气的散逸。”

    灵玉眼睛一亮,看着她。

    方心妍接下去说:“我可以教你。”

    灵玉想了想,问:“师姐需要我做什么?”

    不是她不相信方心妍,以前的方心妍,找她帮忙从来不求什么。只是,灵玉不想欠下因果,免得有一天成为对手,却要被因果束缚。

    方心妍显然明白她的意思,闻言苦笑,说:“陪我说说话就好。”

    灵玉谨慎地打量了她几眼。眼前的方心妍,仍然明媚清艳,可神色间却藏着憔悴。这种憔悴,不是因为身体的疲惫,而是因为内心的煎熬。

    她想了想,将东西收起,微笑道:“师姐总是这么好说话,当初求你帮忙,都不收报酬……”

    听她提起从前,方心妍的眉目柔化了:“难为你还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灵玉跟在方心妍身后,去了她经常去的山崖。

    来了几日,灵玉发现,方心妍独自一人的时候,特别喜欢来这里,远眺海天或者,她看的是那奇特的生死树。

    两人坐在崖边,听着海浪拍岸的声音,仿佛回到了从前。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方心妍忽然问道:“程师妹,你可还记得那位天命之人。”

    灵玉闻言,转头看着她。突然提起这事,她想说什么?

    方心妍道:“你应该很熟,就是那位徐公子。”

    当然熟了,怎么会不熟呢……

    想起徐逆,灵玉心情有些低落,她问:“师姐说这个干什么?莫非当初没有害死他,觉得不甘心?”

    她话里带刺,方心妍被说得一顿。当初他们短暂同行,最后的结局是,她利用徐逆替自己挡灾,说起来,实在有些不厚道。

    沉默了一会儿,方心妍小心地问:“程师妹,你和那位徐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灵玉笑,转头直视着她:“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方心妍回想着当初分离前的一幕,犹豫地道:“你们……昭明剑君会同意吗?”

    这么多年过去,方心妍一直记得,当年灵玉被元婴斗法危及,性命垂危之时,“徐公子”不顾一切冲上去的样子。要说他们没关系,谁都不相信。她记得,徐公子甚至还呕血了。

    灵玉淡淡道:“当然不会同意。”

    “那你们……”方心妍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

    灵玉却笑了,她问:“方师姐,你可还记得方师伯?”

    方心妍怔了怔,没有回答。

    灵玉道:“我不知道你对西溟遇到的人都怀有怎样的感情,不过,方师伯给了你姓氏,想来还是有点不同的吧?为什么我来了好几天,你都没问过我方师伯的事情?”

    方心妍没有回答。

    灵玉继续逼问:“是不是你早就知道方师伯的现状?”

    她说出这句话,目光紧盯着方心妍。

    方心妍猛然抬头,与她四目相对。

    灵玉一声轻笑:“方师姐,到今日我还是愿意叫你一声师姐,看在我们当年的情分上,你连这个也要瞒吗?”

    方心妍咬了咬唇,神情复杂。

    沉默了许久,她终于道:“是,我一直关注着西溟……”

    “所以,你也知道莲台之会发生的事吧?”

    方心妍点点头。通过临海战场,想知道西溟发生的大事并不难,只在于有心无心。

    灵玉便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呢?你的心计手段,我早就见识过了,难道还需要在我面前装什么吗?”

    听着这句话,方心妍不由地感到难堪。

    她低声道:“我……我是装模作样,只是希望你能够把我当成以前的方师姐……”

    “呵……”灵玉笑了起来,只是眼神冰冷,“师姐不是这么天真的吧?事情发生了,怎么可能当没发生?如果你坦白一些,说不定我还高看你一些。”

    “……”方心妍叹息一声,脸上的笑容更苦了,“我真是自作自受,是不是?”

    灵玉摇头:“你不是人类,所做的事情,都有你自己的立场,说什么自作自受?我是生气,气当年的方师姐这样欺骗我,但是,并不恨你或者什么。再说,难道真的会后悔当年的选择吗?”

    当然不会。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是妖修,是天阿的少主……也许永远成不了国主,但她毕竟背负了这个信念多年。

    “所以,别做无谓的事情了。如果可以回答,就算没有当初的交情,我也会回答。对我用心计,只会让更厌恶!”

    灵玉话说得这么明白,方心妍还能怎么办?

    她深吸一口气,把杂乱的情绪抛出脑海,用冷静的声音问:“那好,你觉得,天命之人到底是徐正,还是那个替身?”

    没想到方心妍一张口,就问到了这么关键的问题。

    灵玉不答反问:“为什么你会这么想?替身怎么可能是天命之人?”

    方心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点头:“我明白了,你果然知道天命之事或许,我应该这么问,你觉得你是天命之人吗?”

    灵玉眯起眼,定定地看着方心妍。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第一个问出这句话的,居然是她。

    “方师姐,”灵玉缓缓道,“你到底知道什么?”

    方心妍微笑:“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了解了一下你们的经历而已。”她低头看着下面澎湃的海浪,说,“我知道得不多。东溟这边,公认的天命之子就是两个,我,还有那位参商少主。我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天生灵体,修炼速度非比寻常。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共通点。”

    她转头,与灵玉四目相对:“那就是,我们的命运,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

    灵玉瞳孔一下子放大,瞬也不瞬地看着眼前的方心妍。

    她和参商来到这里,想要找到这个答案,没想到,方心妍会比他们更早提出来。

    她果然知道很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