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天命之仇?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不想让天命之子应天命?

    方心妍慢慢地回想起,当年大衍城之事。那个时候,也有妖修秉持这样的立场。

    方心妍沉声道:“仲杨前辈,您是我们天阿的老前辈了,连您都这么目光短浅?”

    仲杨笑了起来,缓缓说道:“丫头,你弄错了,老夫不想让天命之子应天命,可不是因为自己想称霸天阿,若是如此,早年老夫就出来抢国主之位了。”

    方心妍默了默。这话倒是不假,当年杨家欲夺国主之位,这位仲杨前辈并没有插手。再说远一点,大衍城之事,他同样视若无睹。

    “那是为什么?”

    仲杨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一直沉静平和的老妖修,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怨毒:“因为,有仇!”

    有仇?

    方心妍怔住,灵玉和参商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

    他到底是跟方心妍有仇,还是跟天命之子有仇?听这话意,好像是跟天命之子有仇?

    “仇从何来?”方心妍说,“晚辈诞生至今,连同这次,不过见了前辈两次而已。”

    仲杨淡淡道:“不是你,是天命之子。”他不再遮掩自己眼中的仇恨,“当年倾天之祸,我杨家长辈亲朋,尽数陨落!其中包括我的妻子……”

    方心妍怔然半晌,方才喃喃道:“原来,你的仇人是当年造成倾天之祸的前辈……”

    仲杨面带微笑,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用这个表相来伪装。

    “原本,我只是恨老天让我余生孤苦,后来结成元婴,渐渐了解到真相……”

    方心妍还没说话,参商忍耐不住站出来,扬声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点动手?现在说,不嫌太迟吗?”

    元后对元中,确实占据优势,但并不是绝对的。至少,参商可以肯定地说,自己如果是元中修为,对上元后修士,就算不易战胜对方,也有八九成的把握全身而退。

    仲杨淡淡道:“如果不应天命,我便将她视为普通后辈,可若应了天命,那就是我的仇人!”

    仲杨这话论理没错,不应天命,他们与那些大乘修士没有关联,可若应了天命,那就可以视他们为化身了。可是,天命之子那么多,他报复得过来吗?

    果然,参商喊道:“就算方少主不应天命,应天命的多得是,你杀得过来吗?”

    仲杨却道:“能杀一个是一个。”

    从他的行事看,报仇之心本没有那么坚决。就像参商说的,应天命的多得是,杀不过来的。可是,有机会的话,他还是想报仇。

    方心妍冷声道:“这么说,我若答应前辈的条件,前辈会在转移毒素的过程中做手脚了?”

    仲杨微微一笑:“可惜你没答应,不然何须如此麻烦?”

    方心妍深吸一口气,不再说什么,转头对参商道:“能杀一个是一个,你还要袖手旁观吗?”

    参商无所谓地说:“我就不信他有这个胆子对我动手。”

    方心妍这边虽然没有元后修士,元中却不少,数量来说,比仲杨带来的妖修还要多。何况参商这里有两名元后,仲杨脑子有坑才会对他动手。

    听他这么说,方心妍暗暗咬牙:“这么说,你打算袖手旁观了?”

    参商笑了两声,似乎没有完全拒绝:“这个嘛……”就算他们的本尊有过交情,涉及到利益的事情,参商也不会随便答应,方心妍长得再漂亮也不能答应……

    没等他们参议出个结果来,仲杨已经冷哼一声:“老夫既然敢动手,岂会没有把握?就算你们一起上,那又如何?”

    话音落下,参商带来的金翅大鹏突然大喝一声:“仲杨,你好阴险!”

    金翅大鹏喝完,灵玉露出古怪的神色。她抬头看向天边,那里一片安静,不过,她已经感觉到了异常。

    方心妍也抬起了头,紧接着是参商……

    两道遁光飞遁而来,落在仲杨身边。

    遁光散去,看到这两只妖的模样,方心妍大吃一惊。

    来的两只妖一男一女,男的白发长眉,女的绿衣白衫,无一例外都是元后修为。

    “太琼前辈、修竹前辈,你们……”话未说完,又是数道遁光掠来。

    这次来的几只妖,只有一名元后,却带了四位元婴妖修!

    为首的这名元后妖修,是名老妇,满头银发绾成古朴的发髻,看起来像有六七十岁,面容却没多少皱纹,貌似中年。

    “静芳前辈!”方心妍几乎喊了出来,“你们……”

    前面两位元后修士到来,她仅仅只是吃惊,这位老妇出现,她已经维持不了镇定。

    檀先是震惊,随后愤怒,他看着老妇静芳,高声道:“静芳前辈,为何连您也对少主……难道您之前对少主的帮扶都是假的吗?”

    老妇的神情明明是慈祥的,可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温度,她微笑道:“少主,抱歉。老身本来想着,你若不应这个天命,便助你成为天阿第一妖修,可是……”

    方心妍激动过后,若有所思:“果真如此吗?难怪,静芳前辈您教导晚辈的话,那么奇怪……”她看着眼前这几位元后修士,笑容越发地苦了,“我还以为,自己很得人心,却原来,几位老前辈都对我不满意……”

    灵玉看着这一幕,内心也有些同情。不管方心妍真正的性情她多么不喜欢,她对天阿的归属感和责任感是毋庸置疑的。她原以为,自己这个天阿少主,比大荒少主强得多,天阿的妖修都一心拥戴她,没想到,这些元后修为的老前辈,个个都对自己不满。

    天阿才多少元后妖修?那些元后妖修,一向事不关己,站出来的元后妖修,竟然都是反对她的!

    那位名唤太琼的男妖淡淡道:“少主言重了,你若不应天命,我们大可以当你是普通晚辈,任由你成为天阿之主,跟满意不满意倒是无关。”

    方心妍闭了闭眼,长叹一声:“罢了,到了这一步,再说什么也是无益。几位前辈,你们到底打算如何,直言吧!”

    仲杨道:“事情摆在眼前,还需要我们多说吗?”话落,巨木的虚影在他身上现形。

    方心妍自嘲一笑,再睁开眼,目光冷静如冰,闪动着坚决:“既然如此,恕晚辈冒犯了!”

    她扬声道:“天阿妖修听令,仲杨、太琼、修竹、静芳四人,意图谋杀少主,破坏继位大典,为我天阿叛逆,从此刻起,杀无赦!”

    最后一个字落下,王庭的众多妖修高声应道:“是,遵少主令!”

    尽管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元后修为,甚至还有结丹妖修,却没有一只妖退后。

    灵玉暗暗佩服,就算方心妍没有收服那几位老妖修,这样的号召力,不愧是天阿少主。

    方心妍转头看着参商和灵玉:“两位,如果你们出手相帮,方心妍感激不尽。如果你们打定主意袖手旁观,那也不勉强。”

    “喂喂!”参商不满意了,“你这是什么话?刚才摆出一副求我们出手的样子,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方心妍微笑道:“这么说,参商少主肯出手相助了?”

    参商哼了一声,扭开头没说话。

    灵玉什么话也没说,迈了出来,站到她身边。

    方心妍愣了一下,隐隐有些感动:“程师妹,多谢了!”

    灵玉侧过头,说:“你若被杀,我岂能置身事外?”

    “就算是这样,也多谢了。”

    参商摇摇头,嘀咕:“女人,真是麻烦!”

    灵玉横了他一眼:“没断奶的小家伙,装什么大人?你打不打?不打滚!”

    “你”参商怒。

    灵玉不理他,因为仲杨已经出手了。

    巨树虚影晃过,生发之意有如实体般栽下,金翅大鹏迎了上去。他跟仲杨是老对手,这个时候,当然是他迎战仲杨了。

    那位名唤修竹的女妖,则冲着方心妍来着,檀冲了上去。

    太琼见状,自己补上,转眼与方心妍战成一团。

    另一位元后妖修静芳目光一动,突然一道红线扬起,直取灵玉。

    他们这边,还有一位元后妖修,就是参商带来的一只元后重明鸟。不过,参商的修为低了,他并没有去管其他妖,只守在参商身边。

    灵玉忧郁,却不得不迎了上去。

    对方四名元后,除了仲杨,其他元后都是由元中应战,这情势还真是有点麻烦……

    不过,怕他们作甚?昭明剑君那样的顶尖元后她对付不了,随便一名元后妖修她都不敢应对吗?

    仙书飞出,在半空中“哗啦啦”地翻着,一个个符文鱼贯而出,组成法阵。

    红线刚刚掠到近前,便被法阵挡住了。

    不管再怎么用力,红线都没办法再前进一分,老妇静芳讶然。

    “人类修士,真有这么强大?”静芳自言自语了一句,一翻手,十几根红线同时飞出。

    这些红线,初看与太白宗掌门顾真人的很相似,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红线,其实是由许许多多微小的花朵虚影组成。放出来的时候,这些花朵还只是花苞,但在放出来的瞬间,便迅速绽放,散发出如兰如麝的香气。

    这些香气,带有迷幻效果,一旦被沾上,就会迅速失去自主意识。

    灵玉不敢大意,符文不断地从仙书中飞出,组成一个又一个的法阵,转身便铺成八个。

    她心中庆幸,还好来天阿之前突破到中期,不然,跟元后妖修还真的没法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