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我们是谁?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方心妍伸出手,一团朦胧的绿光在她手心出现。

    绿光里,一颗种子抽出枝叶,以肉眼的速度迅速生长拔高,成为一株香草。

    灵玉眨也不眨地盯着这团绿光。

    方心妍是草木妖修,且有元婴修为,对她来说,催生huā草很容易。只是,这团绿光只有拳头大小,里面长的这株香草怎么看都不是实物。

    可是,这株香草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与实物无疑。

    盯着这株香草看了一会儿,方心妍一合掌,绿光散逸,里面的香草融入她的身体。

    灵玉迟疑着开口:“这……是你的本体?”

    “是,也不是。”方心妍说。

    灵玉不明白她的意思。是本体就是本体,怎么会又不是?再说,这香草的气息与方心妍身的一般无二,怎么会不是?

    方心妍望着海天尽头的生死树,慢慢说道:“这棵种子,我出生之时,便藏在灵体之中。我的本体不是它,但要说它是我的本体,也不为过……”她看着灵玉“程师妹,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灵玉默了默,点头。尽管她不是妖修,但她能明白方心妍的感受。自从仙书成为她的本命法宝以来,那种如影随形的感觉……明明不是那个人,要生命里却有那个人的痕迹。

    当然,她比方心妍好过多了,只是一件法宝而已,就算有着另一位修士痕迹,只当自己是那位的传人就完了。方心妍却不同,那个影子介入的是她的本体,妖修最根本的本体。

    为什么方心妍突然说这个?

    “你说的其他人留下的痕迹,是这个?”

    灵玉表现出来的惊讶,让方心妍感到不解:“不然你以为……”

    没等灵玉说什么,她一把抓住灵玉的手腕:“程师妹。你还知道什么?”

    灵玉抽回手,淡淡道:“不是你要跟我说什么吗?”

    方心妍却不放过她,沉声道:“程师妹。如果你知道什么,最好说出来。此事关系重大。绝非一人可以承担。如果你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

    灵玉笑道:“既然如此,方师姐先说如何?”

    方心妍心情复杂地看着她:“你还是不相信我。”

    灵玉收了笑,正色道:“你一句话,便想让我全心全意地相信你?方师姐,是你先提出要求,为何自己不先表明诚意?”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你看也看过了……”

    灵玉冷笑:“只有那些而已吗?”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许久后。方心妍开口:“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你,也不是这样的。”灵玉平静无bo地接道“无时无刻都在衡量、算计,希望得到的多。付出的少,主动权永远握在自己手里如果你把当成对手,就别怪我对你有所保留。”

    她不是在怪方心妍什么,只是,她认识的方师姐。从来就不是真正的方心妍。相交不过数年,分别却两百多年,无论是她还是方心妍,都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相处。灵玉很清楚地认识到这点,可方心妍却一直试图找到昔日的感觉。

    明明已经不是了。为什么还要假装?就算装也装不像的。要当对手,就用对手的方式相处,何必再装成亲密无间的样子?

    方心妍叹了口气:“抱歉。”

    灵玉摇摇头:“没什么。我们现在各有立场,好好地谈就是了。”

    方心妍再开口,已经恢复了冷静:“既然我们知道的事情不同,信息交换,如何?”

    这个态度,反倒让灵玉露出微笑:“好,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

    灵玉说:“我这边的消息,不是我一个人的,如果你想交换,还要问过那位的意见。”

    方心妍怔了一下,突然悟了。

    王庭东北角的山坡上,一名绿衣青年来来回回地踱步,一脸烦躁的样子。

    “如果你等不了,你回去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绿衣青年转过身,有些急切地道:“前辈,都好几天了,您不着急吗?”

    “急什么?”答话的是仲杨,他坐在地上,一个人下棋。问他的绿衣青年,自然就是定杨。

    他淡淡道:“那位不同意,你急又有什么用?”

    “可是……”定杨抓耳挠腮“我们天阿姨修,大都站在她那边,如果她真的不愿意,我们可拿她没办法!”

    仲杨自顾自地下着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定杨无奈,走到山坡边上,望着不远处的王庭,喃喃自语:“这样都不肯让位,说得那么好听,其实还是恋权吧?”

    此时的方心妍,没心思考虑退位不退位的问题了,她的对面,坐着灵玉和参商,三方成犄角之势对峙。

    “方师姐,你说,天命之子的命运中,都有别人的痕迹。你的事情,你自己知道,我们的经历,哪里显示出这点?”灵玉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方心妍说的别的痕迹,指的是大能传承,那么,她怎么会知道,她和徐逆也得到了传承呢?还有参商……

    方心妍扫了参商一眼,道:“参商少主,这一点,不用我说了吧?”

    参商沉着脸,点点头。他是最好分辨的,外形带了毕方的特征,只要一联想,就能想到毕方身上去。

    方心妍转过视线,对灵玉道:“在西溟的时候,我只是隐隐觉得,程师妹你不是一般人,其他的看不出来。倒是那位徐公子……”她顿了顿“我说的是那位替身。”

    “徐逆。”灵玉说“他叫徐逆。”

    这个名字实在有些……

    方心妍点点头:“我应该没有感觉错,从星罗海,我认识的便是他。他的身上,有一道极其纯粹的剑意,与他人不同我们妖修,对此感应十分敏锐。”

    灵玉听到这里。面露古怪:“你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剑意?”

    方心妍点点头。

    “那我呢?我身上可有什么剑意?”

    方心妍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回答了:“我说的那种剑意,并非剑修感悟出来的剑意。打个比方。就像我遇到一位妖修,可以凭借对方身上的气息。判断他的种族那样。”

    灵玉面露古怪:“所以,我身上没有?”

    “不错,你没有。”方心妍答得干脆。

    灵玉沉默了。就像对妖修本体的感应,徐逆身上有剑意,那岂不是说……

    她的呼吸沉重起来。紫郢天君,是紫气化灵,他就是剑。剑就是他。

    徐逆果然是他的化身吗?明明有肉身,身上却有剑意……

    “他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不过,从他身上的剑意。以及天命之人的说法来看,拥有天命的人,应该是他,而不是那位本尊徐公子。”

    “那么我呢?”灵玉问“我自问行事无差。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方心妍微微笑道:“程师妹你确实没有露出行迹,只是你的秘密就摆在了台面上。”

    灵玉想了想,明白过来:“你指的是我的法宝?“方心妍点点头:“莲台之会发生后,你的事情传遍陵苍,我很容易打听到了你的情况。”

    她没有说完。不过灵玉已经明白了:“你见过我的法宝,对不对?”

    方心妍先点头,又摇头:“只是在幻境中见过。”

    灵玉深吸一口气。她懂了,方心妍遇到的事情,跟她一样。

    梦,那些古怪的、模糊的梦。

    尽管这些梦不常出现,梦里的人和事也很模糊,但还是能够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梦中的人用的法宝。

    “你是谁?”灵玉逼视着方心妍“幻境中的你,是谁?”

    这一次,方心妍没有退避,她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自己,只记得他们叫我江蓠。”

    江蓠,江蓠神君。

    灵玉记得这个名字。

    一直沉默的参商听到这个名字,眼睛突然一亮:“原来你就是江蓠?”

    方心妍含笑点头:“我知道你是谁,焱升,那只毕方,对不对?”

    “没错,就是我!”参商一脸喜色“我记得我们刚开始还联手了。”

    “是啊,不过后来翻脸了。”方心妍应道。

    “谁叫你犹犹豫豫的?”

    “那不是你先放弃的吗?”

    “你看起来一脸不情愿……”

    “等等,你们先等等!”这两个人,哦不,这两只妖居然就这么热火朝天地谈论起来,灵玉受不了了。

    “干什么?”

    “怎么了?”

    他们同时转过头来,一脸疑问。

    灵玉拍了拍脑袋,是不是妖的思想都比较简单?她和徐逆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心情沉重相对无言,这两个呢?参商不在意这个,她早就知道了,可方心妍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没有想过,自己有可能只是分身吗?

    “你们这么确定自己就是梦中的那位大能?”灵玉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那是大乘修士,造成倾天之祸的大能修士,你们觉得他们会死吗?”

    参商奇道:“他们会不会死,关我们什么事?”

    “如果他们不会死,那我们是什么?”灵玉大声叫了起来。

    参商还没明白,方心妍却懂了:“程师妹,你是说……”

    灵玉看着他们,呼吸沉重:“我们到底是他们的化身,还是本尊?又或者,只是他们选定来还这份果报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