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背后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来的这几位元后妖修,年纪都已经很大了,基本没了突破化神的希望,沧溟界能不能打开通天之途,他们根本不在意。

    同样的,因为年纪大了,寿元无多,没必要那么惜命。

    红线攻不破灵玉的法阵,静芳一挥手,微小的花朵突然转化为实,一朵朵撞了上去。

    每一朵花撞上去,法阵就会晃动一下。

    灵玉眉头一皱,伸指一点,符文转化,慢慢稳了下来。

    元后妖修就是元后妖修,草木一族修炼极慢,相对的,他们的经验十分丰富。

    老妇静芳见状,却是微微一笑。

    下一刻,灵玉的脸色顿变,她失声道:“这……”

    这些花朵,竟然会吞食灵气!

    它们确实被法阵挡了下来,但在同时,它们在吞食法阵的灵气!若是放任这样下去,仙书的灵气被吞食光,就不能再施展法阵了。

    灵玉一咬牙,再度点出,符文继续转化。

    既然如此,她也将法阵转为吞噬之能,看谁吞得过谁!

    符文转化完毕,这下子老妇静芳的神色变了。

    以吞噬对吞噬,刚开始,她的花朵还能凭借着实力的压制占据上风,等到法阵完全转化,两者就不是一个级别了。

    一个是小食人花,另一个却是噬人大鳄!

    静芳袖子一动,花朵迅速收回。这么硬拼,等同于她放弃自己的优势。

    灵玉刚刚松一口气,一朵朵硕大的花朵在周围显露出来。

    这些花朵,只具其形,不具其质,转眼间,花瓣零落,向灵玉斩了过去。

    花朵散落成的花瓣铺天盖地,将灵玉整个淹没了。

    静芳露出笑容。就算这个人类修士实力不凡,到底低了一阶。

    青蓝色的法阵光芒,渐渐掩盖得看不见了。

    就在此时,突然“嗡”的一声轻响,青蓝法阵破开花瓣的掩盖,显露出来。

    同时,青紫两道剑气游出,如同两条鱼,从法阵的空隙飞出,刺穿法阵灵玉没有留手,这两道剑气,就是她手中威力最大的剑气。元后妖修的真元比她深厚得多,胶着下去,对她不利。最好就是利用自己实力最强大的时候,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静芳确实没有料到。她对灵玉的法阵已经有所了解,心思都在法阵上,根本没想到突然会出现两道剑气。

    当她感觉到剑气的时候,急速躲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青紫两道剑气转了一个弯,仍旧往她刺去。

    “唔……”中了这一剑,静芳惊愕无比。

    没想到,和一名中期修士斗法,居然是自己先受了伤。

    可是,她的身影只是晃了晃,又站定了。

    灵玉想起参商的话。草木之妖拥有极强的自愈能力,他们的手段也许没有那么厉害,却很难杀死!

    看静芳的表现,灵玉相信了。

    真是要命,本来修为就比不上人家,出动最强的杀招,居然只是小伤对方,对实力的影响极其微小,这要怎么打?

    灵玉还没想出方法来,忽然后背一凉,瞬移出去。

    只见她原来站立的地方,一条浅绿色的藤条渐渐消失。

    是太琼的法术!

    灵玉转头一看,现场早就不是一对一了。修竹打着打着,抽空就往方心妍抽去。檀拼命地挡,有时机还会冲过去替她挡下太琼的攻击。而太琼,离参商近了,又会抽上一条。重明鸟岂能坐视不理?时不时地回击一下。

    本来,灵玉和静芳打得势均力敌,都在专心地应会对方,就没有插手。太琼这一藤条抽出来,灵玉也被卷入了战场,静芳当然也不能例外。

    混战就这么开始了。

    灵玉有意无意地节省体力。草木妖修都太难对付了,若是不小心真元用尽,别说把他们打跑,自己逃跑都难。

    说起来,她得准备一下,要是时机不好,最好跑路了事……

    太琼的藤条极快,抽来之时,迅雷不及掩耳。

    灵玉身影一动,背后出现虚幻的骨翼,躲开他的攻击。

    瞬移用的真元太多了,从飞晨手中换来的化蛇骨翼已经被她炼化成功,可以随意使用。虽然效果比不上瞬移,却能节省很多真元。如果等一下要跑路,还得靠这双骨翼和幽冥异界……

    “住手!”灵玉突然听到方心妍高声喝道,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惊慌。

    她转头一看,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生死树的附近。

    元婴修士动起手来,那么一点地方当然不够,此时的他们,战场早就挪到海上了。

    灵玉目光一动。生死树果然有什么问题吗?它跟方心妍是什么关系?

    没等她想完,仲杨双掌一压,强大的生发之意便要向生死树压下。

    冲上去的是檀。他毫不犹豫地化出原形,一头撞上去。

    灵玉一震,用原形去挡下仲杨的攻击,生死树当真如此重要?

    方心妍喝道:“仲杨,你要杀我,那便杀我,何必毁及生死树?”

    一击被挡下,仲杨冷声道:“杀了生死树,才解恨不是吗?”

    太琼突然停手,皱眉道:“仲杨,生死树生长于此多年,若是没有它,我们岂能这么容易挡住溟渊之气,莫要对它动手。”

    仲杨却不听,又要一掌拍下。

    “仲杨!”太琼喝了一声,“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我愿意帮手,但你若毁及生死树,我便不再相帮!”

    仲杨停了停,恨道:“你明知道,生死树是她的母体,为什么要拦着我报仇?”

    太琼只道:“凡人尚且说,罪不及妻儿,我们妖修对母体有多尊崇,难道你不知道吗?”

    灵玉面露诧异。母体,这生死树是方心妍的母体?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说,方心妍是从这棵生死树上长出来的?若是如此,难怪她对生死树这么在意,还感同身受的样子。对了,这么说,她身上的问题跟生死树一样了?

    灵玉转头去看方心妍,却见她面沉如水。

    若是她跟生死树一样,本体被溟渊之气侵蚀,为何却能够行动如常?莫非这就是天生灵体的好处?

    “仲杨。”静芳也道,“生死树护了我们天阿多年,莫要以怨报德。”、

    另一只沉默的女妖修竹却冷哼一声:“一棵生死树而已,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在意的?难道没了生死树,我们就挡不住溟渊之气了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这一片的海域,就要被溟渊之气覆盖了。

    静芳皱眉:“修竹!”

    修竹毫不客气:“既然决定动手,还有必要保留吗?我可不像你们,做都做了,何必伪善。”

    太琼和静芳被她说得一窒。

    说话间,仲杨再一次向檀击去。幸好金翅大鹏一直盯着他,冲了上去,及时救了檀。

    檀刚才已经受了重重一击,若是再受一下,就算小命保住,也要落个重伤的下场。

    方心妍眼中闪动着怒意:“你们要报仇,我只当这是万年前的果报。可你们想动生死树,实在是欺人太甚!”

    仲杨冷声道:“少主,杀你的母体,你会愤怒,那我们呢?我们的母体、亲朋全都在万年前的倾天之祸中陨落,我们恨了多少年?”

    方心妍还没说什么,参商哼了一声,嘀咕:“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是天命之子,又不是本尊,根本就没有记忆……”

    “可你们应了天命,就会成为他们。”仲杨淡淡道,“现在不报仇,难道等你成为他们,我们无法企及的时候再报仇吗?”

    灵玉怔了一下:“为什么我们应了天命,就会成为他们?你这话什么意思?”

    参商和方心妍有着一样的疑惑。这些老妖修,把他们当成当年的仇人报仇,他们并没有愤怒或者什么。迁怒嘛,至亲至爱一夕死尽的愤怒,他们懂,憋了万年,估计这些老妖修心里已经扭曲了。就像方心妍刚才说的,就当是自己承担天命的果报好了,他们要报仇让他们报,自己承不承担再说。

    可听仲杨这话的意思,好像有什么内情。

    难道他们从哪里听到了什么,才会决定将他们这些天命之子当成仇人?

    灵玉有点激动,若是如此,那是不是说明,也许有别人清楚内情?

    仔细想来,这事是有点怪。达到元婴这个修为,又是在天命之子的说法口耳相传的东溟,推断出他们与当年倾天之祸的大能修士有关,这并不稀奇。可是,这么坚决地把他们当成当年的大能修士报仇,未免古怪。

    可是,仲杨只是哼了一声,什么话也没说,再度出手了。

    其他几位元后妖修,也不答腔。

    灵玉正要再问,忽然听到远处天边传来滚滚的传音:“仲杨,你脑子被兽族吃了吗?杀天命之子,这种事,你也敢做!”

    听到这声音,方心妍突然面露喜色:“槿前辈,是槿前辈来了!”

    灵玉茫然地看向参商。槿前辈,方心妍说的是谁?

    一道遁光飞速掠来,在众妖修面前停下,露出一个利落飞扬的女妖身影。

    看外貌,她的年纪介于修竹和静芳之间,一身黑衣,一看就是脾气暴烈的样子。

    她看都没看方心妍一眼,对着仲杨怒声道:“我劝了你万年,你不听就算了,居然干出这种事?仲杨,你是不是越活灵智越低了?天命之子为种因还果而生,你杀了他们,这不叫报仇,这叫断后辈生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